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沉吟至今[重生] 作者:楼衣君

字体:[ ]

 
文案:
文章大修,为了美丽的封面【谢谢花豌
 
内容标签:强强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至今 ┃ 配角: ┃ 其它:
 
 
 
  ☆、人死灯灭【修】
 
  浓墨染过般的天空,阴沉而又湿冷。细密的雨丝夹杂着秋风的呼啸,卷起地上堆积起的落叶又狠狠地摔落在泥泞的褐色土地上。
  本应是繁华的右相府,如今却是一副颓败的模样,偌大而寂静。廊腰缦回,府中内院才听见细小的噼里啪啦的柴木燃烧的声音,在雨中却显得格外突兀。
  火中之人竟是鹤发童颜,眼眸紧闭,脸庞瘦削整个人呈现着病态的苍白,眉骨处有一道疤痕,怕是被利器所伤,就凭那疤痕狰狞的样子都可想象出当时是怎样的鲜血淋漓。如今却是安详地躺在草床上,渐渐地被火焰吞噬。
  细雨并没有把火焰浇灭,如此却是生出了凄怆之感。站在火堆旁边的男子,发梢已是被细雨润湿,眉眼间都笼罩着层层悲戚,火光明明灭灭,摇曳了一地的冷清。几点火星飞溅出来落在他的衣角上,徒留一点焦黑。
  “此来不过二十余载,你却为他韶华空负,青丝华发。”
  却是无人应答。
  “也罢也罢,这世上死总是最易之事。只是,你这一生可曾后悔?”垂下眼睑,又勾唇轻笑道,“怎会后悔呢?你从来都是不会后悔的。”
  亲眼看着火中之人慢慢地焦黑,慢慢地只剩白骨,最后只剩下一摊白沙。男子跪坐在地上,细致而又虔诚地将白沙装入瓶中,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他记得自己所敬重之人弥留之际拉着自己的手,哀求道:“阿华,我想见见他,我想见见他。”
  他也记得那位及皇权之人的眉目又是怎样地淡漠:“爱卿,此事休要再提。”
  “阿华,你给他说,这次之后我再也不缠着他了,只求一面。”
  “朕与他早已割袍断义,如今已是陌路。朕再也不认识楚至今此人。”
  “呵呵,果然不见吗?也是,若来见我,他也就不是他了。偏偏爱上了他这个薄情寡义之人。”
  “阿华,若是我死了,便把我烧了罢,那件事过后,他恨不得是将我挫骨扬灰的,不如我先这般做了,若真是他这般待我,怕是在九泉之下,我都不得安生了。”
  “将军,你没错。”
  “咳咳,说什么呢,现在你才是将军,我是右相。要我说,我这草莽一个也担不起这右相的职位。你莫要为我对陛下心生间隙,他是一个明君。”
  “将军你这般为他,不值得。”
  “为何不值得?我爱他,所以我愿意为他一生戎马,征战天涯,所以我也可以因他一令解甲归朝,事事不闻。民间都传我为国浴血,可不知我只是为了他。见他欣喜,我便心安,人生在世,只求心安,何来不值得之说。”
  “可他对你毫无情分可言。”
  “阿华,你说话真是越来越直击人心了。若是对每一个心生爱慕的人都有情分,他可不是要烦死?我时日无多,只求上穷碧落下黄泉,再也不见罢了。”
  李明华看着那个在削骨去毒都不吭一声的男子,终于在最后的神志不清的时候泣不成声,只能隐隐约约听出他呢喃的那个名字。
  “江沉吟,江沉吟……”
  男子从地上起来,湖蓝色的长袍已满是污渍,紧紧地攥着瓶子踉跄地往府门走去,这右相府,终是连最后的人气都消散了。
  天云五年,国泰民安。腊月初五朝间,圣上蓦然问起右相一事,左将军上报,右相已薨,圣上大恸,三日罢朝,举国被缟素。
  薄凉的月光散落在白玉石雕刻的小亭上,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闭眼倚着柱子,忽而又睁开,眉目间是说不尽的悲伤和缱倦温柔。
  “陛下,夜露深重,保重龙体。”身边传来尖细的劝告声。
  男子一怔突然轻笑起来:“德总管,这三年朕也未曾见他,为何却在他逝后饱受这相思之苦?”
  “奴才不敢妄言。”
  “朕一直道自己心狠,却不知狠不过他,竟是连具尸首都不留。”
  “回吧,朕乏了。”
  “是。”
  年轻的帝王看着悬架在红雕木上的长剑,缓步过去,将长剑拔出,寒光在黑夜中闪烁着,如今剑在人却亡。黑色的剑鞘仿佛是一团巨大而又诡异的丧钟,颤抖着,为那个将它一点点地熔炼打磨的人悲鸣着。
  抚弄了许久,帝王没有把长剑再放回,抱着冰凉的剑身躺在了龙床上。
  ***
  楚至今记得饥寒交迫时,有人对他说:“我给你荣华富贵锦衣玉食。”
  离宫之日,有人对他说:“我信你。”
  重返京城,有人对他说:“只有你一直真心待我。”
  出征之前,有人对他说:“和你一起闲云野鹤过完一世也不枉来这世上一遭。”
  却原来都不过是镜中月水中花。
  最是无情帝王家,说的不过就是江沉吟这生来注定要做帝王的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了一点点。
 
  ☆、却又返身
 
  春意渐浓,本以为再醒来见到的会是阎王判官牛头马面,映入眼帘的却是淡青色的帷幕。
  楚至今坐了起来,摸着身下的锦绸,只道这里定然不在是自己的身体了,没有了千机引的病痛,枕边也没有自己每日看着的锦帕。
  一朝人死如灯灭,却又返身入红尘。
  举起自己的手,细细地看着,指如白玉,肤若凝脂,不像自己的手带着暗黄色的老茧,甚至连掌纹都是被一道刀疤截断。
  他的上辈子整个人都是献给了那个年轻的帝王,他向来讨厌权术争谋,可是他留了下来。这一切都只是他的选择,只是太累了,累得自己喘不过气,如今重生一世,他不想再背负太多,只求红尘潇洒,快意恩仇。
  拉开窗帘,双脚踏地,准备去洗漱自己,却是从门口听见了一个尖利的声音:“娘娘,您醒了吗?”
  楚至今有些踉跄地走向铜镜,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和自己有七分相似的面庞,用手捂着脸,无声地苦笑起来。
  他前世求也求不得,他见帝王不顾众怒宁愿封一个和自己长相相似的傻子为男妃,也不顾自己哀求只求死前的最后一面。如今他想要断掉自己的尘念,却偏偏重生到了这个人的身上,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的妃子身上。
  “陛下,娘娘应是还未醒来,不如奴才……”
  “不必了,朕只是看看。”声音带着些疲惫,接着门已经推开,穿着明黄色长袍的帝王已是踏了进来。
  楚至今感觉一瞬间自己整个人都僵硬了,他想转过身,只能静静地坐在铜镜的面前,一动不动。直到帝王走到他的身边挑起他垂下的一缕发丝撩到他的耳后,楚至今才缓缓地转过头看着那个自己穷尽生命爱着的男人。
  面容有些苍白,身形也比往常消瘦了许多,想到这里楚至今又低下头在心里嘲笑着自己,自己已经是多久没有见过皇上了,只怕记忆还停留在一年以前罢了。
  “阿呆,你和他长得很像。”帝王的浅笑如同当年初遇的时候温暖到人的骨子里。
  既然这样,为何一开始便要来招惹我?
  ****
  “你是不是很想活下来?”衣饰华贵的男孩对着角落里捂着头的小乞丐伸出了手,笑意盈盈丝毫没有厌恶。
  小乞丐的脸脏脏,唯一干净的就是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带着些怯懦,往角落里又缩了缩,将腿蜷在了胸前。
  男孩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摸了摸小乞丐的脸,感觉到小乞丐只是抖了一下并未躲开的时候,整个人笑开了,眼睛都眯成了月牙状,道:“你以后跟着我,为我做事,我给你锦衣玉食荣华富贵怎么样?”
  小乞丐想了想,自己现在没有什么值得别人骗的,男孩的表情自己很喜欢,男孩的条件很诱人,小乞丐点了点头,看着又伸到了自己面前的手,把自己的手往地上擦了擦小心翼翼地牵了上去。
  锦衣玉食,荣华富贵这本是小乞丐的愿望,却最终变成了情深如许,相守到老。求不得,却又放不下,他多少次想要回到那年秋日,自己还是那个每天为食物奔波的小乞丐,没有接受那个男孩的善意。
  “我是出云国七皇子,你既然是我带回来的,定然是要跟着我的,我看你今日街上偷东西的手法精妙,跑步之时,速度也非你这年龄之人所能达到,不如教你一些武术防身的好。”男孩看着面前已经清洗干净的小少年,十分满意,“这宫里人都是叫我七皇子,着实是没有乐趣,单名一个麒,字沉吟,不如你以后在私底下就叫我沉吟好了。”
  小少年自然是不知道这皇宫中的规矩,听着别人都叫男孩七皇子,没想到自己却是可以特例,心里泛起了一种奇异的情感,像是吃了蜜一般的,小声道:“沉吟。”
  “恩,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狗蛋。”
  “哈哈哈,这个名字,”男孩抓着小少年的衣袖捂着自己的肚子笑了起来,“不行,我的侍卫不能叫这个名字,恩,让我想想,沉吟至今,沉吟至今,不如你就叫至今好了,姓什么好呢,姓楚吧,楚至今,你叫这个好了。”
  小少年有了自己的名字,有些激动,眼泪就是不受控制地往下面掉。
  “喂,你哭什么啊?”男孩有些惊讶,带着些不满。
  小少年抹着自己的眼泪,磕磕巴巴地说道:“你对我太好了,让我洗澡,呃,给我吃给我住,还给我漂亮衣服穿,呃,还给我起好听的名字。”
  “嘁,一点事,哭哭啼啼的一点都不像男子汉,别哭了。”男孩踮起来摸了摸少年的头。
  从此亭中后院,常伴主侧。
  江沉吟是出云国七皇子,母妃也是四大贵妃之首,也是风光无限,小小年纪的也是深知宫中深似海,对外也是一副温和有礼之貌,只是回到寝宫时,会和楚至今抱怨一下宫中的事情,有时候也是会捉弄一下楚至今。
  可是楚至今从来不生气,他只是觉得江沉吟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又只是对他如此特别,心里自然是觉得是和吃了蜜饯一般地甜蜜,又怎会怪罪于江沉吟呢。
  “沉吟,你该看兵书了。”
  “不要,待我再玩一会。”
  这可是让楚至今犯了愁了,昨日江沉吟可是特地嘱咐他无论如何要在这个时辰上把他弄去看兵书的,怎地今日有和昨日不同了,自己到底是应该听昨日的沉吟的还是应该听今日的沉吟的呢?
  江沉吟看着皱着眉头的楚至今倒是觉得有些好笑,伸出指头戳了戳楚至今的眉心,笑道:“也是不为难你了,伸出手来给我看看。”
  乖乖地伸出了两只手摊在江沉吟的面前,只见江沉吟在上面摸了摸声音变得正经了许多,道:“你这些年伴在我身边,常年习剑,手中已是薄茧一层,从今日开始你每日抽出些许时间和我一起研究兵书可好?”
  “至今是山野莽夫,不喜读书。”
  “这可不行,不过这些兵事方面的书你也是应该有些兴趣的,也不枉前些年我教授你识字时,我所耗的时间嘛。”
  听了听江沉吟的说法,楚至今觉得江沉吟教了自己那么多字,又是不用,实在是对不起他,看书这是虽是枯燥无味,但是若是江沉吟要求之事定然是要去做的,没想到这看了兵书之后,倒真是挺喜爱这种书籍,每日二人在房间看书,虽然沉默,倒也是和谐。
  直到江沉吟十五岁那年,其母妃被赐一杯鸩酒,这极受宠爱的七皇子也是一朝失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