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质子为皇[重生]+番外 作者:涩涩儿(下)

字体:[ ]

   第70章 祈雨
    
    谢远想到了接下来有可能的南方涝灾一事,长安这边,谢含英有四位宰相相助,当然也想到了此事,并为此多次谏言谢含英。
    谢含英本就性子温和,听得四位宰相之语,又看到了谢远递上来的厚厚的折子,心下也明白——这番话并非是好话,却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天下安定了太久,也有太久不曾发生天灾。
    而天灾一旦发生,就定然不只是发生这一次而已,定然会南北方各自遭难,因此听到这些建议,亦断然开口:“各地放出告示,若有提出合适建议者,当为官员备选!”
    四位宰相中,孟相等三位本就是世家出身的宰相眉心微皱,谢相却颤巍巍的开口,道:“圣人圣明!如此,便可广纳天下英才!”说罢,又道,“老臣听说了昭地以考试选官,却不知实施起来,所选官员如何?可能为百姓做实事?可能谨守为臣之道?可能使自己本心不变,不贪污不横行不纵容亲人?若是可以,昭地的考试选官之道,亦可在朝廷之中推行。”
    孟相三人皆神色复杂。然则三人虽是世家出身,既看不上寒门出身的那些人,又不愿意令那些寒门子弟通过考试一途占据官员名额,但他们终究是先帝精心挑选出的为谢含英铺路架桥之人,是能够名垂千古的贤臣,虽则心中郁结,然而更知晓此事乃是早晚之事。更何况,既有了昭王不顾旁人言语的考试选官,那么,朝廷之上,推行考试选官一道,更是如今这位圣人必然要做的事情。
    谢含英听罢,微微一笑,却没有立刻应下这件事情——他登基还不过二年,倒不必急于和世家闹翻,因此只笑:“曾叔祖所言,朕自记下。只是,朕看阿远信中,曾提及此选官之法,尚且有些不足。既有不足,那便暂时不适宜在朝廷推行。”谢含英看到明显松了口气的孟相三人一眼,才接着道,“待昭王将此选官之法完全补足,再论其他!”
    四位宰相自然称是,尔后便论起如何应对南方有可能的灾情等。
    北地,敬王府。
    敬王在书房中来回踱步,很快,就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很是不起眼的书来。
    那本书上,记载的不是甚么孔孟之道,也不是甚么奇闻异事,而是……当年他逼问谢若锦时,逼谢若锦说出的那些朝廷之中,有可能发生的各种大事——譬如他的登基之年,譬如他身边的马家是如何在征战之中,救了谢瑾然,而弃了他,最后导致的他彻底放弃了谢瑾然,而是选了更年幼的谢秋然为储君,再譬如,他身边真正的忠臣是谁,女干细是谁,接下来的这些年里,天灾如何?流民几何?定王与显王,何时起兵等等……
    敬王摸着这本书,神色越发复杂起来。
    他从前听到谢若锦的那些荒唐之话时,只觉谢若锦是疯魔了,被鬼上了身,才会变成那般。
    甚至,他的确如他做的那些事情一样,心中觉得,那个谢若锦,的确已经不是他的女儿了,而只是一个占据了他女儿的躯壳,妄图以那些所谓的“先知之事”来取得他的信任,以换取荣华富贵。也正因此,敬王在谢若锦死后对她行鞭尸和弃尸之举时,才会那样的丝毫不顾年骨肉亲情——因为,敬王已经不相信那个谢若锦,当真是他的女儿了。
    不过,他不信那时的谢若锦是他的女儿,却不意味着他不相信谢若锦所说的这些惊人之语。
    敬王拿着这本书册,随意翻看着,越翻看,却越发心惊。
    他初时只觉,或许,那个附身谢若锦的鬼怪只是有一点点灵通而已,能够推算几件事情罢了。可是现下看来……那个鬼怪,知晓的事情,只有更多!
    一件件,一条条,除了谢远的诸多事情和谢秋然的年纪,竟然,都被那个鬼怪猜中了!
    尤其是之前的那场天灾。
    敬王原本只是想利用那件事情让谢含英的名声折损,却没有想到,那个鬼怪说的竟然丝毫不差!他也十分顺利的让谢含英的名声有所折损。
    纵然谢含英之后的态度极好,可是,那也不能改变,从谢含英的四次祈雨,到如今的三月末,北方依旧滴雨未下!
    敬王继续翻看着那本册子,忽而就翻看到了这一年真正下雨的时候,目光一闪,另外有了计较。
    随即,他就将这本册子架在了一本厚厚的典籍之中,开始召唤幕僚,商讨大事。
    永和二年,自初始至四月初,北方始终滴雨未降,旱情三十年不曾见。永和帝求雨四次,次次未果。
    同年,四月初六,永和帝不得已第五次祈雨,依旧未果。
    四月十三,敬王谢玉衡不忍百姓受苦,斋戒三日,登高求雨。
    据闻求雨之时,山顶隐有金光闪烁,其形似龙。
    四月十六日夜,天降大雨。
    北地旱情终于缓解。
    而敬王谢玉衡之名,一时之间,名噪天下。
    不但是平民百姓,就是一些有志之士,听得永和帝五次求雨,五次滴雨未下,敬王求雨时,周遭有金光闪烁,而求雨当夜,便天降大雨,心下骇然之余,亦有些人觉得,或许,天意,便是如此。
    谢含英心中如何做想暂且不提,而其他几位藩王中,定王、显王则是在心中将敬王大骂了一通,末了才高深莫测的叹息一声:“想来敬王府中,定有那般的有着特殊本事的谋士在,提前猜到了那降雨之事。若非如此,敬王如何有那等本事?他既非嫡长,当年军功也非最盛,身后亦无世家相佐,自无可能如此……”
    二王的属臣谋士闻言,自然称是。
    然则心中如何想,却是个人事个人知了。
    安阳王赵容听闻此事,微微皱眉,处理完诸事,回到后宅,便将此事说与了安阳王妃谢云屏。
    谢云屏正在翻看远在长安的长女与次女的书信,闻言一怔,随即将诸事放下,请赵容又细细将事情说了一通。
    赵容如今越发年长,对自己的这位王妃越发满意和……喜欢。
    虽然他自己并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的后宅之中,除却王妃一人,再无他人,更无任何的庶出子女。即便周围人都觉得,这是赵容在思念从前的表妹,可是,赵容自己心里清楚,思念或许还有,但是,那也仅仅是他生活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了。
    因此听得谢云屏此语,便将事情细细说给了她听。
    谢云屏听罢,亦蹙眉。
    许久,才道:“此事,怕不是巧合。”
    赵容道:“娘子的意思,是岳父大人,当真有……上苍护佑?如此,才会有那一日的金光和之后的天降大雨?”
    谢云屏摇头道:“子不语怪异乱神,怎的郎君熟读圣贤书,反倒又信了这些?自来,那些野史杂书之中,常有某位君王出生时,红光大盛,或是某人想要反叛之时,天下出了甚奇闻等。且,我虽不曾下地种过田,却曾听阿弟说过,那积年的老农,若有些天分和聪慧的,虽大字不识一个,却极会看天象,知晓接下去几日是否有雨,是否起风等等。更何况是那些真正的知晓天象的有才之人。而我阿爹做了十几年的藩王,身边有谋士无数,其中也可能有这种能猜测天象之人。”顿了顿,谢云屏才接着道,“想来,这些,不过是一些能人提前猜测,而我阿爹,恰恰利用了这些为自己造势而已。”
    赵容若有所思,良久,忽而道:“那么,娘子心中,并不愿岳父大人……”他没有说下去,可是,他也知道,谢云屏会明白他的意思。
    谢云屏顿了顿,才道:“天下大势,我一困于后宅的女子,如何能懂?只是,我却担心,若阿爹……只怕我们姐弟,未必就能因阿爹而过得好。”
    其他不谈,单单就是阿远,就一定会被阿爹视作眼中钉,肉中刺。而阿爹一心喜爱马氏所出的谢瑾然,如此,阿远将何去何从?秋然又将何去何从?
    至于她们这几个女儿,若是从前,谢云屏或许还会觉得,或许,她们那位阿爹一旦成事,会对着几个女儿好一些。可是,只要一想到三妹的死,谢云屏人前不能痛哭,然而人后,却如何不为三妹而痛心?
    彼时阿娘不肯将事情告诉她们,可是她们又哪里是傻的?又有谢远在,不肯让她们做被蒙在鼓里的瞎子,自然将谢若锦的死告诉了她们,让她们切记保护好自己才是。
    只可惜这些话,谢云屏一个字也不能对赵容说,只好这般含糊其辞。
    赵容沉吟许久,又在谢云屏处坐了一会,看了看留在长安陪着老王妃为质的两个女儿的书信一会,轻叹一声,便离开了。
    心中却已有数,并不再将这件事,当做上苍认定敬王才是真龙天子的兆头。
    赵容不再信这个,而身居藩王位者,殷守自不必说,从不信这些东西;而定王、显王自己本就在琢磨这些让自己看起来才是真正天子的“法子”,当然也不会信;而唯一剩下的北川王,在书房里兀自走了一遭,末了又记起自己即将嫁给显王的女儿,想了想,就觉无论如何,他既做了决定,便该信显王才是。只是,他既信显王,那么,显王就该快些动手才是。这等事情,若要等敬王将这些好意头都弄到自己头上了,再来行动,岂非大大的不美?
    昭地。
    谢远却是顾不得那些,只令人将之前修好的蓄水池开启,存住这场大雨带来水。尔后在藩地内广招积年老农,若有能提供种田的好意见的,俱都有赏!
    如此,昭地之内,谈论敬王是否上天眷顾之人的事情少了,反倒是那些想要求得赏赐的人更多了。
    谢远这一日忙完了诸事,回到府中,就觉身体极其的疲乏。
    待看到了北地来的信件,脸色越发有些难看起来。
    而殷守,也是这个时候,从谢远背后抱住他的。
    
    第71章 成亲
    
    谢远怔了怔,随即就放松的靠在了身后人身上。
    殷守有些高兴。
    之前阿远跟他生气的时候,每次发现他靠近,都要跟他甩鞭子……
    虽然,他的阿远长得十二分的好看,无论是对着他笑,还是对着他横眉立目,甩鞭子的样子,都好看的不得了,让殷守深深地迷恋。
    可是,现下发现他的阿远会这般的依赖着他,殷守心里,却是更加的心喜。
    他想,他也是可以让他的阿远全心全意的信任着的,不是么?
    谢远却是靠了一会,就捏了捏眉心,转头,斜眼看他:“你在想甚么?”一副……嗯,想入非非的模样。
    殷守果然是想入非非了,他沉默了一会,默默地看向谢远,很认真的问道:“阿远,你要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谢远:“……”他突然真话假话都不想听了。
    殷守却还是很认真的道:“假话的话,就是我知道阿远很担忧谢含英,所以,我也在替阿远担忧谢含英。真话的话……”他微微低头,在谢远的额头上印了一吻,大手就按在了谢远的腰带上,来回摩挲,“真话的话,就是,我在想,我的阿远躺在床上,乖乖唤我哥哥时的模样……”
    谢远耳朵就是一红。
    谢远自恃穿越之前的年纪,当年遇到殷守时,殷守又一脸稚气和茫然,便一直让殷守唤他哥哥。殷守倒也听话,小时候听话,长大了也听话,虽然在二人分别后,因身份之故,明面上殷守很少再这样唤他,但是,在私底下,殷守还是会常常这样唤他以示亲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