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重生之一不小心就弯了 作者:栾云夏

字体:[ ]

 
 
文案
 
上一世,他对自己的心上人和自己最疼爱的弟弟百般呵护,却被两人设计至死。反倒是一直无视的那个人护着自己,甚至给了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
这一世,自己一定要虐死那对狗男女,呵护那人,只是……自己怎么弯了啊?!!!
前方高能!!!请广大单身狗自备防瞎眼镜,以免闪瞎你们的钛合金狗眼???
 
腹黑贵公子攻vs冰山单纯美人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报仇雪恨 甜文
主角:白瑾墨,苏倾颜 ┃ 配角:林雨轩,苏言清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975134
 
 
 
  第1章 楔子
  
  “啊!”
  经过半天的苦战,白瑾墨已是负伤累累,破烂不堪的衣服上沾满了尘土与鲜血,还有绿色的毒蜘蛛的血液,他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只七级毒蜘蛛释放出一个雷球,便有些体力透支了。身体已经疲累到麻木了,只是机械的进行着反抗,要是换做一般人,早就死了八百次了,可是他作为一个七级雷风双系异能者却能够撑到现在,也是厉害。
  他喘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自己已经被损坏了的通讯器,狠狠地皱了皱眉,若不是通讯器莫名其妙的坏了,自己怎么可能落得如今的地步?罢了,多想无益,该怎么解决目前的情况才是最重要的。
  他要是一个人对上这几只毒蜘蛛,就算打不过还能跑,但是加上一个身体虚弱异能只有两级的白瑾玉,这就不行了,恐怕他们刚跑了几步就会被身后毒蜘蛛的毒液给伤到,最后成为毒蜘蛛的午餐。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今天白瑾墨只不过是想待白瑾玉到月之森林里面找几只低等的野兽来历练一下的,谁知道半路上会被这么一群毒蜘蛛围攻,偏偏自己的通讯器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坏了,连最基本的求救都做不到。
  正当白瑾墨思考着的时候,身旁突然传来一声尖叫,他急忙转过头去,那一幕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几乎凝固了,之前被自己护得好好的弟弟白瑾玉正被一只七级的毒蜘蛛按在脚下,而那只毒蜘蛛正朝着白瑾玉喷出了一注透明的毒液!
  千钧一发之际,白瑾墨想也没想一个瞬移就冲了过去,紧紧的将弟弟护在身下,同时毒蜘蛛的毒液落到了他的背上,瞬间腐蚀了大片肌肤,隐隐可以看到内脏了,他闷哼了一声,但是一点都没动,拼尽全力将弟弟丢出了毒蜘蛛的攻击范围,感觉喉间一甜,一口黑红的鲜血吐了出来。白瑾墨神色复杂的看着那三只七级毒蜘蛛,他知道自己要是再不想办法不但是自己要送了命,连弟弟也不能保全了!当下他不再犹豫,尽管体内异能已经耗尽了,他还是拼尽全力的调动异能,甚至不惜开始消耗自己的生命力来化成战斗力。
  一只毒蜘蛛被白瑾墨释放的风刃给伤到了眼睛,狂化之后的毒蜘蛛高高的一个抬腿就向着白瑾墨踩了过去,白瑾墨就地打了个滚儿堪堪的避开了毒蜘蛛的攻击,然后再次向着那只毒蜘蛛释放出一记雷球。
  那只毒蜘蛛终于不敌,倒在地上激起了两层楼高的灰尘。而另外两只毒蜘蛛见到同伴被杀,立刻狂化了,拼命的向着白瑾墨发动攻击。
  白瑾墨狠狠的握拳,指甲陷到了肉里面,他加紧燃烧生命力,在这种极限的逼迫下他的异能竟然直接升到了八级!
  又是一番苦战,他终于将那两只毒蜘蛛给杀死了,耗尽体力的白瑾墨狼狈地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原本一头青丝尽成白发,原本清明的眼睛也变的有些黯然失色了,他这一战结束,整个人都仿佛老了二十岁一般。
  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他转头寻找着自己弟弟的身影,当他看到那个穿着一身白色劲装毫发无损的清秀少年时,脸上缓缓地露出了一抹微笑,“玉儿,你没事吧?”
  “哥哥,我没事,你是晋级了吗?刚刚?”白瑾玉怯怯的看着白瑾墨,眼中闪过一丝晦暗的光芒,他慢慢的走进了白瑾墨,小心的在白瑾墨身旁蹲了下来。
  “嗯,我好像晋级到了八级。”白瑾墨很想伸手揉揉自家弟弟的头发,却在抬手的时候看到一手的脏污,讪讪的放下了手,他朝着白瑾玉笑了笑,“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三只七级的毒蜘蛛,万一吸引来其他东西可就糟糕了。”
  “好。”白瑾玉犹豫了一下,想来扶白瑾墨,但是白瑾墨看出了他眼中的犹豫,坚持着自己走。他知道自家弟弟一向喜欢干净,因此也不想因为自己而让弟弟为难,只能自己站起来坚持着走路。
  “玉儿,我觉得今天这件事真的很奇怪呢,平时这条路上很少出现毒蜘蛛的,怎么今天一出来就是三只七级的?我们——”话还没说完,白瑾墨便觉得有一个冰凉的东西从身后刺进了身体里面,过了一会儿疼痛才传到了大脑那里,他惊讶的转过头,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白瑾玉手中握着自己给他防身的一把袖刀,这袖刀十分厉害,能够削铁如泥,还是自己的成年礼时苏倾颜送给自己的,只是自己那是十分不喜苏倾颜,恰逢白瑾玉看见了,开口要这把刀,自己也就随手给他了,而现在,这把刀正插在自己的身体里面。白瑾墨愣住了,他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眼前的这个状况。
  “哥哥,今天这件事,其实是我和倩倩一起做的。”白瑾玉似乎也是第一次杀人,他眼中充满了恐惧,但他还是用力的将刀子往里面狠狠地捅了一下。
  “为、什么……”本来就是强弩之末的白瑾墨如今大量失血,他无力的瘫软在地上,震惊的看着从小便被自己护在身后的宝贝弟弟,眼中的哀伤几乎可以凝成了实质。
  “那是因为哥哥你从来都是比我厉害啊,别人眼中只看得到你,有几个人可以看得到我?凭什么家里的好处都让你得了我却只能捡着你漏下的过日子,我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生活了!”白瑾玉越说神色越狰狞,他手中还握着不停往下滴血的削铁如泥的宝刀,眼中满是愤恨,“你以为你对我很好,可是在我看来你就是把我当宠物一样养着,高兴的时候哄一哄,有了什么好玩的就施舍一般的给我,可是我也是人啊!凭什么你处处都要压我一头?!明明我们都是白家的孩子,凭什么你就能成为家族的少主我却永远只能仰视你?”
  白瑾墨听了白瑾玉的话,心像是沉入了冰窖之中,他从没想过一直被自己宠爱着的弟弟会说出这般狼心狗肺的话,也从没想过这十几年的心思竟然给自己养了个白眼儿狼出来了!白瑾玉出生时便是身体虚弱,也因此到了成年还没有觉醒异能,自己千方百计的去了A国放下身段求了A国最厉害的药剂师给白瑾玉配了一剂药水才让他觉醒了风系异能,只是白瑾玉身子太虚而等级提升的太慢。因为怕白瑾玉伤心,自己便百般寻找改善体质的药材,多次差点丧命,可是自己却从没说过一句怨言,可是这弟弟,竟然是这样想着自己的吗?
  到了这个时候,白瑾墨怒极反笑,他咳了两声,吐出了一大口血沫子,也不反驳,只是瞪着一双充血的眼睛静静地看着白瑾玉。他也知道今天自己是难逃一死了,早知道刚刚打斗的时候就应该留一点力气,害得现在哪怕想给家族报信都做不了了!
  想到平日里不少朋友劝自己不要对白瑾玉太好,毕竟他们这种世家大族,亲兄弟之间都会都得你死我活的,更何况白瑾玉还是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子呢?可是自己却从没将他们的话放在心上,反而认为没有人的心是捂不热的,只要自己对白瑾玉好,白瑾玉也会对自己好。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呢。
  “明明都是白家人,凭什么三殿下眼中只看得见你!有了什么好的东西都先给你!”白瑾玉越说眼中的怨毒之色越盛,“明明你都那样对他了他却还是喜欢你!你凭什么让他喜欢你!”
  听到这里,白瑾墨神色一暗,眼前浮现出一张冷若冰霜却又艳丽非常的脸蛋,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情感。虽然苏倾颜从未明说过,可是他的态度连瞎子都能看出来是喜欢自己的,可是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怎么可能与他交好呢?再加上高雅倩明里暗里的说了几次对苏倾颜不爽的话之后,自己一直在疏远着苏倾颜,有时候苏倾颜给自己送东西,自己也都全部给了高雅倩和白瑾玉,以示清白。
  现在这算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吗?自己百般呵护的人却来了个背后捅刀子,可是一直对自己好的人却被自己千般排挤,自己到底是多蠢才会干这种事情!
  “倩倩也是,我明明和倩倩两情相悦,却因为你而无法厮守终生!只要你死了,白家就是我的了!而娶倩倩的人,也会变成我!”白瑾玉越说越兴奋,他猛地拔出了袖刀,一股鲜血溅到了他白嫩光滑的脸上,配合着少年癫狂的神色,显得异常恐怖,白瑾玉将刀缓缓地贴近了白瑾墨的心脏,只要捅下去,这一切就结束了!只要白瑾墨死了,什么都是他一个人的了!
  成功就在眼前,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东西就快得到了,白瑾玉兴奋的有些颤抖,他舔了舔因为干燥而有些起皱的唇瓣,笑得十分扭曲,“哥哥,你就放心的走吧。”
  “你就不怕以后有人追究?”白瑾墨躺在地上,眼中满是仇恨,他狠狠地盯着这个从小就被自己呵护着不忍心让他受一点苦的孩子,恨不得将白瑾玉千刀万剐!白瑾墨忍不住的吐了一口血沫,然后死死地瞪着白瑾玉。
  “哥哥,你放心好了,今天这个注意还是倩倩出的,保证做到万无一失,等你死了,高家的人来了,就会把你的尸体处理掉,你放心好了,没有人会知道的!”白瑾玉将袖刀缓缓的刺入了白瑾墨的心口,眼中的喜悦越来越大,快成功了,就快成功了!
  
  第2章 梦回(一)
  
  “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突然想起,紧接着是一个中年男子温和的声音,“少爷,时间不早了,该起床吃早饭了。”
  白瑾墨猛然惊醒,他看着眼前古朴的雕花檀木大床,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怎么回事?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难道刚刚那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但是心脏被刺穿的感觉太过真实了,那冰凉的感觉让他回想起来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少爷?”门外的王管家有些疑惑的再次喊了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担忧之情,少爷今天是怎么了?平时这个点儿早就起床了,怎么今天怎么喊都没动静?不会是出事了吧?
  “啊,我没事。”白瑾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复杂情绪,淡定的回了一句,“我马上就出去。”
  “是,少爷。”中年男子应了一声,便退下了。
  白瑾墨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抿了抿唇,脑海中各种事情混杂在一起,让他很是难受,决定先去洗把脸平复一下心情,于是坐到了床边准备穿鞋子,却意外的发现那双鞋也太小了吧,而且还是十分幼稚的熊猫头拖鞋,他记得自己好像没有这种拖鞋的啊,印象中还是自己小的时候自家妈妈给自己买过这种可爱的拖鞋,但是等到自己长大了也就再也没有穿过这种拖鞋了。
  他呆呆的看向自己的脚,惊讶的发现那竟然是一双小孩子的脚,白皙细嫩,没有一点老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瑾墨顾不上穿拖鞋,赤着脚急匆匆的跑到卫生间,当他踮着脚尖从洗漱台上看到镜子里略显稚嫩的面容时先是一懵,接着心情复杂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突然回到了小时候,这是在做梦吗?
  他闭上了眼睛,慢慢的回忆着自己醒来之前的事情,似乎就在白瑾玉的袖刀捅进自己身体里面的那一瞬间一阵白光从自己身上发了出来,然后将白瑾玉弹了出去,紧接着苏倾颜便从远方冲了过来抱住了自己——
  “白瑾墨,白瑾墨你怎么了!”苏倾颜强忍着反噬的痛苦,一边焦急地看着白瑾墨一边拼命的向着白瑾墨体内输入治愈的异能,只是白瑾墨身子亏损的太厉害,已经是药石罔效了。他现在给白瑾墨输入治愈异能无异于给一个破了洞的轮胎打气,无论怎么努力都是白费,可是苏倾颜却固执的做着这件事。
  当初苏倾颜也是为了预防白瑾墨出事才央了师父在白瑾墨身上布下了阵法,一旦白瑾墨遇到生命危险,那个阵法便能反弹攻击并且将攻击转移到苏倾颜的身上,并且传达白瑾墨的位置。因此苏倾颜本来是好好地呆在皇宫中的,突然察觉到了自己求了师傅给白瑾墨施的保命符剧烈的起了反应,于是拼尽全力撕裂空间匆忙赶了过来,没想到见到的却是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白瑾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