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狂犬属性已上线+番外 作者:卢上签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位攻无意识地撩拨了一只黑化的忠犬,仍继续天真无邪地勾引。
而忠犬眼看着垂涎已久的人要到手了,结果人却跑了!
既然如此,你认为我还会在乎你的感受吗?
狂化的忠犬紧紧扣住某人的下巴,嘴角溢出不加掩饰地笑意,“彻,你应该说什么?”
“……我是你的。”
=======================
那个…受绝对是在乎攻的感受的!攻特没心没肺不会有委屈的感觉的!
其实吧,我根本不知道写得出来文案里的相处模式不= =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快穿 穿越时空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彻 ┃ 配角:越时戈迟离衍等等 ┃ 其它:强强受追攻
 
 
 
  ☆、第一世
 
  凉爽的风穿过狭窄小巷,平稳的脚步声有节奏地响起。
  {系统,路线,最快捷的路线!}祁彻默默着急,得赶在正牌攻之前到来,这可是打通重生受心房的关键一步呀!
  没错,他接受了系统任务,流连于各个位面完成任务,想到以前任务失败时,被扔到灵异恶鬼位面,他就想为何自己还没疯,再想到由于任务评价低,丢到沙漠里忍受风吹日晒,干渴至死又给你一点水,再继续之前的痛苦,他再不敢掉以轻心。
  【任务:阻止攻受在一起并成为受的挚友】
  【可完成任务:让他们各自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根据原本世界轨迹,他此时所附身的身体是重生受未重生之时的唯一阳光,然而被他亲手毁掉,重生归来的受可是虐得他死去活来。
  拳肉相碰的闷响自幽暗巷子里传来,祁彻眼前一亮。
  羸弱单薄的男生正被一群小混混围殴,而瘦弱男生竟是没有表现出一丝恐惧,那双似乎盛满星光的眼睛明亮得可怕,透出点点狂喜的扭曲意味。
  祁彻一脚踹翻挡在他面前的小混混,这样的动静自然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我已经报警了。”趁着几人停手,他缓缓靠近从他出现便死死盯着他的人。
  染着黄发的青年神色一狠,不屑地呸了一声:“他妈的你是什么玩意儿?敢报警,不想在这地方混了?”
  看来是不相信他报了警,认为多半是虚张声势。
  他确实没报警,但是不能虚啊。
  “废话真多。”一脚踹过黄发青年的下盘,赶紧拉着越时戈跑了。
  后面骂骂咧咧地追上来。
  由于有着作弊器系统,七绕八拐地甩掉了后面的人。
  祁彻牢牢地抓住对方的手腕,周糟风景在快速后退,迎面的风吹乱了额上的发。
  感觉不赖。他唇角微微一挑,然而身侧的视线仿佛要刺穿他一般,锐利阴暗。
  越时戈重生前是一个内向懦弱的人,经历一系列的背叛侮辱,一头撞进了黑暗深渊里,且越走越远,人也变得更加阴郁扭曲。
  既然他来到了这里,便不会尝试推开走在悬崖边缘的人。
  虽然是任务,但了解了对方重生前重生后所经历的事,多少有些同情。
  他觉得对方报复原身做的没错,这样的人渣待在世上也是污染环境。
  如果换做他,可能更狠。
  豆大的雨滴啪啪地打在地上,突然的急雨,一时让人无措。
  祁彻向系统询问了最近的避雨地点,拉着人迅速过去。
  “你还好吧?”他略微羞赫,眼前的人脸色非常苍白,浑身都在细微颤抖,每喘息一次都能感觉到对方的痛苦。
  抱歉的话未出口,对方一下软下去了。
  他立即扶着,入手只觉得咯手,突出的骨骸让他顿了顿,干脆蹲下,背上对方,向医院跑去。
  “喂喂,还醒着没?”祁彻边跑边说,滚烫的吐息喷洒在他脖颈处,弄得他有些痒痒,不禁缩了缩脖子,没听到回答,只好专心赶路。
  雨水打湿了两人的发纠缠在了一起,衣服也跟着湿透了。
  越时戈默然看着焦急的他,眼前时不时一片黑暗,就想这么沉睡过去,重生的亢奋使他不愿那么轻易闭眼,挣扎着意识。
  一股暖意从不算宽厚的背脊传递过来,祁彻的担心不似作假,一起奔逃的景象又浮现出来。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打架
 
  “祁彻,赌约玩得怎么样啊?”小眼男生用手肘撞了撞他。
  所说的赌约是他游戏输了,让他去和班上最垃圾的男生做朋友。
  而这个垃圾男生正是越时戈。
  越时戈三字听起来怎么也应该是一位阳光温暖的人吧,但真实情况却是一位懦弱胆小有些邋遢的人。
  其实越时戈并不邋遢,可他一直以来的穷酸样和半长头发遮掩了小半张脸,实在阴沉。
  祁彻没理小眼男生的话,进入教室,教室角落里刚好上演着欺负戏码。
  地上是纷乱的书本,越时戈的桌椅一片混乱不堪。
  有人调笑着,是他们班的齐久,齐久人缘不咋地,也是时常被班上霸王逗弄的份,但他够聪明,把那霸王哄得上好,这时就狐假虎威起来了。
  “诶,小竹签,我渴了,去给我买瓶水。”说到底齐久仍是一个怂货,他也只敢欺负一看就好捏的人。
  祁彻眉头微皱,目视着几个男生在那推搡越时戈,对方的小身板经不起,踉跄几步就要摔倒。
  他接住了越时戈,勉去对方更丢脸,低头一看,不禁愣了愣。
  越时戈也正看着他,目光凝沉,看不出一丝受到侮辱的愤怒。
  他听到对方小声地道谢,便推开他。
  眼睁睁地瞧着对方慢慢靠近齐久,凑近说了几句话。
  然后就看到齐久一下煞白的脸色。
  祁彻挑挑眉,既然对方能解决,他就不多管闲事了。
  他坐回自己的位置,离越时戈不远。
  “喂,你们又欺负越时戈!”一道蕴着怒气的甜美女声响起。
  学习委员方雪是唯一一个比较维护越时戈的人,长得又很漂亮,男生们还是会给她面子不再欺负,不过见班花如此维护他,心绪不平的男生更可劲地欺负了,最甚的是追求不成的班上霸王。
  祁彻单手支颔,静静看戏。
  由于正对门面,他余光瞟到一虎背熊腰的高壮男生要进来了,而挡在门口的又是越时戈。
  高壮男生就是他们班的霸王——王杰浩,家里挺有钱的。
  方雪个子不高被挡住了,王杰浩理所当然地便想修理敢挡他道的人。
  拳头和越时戈的头差之毫厘,祁彻稳稳地握住了王杰浩的手腕。
  “祁彻,你想干嘛?”王杰浩诧异地问道,平时这小子不声不响的,跟谁都活的转,想要拉拢他时,滑得跟泥鳅一样,平时欺负越时戈也没见他管闲事。
  “他是我的人。”祁彻淡淡道。
  周围的人都震惊了,啥?越时戈是祁彻的人!真他妈不是逗我玩?
  越时戈眉峰微动,扫他一眼,似乎要看穿他一样。
  “呵,祁兄弟,你莫不是来找我茬吧?这垃圾能入你眼,别开玩笑了。”王杰浩使劲抽回手,神色晦暗不明。
  祁彻视线一一看过在场的人,宣布。
  “今后,越时戈我罩了,若有哪个不开眼的找抽,我不介意教他怎么做孙子。”
  王杰浩脸色一瞬间很难看:“你什么意思。”
  祁彻嗤笑地开口:“你……”
  “我不是你的人。”冷淡的声音打断了祁彻的话。
  怪异的眼神一下落在越时戈身上。其他人都想脑子有毛病吧,祁彻可是好心维护你,竟然要往外推。
  祁彻眼角轻挑,斜睨着对方,倒没生气的意思。
  甚至是饶有兴致的样子。
  “王杰浩,你敢和我去厕所一趟吗?”越时戈表情冷漠,十分平静地说出这句话。
  祁彻知道他因前世磨练,身手十分不错,可是你这孱弱身体能支撑吗?
  王杰浩笑了,阴测测道:“好啊。”
  两人走出教室。
  “哦,对了,祁彻你还拦着吗?”嘲讽意味十足,谁叫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毕竟对方并不领情。
 
  ☆、前生
 
  祁彻看了眼一脸担心的方雪,这姑娘还行,越时戈也不是纯弯的,要不撮合下,勉得爱上邵衍闵。
  他是不关心厕所里的情况,既知的结果没什么好看的。
  手指屈起敲击着桌面,老师应该要到了。
  整整上了三节课,越时戈才姗姗来迟,脸上不怎么好看,青紫红肿。
  他瞥了眼就没管了。
  到了中午放学,越时戈孤孤单单地收拾东西,方雪犹豫地想要开口,但最终还是被自己的朋友拉走。
  “一起去吃饭?”
  越时戈收拾的手微顿,抬眸望去,祁彻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脸上挂着漫不经心地笑。
  瞳孔的色彩深沉了几分,不置可否。
  “你倒是给个准话啊。”
  “如果你认为我扫了你的面子,想找理由来揍我,不用那么麻烦。”越时戈眼睑低垂,陈述着,“你说地点,我会去的,现在我没空陪你玩。”
  祁彻无奈:“认真的,看你有种,想和你交个朋友。”
  “我不想和你交朋友。”越时戈背起书包,经过他。
  “我这人天生反骨,你越拒绝,我就偏要。”祁彻笑眯眯地说,厚起脸皮跟上。
  跟了一阵,越时戈终于忍无可忍,背包一甩,一拳揍过去,前世的怨恨彻底爆发。
  两人就在巷子里干了起来,你攻我闪。
  祁彻拼着被揍一拳,牢牢地禁锢了越时戈,身体相贴,脸与脸的距离极近,双方的呼吸交缠在一起,掠夺残余的氧气。
  “挺厉害啊。”祁彻喘息未定,笑说。
  越时戈注视着他,抿唇不语,眸底扭曲成暗色漩涡。
  主动撩拨的人,若是不能压制住被撩拨的人,就只好等着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祁彻不知道自己惹火上身,还在那肆无忌惮的勾搭。
  “那次送我去医院的是你么。”虽然是疑问句,但却透着肯定。
  “是啊。”祁彻爽快地承认,想看看对方会有什么反应,很遗憾,他只能失望了。
  “医药费我会还你,很快。”
  “不用,直接请我吃饭吧。”
  对方沉默片刻:“若你仅是玩玩,此刻就收手吧。”
  “我有那么烂吗?”
  越时戈推开他,心里苦笑,自己已经在为他的背叛找借口了吗?
  前世,祁彻因赌约接近越时戈,那时的对方正是行走于沙漠最干渴的时候,他的一汪混杂污泥的水使对方感激涕零,交托出真心。
  而原主却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情,时冷时热,让对方受尽侮辱,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对方的好,最后更是在自己犯下大错,越时戈正为他奔波劳累时,恶狠狠地打了一棒,把全部的责任推卸在对方身上,亲手送于监狱,渡过余下的一生。
  越时戈的身手是在暗无天日的监狱里锻炼出来的,他长得不错,觊觎的人不少,原本以为活不到几日的人,但硬是用命拼出来一条血路,付出了一只手的代价,使得他人再不敢小瞧他单薄的身材,每次都是拼命的架势,那些人还想多活几天,不敢拼,毕竟自己可不是他那样没有出去的可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