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皇上,请三思啊![重生] 作者:喵喵会隐身

字体:[ ]

 
文案:
画楼前世战战兢兢,努力处理当一个好皇帝,最后却被自己的外公夺位,死于殿门之外,最不被自己信任的摄政王却为他而死,重活一次,画楼决定这次一定要做个昏君,随心而过,还有,对那个傻傻付出的摄政王好点。
“皇上,微臣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
“......”
“皇上听臣一言!”
“不听!”
“......”
“皇上,微臣有罪!”
“哦,那就关进大牢吧。”
“......”
 
全程观看的路惊锐表示,我家小受萌萌哒~
文案没什么用,看正文吧。
 
欢脱欠草受X面瘫忠犬攻
1V1,傻白甜,作者逻辑跟节CAO一起扔掉了
语死早,所以容易崩人设,整本文都是作者瞎编的,没有一点依据,不喜勿喷
 
内容标签:重生 爽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画楼,路惊锐 ┃ 配角:太多,不写 ┃ 其它:
 
 
 
  ☆、第一章
 
  看着怀中的人渐渐的没了气息,画楼的悲伤远远高于震撼,平日里高大不可逾越的身躯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脸色苍白的他,有着说不出的柔弱。
  高丞相手握利剑,剑尖滴着那人的血,融入白雪之中,如同落梅一般渲染开来。四周安静极了,五千精锐紧紧的将他围住,只等高丞相的一声令下。
  画搂看着面前陌生的人,平日里的慈爱早已不见,余下的都是阴狠。这一剑,明明是刺向他的。
  他舔了舔干燥的双唇,不禁问道:“为什么?”双眼紧紧的盯着高丞相,似是要问出一个答案。
  “要怪,也只怪你无能吧。”高弘看着面前的青年,他刚刚上位之时的模样还依稀的记在眼前,还记得小时候抱在怀里的感觉,柔软、可爱,没有想到最终,他们能走到这一步。
  画楼低下了头,记起小时候面前之人抱着他在清平园中嬉戏,记起自己每次闯祸之后,面前之人都向父皇请罪,替他说话,记忆中的那中慈祥的脸,终究和面前之人的面孔重合了起来。
  手起,剑落,画楼最后想的事情,居然是庆幸这把剑够快,没有让他感受到疼痛。如果可以重来,他一定要对路惊锐好一些!
  “皇上,皇上?醒醒啊,大典结束了。”来福看着面前睡着的人,急得都快要上火了,忍不住用手推了推。
  听着耳边的噪音,画楼扑棱一下就惊醒了,入目的是云纹玄色长靴,缓缓向上看去,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握着金色的圣旨,手的主人直直的看着他,目光看不出喜怒。
  看着完好的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画楼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直到最后,他才知道这个人有多么的爱自己,而自己有多么的笨。
  “皇上,接旨了。”男人的声音低沉,因常年出征,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肃杀,可听在他的耳中,却说不出的悦耳。
  缓缓伸出双手,紧紧的握住这双修长有力,在关键时刻紧紧护着自己的手,再也不想放开。
  路惊锐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人,不明白他怎么了,但看到他泛红的眼角,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没有人知道他多么想把人直接拉到怀中,好好安慰,可强大的自制力却让他只能站在这里,默默的看着他。
  “皇上,礼毕,该上您的第一个早朝了。”礼部尚书面带不悦,心底是看不起这个新上任和皇帝的,如果不是有能力的皇子都死了,这个位子哪里轮得到他来?
  “知道了。”画楼最烦这些大臣了,如果不是他们,路惊锐也不会死,他最后也不会落得那么个下场,口口声声的说着为天下苍生,可这些大臣内心还不是为了权利?
  虽然识人不清,可好歹当了几年皇帝,基本的威严还是有的,画楼话音一落,礼部尚书便一阵心惊,没想到新皇小小年纪,竟有如此的气场,难道他以前竟是韬光养晦吗?
  松开路惊锐的手,画楼一步一步走向皇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又回到了登基大典上,但是既然老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那么他这次一定会好好对路惊锐。至于面前的皇位,这次他会牢牢的守住,再也不会给他们的野心养大的机会。
  转身,坐下,底下的文武百官跪拜,齐声说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画楼清亮的声音在大殿响起,百官站立。
  “皇上,臣有事启奏。”礼部尚书手持玉玦,上前一步道。
  “不用和我说了,以后有事全和摄政王说,摄政王下朝后来御书房找我。”说完画楼甩袖子就走了,不管身后群臣哀号。
  他都猜得到他们想说什么,无非是选妃什么的,他才不要呢,他既然知道路惊锐喜欢他,那么对于路惊锐最好的事情,便是和自己在一起吧?他可以这么理解吧。
  “臣参见皇上。”路惊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断了画楼的神游,刚才自己想了那么多,可真正和他独处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惊慌。
  “快起来,以后见到我不用跪了。”赶紧把他拉起来,画楼站在那里呐呐的不知道说什么好,面色纠结不已。
  路惊锐见这场面,以为他要开始对付自己,心中苦涩,面上却不露,既然小楼想要,那么手中的权利都给他,也未尝不可,只要他开心就好。
  看着他眼中露出的丝丝哀伤,画楼不用猜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忙把他按到坐椅上,然后自己回到坐位上,略有忐忑的说:“阿锐,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猛的抬头,路惊锐眼中满是不可置信,飞快的点了几下头,害怕他看不明白,又说:“可以。”
  画楼其实也挺紧张的,他从来没了解过他,只知道路惊锐冷血,手段狠辣,除了前世他临死前对自己的一番话,才知道面前之人心悦自己,其他的却一无所知,所以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现在见路惊锐紧张,他反而不是那么紧张了,平复下心情,然后画楼顺畅继续往下说:“是这样的,父皇下旨封你为摄政王,肯定是因为你出众,我什么也不懂,不如这样吧,以后他们有事都直接找你,你实在做不下决定的再来告诉我。”
  听到他这么放权,路惊锐比刚才还要吃惊,他想过面前之人会收权,想到面前之人会敲打他,但是他就是没想到这人居然就这样把权利下放给他了。
  “你不怕我给你架空?”路惊锐看着面前明媚的少年,直觉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画楼对他灿然一笑,反问道:“你会吗?”
  “我不会。”如同立下誓言一般,路惊锐单膝跪地,把右手放到胸口,一字一句的说:“我路惊锐永远都不会背弃画楼,如违此誓,天打雷劈。”
  画楼来不及阻挡,他便发完了誓,看着自己的眼神灿若星辉,清晰的印着自己。就是这么一个对自己一心一意的人,他前世怎么会怀疑他要夺位?他都那么对他了,可是最后挡在自己身前的,还是面前的这个人。
  “我信你。”画楼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似是看到了他中心所想,令路惊锐一阵心慌,耳垂悄悄的红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写一张圣旨给你,你把所有的兵权全收回来。”想到前世自己被围剿的那种束手无策的感觉,他不想再体验一遍了。
  拿起笔,画楼一笔一划的写好,字体清秀,人如其字,不张狂亦不拘束。
  看着手里的圣旨,路惊锐想问为什么,但终究没问。既然他想要兵权,他就给他收回来又如何?
  “好了,朕有些乏了,你先回去吧,以后你就在这御书房办理公务就好,谁有意见就给我挡回去。”对这些公务实再是不感兴趣,画楼说完等路惊锐告退后便回到寝宫回想这一切。
  先帝总共有五个儿子,他排老四。大哥长袖善舞,文采出众,德行良好,被封为太子,二哥骁勇善战,自成年起便南征北战,立下无数战功,三哥善于谋略,经常出谋划策。本来这皇位是轮不到他的,但是他的三个哥哥为了皇位争斗至死,他父皇没办法了,把才十二岁的他接到身边教养,可身体不好,堪堪撑了四年便去世了。
  他前世听从母后的话,对外公家过于亲近,已经逾越了君臣之道,以至于养大了外公的胃口,最终死于非命,这一世,他绝对不会再因为所谓的亲情,便独宠一家。他仍然记得,当他死的时候,他的娘亲却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伤心是在所难免的,小时候把他抱在怀里哄着的外公,温柔的娘亲,可是在那一天,他却发现这些记忆好像已经远去了。
  “皇上,午膳时间到了。”来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打断了画楼的思绪。想起前世来福在他面前一直的说着他外公的好话,是不是也被收买了呢?
  “皇上?”来福被他看的发毛,不得已间便轻声询问。
  “没事,走吧。”画楼率先走出,到了膳厅后问来福:“摄政王在哪里?”
  “回皇上,摄政王在御书房处理公务呢。”
  “把饭菜给他送去一份。”说完等宫女验好菜,便开始吃了起来。
  午膳颇为丰盛,画楼吃的香,看的御厨也高兴,等吃完之后,他决定去御书房看看。
  还没进去,便听到御书房中传出嘈杂的声音。推门而入,发现是群臣正围着路惊锐在声讨,路惊锐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看到画楼,群臣跪地行礼,等画楼免了他们的礼之后,马上将画楼围住,开始说着刚才的事情,无非就是说路惊锐大肆揽权,有图谋不轨之心什么的,看得画楼很是无语。
  来福见画楼面上不耐烦,忙大声喊:“众位大人先静静。”
  来福是先皇身边大太监的得意弟子,在先皇面前也是能说得上话的,此时他一出声,大臣们都闭上了嘴。
  “怎么回事?”画楼最烦这些口上讲着大道理,可心中没有一个想着做些实事的人。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高丞相站出来对着画楼行了一礼道:“摄政王回收军权、政权,恐有不轨之心,请皇上作出决断,以免江山易主啊。”
  看着外公虽行着大礼,可神色间并没有对自己的恭敬,画楼觉得自己前世简直眼瞎,为什么就是看不出来呢?
  虚扶一把,画楼给他免礼之后,看向路惊锐,向他询问:“怎么回事?”
  路惊锐双手抱拳,说:“我依皇上圣旨,回收武官兵权,削弱文官权限。”
  “对,这事是我吩咐的,那他们为何还争辩?”走到首位,画楼看向众位大臣,神色间尽是疑惑。
  “老臣以为,摄政王此举不妥。”仗着位高权重,高丞相公然反驳,这简直是当面打画楼的脸了,令画楼不悦到极点。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启~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加渣作者的作者群吗?群号176103813,欢迎来催更喔~
 
  ☆、第二章
 
  “哦,摄政王是怎么揽权的?”似是不经意间问出,画楼一副漫不经心的问。
  “摄政王收揽兵权,要求武将上交虎符,将军职位手下不得超过五十亲兵,都统手下不得超过三十亲兵,总兵手下不得超过十个亲兵,从二品至众三品将领手下每人五亲兵,众三品以下将领取消亲兵。文官各司其职,物资奏折全部由摄政王通过才能发放,官邸随从不得超过五十人,明日起开始排查,官员不得涉商,违者没收商铺,家族子弟五岁以上七岁以下的,一律送尚书房,同五皇子一起学习,八岁以上至十五岁以上,一律入学士府统一学习。这不合常理啊!”高丞相虽然是在叙述,可语气中显出了浓浓不满,一众文武官员直接跪下,声称请皇上做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