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重生之夫君,爷养你 作者:笨猫不爱鱼(上)

字体:[ ]

 
文案:
作为一个孤儿,因为有了空间,叶洛辰在现代一个人过得有滋有味,然而,上天赏了他一盆仙人掌,穿越到坑爹的时代多了一个便宜病秧子夫君和弟弟,一大群的极品亲戚,又重新奋斗。小强叶洛辰表示,美食城办起来,歌舞坊火起来,小日子过起来,偶滴金大腿就是介么粗~
 
内容标签:强强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洛辰/沐子昕(藜君慕) ┃ 配角: ┃ 其它:温馨无虐,1vs1,伪修真
   
 
 
    ☆、第1章 坑爹的重生
    
    话说这东莱大陆有一片富饶之地,名曰:秦轩国。乃用开国皇帝之名为名,这秦轩国是一群未开化之人在马背上打来的天下,重男轻女思想极为严重,导致百年后男人的数量远远高于女人,一个女人起码要为五个男人生娃,弄得女人们痛苦不堪,纷纷投云湖了结性命。
    到了秦远这一代皇帝时,国家子嗣问题十分堪忧,男人和男人在一起的现象越来越多,于是便灵机一动,号召全国神医改良男人的身体,使得男人也可怀孕。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多次尝试后,一个术师把药研制了出来,成为了秦轩国国师。而会生孩子的男人,则被称为玉人,取“育人”之谐音。虽然玉人的生育能力不比女子,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国家的子嗣问题。
    秦远在晚年颁布法令,男人不得苛待自己的妻子。
    秦言即位,生性讨厌玉人这一类人,觉得男不男女不女,有伤国风,但这个时候国家四分之一的男人即使不吃药也是玉人,皇帝有心想抹去玉人的存在也是力不从心,盛怒之下便颁布法令:男人的正妻必须为女人,否则此男人不得参与科举,赋税增一倍,若有功名在身者,不得升迁,可不交赋税。玉人终身剥夺科举权,不得娶妻。
    在此苛刻的法令下,玉人的数量大幅度减少,女人的数量增多,地位也随之提高。
    文和帝……也就是秦言,在位二十年,除了对玉人比较苛刻外,在文、商方面改革,重文不轻商,让秦轩国走上了一个新的高峰,首城洛都的繁荣让周围国家十分艳羡,纷纷称臣。
    说到洛都,就不得不提一下叶家四公子叶洛辰的婚事了。这叶家是文和帝钦点的皇商,家有三男一玉人一女。
    叶家老大叶泽星二十五岁,官居三品,为文臣,老二叶泽瑞二十三岁,为武将,皇城侍卫长,老三叶泽淇二十岁,精通算数,继承家业,老四叶洛辰嘛,十八岁,一个玉人,还是一个奇特的玉人,老五叶泽若,十六芳龄,才貌双全,为洛都第一佳人,与叶泽淇是同母。
    为何说这老四叶洛辰奇特?首先,他是庶子,玉人所生,名字与叶家其它孩子不同,这在大户人家里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个玉人还特别爱逛青楼,说出了“为何男人可逛玉人不可,只因玉人比男人多了生子的功能?我生为玉人,却要逛遍青楼。”的豪言。你说奇特不?虽然玉人对女人做不了什么,但这名声也算是彻底坏了,导致他十八岁还没嫁出去。
    于是叶家本就不喜他,待到人十八时,便把人用六匹麻布五袋白米三斤猪肉打发了出去。你说嫁的人?人嘛,沐子昕,三岁能诵诗经,五岁被高人收走成了关门弟子,十三岁回来考了个秀才……
    你说还嫁的挺好?别急,待我说完。十四岁三九天不慎跌进河中,发高热几天后就从一代俊豪成了人人哀叹的病秧子,原本定下的叶泽若也变成了玉人叶洛辰。
    沐家原本也是经商世家,三十年前,人人都知道南有沐北有叶,叶家与沐家是世交,通过沐家,叶家在南边也站稳了脚,而沐家却逐渐没落了。
    沐家有三子,沐智云、沐智宇以及沐智远,这沐智云和沐智宇是被老爹老娘宠坏了的人,沐智远是庶子却对经商方面天赋极高,后老两口逝去,却把三分之二的财产留给了沐智云和沐智宇,另外三分之一还需要沐智远答应接济两个哥哥不分家才给。
    说到底,沐智远也是个傻愣子,十多年来兢兢业业带着一家养着两个哥哥,自己足足老了二十岁,幸好长子沐子昕是个人才,但被一场大病毁了,自己的妻子在极度伤心之下在生下幺子沐子岩后大出血而去,沐智远没过多久就被重病夺去了生命,算是解脱了。只留下一个一岁的孩子和一个病歪歪的长子相依为命。
    在沐子昕三岁时定下的娃娃亲,叶家不好推辞,更不可能把爱女嫁给一个随时要死的人,便利用是口头上的约定一事将四公子叶洛辰丢了出去。
    叶洛辰本是欢喜恭王府世子的,自然是不肯嫁,当天就一头撞了柱子,可惜他只是一个不受宠且品行败坏的玉人,没来得及救治,再醒来后便成了在商业中有黑面阎王之称的叶洛辰。
    叶洛辰在现代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经商天才,在孤儿院长大,性格孤僻(对于不熟的人来说),偶然善心大发救了一个乞丐,便得到了一个两亩地的空间,他的人生也就此改变了,他先是用空间里的灵泉改善了体质做了一年苦工,用省下的钱租了小铺子,仅仅用三年的时间就把公司开起了,越做越大,哪个东西赚钱他就做什么。
    他看香水赚钱,就自己去进修香水制造,开了一家香水公司,他看化妆品赚钱又去学了纯天然的化妆品制造,开了家化妆品公司,他看服装赚钱又学了服装设计,开了家服装公司,等他三十岁时,叶洛辰的名字已经无人不知了。而且随着他丢进空间的钱越多,空间的地方也越大,叶洛辰不在乎钱,所以就可劲的扩建、完善空间,现在的空间有一片小森林那么大了。
    拥有最大的美食连锁店,名气最大的香水店,流传最广的化妆品店,款式最新的服装店的叶洛辰童鞋,在经历过女人们的轰炸后,公开出柜,伤了众女人的心,更有偏激者诅咒他永远当个受。
    叶洛辰表示男女都不爱,出柜只是为了挡住一票莺莺燕燕罢了,名声无所谓,方便就行。
    可能老天也看不下去他一路上的顺风顺水,直接从十楼上掉下一个仙人球花盆,把他砸到了秦轩国,然后……今天是他嫁人的日子。
    好坑爹的重生!叶洛辰顶着一张面瘫脸坐在摇摇晃晃的牛车上,穿着一身红嫁衣,消化完脑子里的信息和回忆了前世后,在心里默默吐槽。
    叶洛辰双手撑着下巴,盯着不远处赶牛的夫君沐子昕,那个瘦弱却□□的背影,让他莫名觉得心酸。
    叶洛辰自然是知道秦轩国的法令的,娶了他就意味着沐子昕的仕途就止于秀才了,对于一个天才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当时沐子昕看到新娘是叶洛辰时,一双黝黑的眸子闪过一丝讶异,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抿了抿淡色薄唇,最终什么都没说的把人接上了牛车。
    嫁妆寒碜的叶洛辰在繁荣的洛都里,被夫君用一辆借来的旧牛车拉回家,这无疑是洛都当今最劲爆的话题。
    叶洛辰见牛车出了洛都,戳了戳沐子昕的后背,后者僵了僵身子,用温润的声线问道:“怎么了?”
    “你是想着娶叶泽若才来的吧?”叶洛辰一句话丢了出来。
    “叶小姐才貌双全怎会嫁与我?”沐子昕略带嘲讽的说道,然而,这是实话。
    “要在以前她肯定赶着嫁,现在就只能便宜我咯。”叶洛辰伸个懒腰嗤笑道,人总是喜欢落井下石,雪中送炭的有那么一两个就算是幸运了。
    沐子昕沉默了,在叶洛辰以为他不会说话了的时候,他道:“在我有生之年,定会待你好。”声音虚弱,气势不弱,坚定的语气让叶洛辰这个长年没享受过温暖的人有了那么一丢丢的感动。
    还没等叶洛辰感动完,沐子昕捂着嘴一阵咳嗽,竟在手帕上咳出一口血来,鲜艳如喜服的颜色。
    叶洛辰皱了皱眉,怪不得要说有生之年呢,合着根本活不了多久了啊。吐槽归吐槽,拿出一个水葫芦用意念把灵泉灌了进去,递给沐子昕,小心的喂他喝下。
    人是要救的,总不可能一过去就成了“寡妇”吧?在这么个古代,说不定还得落得个扫把星的称号,他倒不是在乎名声,可在古代,名声相当于通行证啊,没钱的时候名声就是命,有钱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问题是他现在属于没钱的那一类,名声还是能护着就护着。
    再说了,他对这个便宜夫君的印象还不错,颜值高且谈吐不凡,就这么死了,他可能这辈子还得打光棍。
    沐子昕喝下水后,原本火烧似的胸口顿时好受了许多,不由得多喝了几口。沐子昕一转头见自家娘子端着葫芦眼巴巴瞅着他,苍白的脸浮现一抹尴尬的红,自己这样定是把人吓坏了吧?
    他……居然脸红了!叶洛辰觉得有些好笑,他的便宜夫君貌似很害羞啊。
    “我的病就这样了,你若是嫌弃,也可和离。”
    “啊?”叶洛辰有些没反应过来,刚刚不是还说有生之年对他好么?怎么一转口就要和离了?“你很讨厌我?”
    沐子昕觉出叶洛辰语气中的冷意,忙解释道:“不讨厌,只是怕耽误你一生。”
    叶洛辰瞬间没脾气了,“我是玉人,和离后还有人要么?怕耽误就不要娶啊,娶了就要负责。你不讨厌我,我正好也不讨厌你,那就凑一块过日子得了。”想得挺好的叶洛辰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虽然沐子昕瘦弱俊美易推倒,但也改变不了他是生娃的一方……
    沐子昕愣了愣,失笑道:“好。”
    暖色的阳光下,叶洛辰看着面前之人的笑颜呆了,在前世他什么样的男男女女没见过?可没有一个人,笑得有沐子昕这样好看。
    牛车还在前行,叶洛辰知道,他有了一个家。
    
    ☆、第2章 成亲
    
    等到了泉水村时,已经夕阳西下了,没办法,牛车就是这么个速度,沐子昕说了婚礼的状况和亲戚的情况,叶洛辰得出结论,沐子昕过得比流言中更加苦逼。
    原来沐子昕成亲,是那些亲戚看他实在熬不过来才去叶府求的亲,一方面是想拿嫁妆,另一方面是想把沐子昕和他的弟弟沐子岩分出去,原因?沐子昕每天吃的药比他们俩做的活的银子还多,若是不给他们医治,村里又会说闲话,若是医治,他们又不乐意,最后就想出了这么个办法,仗着自己穷只给了六匹麻布五袋白米三斤猪肉作为聘礼,比一般的农家人的聘礼更少。
    你说聘礼很眼熟?没错,叶府把它作为叶洛辰的嫁妆又送了出去。想要钱?一个子都不会给!要不是他的生母柳韵偷偷塞了十两银子给他,他现在可真算得上一穷二白了。
    叶府姨娘为何这么穷?这要归功于天天逛青楼的原身,柳韵绣工很好,平时偷偷做一些活计弄来的钱全给了叶洛辰逛青楼。所以这以前的叶洛辰还以为自己多受家里重视,其实只是自己的母亲溺爱而已。成亲之前为了反抗就去撞墙,自家母亲差点哭瞎双眼,求了好久才肯带人去医治,无奈已经治不过来了,就变成了现在的叶洛辰。
    不知道以前的叶洛辰知道了这么个结局后还会不会不听母亲的劝告,一意孤行。
    原来的叶洛辰除了性格,与现在的叶洛辰十八岁时完全一样,叶洛辰不得不怀疑这个壳子就是他在异世的另一个壳子,那以前的叶洛辰会不会穿越到了现代?
    “噼里啪啦!”
    一阵鞭炮声把叶洛辰从万分纠结的状态中拉了出来,不管怎样,他来到这里已经成为定局,钱可以再赚,家可就不容易找了。
    沐子昕扶着叶洛辰下了牛车,一大帮村民围了过来,嘴里说着恭喜的话,有些是真心的,有些只是为了看热闹而已。叶洛辰自动屏蔽了看热闹的人,对真心祝福的人展开笑颜。笑话,他还要在这里待上好几年,不把关系打好怎么混下去?他黑面阎王也是分人分情况的好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