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病夫原来是忠犬 作者:泡泡灯

字体:[ ]

 
 
文案
 
死而复生,没想到不仅没人爱,原主性格天怒人怨不说,还多了一个十里八乡有名的病秧子“老公”!
最后,当“病秧子”露出肌肉扑过来时,才知道,这特么的哪里是病秧子!明明就是一只凶猛的大狼狗!!!
 
ps:1.种田文,忠犬攻x人~妻受,受带空间穿越哥儿世界,坚持不虐。
2.文中可能有极品亲戚,第一次写,求不喷。
3.文中涉及朝代乃作者不负责任编造,主要还是家长里短,发家致富,结局HE。
 
内容标签:随身空间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宁唐彦修┃ 其它:种田文,温馨,he
 
 
 
 
    
    第1章 多了个“老公”
 
  脑袋晕晕沉沉,仿佛是宿醉刚醒。
  沈宁艰难的从被子里伸出手,摸着自己仿若针扎般的头,有点后悔晚上喝那么多酒了。
  然而,隐藏多年的性向被父母发觉,周围的亲朋好友瞬间避自己如蛇蝎,除了大醉一场,他又能做什么?
  想起父母与亲友的话语与表现,沈宁只觉得心中酸涩,一时间,头就更疼了,他只好睁开眼,打算起床去给自己找醒酒药。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素白的纱帐,纱帐似许久未清洗,上面积着灰,身子一动,灰尘就往下飘洒。
  再看看自己身上盖的被子,粗糙的灰布被洗的发白,上面还有几个补丁,索性寒碜是寒碜了点,好歹没什么特别的气味。
  沈宁想着,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够穷了,没想到竟然有人比他还穷!不过看来这人虽然穷倒是好心肠,还帮助了醉倒在马路上的自己。
  从床上艰难坐起,看清了眼前的景象,沈宁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破旧的木窗,木质的床,破旧的桌椅,还有桌子上的土瓷碗……
  谁把他带到某古代社会的遗址来了?还是某某电视剧的拍摄场地?
  想的多了,头又有点疼,沈宁习惯性的伸出手想揉揉,却在抬起手的一瞬间,愣住了。
  原本骨节粗大,皮肤粗糙的二十七岁标准基层小职员的手,如今竟然硬生生缩小了一倍,就连手掌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伤疤,竟然也不见了踪影!
  看见这样的一面,哪怕是再迟钝,他也该知道事情不对劲了。
  他——该不会是穿越了吧?
  沈宁的头顿时更疼了。
  “咳——咳咳——”
  压抑着的咳嗽声从门外传来,沈宁仿佛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草药味,顿时一股子记忆从脑海里涌现了出来。
  等看完脑子里另一个“沈宁”的记忆,沈宁只觉得——他要完!
  沈宁沈宁,名字虽然相同,可是人生却完全不同。
  这个沈宁,虽说是个哥儿,可是一点儿也没学到哥儿的贤惠,反而好吃懒做,心肠狠毒。被人一撺掇,竟然设计想陷害别人家产,虽说后来没陷害成功,但俨然已经成为了这十里八乡有名的祸害!而外面的那位,就是被陷害的对象,也就是原身现在的“老公”,沈家村有名的“病秧子”。
  一觉醒来,不仅发现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还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而且,这个人还有个“老公”?
  沈宁默默的计算着自己的心理阴影面积。
  他是喜欢男人没错,可也没必要这么对他吧!
  沈宁现在有些懊恼自己的宿醉,但转念一想,在这里没有父母,那边也没有了让父母失望的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自嘲一笑,既来之则安之吧,记忆中,他的那个“丈夫”也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希望以后的日子能稍微好过一点。
  就在沈宁半忧半喜半无奈的纠结走神时,木门已经被人推开了。
  “咳咳——”
  咳嗽声再次传来,鼻尖清晰地闻到那一股清冽苦涩的药味,并不难闻,但是那咳嗽声,让沈宁忍不住皱起了眉。
  他以前有个亲戚,得了支气管炎,却因为要工作所以一直根治不了,每次咳嗽都好像心肝肺能一起咳出来一样,听的人心里都难受。
  沈宁实在是做不到像原身那样对他的这位“丈夫”不管不问,还老是巴不得对方早点死,再怎么说,这也是一条人命。
  看着对方手里端的药,还有一手掩唇不停咳嗽的样子,沈宁认命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再怎么说,他也是占了这个“沈宁”的身子,他造的孽,自己也一起担了吧。如此,也不枉自己再活一场!
  “给我吧。”沈宁一把从对方手里拿过药碗,然后伸出一只手扶住对方。
  “是你帮了我么?真是太感谢你了,不过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么?”
  沈宁纠结了半晌,最后在看见他的这个“丈夫”的时候,还是决定装傻。
  要是不装傻,他就得按照原主那个性子来,然后慢慢潜移默化改变自己,只是恐怕那时候,他的这位“丈夫”早就被折腾死了。
  所以,干脆失忆,反正此时他的脑袋还疼,撞到了脑袋忘记了很多事,这个理由不是很常见么?更何况,要他去做一个自己讨厌的人……他还真没那个想法和信心。
  唐彦修看着对方伸过来的手,不着痕迹的避开,对于这个无奈娶过来的哥儿,他曾经还有过一点期盼,如今是一点都不剩了。
  “湘哥儿的事情就此为止,你也别搞想什么其他的花样了,婶么么明天会过来,你若实在不愿跟着我,我便去跟他说,让他不为难与你。”说着又咳嗽了几声,唐彦修也知道自己的身子,如若再没办法医治,恐怕也活不了太长时间了。
  听了唐彦修的话,沈宁不仅不高兴,反而皱起了眉。
  如果是以前的沈宁,估计听到这番话会高兴的跳起来,但现在的沈宁不是以前的那个蠢哥儿。
  在如今这个朝代,已经成过婚的哥儿,被休弃,哪怕是长的再好,只要家里稍微好一点的人家,都不会再娶,更何况他这个身子原来的主人名声又是那样……说是臭不可闻也是一点不过分的,就算是和离,有能有什么好人家娶他?
  不结婚自己过……沈宁倒是想过,但是这里的人只要到了一定的年龄还不婚配,就会被官配,嫁给一个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的人……离开这个地方,一个哥儿生活更是无比的艰难,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眼前的问题是,他的这个“丈夫”要怎么跟他说?
  “我,对不住,我不记得以前发生的事了,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么?你又是谁?”想来想去,沈宁觉得,他还是得继续装。
  这下唐彦修倒是真的注意起沈宁来了,换做以前,沈宁跟他不是吼就是讽刺,这般平和的声音是不可能的,更别说跟他说对不起了。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他看了一眼沈宁的头,这头受伤忘记过往的事,确实有发生过。
  “我只记得我叫沈宁,其他的都不记得了。”沈宁说着摸了摸头,头上还缠着布条,看起来原身摔的还真的挺严重,不然也就不会一命呜呼换了个灵魂了。
  这下换唐彦修皱眉了。
  若是沈宁跟以前一样,他还可以毫不犹豫的给他一纸休书,但如今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在村子里又没有什么好名声,他再那样做,岂不是害了他!
  想着,又咳嗽起来,沈宁看着有些不忍,便伸出手帮他轻轻顺气。
  感觉到背上轻柔的力道,唐彦修内心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如今他也活不了太长时间,不管他真的忘记了还是没忘记,他愿意留下,那便留下吧!至于婶么么那里……他又要麻烦他了!
    
    第2章 婶么么
 
  沈宁不敢想自己就那么过关了。
  唐彦修在知道他失忆了之后只是看了他几眼,然后叹了口气,便再也没说其他,他以为至少自己也会被“拷问”一番,没想到就这么过去了。
  那接下来呢?
  沈宁刚想着自己该说什么,一碗药便递到了自己面前。
  “记不清就记不清吧,先把药趁热喝了,等会儿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沈宁鼻子嗅了嗅,鼻尖传来的味道只有一个字——苦!但是他看看唐彦修有些苍白的脸,仿佛被耳边那温柔的声音蛊惑一样,拿过药碗。一咬牙喝了。
  这男人这么好,长的好,性格也好,除了身体差了点,简直就是沈宁上辈子梦中情人的类型,以前的那个沈宁是眼睛瞎了才会那么嫌弃对方!
  沈宁想着,脸有些红,连喝下去的药也不觉得特别苦了。然后便看着唐彦修,想知道他怎么看以前的“沈宁”,也好让他自己心中有个底。
  唐彦修也说到做到,看沈宁喝完,就坐下给他慢慢讲。
  等他讲完,沈宁的脸色有些变幻莫测。
  倒不是唐彦修说了什么不好的,而恰恰是因为——他什么不好的都没说,只是说了一句沈宁以前的性格不好,因为他拖累了沈宁。
  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让人心疼呢!
  沈宁只感觉自己软软的心窝被人戳了又戳,在现代,哪里还能看得到这么好的男人!就是身体不好而已!
  身体不好?
  沈宁想到了什么,又看看唐彦修有些疲惫的面孔,赶紧过去扶他去休息,然后便回到房间,锁好了门。
  再三确定了外面没有人,沈宁翻开衣袖,看向自己的手腕,果然,手腕正中间有一颗淡粉色的珠子痕迹。
  他心念一动,瞬间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空间转换,脚下是沈宁熟悉的土地,鼻尖是清新的空气,让他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几口气。
  这个空间,是上一世他无意间发现的,当时他是在工地上做事,挖土的时候挖出来了一颗珠子,后来就不知怎么的成了这个空间。而那个工地后来也因为挖出了古物停工了,他也就离开了那里。
  空间的事因为太过匪夷所思,所以沈宁没有上报,就怕自己被当成怪物被研究,没想到重活一世,这个空间还跟着他,他甚至怀疑,自己的重生,是不是跟这颗珠子有关。
  不过不管真相如何,如今的空间还跟着他,那就再好不过!沈宁熟门熟路的往前跑,一直跑到一个脸盆大小的泉眼旁,蹲下来喝了几口水。
  灵泉水下肚,沈宁顿时觉得身心舒畅,就连头上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他知道这泉水有强身健体的功效,对一些小伤小痛也有作用,说不定也能对唐彦修有些帮助!
  脑子一转,沈宁心中有了主意,顿时又闪身出了空间。他如今对这里还不熟悉,也怕有人过来,所以不敢空间里久待。
  果然,他刚出空间不久,外面就有人敲响了大门。
  沈宁赶紧跑出去开门,唐彦修好不容易才睡下,不能让人打扰了他休息。
  “哪位?请小声一点,家里的人正在休息。”
  沈宁说着打开大门,只见外面站着一个高高大大,面容清秀的中年男子,男子的耳后有一个鲜红的红痣,那是这个世界“哥儿”的象征,就相当于前世的女人。
  门外的人见开门的是沈宁,眉头一皱便要开骂,沈宁也知道原主是个什么样子,这个时候找上门来的,多半不是来示好的……尤其是这个人,唐彦修的婶么么,那可真是看见沈宁一次就整治他一次,要不是唐彦修拦着,估计他都会动手了。
  “这位么么,阿彦在睡觉,有什么事可以等一会儿再说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