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快穿)狂奔不止 作者:司锐

字体:[ ]

 
文案:
集黑,黄,暴三全
碎节CAO,三观,贞CAO落地
重口味难消化
慎重品尝
文笔,逻辑,三观自杀已葬,请勿挖盗!
本文的bug实在是太多太多,实在看不下去就披上“大闲人”的马甲到别处继续更《狂奔》,类型换成纯爱的了,不介意偶渣文笔又受得住耽美的小伙伴可以穿越过去看哈。
 
内容标签:穿书 系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扬 ┃ 配角: ┃ 其它:快穿
 
 
 
  ☆、偏执狂(一)
 
  小二蹦跳,“华宝,快醒……呃,醒了就好。”
  风华仰躺在地,泪珠无声透过指缝止不住地滑落,“小二,我好难受。”话音还没落下,感觉心里悠然空了一大块,是掏空心爱之人占据的位置后的空虚,无神的双眼印着海蓝的天,耳边听着小二的话语却如苍蝇般聒噪,“这份情感,系统已经抽掉。以后都会这样。”
  系统的做法无疑是最可靠有用地达到效果,却无情理智得让她极其抵制。风华撑地站起,坠下三千丝及腰柔顺,她站立于至高点,双指捏揉眉心驱走余痛,放眼眺望曾经的浩浩沙漠化成今日之岩地,寸草不生的岩石地硬邦邦地磕着柔嫩的脚底,轻声道:“升级成这样了?”
  “没错,华宝你第一次任务完成度百分百,恭喜获得100点生命值啦!”
  风华摊手心,看小二自觉跳上还手舞足蹈起来,显然十分兴奋,独自待系统空间里无聊到他了,“1点生命值抵多少年寿命?”
  “这个知道了也没多少用处,还不如专注于做任务。”见她没反对,小二话峰转过,“知道你心里疑惑不少,问吧,我替你解答。”
  “加强感观的副作用是什么?”
  “其实算不上副作用,只是让你的灵魂变得极其敏感,任何感观都比常人明显清晰得多,肯定包括感知痛觉的能力。”
  风华轻嗯了声,道出一些自己无法确认的推测,“我的力气在抵制或伤害到男主的时候,是否就没用了?”
  “不是,你的力气加强了也不一定比他大。澄清一下,不是男主而是任务目标。还有啊,此次任务激活了新功能——人物选择,顾名思义就是可以选择寄身的人物,当然除却主角其他人都可以。看在你第一次使用的份上,这次免费,以后所有激活功能都要拿生命点交易,明码标价。”
  斜睨的目光带着杀意幽幽落在这坑货身上,“这就是系统所谓的没副作用?只是要买了才能用?”
  “没……没错。”小二被质问得泛起罕见的羞愧感,“还有别的要问吗?”
  “没有了。”
  一本书从天空遥遥处而至砸在风华脚边的岩石,竟无半点的破损。劲爆的封面晃花了眼球,赤身鬮体的男女上演相爱相杀的大尺度戏码,长发铺散于白枕的女人执匕首露锋芒,指向上方的视线溶入千刀万剐的泯灭之意。头发模糊了眉眼的男子单手支在上方,唇角勾勒着不顾一切的凉薄意味,握上匕刃的手溅染出黑白画面中唯二的色调,是危险的诱惑。薄凉的白被披盖赤|裸的身体,在昏黄的灯线下投射出诱人的躯体线条……
  ——啧啧!怎么就多出条被子呢?
  风华摸抚着下巴,盯着封面上血淋淋的囚爱二字。在把封面研究个透彻才翻开一页,看到了以下内容:
  简介:凤天凰,杀手界的翱天孤鹰,却被艾伯特·科瑞折断羽翼囚禁,开展一段虐恋深情。
  男主:艾伯特·科瑞
  女主:凤天凰
  配角:小猪犯懒病,就不罗列了!
  以上为作者——猪莉所定。
  以下为系统整理。
  炮灰:……风华……
  路人:……、……。
  攻略目标: 艾伯特·科瑞(红字,加粗,加大,顺带倾斜)
  ——作者果然很强大,一句话把配角都省了,呵呵!
  “男主哪个国家的?”
  “三点生命值。”
  “……不用了。”
  “这人的姓别还有跟男主的关系是?”她指着炮灰栏里跟自己同名的“风华”,悠地来了好奇心,“又要几点了?”
  ——小二这尿姓,她彻底领教过了!
  “两点!”
  “两个问题合并都比一个便宜,买多赚多?”
  “炮灰不比主角精贵。”
  ——风华不值钱。
  虽然知道此风华非彼风华,但她还是被膈应到了。就冲这炮灰跟自己同名,风华打算豪一把,“说吧!”
  “女人,”小二默默扣掉她两点生命值,声音都带上喜意,“她是男主非血缘关系的姐姐,虐待男主七、八年,使之走上黑化之路永不折返,结果当然是把她炮灰掉。风华的父亲给男主起的名字叫风锦。”
  “就她了!”风华一锤定音,她不会虐他,就玩儿养成,养只忠犬。
  “那好。”
  “华宝,任务前我提醒你一句。”小二前所未有地认真起来,“不要拿自己的虚情假意换人家的真心实情,行不通的,攻略目标不是傻子,他们心里都很明白也很清醒。”
  “我知道。”风华意外地多瞧了他几眼,就掉进系统开的黑洞,没一会儿便失去意识。
  z国·m市
  风华初一睁眼,一把剪子带着冷寒的风朝门面刺来,她眼睛徒然瞪大地把脑袋移向一侧,转瞬弹起,抓着行凶之人的手腕扯入安全范围,怒喝:“你想杀人?”一声喝下把抓着的手大力甩掉,没被手臂卸掉的力量兼带着将人推倒在地,身体失控倒退正巧脑袋磕中方形桌,发出实打实的闷响。
  少年先着地而磨破皮的手掌擦出腥鲜血液,目光含着欲将她磨牙噬血的凶狠恨意冲出瞳仁的桎梏落在风华身体的每一尺任一寸,要她粉身碎骨……风华身体被饿极的豺狼盯上时的森冷阴寒包绕,眉头一肃,脚踏虚空下床,踩步缓慢的步伐行向他身边,每一步落下,少年身上的倒刺张扬出愈发多的锋锐,灰白的小嘴唇都咬出了血,如果眼神能杀死人,早在风华有动作的那一刻就该千刀万剐了。
  “你,”风华蹲着,想摸上他脏黑的小脸,“风锦?!”
  手还没碰上,风锦五官霎时间扭曲成狰狞,扑上去揽着她的脖颈张嘴就咬。风华惊讶得倒吸一口冷气,不为脖颈上的痛意,只为撞进怀里的躯体完全就是一块人型的冰,手底下压的瘦弱背脊隔着破旧薄衫透出的寒意能渗入自己的骨血一般。风华把他收拢入怀,静默地顺着那瘦瘦的小背脊,突出的明显脊突凹凸出不平。
  司锐                        
作者有话要说:  单身狗是不会祝乃们七夕快乐的!不知不觉中被喂吃了两斤狗粮……
 
  ☆、偏执狂(二)
 
  “别怕,姐姐不会伤害小锦的,不……”风华不停地说着话,轻轻柔柔的声色如催眠的夜曲,缓缓地安抚人心。
  一个多小时如过了几个世纪那么长,风华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动作,直到风锦放松一丝牙关。少年咬得发酸的齿根卸去一分力道,血腥那陌生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味蕾久久不散,他犯恶心但还是不依不饶地紧锁牙关……风华攥着一方桌角,手背蹦出青紫的筋络,豆大的汗沾湿额头与鬓角,密密实实地汇成一小股成条滑落……少年的撕咬和脑中乱蹿的滚了火星的记忆所带来的痛,风华都咬牙一一忍住。她眉头一跳似突然想到些什么一样,空出的手放他头顶上,如触动了按键,少年放松些许的身子顿时绷紧如铁,她蹲得腿脚发麻,语气一改之前的温和,“松口!”边说边五指夹带着力气捏他后颈蛮横拖离。
  风华对上他凶狠的目光,实实在在地冲着她来,从记忆里捕到一条关键信息——风锦被领进风家早有四年之久,她虐待他的行迹已上演无数个日日夜夜。
  ——真是该死啊!
  小说发展的时间明显超出她的预定,风华暗骂,一失策,打定的计划全盆皆散,玩儿养成根本行不通。风华看着他张牙舞爪,决定把这硬骨头啃下。先把“小锦”的名号放下,原身是怎么称呼他来着?
  “小野种!”
  风华凶神恶煞,提着他的衣后领就扔上床,嘶啦!衣物不堪重负,破了一道,见他连滚带爬地缩进床角,方转身翻了条毛巾回来。
  单人睡的床不宽,风华轻而易举地把人捞到,“我让你想杀人。”只两三下,宽边对半撕成两条的毛巾捆绑住风锦的手脚,扯一张塑料椅子放旁边坐着监视,“我让你不听话,给我好好待着。”
  凌晨四点,宿醉后的脑袋晕迷恍惚,梳理记忆的过程不大容易,风华指尖揉捏着太阳穴,她饿了。好一会后,她挪到厨房——放房间角落靠墙的矩形桌上的电磁炉,勾不上厨房的名号,二十五平方米左右的空间实则是厨房客厅卧室三者浑然一体的结果。没有冰箱,食材全摊在桌上纯露天,只剩鸡蛋、发黄腐烂的葱和几饼散装面。
  记忆里的风父因车祸逝命,肇事司机逃之夭夭至今无踪。因着家中主梁断裂,高中毕业的风母艰难撑起家里的生活开销还需供女儿读书,身体不堪重负,愈发消瘦,于前年撒手人寰。父母的离世让刚升高三的女儿产生厌学情绪且支不起高昂的学费,于第一学期中段辍学回家,进工厂打工,却受不住贩卖劳动力的疲累和不满得到酬劳的廉价,干脆回来消耗父母打拼留下的“余粮”,坐食山空。一个多月前,因交不起房租而被赶出曾居住十几年的小屋子,带上拖油瓶——风锦搬到这处“瘴土恶乡”落户。
  风华脚往左边一踩一踢,碍地儿的空啤酒瓶被踩瘪了才被撞开。空方便面包装大敞着漏出里边的已开封的调料包,电磁炉锅里滚了一圈绿毛的烂面条看得风华胃直冒酸,于秋冬交替之际菌毛长得如此茂密,可见这人有多懒了……风华闻着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气味,绷起表情,捏着塑胶耳把面条倒进一个袋子并打上死结才拿着锅和锅盖进洗浴间——租屋里唯一有水源的很逼仄的一个空间,只蹲厕就划拉掉一半面积。
  洗洁精就摆沐浴露旁边,挤出适中的分量被锅接住,不厌其烦地反复清洗干净,这才接一些水出来,放电磁炉上烧开,考虑到存粮快断,风华只丢一片面饼进水,瞧见旁边的四个鸡蛋,也不知放多久还能不能吃?就敲进碗里看看,蛋黄刚碰上碗底,转眼包膜就破开溢出些许。风华端起来闻了闻,没坏,还挺新鲜的。
  “小野种!”
  自始至终把风华的举动一一收入眼底的风锦有些困倦了,闻声松散的神经一跳一紧,龇着牙齿怒目,“……”
  “鸡蛋,”风华拇、食指夹着鸡蛋,“想吃吗?”
  风华面无表情地等了他几秒,“不出声?!看来你是不想吃了,我自个儿吃两个。”说着就把手上的鸡蛋敲进面上接着,以免糊底,拿筷子戳蛋黄两窟窿就把盖盖上。在煮面的间隙,风华拿碗筷和勺子去洗,出来时面刚煮开,把鸡蛋翻过一面和放些油盐又煮了会才关电。
  这一锅面水多料少,料是填不饱肚子的,多喝几口面汤,管能饱腹。
  风锦闻着面香偷偷咽了口唾液,他有一天没吃过东西了,却听见她问自己要不要吃鸡蛋,他心惊疑不定,就是不撒气只怒目以对,果然不出所料,最后还是她煮给自己吃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