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抱养这条锦鲤+番外 作者:祈幽(下)

字体:[ ]

 
    第五十五章 舞台
    
    林泽是故城大学ORZ-X组合的一员,家住抱月镇, 自从镇子上要开办过年庆典活动,他就积极组织游说大家过年的时候到抱月镇来表演,开办一场属于他们自己的演唱会。
    但是大家都是大一大二的学生,过年都必须回家,爸妈耳提面命回家过年大如天,年后又要走亲戚、会朋友、谈恋爱、睡懒觉……最后属于单身狗的日常活动, 在初十之前谁都没有空,但大家又很期待在一个公开的场合开办一场他们自己的演唱会。
    别看抱月镇小, 戏台的声光电效果一般, 但游客多啊, 对于生嫩的ORZ-X组合来说,无异于在鸟巢体育馆开演唱会, 一个成立不到半年的组合太希望有一场能够肯定自己的表演了。
    最后在林泽的协调下, 他们定下了元宵节这一天, 也就是抱月镇春节庆典的最后一天,这一天人流如织、热闹非凡,后台的几个大男孩面面相觑,紧张地握着话筒,吞咽口水都变得艰难,嗓子眼儿里像是卡了什么,上不来下不去,心脏乱跳,感觉自己缺氧,快要背过气去了。
    “别,别,别紧张,谁,谁都有第一次,ORZ-X、X组合的开始就在这儿,儿,了。”林泽说话都结巴了,还让别人不要紧张,自己都要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他们以前也表演过,只不过是班级的班会或者学院的活动,唱得不好也无所谓,玩玩而已。可今天不一样,外面那么多人,全都是陌生的面孔,他们的要求都很高,好听的会驻足,不好听的说不定会倒彩,也许会把手上的食物残渣扔上台。
    几个大男生幻想着自己的悲惨,想要一走了之的心都有了。
    “林泽,音响设备都调试好了,舞台灯光也到位,主持人报幕结束后,你们可以上场了。”负责戏台的工作人员朝着林泽说道。
    “哦,哦。”林泽连忙点头,回头就看到成员们一脸灰败,慌乱的心却开始镇定了下来,努力地摆正了舌头,稳定了心神,心里面对自己说,林泽你不能够紧张。深吸一口气,林泽大声地说道:“大、大家的梦想不就是成为华夏第一男子天团嘛,以后的舞台比现在的更加广阔,小小的戏台就难倒我们了,还谈什么梦想。”越说越顺,林泽找到了自信,“舞台就在外面,为了我们的梦想,大家加油。”
    自信也是能够传染的,林泽的带动下,其他人也镇定了下来。
    表演开始,第一首歌还有些紧张的大家,后面越唱越会high,挥舞着手臂,在观众的目光下,在简陋的舞台上,感觉自己就是世界的王者。
    “下面,我们唱最近很火的电影《超长逃跑》的主题曲《梦中的勇士》,有没有观众要上台一起来,大家一起嗨起来。喔喔喔~”林泽挥舞着麦克风,半蹲在在舞台的最边缘近距离靠近观众大声地喊着,现场气氛被带动,很多人踊跃的举手,但还没有等林泽点人呢,就有一个穿着连深蓝色帽套头卫衣,外面罩着一件黑色羽绒服,下面穿牛仔裤、白色运动鞋的人上来了,看身高、看身形,应该是个年轻的人男人。上了台之后帽子也没有摘下来,唱得一脸通红的林泽和观众们一起看着突然上台的人,一脸懵逼,疑惑啊,这人是谁,怎么突然闯到了舞台上。
    林泽他们组合是个弹唱结合的组合,林泽是主唱之一,还有弹吉他的、敲架子鼓的、弹钢琴的,一共六个人,分工明确、相互配合,虽然组合年轻,在音乐方面却并不生嫩,就说林泽自己吧,从幼儿园就开始唱歌了,也算是舞台经验丰富ORZ。
    舞台的一侧就放着一架白色的钢琴,钢琴手却被请了站在一边,不知所措地看着坐到了钢琴后面的男人。
    连帽衫的那人站在舞台中央,抬起手往下面压了压,不知为何,全场为之一静,听从指挥地安静下来。
    优美的钢琴声响起,如同柔软却清冷的月光,声音盈盈亮亮、单纯而丰富、温暖而平静,简单的前调过后正式进入了《梦中勇士》的前奏,胆小的试探就像是春天绵密的细雨,透露的感情是让人好笑却又忍不住投去关怀的目光。
    “我的勇气就像是一张纸,容易破碎容易被打湿。在梦里,没有了外界的流言蜚语,那些指责的目光,从此消失。一切来得那么容易,地下的世界我就是王者,有勇气追随你,天涯海角,我不会放弃……”现场更加安静了,他们听到了什么,好像是童修亲自现身来唱歌一样,太美妙了。
    连帽衫朝林泽和另一位主唱招手,让他们一起来,“在梦里,我有了勇气,是个无所畏惧的战士,不要嘲笑我,因为在梦里,我是自己的王者……”
    林泽和另一位主唱也加入其中,随着歌唱,其他人也活动了起来,吉他弹起、架子鼓敲上,秦和宜往旁边挪了个身位,让原本的钢琴手坐下来,两个人一起弹。
    林泽配合着演唱,他觉得自己只是被连帽衫带着唱歌,调子都掌握在对方的手中,但这种感觉并不觉得自己被动、被冒犯,反而有着老师教导学生一样的跟随感,每一个词、每一个音调在对方的引导下,自己都掌握得更加精准。
    他扭头,想要看清连帽衫究竟是谁,恰在此时,穿着连帽衫的男人握着麦克风的手空出了一只,修长洁白的手指扣住了帽檐,往后一拉,露出一张精致的脸,令人癫狂。
    “我是个勇士,我有着勇气,敢于面对自己,把我的心放在你的手心里……”
    歌声还在继续,现场从短暂的安静中迅速地沸腾了起来,仿佛用着生命在呐喊,“啊啊啊,童修,童修。”
    呐喊的时候还不忘把手机掏出来,镜头对准舞台上的人,按动快门的手指都激动得颤抖,人群都疯狂了!
    对,唱歌的就是童修,他和秦和宜吃完了炸香蕉继续逛,就到了戏台,看到几个大男孩演唱得十分用心,一时技痒,听到主唱说要唱《超长逃跑》的主题曲《梦中的勇士》,童修就忍不住要上台唱上一首,秦和宜欣然同意,也陪同上台,还露了一手钢琴。秦和宜好几年没有弹过了,手还有些生疏,弹了一串音乐试音之后才正式进入了主题曲的前奏,到了歌曲高潮时,童修把帽子掀开了,现场气氛顿时进入了新一轮的巅峰。
    歌近尾声,林泽缓缓收音,耳边尚有余音,却已经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最后一首,真是舍不得,与童修同台演出的机会太难的了,他要签名。
    一转头,人呢!
    和林泽一样找人还有现场所有的观众,可问题是人呢?
    明明刚刚还在和大家一起演唱,怎么下一刻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不科学!要不是手机里面还留有照片和视频,大家真要怀疑自己眼花了,啊啊,可是现在人呢?
    人嘛,当然是运用法术隐身而去了。
    秦和宜和童修绕到戏台后面,戏台后还有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在忙来忙去,看到突然冒出来的秦和宜和童修还喊了一声,“你们哪位啊,非工作人员后面不能来。”
    童修扯了扯帽子,秦和宜向前走了一步说道:“我们是ORZ-X组合一起的,到后面拿些东西。”从戏台上下来两个人就撤掉了身上的法术,故此工作人员才能够看到突然冒出来的两人,因为忙乱,也没有在意他们两个人是怎么冒出来的。
    “哦,这样啊,那你们进去吧。”工作人员还有事儿,听他们这么说就放他们进去了。
    秦和宜朝着工作人员点点头,拉着童修穿过戏台,出了戏台后门,外面是一个不大的院子,种着一些花木和一棵枇杷树,树冠高大,长条形的叶片间有细绒的黄色小花。
    “这棵树我小时候就有了,结出来的果子特别甜,镇子上的小孩子都喜欢过来摘,吃的时候一脸一手的汁水,黏黏答答沾了一路的灰尘回家,到家之后就成了小泥孩子。”
    “等结果了,我们也过来摘几颗尝尝。”
    “这棵是实生木,种子长出来的果树,比市面上嫁接培育的好吃,果子不大却很甜,镇子上很多枇杷树都是用它繁育出来的,等开春了我们弄一两根树枝回去嫁接。”
    “不用种子长嘛?”
    “枇杷长得慢,有句话是枇杷树要长到一千个枝头才会开花结果,至少要五年时间。嫁接的会比较快,三年以上吧,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上网查查看。”
    枇杷树长在小院子的靠墙角处,童修拉着秦和宜弯腰绕到树的后面去,高兴地指着地上一颗半人高瘦条条的小树苗说道:“看,站在外面我就看到个小影子,进来看果然是棵小树苗,我们把它带回家吧。它有多大了?”
    “估计是一年生的果树,要,我们就挖回家。”
    “没人说嘛?”童修有些犹豫。
    秦和宜蹲下身说道:“不会,果子长出来的果苗经常有人挖着回家的,一般长到两个巴掌大就有人挖,这棵估计躲得比较里头,没有被人发现,不然早就没有了。能被我们看到是缘分,带走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童修也蹲下来,把荷花灯放在旁边,直接伸出爪子开挖。
    秦和宜按住他的手,“别这么动,手指甲不要了啊,握着树苗释放灵气包裹它,松动土壤,直接拿出来就好。”
    童修按照秦和宜说的做,果然,树苗很轻松的就拔了出来,“不费吹灰之力啊,哈哈,一直没有把自己当成修士来看待,看来心态也要有变化才是。”
    “对的,要有这个意识,我们回家吧,先种在院子里,等长大一些找个好地方移植到山上去。”
    “嗯嗯,过个几年我们就有好枇杷吃了,要做枇杷罐头,枇杷银耳羹。”
    “好,回家就泡银耳,明天做红枣银耳羹吃。”
    “太好了,吃完银耳羹,后天我们就可以出发去B城了。”
    后门就在枇杷树旁边的院墙上,推开门出去沿着小道一路走就到了湖边公园,戏台那儿还没有散,街上依然聚集着大多数的人,湖边公园人三三两两的并不多,还都是情侣,躲在公园的小角落里说着悄悄话,湖边夹带着湿气的冷风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女孩子窝在男孩子的怀里面,男孩子展开怀抱展示着自己的坚强,浓情蜜意的小世界。
    秦和宜和童修往回家的方向走,竟然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对男孩子正在接吻,见他们来了不好意思的分开。
    童修拉起秦和宜的手,朝着二人挥挥手,绕开那个角落继续走,“啊,整个公园都弥漫着爱的味道呢。”
    秦和宜停住脚步,“我们也可以的。”
    “嗯?”
    秦和宜手上使了个巧劲儿,童修脚下不稳,一下子撞到了他的怀里,鼻子碰到了秦和宜的脸上,护着鼻子,“嗷呜”了一声,“鼻子撞榻了要负责的。”
    “好,我负全责。”秦和宜侧头,含住童修丰润的双唇,略带潮湿地含糊着说道:“不用羡慕,我们可以比他们更甜。”
    童修伸手环住秦和宜的脖子,将身体彻底贴在秦和宜的身上,“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这么卿卿我我的,小心巡视安全的大爷大妈以恼乱社会风气抓住我们。”
    “没事儿,我们会隐身。”
    清风中有个视线若有若无地扫过,两个投入在唇齿互动的人没有察觉到,那个视线也没有打扰。
    ……
    之前孟江对秦和宜和童修进行邀请,邀请他们参加每五年举行一次的古武世家的拍卖大会,今年由位于B城的童家主持,会议地点也就放在了华夏的首都B城,这个人杰地灵、龙脉汇集之处。B城是六朝古都,有皇气庇佑,五环外的龙头山,更是被称之为龙脉汇涌之地,童家就占了其中一个山头,建造了一座大宅,那还是一百多年以前的事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