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穿越之种田打脸两不误 作者:引迷途(下)

字体:[ ]

 第50章 收了店铺
  
  天气仍旧很冷,蓝千珏一手抱着用小被子裹好的小豆米,一手牵起沈季尧的手来到镇上,两人一路看过来,沈季尧本是打算问问这些小贩的木车是在哪里买的,谁知一路到另一条街,却瞧见这条街全是木头搭的简易小店,里面摆了桌椅板凳,只留出一个较宽的地方来做灶房,很像现代夜市的烧烤摊。
  沈季尧瞬间来了兴致,对这样简易却实用的小店铺很是喜欢,便打算上前去看看,两人从头走到尾,这一带的生意都不错,唯独一家卖包子茶水铺的生意很是惨淡,沈季尧盯着茶肆看许久,随后走进茶肆坐下,叫了一壶茶跟一笼包子,打算找个机会问问茶肆的店家关于摆摊一事。
  这一条街全是这样的店铺,一排排的挨着,屋子规模都差不多,且都是靠着院墙,想来这些人也挺会利用资源,不过就不怕被监市的发现了拆掉吗,沈季尧就此问了问蓝千珏,这才知道这些小铺子都是监市那伙人搭的,就为了方便租赁出去,这倒是让他少去了许多烦恼,若是能在这儿租到一间屋子也好。
  只可惜他们两来回的走了一趟,却并没有看到空闲的店铺。
  街上人来人往,穿着单薄棉袄的一些穷人都将双手交叉揣在衣袖里哆哆嗦嗦的走过小摊,沈季尧缩着脖子看了会儿外面走动的人群才收回目光,开始打量起这间茶肆来,茶肆搭建得十分简易,后侧靠了墙体,两面只有下面一半是泥胚墙,上面则空荡荡的只挂了几块竹帘,风吹来冷得要命,而这两排的店铺都弄得很好,两侧都用木头封岩石了,与之相比起来,这里确实太过简陋了,桌子板凳也都很是老旧,这包子摊上就他们两人,现在时间也不算晚,但却没什么人来吃东西,生意很是惨淡,店家是个年过花甲的老叟,他穿着十分朴素,一身全是补丁,想必也没什么银子好好盘弄这个小铺子,他坐了个小马扎在灶前添柴,火上则烧着一铁锅热水,正准备给沈季尧他们蒸包子。
  店铺里的东西也都很简陋,只有几张桌子凳子摆在里面,也没有什么菜牌,既无趣又简陋,直将这小铺子衬托得越发差了,这铺子若是交给沈季尧,他敢保证会将里面打整得漂漂亮亮妥妥当当的。
  奈何不是他的,沈季尧也只能惋叹。
  沈季尧喝了口苦涩的茶,收回打量茶肆的目光,看向正慢吞吞蒸包子的老叟。
  现蒸包子需要的时间有些久,可见老叟的生意确实很差,不然也不会等到有人上门了再来蒸包子。
  足足过了两刻钟,火上的包子才蒸好,沈季尧他们的茶都喝光了。
  老叟端着包子过来,说:“包子好了,二位久等了。”
  沈季尧挪开茶壶让他放包蒸笼,两人就要了两个包子,加上茶水拢共三个铜板,实在是便宜,沈季尧见他把蒸笼摆好后,遂明知故问地说道:“老伯,如今天气这么冷,你这店里怎么还挂着竹帘,包子又蒸得那么慢,若是来了食客,店里风这么大不暖和还得等这么久,怕是没什么人愿意等呐。”
  老叟翻动眼皮去瞧了瞧沈季尧,见对方是个哥儿,不由一愣,随后老实巴交的将自个儿的情况全盘托出,苦哈哈地说:“小哥儿是不知道,如今生意不好做啊,一天卖的这几个铜板都不够缴市金,成天入不敷出,哪里还有银子打理这个铺子哦,随便混着吧,等混完了这个月,就不做咯。”
  市金?沈季尧听罢略一思索,心道难道就是所谓的摊位费么,他从这只言片语中听出了一些信息,遂推断道:“为什么是混完这个月,难道您还是交的一个月的市金?还有,您刚刚说做了这个月就不做了?”
  “可不是吗。”老叟站在一旁苦恼地说:“那些个监市非得逼着交一个月的银子,前些时间天气好点好赚得了几个铜板,现在一直亏,棺材本都赔进去了,哎,别人家都有生意,我这却冷冷清清的,做不下去了,趁着还有些力气,回家去种田得了,你看看,从前我那老婆子还跟我在这儿忙活,现在没有生意她回了乡下都不来瞧一眼,不就是因为折本了吗,老婆子也总是怪我,干脆不做了图个清静。”
  沈季尧心中一喜,对这茶肆有了想法,他趁机问:“这个地段还挺热闹,估计要的银子不少吧。”
  老叟一脸愁苦地说:“热闹是热闹,就是没啥生意,市金一个月得五百钱呢,我赚都赚不了这么多,每个月就光为这市金白忙活了,钱都赚不了,做着实在是无趣得很,每天看别人生意好心里也难受。”
  看来老叟是真打算不做了,沈季尧一脸惋惜的点了点头,开始拿包子吃,老叟见他不打算继续说话,便去灶边坐着烤火。
  包子包的是白菜肉糜馅,肉糜少得可怜,味道并不是很好,兴许这或许是老叟没生意的原因之一。
  沈季尧吃了两口便放下了,他对默默吃着东西的蓝千珏说:“你看这个地段怎么样,夏季来往的人多不多。”
  蓝千珏闻言打量四周一眼,说:“虽然与市集隔了一条街,不过却很是热闹,这是进出镇子的另一条道,别说是夏季,这个时候来往路过的人也不少,多是来吃东西的,怎么,你看中这里了?”
  “嗯,被你看出来了。”沈季尧赞赏的看了蓝千珏一眼,说:“不过五百钱市金会不会太贵了点。”
  蓝千珏吃完一个包子,说:“还成,若是换到别的街,怕是不止这个价。”
  沈季尧面色一喜,随后小声地说:“我想去问问老伯愿不愿意把这里让给我,反正他也不打算继续做了,咱们与其到处推着小车满镇跑,不如找个地摊定下来,这样想做什么都方便,你说呢。”
  “你说了算。”蓝千珏见沈季尧这么认真并不打算阻止他,要做就做吧,难得他有这手艺与想法,他自是要毫不迟疑的支持,他宠溺的看着沈季尧笑了笑,说:“不过得先等你跟老伯谈妥再说。”
  “我现在就跟他谈。”沈季尧说完起身走到老叟身边,对老叟说:“老伯,你这摊子还有多久到期限。”
  老叟也不做隐瞒,思索了会儿直说道:“还有半月左右,怎么了,小哥儿。”
  沈季尧笑道:“我刚刚听你说不想做了,您老若真的不打算做了,我想给您接过来做,不知您意下如何。”
  “这。”老叟蹙了蹙眉,显然是有些犹豫,他思考了好半响,才缓缓说:“行是行,但这市金……”
  “这样吧,你若是明日便转给我,那我就付三百钱给你,该可以?”沈季尧说:“不过你得先去把管这地段的监市叫来,我们三方当面说清楚,写了契才成,若是你要做满一个月,那我到时候再来跟你转。”
  “行行行。”老叟不再犹豫,他确实是做不下去了,现在撞见了这么好的事哪里有不同意的道理,老叟生怕沈季尧反悔,忙说:“我现在就去叫监市来过让给你,实在是做得无趣的很了,这样,你们在此地等我,我去叫他们。”
  “行。”沈季尧说:“你去吧。”
  老叟点着头起身小跑出了茶肆,沈季尧一手握拳击在掌心上来表达自己拿下了这间店铺的兴奋之感,刚坐回凳上,老叟却又折返回来了,他搓着手嘿嘿笑了笑,说:“小哥儿,那个,先把茶钱结了吧,你别见笑啊,虽说没几个钱,不过我就靠着这几个铜板过活了。”
  沈季尧忙说不会见笑,随后摸出了三个铜板给他,老叟这才乐颠颠的走了。
  沈季尧失笑道:“这老伯还挺有意思的。”
  蓝千珏并未作答,而是问:“包子不吃了?”
  沈季尧看向被他咬了两口的包子,说:“不怎么想吃。”
  蓝千珏二话不说拿起来吃了。
  一刻钟后,老叟带着两名衙役来了。
  “小哥儿,来了来了,久等了。”老叟笑眯眯的走到沈季尧身旁,指着穿着官服的两名中年男人说:“他们就是负责管这一带的监市大人,你跟他们签契就行,我已经跟他们说清楚把这茶肆转让给你了。”
  “好,有劳老伯了。”沈季尧起身来看向两人,说:“不知这契要如何签,还望两位大人指教才好。”
  两人眼神颇为复杂,总不时的去看他额上的莲花印记,沈季尧察觉到他们的眼神也不在意,仍旧一脸坦然的看着他们,其中一人自怀里摸出两张契约,说:“你看看,要是没什么问题就签了,以后这茶肆就是你的,每月五百钱市金。”
  沈季尧接过盖有官府印章的契书瞧了瞧,见上面没什么大问题,便说:“我现在签了就这块地就归我了罢。”
  监市从怀里摸出印油来递给他,说:“签了就是你的,你签吧,五百钱可有备好?”
  “备好了。”
  蓝千珏这时站起身来,从怀中摸出一两银子来递给沈季尧,沈季尧接过银子,蘸了印油的手却迟迟未曾落下,直把一干人等得有些不耐了,他才问道:“我有个疑问,若是有人上门生事,找上你们你们管不管。”
  “自然是要管。”监市说:“你既然租赁了我们的地方,我们也得对你们负责不是,只要不是你成心惹事,一切都好说。”
  沈季尧满意了,错开两张纸,在纸上按了手印。
  监市满意的收回其中一张契约看了看,接过沈季尧递来的一两银子,找了五百钱给他,随后说:“这样就成了,你们日后若是有什么不懂或是麻烦,就去西门的监市馆里找我们,我叫吴志刚,他叫杨兆成,你所在的地段归我们两管,有事只管找我们两人就好。”
  沈季尧笑了笑,说:“好,我记住了,有劳两位官差大哥了。”
  两人点了点头,见一切都交代好后,便一前一后的走了。
  沈季尧转身来数了三百铜板给老叟,问道:“老伯,你打烊的时候店里的这些东西不搬回去吗。”
  “搬什么,又没人瞧得上。”老叟数着铜钱,说:“我自己有推了小木车来,收摊后就把贵重东西都带回家去,这些烂桌子烂板凳谁会要,把前门封了就成了,对了,这些桌子凳子你们要不要,我便宜点买给你。”
  “不用了,我打算换新的。”沈季尧笑着说:“你带走吧。”
  “那行,我收走了。”老叟不免有些失望,自顾自的去整理东西。
  沈季尧心情大好的看了茶肆一圈,随即难以抑制的唇角上扬,心中的愉悦难以言喻,这茶肆虽然是个烂棚子,但好歹也能遮风挡雨,不用推着小木车四处走怎么都是最好的,虽说花了一两银子有些肉疼,后续肯定也要花不少,但沈季尧高兴。
  蓝千珏见他这么开心,本是面无表情的脸也带了些笑意。
  沈季尧看着茶肆的左右两方,对蓝千珏说:“咱们得把这两处封了才行,不然这冬天待不下去不说,咱们也没办法放东西在里面。”
  “我会处理。”蓝千珏说:“这几日就先修葺店铺,弄好了再做别的。”
  沈季尧点了点头,看着这小铺子满是希冀与干劲。
  半个时辰后,老叟收拾好东西全绑在小木车上,店铺里还是留下了几条带不走的桌椅板凳,老叟也不打算带走了,他方才还是有些小心思的,本是想着这批桌椅多少能卖几个钱,谁知沈季尧却不要,如今也带不走,只好留下了,他对沈季尧说:“后生,忘记跟你说了,这镇上井少,所以得买水来吃,倒也不贵,一个铜板一大瓦缸,我走咯,你们好好做,这条街还是热闹的,只是老头子老了,做的东西不好吃了,自己不愿承认罢了。”
  沈季尧看着老叟落寞的模样,突然有些感慨,遂认真点了点头。
  两人送走老叟,沈季尧自动无视了老叟说的水要用钱买的事,雀跃地说:“现在可以大致规划一下了。”
  蓝千珏换了只手抱小豆米,与他一同打量着店铺,说:“想怎么规划。”
  “先把漏风的地方补上,买些油纸来贴在四周,再换一批全新的桌椅。”沈季尧说着几步走到灶台前,见这灶台已经开裂了,于是说:“灶台也得敲了重新砌,再洗一遍地面,差不多就是这样了,等翻新后再来细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