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818隔壁总裁和他的喵+番外 作者:逢时遇节

字体:[ ]

 
文案:
温七白穿越了。
事实证明,一个一辈子当炮灰的小演员穿越了也只能当炮灰。
蹲在垃圾堆旁边,看着水坑里倒映的黑猫的影子,他想再去死一死。
直到被某条粗壮的金大腿捡回家,这才开启了吃了睡睡了浪的废猫生涯,看谁不爽就抽谁,天塌了,有金主顶着;地陷了,有金主垫着,就这么无法无天地浪了一年之后…
温七白发现,卧槽,老子居然又穿回来了。
这次他一定要,打怪升级,成为娱乐圈影帝,迎娶白富美影后,走上人生巅峰。
金大腿:小东西,撩完就跑,还想娶影后,问过我吗?
温七白:腿哥,我真不是你养的那只猫〒︿〒 求放过!
大腿:呵呵。
 
宠妻狂魔总裁攻X傲娇影帝黑猫受
 
内容标签:重生 甜文 娱乐圈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七白 ┃ 配角:苏景跃 ┃ 其它:
==================
 
  ☆、第1章 开启影帝之路(捉虫)
 
大家好,我叫二哈,是一只……二哈。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不断地犯二给人类提供笑料和表情包素材。
    今天,我就要八一八隔壁的那只黑猫和那只黑猫的铲屎官。
    本大爷是一只有气度的汪,哪怕那只黑猫把本大爷的甩脸都给抓破了,本大爷也很大度地原谅了他,可是他最近越来越过分了,真是是可忍孰可忍,二哈不可忍,他居然抢我的狗饼干,还扔我的飞盘。
    今天的黑猫也在扔我的飞盘。并且把我的狗饼干悄悄放进他主人的牛奶里。
    人为财死,二哈为食亡。
    今天,我也在为了夺回我的零食而努力奋斗着。
    半大的黑猫映着刺眼的阳光,惬意地趴在别墅门口的地毯上晒太阳。
    听到面前有响声,黑猫眼睛睁开一条缝,碧色的眼瞳懒洋洋地看向面前的二哈,尾巴尖一勾一勾的。
    温七白从来没见过这么小心眼儿的狗,不就是抢了它一包狗饼干吗,至于跟他这么天天耗着吗,天天用表情包姿势看他,接受无力。
    二哈端端正正地坐在温七白面前,把自己吃饭用的不锈钢饭盘放在自己的面前,一双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温七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温七白翻了个身继续晒太阳,二哈叼着饭盘继续跟着,不得不说这只二哈还真挺聪明的,每次都不偏不倚,直接挡住温七白的阳光,只留下一个狗状的阴影。
    如此反反复复两三次之后,温七白终于恼了,抬起爪子一巴掌就就抽过去,在二哈脸上留下五条爪子印,二哈有苦没地方说,挂着为爪子印叼着自己的饭盘回家,临走还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地上的狗饼干塑料袋,耷拉着耳朵钻进自己家里。
    阳光正好,温七白眯着眼睛,陷入半梦半醒的状态,他曾经是个人,是个真真正正完完整整彻彻底底的人,在娱乐圈漂了两三年,因为得罪了公司高层被放养,一直演半透明的龙套角色,刚接到了一个要出头的新戏,第二天早上一醒来就变成了一只小黑猫,看着高楼广告屏上显示的一年前的时间,温七白想再去死一死。
    温七白自问不是坏人,也没有什么作风问题,更没有干过杀人放火丧心病狂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偏偏是他,偏偏是刚刚接到新戏,出头指日可待的时候?
    但是,即便如此,温七白也没有勇气自杀,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说不定过了一年他就又穿回去了,直到被苏景跃从垃圾箱旁边捡回家,这才开始吃了睡睡了吃的废猫生涯。
    苏氏集团总部总裁办公室。
    苏景跃喝了一口咖啡,完全无视在自己办公室里闹了一上午的人,把一份批阅好的文件放在一边。
    “我要小黑!我要小黑!大哥啊~把小黑借给我吧!我要小黑啊!”对面拍桌子大喊的男人似乎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思,在办公室里喊了一上午,,连一口水都没喝,反反复复都是只有那句“我要小黑!”。
    苏景跃靠着椅靠,转了个方向,背对着办公桌另一面头发乱的像鸟窝,穿的跟城乡结合部一样的男人,继续把上午的文件批阅完。
    “我要小黑!我要小黑!”章其看苏景跃这个反应更是愈发胡闹,拍着桌子大喊起来。
    苏景跃忍无可忍地按了一下桌子上的铃,叫来秘书。
    门被推开,戴着无框眼镜的女秘书穿着职业裤装,显得干练异常,高跟鞋作响,走到苏景跃桌子前面,扶了扶眼镜,恭敬地看苏景跃,“苏总。”
    苏景跃被章其嚎的脑袋疼,揉了揉太阳穴,抬手指向章其,“叫保安过来把他拖走。”
    女秘书愣了几秒钟之后,恢复常态,伸手对章其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章导,这边请。”
    章其抱着沙发,大有死后都不走的趋势,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找的了最适合的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如果他今天走了,那就不是演艺圈公认的最严导演了,他可是一个对任何角色,哪怕是一个路人都追求完美的完美主义者好不好,现在这部电影里就缺一个黑猫了,如果这个时候放弃,整部戏都没办法开始拍了好不好。
    俗话说的好,惹不起还躲不起?
    苏景跃被章其犯二地嚎了一上午,脑子都要炸了,这货还赖到办公室里死活不走,他又没办法真的硬来,拿了外套就往外走。
    章其一方面想跟着苏景跃出去,另一方面又害怕苏景跃坑他,设了个圈套给他跳,他一出门就会被保安给拖走,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守株待兔,抱着沙发死活不肯走。
    留下女秘书和章其两个人面面相觑。
    女秘书尴尬地扶了扶眼镜,试探道,“章导,要不我下楼跟您买份盒饭,您吃完了再继续等。”
    章其抱着沙发腿,思考了一会之后严肃地点头,“我要红烧肉,再给我带瓶饮料,我右边兜里有钱,你自己拿。”
    女秘书:……
    苏景跃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今天提前了半个小时回去,家里那个小家伙估计会很开心。
    小黑开心不开心没人知道,反正苏景跃很不开心,因为他看到自家喵正抱着骨头状的饼干往冰箱里的牛奶里丢,餐桌上还放着一个狗饼干的包装袋。
    看到苏景跃回来,温七白整只猫都是僵硬的,一副事情败露的不甘心模样,扭头把牛奶瓶子一推,牛奶洒了满桌,又踩了好几脚,这才狠狠地甩上冰箱门,扭头就走。
    苏景跃:……他还没开始生气这小家伙倒是先生气了,讲不讲道理,一点儿做坏事被发现的心虚都没有。
    苏景跃仔细想了想,温七白是从他无意中说了要给温七白做绝育的那时候开始各种胡闹的。
    从那时开始,苏景跃总是无意中能从家中的某个角落里找到一些死蟑螂和死老鼠,发展到后来甚至直接扔到他的书桌上,他没被吓到,倒是把来自己家里取文件的秘书给吓得不轻,而自家小黑那天的脸色也是臭到不行。
    怪不得旁边的二哈天天咬着一个不锈钢的食盘子蹲在自家门口,苏景跃和二哈的主人都很奇怪,现在可不真相大白了嘛,自家小黑不仅揍人家,还抢人家小饼干,那个吃货二哈会善罢甘休才奇怪。
    “回来!”苏景跃坐在餐桌旁,低头看剩下一半不到的狗饼干,对着温七白的背影喊了一声,不知道自家小黑知道家里买的牛奶大多被他加到小黑每天晚上吃的蛋糕里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温七白勾了勾尾巴,回过头看苏景跃,碧绿的猫瞳之中满是警惕,苏景跃敢给他做绝育,他就敢出走。
    苏景跃扶额,刚在公司里摆脱了章其,又在家里被自己养的猫儿子气的不轻,像养了一个熊孩子一样。
    温七白跳上沙发,把真皮的沙发又挠出几道爪子印,这才狐疑地看向苏景跃,上上下下把苏景跃打量了好几遍,打了个哈欠就趴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自己的尾巴,好无聊啊,还有六个月才能过完这一年,好想去死一死。
    “怎么?敢跟主人闹别扭了?恩?”苏景跃还是投降了,不管谁对谁错,温七白和苏景跃之间,总是苏景跃先低头,苏景跃双手穿过温七白的腋下,把温七白抱起来,让温七白直视他。
    温七白很无辜的抬起自己的爪子认真看,哪儿都看,就是不看苏景跃,什么破主人一点儿都不尊重人。
    苏景跃被温七白这幅别扭的样子弄得没了脾气,大力的揉了揉温七白的脑袋,直到把温七白揉的炸毛了才收回手,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笑毛笑啊!温七白抬起爪子就拍向苏景跃的脸颊,猫咪的力气并不大,也没有伸爪子,苏景跃值感觉到软软的肉垫从自己的脸颊划过,带着比人类提问略高的温度,带起一震麻麻酥酥的电流。
    “好了,不生气了。”苏景跃给温七白顺了顺毛,安慰道,“中午想吃什么?我帮你做。”
    苏景跃一般从不回家,直到养了温七白,生活作息这才规律起来,别墅里也有了点人气,因为这只猫和一般的猫不一样,不是夜猫子,雷打不动遵循着晚上十点睡觉的原则,第二天早上起床时间就不一定了,一般都是睡到日上三竿。
    温七白蹲在沙发上,苏景跃去厨房做饭。
    他原来听说过这个苏少爷的事迹,渣男一个,包养的明星数不胜数,偏偏又有钱,那些明星都上赶着去让人家泡,他来苏景跃这儿快半年了,苏景跃从原来的从不着家到现在的天天往家里跑,改变的不可谓不多,还经常下厨,做出来的饭倒是意外的好吃。
    温七白的发小就说过这样一句经典的话,“渣男做饭才好吃,老子这种好男人根本就不用做饭。”
    谁知发小前脚说了这句话,后脚他女朋友就跟他分手,速度之快,让人咂舌。
    不过,温七白好奇地看向厨房,他倒是一次都没见过苏景跃把包养对象弄到家里来,看来外界传闻不一定是真的。
    真皮沙发被挠的到处都是爪子印,温七白伸了个懒腰,跳到地板上,步伐轻快地往厨房走去。
    一个跳跃跳上案板,温七白坐在水池边歪头看苏景跃。
    苏景跃手里拿着锅铲,歪头与温七白对视,他还真怕温七白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给掉进油锅里,所以也格外地小心。
    温七白端端正正地坐在旁边,坐在这儿看苏景跃炒菜都比在客厅里呆着有意思,苏景跃把自己家里布置的跟个监狱一样,连个电视机都没有,害的温七白每次想看电视就得蹲邻居窗户边看,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思,更何况他还演过不少大电视剧里的龙套呢,虽然戏份少,但是至少能看一眼不是。
    伺候着温七白吃完午饭,苏景跃又把狗饼干给没收,再三交代温七白不许捣蛋,这才出了门。
    温七白从小门里钻出来晒太阳,隔壁二哈又叼了饭盘坐在他面前。
    记吃不记打说得就是这条狗。
    温七白看了一眼二哈脸上一撇一捺的猫爪印,思索了一会,好像没有再下爪子的地方,这才打消了继续收拾二哈的想法。
    温七白住的这一片是高级别墅区,保安二十四小时巡逻,各家都不怎么看宠物,基本都是散养,那些保安的主要任务就是看好这群住户家里的宠物祖宗,一步都不能让他们踏出小区,这也是温七白来了半年都跑不出去的原因,好几次他一接近门口就被抓住扭送回来。
    温七白靠着路边慢慢的往前走,果不其然,刚刚走到离小区门口还有几百米的时候,几个保安就警惕地看了过来,实在不是他们非要看着,实在是这祖宗丫的太聪明了,每次都用着不同的方法变着花样往外跑,而且这祖宗的饲主更厉害,把他们小区卖了都得罪不起,他们也只能多涨点儿心眼儿死死盯着,一定程度上,温七白已经上了保安黑名单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