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新晋阎王上岗手册 作者:时三十(下)

字体:[ ]

   第90章
    
    在去会场的路上,赵挺将那个女鬼的事情和宋锦瑜说了。
    郑秀芳生前只是赵挺管辖区里的一个普通农妇。那里的人受地区的限制,大多数都很穷,很多青年人都选择出去大城市打工,只将孩子和年迈的父母留在村子里。郑秀芳就是被留下来的人。
    像她这个年龄的年轻女人,村子里也几乎很少见了,如果不是因为公公婆婆身体不好,而儿子又很年幼,三个人老的老,小的小,根本无法互相照顾,不然她也会跟着自己的丈夫出去。
    丈夫去了大城市,只有过年时才会回来,就算回来也只会待几天,没过多久又要匆匆地赶回去了,村子里条件很差,连电话也只有一部,还经常收不到信号。丈夫去了新城市买了一个叫做手机的玩意,说是可以通电话了,但是郑秀芳也只有在重要事情的时候才会打过去。
    从那边打过来的电话,是从来没有的。
    丈夫去的第一年,回来时带了一年中省下来的钱,虽然不多,但是对于这个村子里的年收入来说,却是很大一笔了。第二年也是如此,第三年的时候,郑秀芳只收到了他寄回来的钱,却没有等到他本人回来,丈夫打电话过来说是因为过年要加班,还要好几倍的工资可以拿呢!她打电话过去,那边也是说了几句就匆匆挂掉了。
    到了第四年,除了寄回来的钱之外,不仅人没有回来,连电话都不打了。
    第五年的时候,儿子已经长大到可以帮忙的年龄了,就连照顾爷爷奶奶也十分熟练,郑秀芳原本想去找自己的丈夫,但是打电话打不通,也不知道地址,只好又等了一年。可她什么都没有等到,到了时间,连寄回来的钱都没了。
    郑秀芳坐不住了,年一刚过,安顿好家里的老人小孩,她立刻动身前往丈夫去的那个城市。只不过不幸的是,她还没有到火车站,就在山路上不慎脚滑摔了下去,当场死亡。
    赵挺唏嘘道:“因为死前一直惦记着她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的丈夫,所以这个也成了她的执念,原本她还想要继续去找的,还是我劝住了她,她才放弃,反过来一直缠着我,要我去帮她去找她的丈夫,我一直推脱说不方便去大城市,这才一直拖到了现在,拖了好几年,往年的交流大会都是我同事来的,这一次他伤了腿,不方便,只要由我来了。我也是趁着半夜偷偷来的,没想到还是被她发现了,而且一个人找到了这边。”
    “为什么劝她?”
    “你不知道,我问了她老公的号码,试着打过去,结果是个空号,查了才知道,那个号码注销了好几年了。”赵挺说:“我查了过去几年死亡名单,没有他丈夫的名字。如果他丈夫死在了别的地方,那就不归我管了。你也是鬼差,也知道,我们能看得到一个人的生死,她丈夫直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呢。”
    那为什么不回来?
    丢下了自己的家庭,一直都没有回来,大城市的诱惑那么多,说不定早就已经有别的家庭了。
    宋锦瑜稍稍一想,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赵挺叹了一口气:“做鬼也没什么不好的,她还每天不是来纠缠我,就是回家里看看,她的儿子现在也开始上学了,家里的两个大人都没了,还好有爷爷奶奶,那两位老人把家里撑了起来,加上以前留下来的存款,那孩子也是个勤劳的,日子倒是过的还好。我想着,等他们撑不下去了,我就把那个孩子接过来养,反正他父母都不要他了。”
    宋锦瑜侧目,赵挺的外表看上去也没有多大,二十七八的样子,他问道:“你的妻子不反对吗?”
    赵挺无奈地摊手:“我们那山沟子穷,姑娘也少,在他们看来我就是个不学无术的混混,连个正经的营生都没有,谁还愿意嫁给我?”就算当鬼差的工资丰厚,拿出来也没有理由。赵挺可为此受了不少白眼了。
    不过他倒是从来没有后悔过。
    “在我们那当鬼差的可不止我一个人,他也和我一样娶不到老婆,互相埋汰着就过去了,等以后找到了接班人,靠着这工资,老年过得也不错。”赵挺说着,想到还留在家里的另一个人,目光蓦地变得柔和了起来。
    宋锦瑜立刻将他的变化捕捉到了,他视线情绪莫测地在赵挺的手上晃了一圈,赞同地点了点头:“那领养一个是挺好的。”
    以后他和阎回也可以领养一个,最好让阎回的爸爸再生一个小小阎王,能和阎回一样可爱,他也不会嫌弃,必定会认真地养大那个孩子,等那孩子长大了,凭着他的意愿,或者跟着阎回做阎王,或者继承他身后的一切,两个都继承也可以,这样他就可以带着阎回过老年生活,去世界各地看看……
    短短几步路,宋锦瑜已经规划好了自己的老年生活,仿佛已经预见了那个画面,连嘴角都情不自禁地弯了起来。
    他们下了电梯,就到了会场,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里了。
    见到赵挺之后,郑秀芳就安下心来,也不急着让赵挺帮忙找人,打完招呼后就穿过窗户飘到了外面,这一路也没有跟过来。会场之中聚集了全国各地的鬼差,郑秀芳是个鬼,自然也惧怕鬼差,也和其他鬼一样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
    拉着宋锦瑜和大黄在一个位置坐下,赵挺又熟稔地和他说:“我跟你说,我十八岁就当上鬼差了,这交流大会也看了十年,虽然前几年没来,但是每年都是一个套路,等人都来齐了,就会开始有人上去说说上一年的事迹,都捡着大事说。”
    “每个人都要上?”
    “那当然不,一个个上去,那得说到什么时候,当然是要选出优秀的几个人去说了!像我这种小地方的,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轮到一次呢。”
    宋锦瑜松了一口气。
    “你不知道,我第一次来的时候,正好瞧见了阎王,哎哟!气场那个大的呀,一个眼神看过来,吓得我连话都不敢说了!”
    宋锦瑜回想起了上辈子临死前见到的阎回,正符合所有人想象中阎王的样子,气场强大,神情冷漠,普通的鬼一见着了他,就会情不自禁地臣服于他,听从他的话,乖乖的按照他的命令投胎去。如果不是怀着极大的怨恨,宋锦瑜也险些喝了孟婆汤了。
    “听说今年有新的阎王上任了,算算年龄还很年轻,也不知道新阎王怎么样,像不像上一任阎王,他的年龄还小,希望别被吓到了就好。”赵挺说着,环视了周围一圈,又失望地转了过来:“我好几年没来,多了不少新面孔,也找不到那个新阎王。”
    宋锦瑜心想:新阎王现在恐怕还在睡懒觉呢。
    与此同时的Y市,阎回翻了个身,往被子深处缩了缩。
    “说起来,你也是新面孔啊?”
    宋锦瑜点头:“我刚上任。”而且也就只做那么几天的代理人……要是让赵挺知道,“阎王”就坐在他的旁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上面果然如赵挺所说的那样,陆陆续续地开始有人上去演讲了,由T市的鬼差起了个头,讲了这一年处理的一个大事,接下来的人也开始说起了……鬼故事。
    宋锦瑜听了几耳朵,不由得扶额。对于鬼差们来说,交流一年来的工作经验,在旁人眼里,不就是和鬼故事差不多嘛!
    宋锦瑜想到了酒店门口的那个牌子。
    被莫名涂掉了的字差不多就是三个字,说不定后面被掩盖的全称就是……鬼故事交流大会?
    宋锦瑜一下子失去了言语能力。
    他听着耳边赵挺啰啰嗦嗦地说着话,随着台上鬼差的演讲,四周不时传来惊叹声和鼓掌声,宋锦瑜混在人群之中,也配合地鼓了几下章。
    赵挺忽然发出了一道抽气声。
    宋锦瑜转头看去,却见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旁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宋锦瑜在边上看了那个女鬼郑秀芳。碍于一群鬼差在场,她不敢靠近,只敢远远地望着这边,找到了赵挺之后,立刻朝他挥了挥手。四周的鬼差都沉浸在鬼故事里,一时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赵挺慌慌张张地朝着四周看了一圈,见没有人注意这边,一咬牙,拉着宋锦瑜就站了起来。
    宋锦瑜:“……嗯?”
    他一用力,拉着宋锦瑜便跑了出去,两人坐的位置本来就靠后,一时也没有人发现两个位置突然空了出来。
    宋锦瑜反应不及,自己已经站在了门外,旁边还站着被赵挺一起拉出来的女鬼郑秀芳。
    “赵大人,我好像看到我丈夫了!”
    作者有话要说:  阎回:没错没错,我就是要去听鬼故事的!
    金鱼:……【一脸懵逼.jpg】.
    
    第91章
    
    郑秀芳是在街上看到自己丈夫的。
    那人如今大变了样, 但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原本老实巴交的男人穿上了正正经经的西装,没有多大的年龄,肚子已经微微凸了出来,头发梳了一个整齐的发型,还戴上了眼镜, 连皮肤都白了很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的缘故, 看上去反而年轻了不少。
    距离她上一次看到自己的丈夫,已经过了很久了,久到她的儿子都已经从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到了上学的年龄,现在已经能够照顾自己的爷爷奶奶, 天不亮就要起床赶羊去几里外的地。也是因为过了太久,才让郑秀芳看到他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不太敢相信那个人是自己的丈夫。
    她的丈夫是正儿八经的农民,公公婆婆只得了这么一个儿子, 放在手心上宠着长大, 即使是这样, 也和村里的其他青年没什么不同,大字不识一个,到了城里便畏手畏脚,打出生起就低了人不少。可现在站在她面前的人,无论怎么看,从外表上看来,都像是个城里人。
    她们最羡慕就是城里人了。住在那么高的房子里,不用种地,出门就有汽车,还可以念书,每个人都会识字哩!连大学生都是一抓一大把!她们村里走出来过的大学生,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
    她的丈夫不认字,也没穿过那么白的衬衫,看那人手里拿着的皮包,崭新崭新的,看上去就很贵!
    她的丈夫最心疼家里人了,每年赚来的钱都会寄回到家里来,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说是要留着供儿子上大学。
    那样勤恳吃苦老实巴交的丈夫,和自己看到的简直是天差地别。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她才没有立刻追上去,在大街中央愣了半晌,一辆辆车子、一个个行人从她的身体穿了过去,那件白衬衫都消失了很久,她终于想起来,只不过到处去找,怎么也找不到了。
    郑秀芳遍寻无果,想起了赵挺,便立刻赶回到了酒店里。
    她听别的鬼说了,全国各地的鬼差都聚集在了这里,说是要开什么会。郑秀芳听不懂这些,但是她也能感受到这座酒店有多可怕,身为鬼的本能时时刻刻都在提醒她要躲得远远的。
    鬼都害怕鬼差,但她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跑了进去,找到了宋锦瑜,也找到了赵挺,这一次也直接闯进了会场,将赵挺叫了出来。
    只是当她将自己的发现说出来的时候,赵挺却难得的没有附和她。
    “你是不是看错了?”赵挺问:“当初你丈夫去的城市可不是这里的呢,就算是要找,我们也要先从那个城市找起。”
    闻言,郑秀芳顿时迟疑了一下,因为见到的人和记忆中天差地别,除了长相找不出一点相似的地方,让她也心生犹豫,她顿了顿,还是坚持道:“不会的,我不可能看错的,我男人离开了这么久,可他的样子都记在我的脑子里呢。我娃娃还等着他回去,我得替我娃娃找到爸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