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快穿得之吾幸 作者:山魏

字体:[ ]

 
文案:
一句话简介:一个男人到各个世界撩汉的故事
注意:
1.无脑小白、金手指、苏苏苏
2.主攻!主攻!主攻!
3.反正就是写各种自己想上的小受
 
内容标签:系统 快穿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皓衍 ┃ 配角: ┃ 其它:
 
 
 
  ☆、One(1)
 
  【位面世界信息加载完毕。】
  【宿主身份设置完毕。】
  【剧情输入中。】
  【一切而准备就绪,传输倒计时,3、2、1……】
  周皓衍在长久的晕眩中醒过神来后,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灯红酒绿之中。
  压下胸中的恶心感,他放松了身体,随意地靠在后方的吧台边,开始打量周身的情况。
  三三两两的男性情侣互相依偎,单身的男人徘徊寻找猎物,也有无视一切、专门来借酒消愁的。
  GAY吧?周皓衍看着这熟悉的场景,微微挑眉。那么,我亲爱的目标呢?
  没等他多加寻找,目标很快出现。
  那个男人足够显眼,在这个算不上多高档的pub里,男人们总是习惯于穿得随意,而前方这个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高挑男人显然格格不入。不过,他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挑起了多少带着侵略性的目光,直直走向吧台,要了几瓶伏特加开始独饮。
  也是来借酒消愁吗?周皓衍默默搜索了下脑中的信息,不由勾起唇角,这下可是个好机会。
  他不紧不慢地向男人走去,嘴角噙着笑,眼神扫过其他蠢蠢欲动的人。
  不得不说,周皓衍的气质凌厉又迫人,待他眼神这么一警告,那些存了些心思的人也就暂且识趣地换了猎物。
  周皓衍淡定地在男人身边的高脚凳上坐下,不动声色地啜着随手拿的酒,观赏着自顾饮酒的男人。
  耐心地等男人灌了自己一瓶烈酒,周皓衍注意到他已经双颊泛红,眼神迷离,连拿酒的手也开始颤抖。
  带着笑意,周皓衍不失时机地朝男人凑近了点,搭讪,“先生,我请你喝一杯吧。”他对调酒师招了招手,随意点了杯鸡尾酒,浓度不高,凑个热闹罢了。
  男人这时候差不多喝浑了,他本身酒量并不好,全靠一股精神撑着不倒。此时听了旁边陌生的声音,都没过脑就接过酒,往嘴里倒。
  “先生,喝了这杯酒,就是我的人了,你知道吗?”周皓衍声线低沉,语带诱惑。
  “唔?”男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呆呆地晃着脑袋,“……嗯。”
  周皓衍意外地眨了眨眼,没想到喝醉了这么好拐。
  他夺下男人手中的酒杯,一把扶起他,领着他朝后门走。
  出门打了辆车,直接驶到最近的宾馆,无视前台服务员暧昧的眼神,要了间大床房,登记入住。
  喝醉的男人不算乖巧,却也不多挣扎,只是一直发出低低的哼声。
  草草给男人擦拭了一番,周皓衍默默呼唤了下系统,“能让他稍微清醒点吗?太醉了不好做。”
  系统:“好的。”
  周皓衍满意一笑,熟练地挑起男人的欲望,为他脱去衣裤,做好前戏,然后深深进入。
  “唔……”男人不适的闷哼。
  清楚地感受到男人的青涩和紧致,周皓衍知道,他大概还是个初次。
  温柔的抚摸,刺激的律动,不时的亲吻。
  男人由不适到快乐,最后一起迎来高/潮。
  清洗过后,周皓衍拥着昏睡过去的男人,沉沉入睡。
  第二日,天光大亮。
  浑身□□的男人揉着眼醒来,习惯性地踢了下被子。
  蓦地,小腿碰到了一个温热的东西。男人浑身一僵,猛地翻起身往旁边看——那是一张英俊的脸,眼眸闭起,神色安然,脖颈下只露出深深凹陷的锁骨,其余皆被覆盖在白色的被单下。
  尸、尸体吗?不对,好像是热的……
  男人用力晃晃脑袋,记忆和神智慢慢回笼。
  pub,酒,男人,床?
  他酒后乱性了?
  想通关节,男人急忙拉过放在床头柜处的衣服套上,一只脚迅速踩地,想要退离。
  却不料,身后传来一阵刺刺的痛,让他的身体瞬间失衡,就要栽下去。
  这时,男人的腰突然被一只手臂环住,用力将他拽回床上。
  男人仰面躺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呆住的目光正好对上一双溢着笑意的眼睛。
  迟滞几秒,他下意识地一挺身,忍着下身的痛感想要逃离。
  “你衣服都脏得不能穿了,就这么走?”周皓衍勾着一抹笑,盯着男人顿住的身体,“再说,你就这么急着逃离案发现场?”
  男人看了看皱成一团不知道沾了些什么的衣服,一阵尴尬。
  他不是没担当面对不了现实的人,可纯洁了二十多年的人生碰到现下的境遇,除了逃,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了。”周皓衍轻轻地拉回他,“我叫人送套新衣服来,你别急,先休息下,顺便吃点东西吧。”
  男人怔神地看着周皓衍从被中显露出的身体,精壮的腹肌,欲露未露的下/身,重点是,那躯体上零零落落的吻痕。他傻了似的往自己身上看,果然,没扣好的衬衫下一片红痕。
  于是等周皓衍打完电话,就看见某人傻愣地看着自己昨晚为他种下的痕迹,他眼里闪过一丝兴味,“昨晚,还不错吧?”
  男人木木地抬眼看他,不说话。
  “噗。”周皓衍笑出声,“不过你应该是第一次,那儿很疼吧?躺下,我给你上点药,会好过点。”
  男人虽没亲身经验,但他本就是个gay,该懂的都懂。现在听说要上药,立马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他看着已经把药膏软管拿出来的周皓衍,也没来得及纳闷这玩意儿是怎么来的,就摆手拒绝,“不、不要。”
  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似乎有点哑。
  周皓衍晃了晃从系统那儿要来的药膏,微微挑眉,“不上药?小心一直疼着好不了。”
  “我、我自己来。”男人上下嘴唇都忍不住打颤,好不容易逼自己冷静下来。
  “你自己来?”周皓衍皱了皱眉,“这事你自己又弄不好。再说,昨晚我们俩什么都干过了,你一个大男人,这么放不开?”
  放不开?他要怎么放得开?
  男人垂下头,突然有点认命。他追了那么多年也没追到一份想要的爱情,到了头,更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默默伏趴在床上,男人闭上眼,不再抵抗。
  周皓衍笑笑,挤出一点药膏,小心地动作。
  感觉到凉凉的膏体被细致地涂抹在那处,男人的睫毛轻颤了颤。
  好在两人此时都没什么旖旎的心思,上药工作很快结束。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皓衍,皓月当空的皓,衍生的衍。”
  男人咽下嘴里的粥,瞄了眼同样舀着粥喝的人,讷讷开口,“我叫方景铭,景色的景,铭记的铭。”说出口才觉得不对劲,他跟一个一/夜/情对象互通什么姓名?
  “景铭?”周皓衍故意叫了个亲昵的称呼,在看到对方不自然的神色后,才继续开口,“嗯,说实话,昨晚真的很棒。我觉得我们契合度很不错,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灵上。怎么样,你愿意和我发展一段较为长期的关系吗?”
  这意思是……长期床伴?苏景铭抿了抿唇,干脆拒绝,“抱歉,我不想……”
  “别急着拒绝,”周皓衍痞气地眨了眨眼,“自己考虑一下,我们还会见面的,到时候再回复我吧。说真的,昨天我看见你一个人去pub买醉,看样子……你还没有男朋友吧。我虽然不算最优秀的,但作为情人,我敢保证我足够体贴,你会很幸福的。”
  他景铭受不了他自说自话地讲一大堆,虽然自己跟他做了一次,但他并不打算发展这种关系。
  他也差不多想通了,意外发生关系,他是有点不舒服,但毕竟都是成年男人,用不着要死要活纠结来纠结去的,就当春宵一度罢了。
  放下手中差不多喝完的粥,方景铭早就换上了新的衣服,他站起身,“周先生,谢谢你的衣服和粥,我想我们之间不需要进一步交往,再见。”
  周浩衍看着他快步打开门离开,饶有兴味地眯眼笑笑。
  来日方长啊——
  接下来的日子又重复着过去几年的机械步调,忙起来的时候,方景铭几乎一整天都忘记了那晚的疯狂。
  偶尔回忆起,除了痛恨自己的大意,难免还有一丝怅然。不是怅然没能发生进一步关系,而是忍不住想起自己十多年来的感情终于迎来了预料之中的终结。
  
 
  ☆、One(2)
 
  当他走进公司大楼,看着下属职员们纷纷驻步恭敬地向他打招呼的时候,竟有种难以言明的恍惚感。
  从22岁大学毕业,顺理成章进入鑫诚,然后抱着自己见不得人的心思一边仰望那人,一边拼命想要做出业绩,展现自己的才华,吸引对方的目光。
  这种暗暗憋着口气的状态已经陪伴了他5年,最终在几日前,连那份微渺的希冀都被打破,好像这些年的努力和拼搏一下子失去了意义。
  方景铭走进电梯,狠狠闭了下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气,自嘲地想,自己什么时候也会这么矫情着、脆弱着了?他的人生不可能永远绕着一个人转,既然感情无获,就该开始自己新的人生了。
  待到电梯停下,他已经收拾好心情。
  一直忙碌到傍晚,方景铭放下手中的工作,抬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脑袋。
  桌上的手机突然发出声响,他皱了皱眉,伸手拿过,看了眼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心跳惯性地快跳了一拍。
  “喂?”
  “小明?你快点来下横塘会所,之前跟你说的那个旗风集团的合作,今天我约了他们的人吃饭,你要到场。”那头的男声快速说完这一段就挂了电话。
  方景铭放下手机,无奈地叹了口气,真是林诚惯来的作风。
  他从高中起和林诚同班,因着交好的家世,双方心照不宣地成了朋友。久而久之的相处,他的感情慢慢变质,从莫名地视线追随,到不受控地心悸。方景铭是个聪明人,很快意识到这份感情,他向家里出柜,却迟迟没有向林诚告白。
  他忘不了,林诚在知道他出柜后有意识地疏远……
  可笑的是,他本以为林诚不喜欢男人,却在前几日看见他亲密地搂着一个清秀的少年,并坦然在他面前亲吻。
  “小明?”他听见林诚亲昵地喊着他的外号,声音里充满了愉悦,“这是苏楠,我的男朋友……”
  思绪慢慢飘远,他驾车来到横塘会所,跟着服务员来到林诚订的包厢。
  才打开门,就听见林诚欣喜地喊他,“小明,你终于来了。”
  他忍不住看向林诚,却在视线扫到沙发上那个微微笑着,面貌清秀的少年时僵住了身。
  苏楠啊……
  林诚怎么就带着他一起来了……
  维持着职业微笑,他来到林诚面前,随着他的介绍,朝那些旗风的高层一一打过招呼。
  身旁的林诚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揽住苏楠的腰,轻轻揉捏几下。
  是了,林诚最不擅长这种应酬,以往更是能避就避,实在不行就让他来做挡箭牌。
  熟练地与那几个高层客套着,方景铭慢慢将话题引向合作项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