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清穿之影帝重生帝王家+番外 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上)

字体:[ ]

 
  
文案
 
演了一辈子好人的方瑾初终于穿越成了自己的角色——只不过这一次仿佛是要来真格的了。
所谓来真格的,也无非就是刀是真的,刺到身上也不会缩回去半截。血是真的,产自胸口不断蹦跶的那个器官,而不是一个又一个口感甜腻的血包。没有NG,没有排练,抡起袖子冲上去,能不能囫囵着回来还要看运气。
本以为再怎么也算是熟读剧本,谁知道编剧脑洞大破天,戏说恶搞害死人。
理科学霸方影帝感到十分心塞。
幸好无情最是帝王家——不就是演戏给别人看嘛,这种事他还是很擅长的。
只不过演着演着,好像就入戏入得太深了……
——
P.s.四哥永远都是好兄弟。每一个角色最后都会有相对圆满的结局,小五也会过得很好,有人相伴左右共度一生,有后辈绕膝,能恣意潇洒……每天都在发誓的作者这一次指键盘发誓,绝对不会be的!!!
 
【本文亲情向剧情流,它大概真的,真的不存在主攻主受的问题……】
 
内容标签:清穿 重生 天之骄子
主角:胤祺,贪狼,胤禛,康熙 ┃ 配角:孝庄,诸皇子 
 
作品简评
 
精通心理学的影帝方瑾初重生回了康熙朝,作为五阿哥胤祺醒来,迎接他的是一个接一个的绝命危机。凭借精湛的演技和对人心的揣摩一步步站稳脚跟,不知不觉间却早已被身边的人宠得无法无天。明明是卯足了劲任性妄为,却不知怎么被所有人都一口咬定是纯善体贴的好同志,那就只好不辜负组织的信任,继续发挥演技折腾下去了……这是一篇更倾向于温馨而非宫斗,家国而非天下的文。有将心比心的理解和体贴,也有冰冷权谋下的温情脉脉。每一个人物都有可爱的一面,二货大哥,嘴硬心软的太子,清冷却从不改关切的四哥,不甘人下的老八,憨直的老九,纯善聪慧的老十三,倔得叫人头疼的老十四……细腻的感情戏都隐藏在行文之间,总能偷偷戳的人会心一笑。
 
 
 
  第1章 穿越倒计时(楔子)
  
  “方老师,您的剧本。”
  接过剧组配的助理小跑着送来的剧本,方瑾初冲他温和地笑了笑,又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肩:“多谢,之后也要有劳你了。”
  娱乐圈从不是个多温情的地方,呵斥挤兑甚至非打即骂都算不上什么稀奇的事。罕少被人这样温柔对待的小助理激动得脸上都带了红晕,直直地鞠了一躬就窜到角落里兴奋地发微博,后头还缀了一串的小红心。
  方瑾初含笑望着他跑远,又耐心地配合起剧组其他工作人员的工作,时不时还会主动上去搭把手。不到半天的功夫,整个剧组就都和他连说带笑的打成了一片。
  这种事对他来说,实在简单得很。
  今年三十五岁的方瑾初早已算不上小鲜肉的行列。他出道得早,接第一部戏的时候才十五岁,演少年时期的康熙帝,借着剧组鸿篇巨制巨星云集的势头一炮而红。后面的路却算不上有多顺遂。先是被人故意抹黑陷害,又被一次次的扒出弃儿的身世叫人唏嘘,最离谱的竟然是还传出他被一个四十多岁的女星包养,名声也一度落入了谷底,成了不少童星盘点里面必备的反面教材。
  可惜他从来也不是什么容易被击垮的人。虽然不是那么喜欢演员这个行当,可毕竟从哪里摔倒就要从哪里站起来,更不能叫那些恶意打压他,踩着他上位的人失望。于是,在被雪藏的一年里,方瑾初一头扎进了书海,千军万马独木桥的高考居然生生叫他挤出了个理科状元。
  他本来就聪明,又肯用功,可这样的结果却还是叫人禁不住傻眼。人们对学习好的小孩子总是会多一些宽容的,更何况他长得又好看,身上还背着童星的名头,说出的话在理科状元的加成下,愿意相信的人也越来越多。
  媒体向来都是见风使舵的主,在他捏着录取通知书在未名湖边闲逛的时候,舆论的风向就彻底变了。
  从此之后,一路顺风顺水。
  虽然跨选了叫不少人大跌眼镜的心理学专业,但他自己却比谁都清楚,死读书背题应试也就算了,他实在不是什么科学研究向的人才。象牙塔里的日子潇洒也惬意,他的演戏和学业都没耽误,二十三岁的心理学硕士,二十五岁的影帝,这时候人们才觉出他读心理学的加成来,竟也有不少有上进心的演员都像模像样的捧着一本心理学的书开始闷头研读,表演心理学的热度也跟着水涨船高。
  而早已吃一堑长一智的方影帝也已长了记性,仔仔细细地经营起自己的公众形象来。
  没有经纪公司,没有经纪人,所谓的工作室也只有他一个光杆司令,所以什么事都得亲自CAO心。他却很喜欢这种每天都把脑子和日程一起塞满的感觉,每年固定的捐款和慈善公益,时不时和粉丝的线下互动,每进一个剧组都记得给所有人带纪念品——要营造一个良好的形象其实不难,只要把生活当演戏来过,除非那些真正立场对立无法调节的,剩下的人都实在太容易搞定。
  手机忽然震了两声,方瑾初点开消息提示看下去,眼里便掺了点真实又温暖的笑意。
  他还没有成家的打算,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又不是多注重奢侈品味的人,所以手里多余的钱越来越多,就都被他散了出去。当初收养他的那家孤儿院的老院长早已过世,他现在已将这家孤儿院纳在自己名下,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这些个臭小子的饭量可真不小。
  可给这些孩子们花钱,他却是真心高兴的。
  这自然不是因为他有多善良——要为感人或是悲惨的故事落泪,演戏他没问题,可真正受到的触动却微乎其微。他只是喜欢这种有人必须依靠自己才能活下去的感觉,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恋人,他和这个世界真正紧密的联系实在脆弱得一触即破,也只有这些依靠着他生存的孩子,能让他真正感觉到自己存在的必要性。
  远处传来开机的喊声,方瑾初赶着回了几条短信,就将手机揣进兜里,打起精神向摄影棚走过去。
  或许是因为一开始就靠少年康熙打下了一片天地,一直到现在,他接的剧也要以古装占多数,其中一大半都是辫子戏。大清朝能拿出来戏说的无非也就是康雍乾三代,那几个皇帝和能臣能扒的都快扒干净了,一干编剧和导演就开始把虎视眈眈的目光转向了那些湮没在历史长河里的,默默无闻的失败者们。
  生在帝王家,没当上皇帝,自然算得上是失败者。史书的记载太少反而是好事,正好适合甩开膀子随意发挥。
  “五阿哥啊……”
  方瑾初随意地敲了敲手里的剧本,在脑子里迅速地过了一遍剧本里堪称狗血的悲欢离合。现如今观众的爆点越来越高,编剧也是大有不波澜壮阔跌宕起伏不罢休之势,据说这位康熙朝的五阿哥从小被养在太后宫里,到了十岁还不会讲汉话,他演的虽然是成年后的胤祺,却也不得不多学了几句满语。
  他本就是个做事认真细致到近乎强迫症的人,更何况吃的就是这一碗演员饭。这么多年的戏演下来,零零碎碎的东西还真学了不少。
  人生无聊,戏却不无聊。他在人生里演着自己的戏,在戏里体味着别人的人生,这样的日子——倒也不错。
  
  第2章 重生
  
  寿康宫里已连着灯火通明了三天三夜了。
  法源寺的高僧排得满满当当,梵文的经书诵唱了一遍又一遍,那间紧闭着的门里头却依然悄无声息。
  康熙紧锁着眉坐在边厢,眼里已隐隐带了疲惫的血丝,送上来的饭菜已被连着斥回了三次。掌事太监斟酌了许久,才踮着脚尖凑到他身旁,躬身低声道:“皇上,太皇太后不肯歇息,说是要为五阿哥念经祈福……”
  “是朕疏忽了。”康熙已没了发怒斥责的精力,捏了捏眉心轻叹了一声,“老五自小养在太皇太后身边,如今出了事,又是——罢了,朕且亲去劝劝太皇太后就是了。”
  说着,他正要起身,那扇门里头却忽然传来女子近乎惨烈的嚎啕来。
  这一声大哭结结实实地吓了所有人一跳,连正心无旁骛唱诵经文的和尚们都不由顿了一顿。康熙的面色变了又变,忽然起身大步冲进了那间卧房,却见宜妃正紧紧搂着年幼的儿子,正哭得肝肠寸断上气不接下气,怀里的孩子却懵懵懂懂地睁着一双黑亮的眼睛,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这不是能睁眼了——五阿哥醒了,五阿哥醒了!”
  身后跟进来的太监是个有眼力见儿的,立时欢喜地大呼起来。康熙紧绷的精神忽然一松,竟是晃了晃跌坐在椅子里,喜讯一声迭一声地从宫内传到宫外,不论真心还是假意,总归是满满的人都喜极而泣地拜倒在佛龛前,不住念着阿弥陀佛,一时间连梵唱都仿佛显得美妙动听了起来。
  侧向的斋房里,白发苍苍的太皇太后竟也已潸然泪下,诚心诚意地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身旁的侍女含泪微笑着替她拭去了脸上的泪水,柔声劝慰道:“老祖宗当年诚心动天,救回了皇上,如今五阿哥也已醒了,可见如来佛祖也是识得人心的。老祖宗可千万不能哭伤了身子,辜负了五阿哥拼了命挣来的福缘呐。”
  若是一般的侍女敢这样说话,少说也要被拉出去涨上一番规矩。可她说了这一通,孝庄脸上却无半点儿不虞,反倒是渐渐显出些笑影来,轻轻掐了掐她的脸道:“总是你这丫头,这么大的年岁了,还说这些来哄我这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婆子……苏麻,摆銮驾走得太慢,你替我先去看看,老五怎么样了,紧着来回我一声,啊。”
  “是。”苏麻喇姑轻轻应了一声,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这时候,寿康宫里却也正是一团的混乱。
  太医是早已断言过五阿哥没救了的,这经文说是祈福,其实不如说是超度,连棺椁都备好了,只等着人一断气就送到坤宁宫去,是以依然当值的也不过两三位太医罢了。如今这位命硬的小阿哥居然当真熬了过来,一时自是忙得手忙脚乱,把脉的把脉,看相的看相,竟是连个参详方子的人都找不出来。
  “都是一群废物!”康熙本就已对这群太医攒了一肚子的火气,再一看眼下混乱的局面,更是一股子无名火冲了上来,重重拂了袖子道:“当初你们咬死了人救不回来,现在老五已醒了,若是再有什么差错,你们的差事就都不用做了!”
  太医们俱是一阵心虚,唯唯诺诺应了,拼命地催着下头去找人手。康熙望了一眼宜妃怀里显然还没回过神的儿子,压了压火气快步走过去,接过那个小小的身子搂在怀里,放缓了声音道:“老五,和皇阿玛说,可还有哪儿不舒服?”
  被他搂在怀里的五阿哥胤祺懵懵懂懂地望着他,拼命保持着目光的天真无邪,脑海里却已彻彻底底的乱成了一锅粥。
  ——这可真是要了他的亲命了。
  方瑾初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片场忽然失火,他被愈演愈烈的火势逼进死角,终于失去了所有的知觉上。
  灼烫的火舌仿佛还在眼前,嗓子里的干涩火辣也真实的不似做伪。可他却清清楚楚的意识到,就算这个剧组的脑子再有泡,也总不至于都到了这个份儿上,还跟他阿哥阿玛的演什么辫子戏。
  更何况这具身体也确实不可能是他的,想他再怎么也是个一米八五的堂堂男子汉,就算身材保持得再好,也不可能这么轻松就被人扯来扯去的一把搂进怀里揉得喘不上气来。
  他其实已醒了半天了,只是那时候就觉得情形不对,一直也没敢动弹。听着身边这个自称额娘的女人哭了大半日,也不过是大抵弄明白了这个身体的原主大抵也是遇上了火灾,为了救什么人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至于后来,大概就是实在没忍住咳嗽,结果刚弄出点儿动静来就被一把扯进怀里嚎啕大哭“我的儿”的俗套狗血剧情了。
  虽然依旧有些发蒙,但熟读各类剧本的方大影帝已经迅速排除了各种侥幸的可能,总结出了最可能的状况——他确实是穿了,而且大概没准可能十有八九的,正好穿在了自己正演着的这个康熙朝的五阿哥身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