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清穿之影帝重生帝王家+番外 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中)

字体:[ ]

第71章 挡灾
  
  朝堂上的风云向来是最叫人惊心动魄的,所谓“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本就说的是这君心难测祸福难断。秋狝方罢,黄河的一场大水,就又拉开了这一次官场巨震的序幕。
  御使郭琇上疏弹劾纳兰明珠卖官鬻爵、结党营私,亮出的种种证据叫人心惊胆战,更有于成龙回奏所言下方灾情之混乱、府库之亏空、官员之腐败无能,但凡稍有血性的人看了便是义愤填膺恨不得手刃女干徒。早已半退隐的张老大学士当堂怒斥明珠累累罪状,万岁爷龙颜震怒,接连降罪了十余位明珠党派的官员,更是将明珠一降到底,罢黜大学士之位,纳兰一脉凡有牵涉尽数罢免,唯有长子纳兰成德不受牵连,依然伴驾左右,仍留御前侍卫之职。
  原本甚嚣尘上的大阿哥党,不过一夜之间便土崩瓦解。可就在所有人都猜测着大阿哥只怕也会因此受到牵连时,那乾清宫中却又接连降下了三封旨意,命大阿哥胤禔、御使郭琇、侍读学士张廷瓒各领一道圣旨金牌巡视受灾各省,务必将赈灾落在实处。一时朝中猜测重重,原本明朗的局势却也再度的越发扑朔迷离了起来。
  跟朝堂里头的人心惶惶不同,这一宿的昭仁殿,却是一片其乐融融的温馨景象。
  胤祺一回来就跟张廷玉忙活着整理明珠的各项罪证,没日没夜地忙活了好几天,又要跟那有名的铁骨头御史串通好台词儿,学着于世龙的口吻拟那告罪的折子,这阵子却也实在是累得够呛。康熙不放心他的身子,硬给拢到身边儿叫太医来诊了脉,居然还当真查出来了个什么损耗过甚心脉虚疲,于是就这么被无情地扣在了昭仁殿里头,硬生生地给灌下去了一大碗补药。
  “一办起事儿来就不要命,也不知你这孩子的轴脾气是随了谁。”
  康熙把自个儿这个儿子搂在怀里,半是心疼半是骄傲地点着他的额头,又亲自挑了颗蜜饯塞进他嘴里,又好气又好笑地叱了一句:“成天一喝药就跟朕做着可怜巴巴的样儿,还不是掐准了朕心疼你!”
  “是真苦!”
  胤祺委屈至极地控诉着那药丧心病狂的味道,只可惜嘴里头还含着个蜜饯,说出的话也是半清不楚的,末了还被自个儿的唾沫给呛得咳个不停。康熙被唬了一跳,忙替他拍着背顺气,又将桌上的茶盏拿了过来,喂着这个不省心的儿子喝了两口:“好了好了,朕也知道它苦——可你身子本就弱,不喝药是要伤根本的,到时候难受的还不是自个儿么?听话,朕叫九功煨着羊奶粥呢,过会儿热热乎乎的喝了再睡上一觉,朕守着你……”
  胤祺其实也没多不乐意喝药,往日里那么多的药该喝也就喝了,总不至于喝一碗补药还要闹脾气耍性子。只是被自家阿玛这么耐心地宠着,不知怎么就想要学那半大孩子似的撒娇耍赖。毕竟这样有人耐心宠着惯着的滋味儿,也不知怎么着——莫名就叫人心里又酸又烫得忍不住犯委屈……
  紧绷了这么多天的心神总算得以放松,胤祺才歇了没一会儿,就觉着上下眼皮直打架,身子也止不住的发沉,只想不管不顾地好好睡上一觉。康熙耐着性子哄他喝了粥,又亲自拢着他在榻上躺下,扯了条薄毯子仔细地盖好了,这才轻轻抚了抚他的额顶,放缓了声音道:“睡罢,朕守着你……”
  胤祺隐约觉着今儿自家皇阿玛简直耐心得有些不大对劲儿,却毕竟是累得狠了,实在懒得多想,挪动着身子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便不管不顾地沉沉睡去。康熙坐在榻边静静地守了他半晌,忽然放轻动作捏住了他的腕脉,凝神探了许久才轻叹一声,将毯子重新掩好了,放轻步子出了门:“太医怎么说?”
  “回主子,太医说……说这肺脉本就与心脉相连,故而肺脉受损的人,心脉也会越来越弱。阿哥前儿又屡次强震心脉,如今已落下了暗伤,切不可再多损耗,必得精心养着才可好转……”
  梁九功伏低了身子小声禀着,却觉着连自个儿的心都仿佛被这一段简简单单的话揪紧了似的,怎么想着都难受得喘不上气来——那几日接连着赶路,怎么就没看出半点儿的不对劲儿来呢?明明心脉都带着暗伤了,这么小的孩子,又是怎么能做出那浑若无事般的样子来叫人安心的?
  “是朕疏忽了——那日见着小五儿醒来,竟也没再叫太医给他看看……那么小个孩子,无论是用什么手段斗倒了四个身手高绝的刺客,自个儿又怎么会真的没一点儿损伤呢?”
  康熙长叹了一声,疲倦地揉了揉眉心,又朝着屋子里头那睡得正熟的孩子望了一眼:“小五儿的心事太沉,人都说慧极必伤……朕打他一巴掌,灌他一碗药喝,他都能跟朕叫撞天的屈,像是真委屈得什么似的。可自个儿真受了什么罪,哪儿疼了哪儿难受了,他却从来都不跟朕说一句。朕有几次是真被吓坏了,真怕这孩子就这么无声无息地——就倒在了哪个朕看不着的地方……”
  “万岁爷——”梁九功惊慌地看着康熙眼中的水色,紧张地轻声唤了一句。康熙却只是摇了摇头,背转身子抬手拭了眼角的水意,近乎感慨地轻叹了一声:“九功,你说——朕是不是老了?居然也会为了这儿女之事,搅得心里头这般难受……”
  “不是万岁爷老了,是万岁爷——真心想要当一个父亲了……”
  梁九功俯身应了一句,却又忽然摇了摇头轻声笑道:“奴才斗胆说句该死的浑话——就阿哥这般的性子,哪个做父亲的能不打心眼儿里头稀罕呢?奴才虽然这辈子都没法知道当人家的阿玛是个什么滋味儿,可有时候见了阿哥跟着万岁爷撒娇的模样,竟也觉着直软到了心尖儿上去,也时常忍不住想着——这人家说所谓天伦之乐,大抵也就该是这般的样子了……”
  听着他的话,康熙的心情总算好了些许,压低了嗓音笑骂道:“果然是浑话——那是朕的儿子,倒是替你蹭了个眼缘!”
  梁九功忙赔着笑不迭认罪,可才说了两句便像是忽然觉出了什么不对似的,面色蓦地一僵,怯懦了两声,眼里便忽然显出些怔忡的惶恐来:“万岁爷,奴才——奴才斗胆说一句万死的话……阿哥这病,倒真像是替人,替人挡了灾似的……”
  康熙的目光忽而一凛,压低了声音厉声道:“你胡说个什么!”
  “奴才万死!”梁九功慌忙扑跪在地上,却见康熙竟没了下文,犹豫半晌才又一咬牙继续道:“万岁爷不妨想想……阿哥当年救了太皇太后,转头就叫——就掉到了水里头去险些没命。后来救了成德大人一命,可成德大人的毒才刚解了,阿哥就被那尚书房的师傅打了戒尺,那一宿几乎烧得昏厥。往后也是……救下太子的时候险些被伤着,这一回更是落下了暗伤——就仿佛只要阿哥救了一个人,就得替那个人遭一回灾似的……”
  康熙的面色已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紧盯着梁九功,开口的声音竟已近乎喑哑:“你究竟——想说什么?”
  “奴才,奴才听人说——狻猊性情温善,又喜红尘,时常会入尘世替人挡灾。直至缘法耗尽,再重入轮回……”
  梁九功的额上已尽是冷汗,支吾了半晌才勉强把这一句话说完,又深深地伏低了身子哑声道:“奴才那时候昏昏沉沉的,曾隐约听那四个神秘刺客唤阿哥作,作——狻猊神殿下,说他不该在这地方多做停留……”
  意料中的雷霆震怒迟迟不曾降临,梁九功壮着胆子抬头瞄了一眼,却见康熙的面色竟是苍白得吓人,身子也摇摇欲坠一般。慌忙扑过去扶稳了,开口时已带了惶恐的战栗:“万岁爷——奴才该死,奴才胡言乱语,您别听这些个浑话!奴才这就掌嘴……”
  “不……你说的没错,一切都正是这么个样子——朕怎么就没早点儿想到……”
  康熙哑声开口,目光怔怔地落在里屋,忽然一把推开了梁九功,大步走到榻边,目光定定地凝在那孩子熟睡的面庞上。
  原来这孩子不是他想要好好的留住,就一定能留得住的——原来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缘法。这孩子耗着身子,耗着气血,甚至耗着命数来护他安宁,来承这一世的父子之情,等缘法尽了,他就会走的……
  强烈的恐惧忽然席卷了康熙的胸口,他舍不得吵醒这个睡得正香的儿子,可他必须得想个法子把这个孩子留住,牢牢地圈在他的身边——再不叫他替别人去挡什么灾,只要他好好的活着。什么狻猊临世,什么佛家护法,他通通都不管,既然红尘留不住缘法,他就一定得想个法子,破了这注定迟早要走到头的命数。
  于是,睡了一觉只觉神清气爽疲累全消的胤祺一睁开眼,就对上了康熙眼睛里头近乎偏执狰狞的异样亮芒。尚有些混沌的意识骤然清醒,下意识就狠狠地打了个哆嗦:“皇阿玛……儿子长尾巴了?”
  “胤祺。”
  康熙一把钳住了这个儿子的双肩,字正腔圆地叫了一声他的学名。胤祺下意识眨了眨眼睛,茫然又忐忑地回望回去,就又听见他家皇阿玛无比正经严肃的声音:“你想娶福晋吗?”
  ……?!
  胤祺惊恐地看着面前仿佛中了邪的皇阿玛,半晌一头倒了回去,不由分说地扯着被子蒙住了脑袋:“我可真是睡糊涂了……”
  ——
  在听康熙词不达意地解释了一遍,又偷偷和梁九功进行了一番深彻的交流之后,总算彻底清醒过来的胤祺却也是目瞪口呆地傻了眼——他就是觉着狻猊好玩儿,顺口那么一编,怎么就弄出了这么多居然仿佛很有道理的门道来?
  再说了,他正享受着这有人疼有人宠的好日子,顺便偶尔良心发现,为着自个儿的老不知耻羞愧自省呢——怎么着就在旁人的眼里头变成了个忍辱负重带病坚持工作,感天动地又悲戚怆然的央视八套典型好干部了?
  无辜地迎上了康熙跟梁九功的眼神,胤祺简直觉着自个儿在他们的眼里,几乎已到了下一刻就会狂吐三升鲜血然后倒地而亡的地步。可他也是确确实实的没感觉啊,什么肺脉孱弱、心脉受损,什么根基不稳务必静养。那气虚脾弱的能怪他吗?搁谁不眠不休地熬上三天三夜,那心脏还能跟正常人似的蹦跶?
  五阿哥悲愤地回望了过去,忍不住对博大精深的中医产生了深刻的怀疑。
  “所以——皇阿玛,您是打算用那些个妖精拦住唐三藏的法子来拦儿子吗……”
  险些就被这么草率定了福晋的胤祺只觉着世事实在太过难料,惊魂未定地拍着胸口,倒了盏茶亲自奉到了他家皇阿玛的手边儿:“您不觉着——这时候给儿子找的,那充其量是童养媳吗……”
  康熙这会儿大抵也觉察出来了自个儿这个主意实在不靠谱,一脸不高兴地捧着茶不吭声。胤祺哭笑不得地打着手势叫梁九功赶紧撤离空难现场,自个儿搂了康熙的胳膊,仰着头认认真真地轻声道:“皇阿玛,儿子不走,一直陪着您……”
  “朕是怕你的身子……”康熙望着他,神色终于还是禁不住软了下来,一把将这个儿子捞在了怀里,“罢了,从今儿起朕去哪儿都带着你就是了——就算是天王老子,西天的佛祖,要跟朕眼皮底下抢人,也得看看朕放不放!”
  “那您还不如拿根绳把儿子拴上呢。”
  胤祺自然乐意跟康熙在一块儿待着,可也绝不想就这么寸步不离地什么都干不成。闻言不情不愿地嘟囔了一句,又忽然想出个法子来,目光一亮道:“皇阿玛,您稍等一会儿——儿子有个办法,只是得有些麻烦。”
  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也只能横下心将装神弄鬼的事业进行到底了。胤祺默默地安慰了自个儿一句,狠狠心咬破了右手食指,在康熙掌心一本正经地画了个高音谱号,目光无比正直地道:“皇阿玛,这是儿子的本命符……您只要攥住了,儿子就绝不会离开皇阿玛,就会一直陪着阿玛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