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清穿之影帝重生帝王家+番外 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下)

字体:[ ]

 第126章 密室(加更)
  
  “四哥,春猎怕是有变——你跟十三一定跟紧了皇阿玛,免得出什么意外。”
  无论太子还是索额图的圣恩都在日渐稀薄,对于索额图来说,最保险的手段无疑就是想办法让太子提前即位。只不过以胤祺对索额图的了解,这一位索大人对行刺这件事也实在不怎么擅长,又没见到谁的身上有过红光,想来也不会有什么要紧的大事儿。
  胤祺思索着缓声说了一句,却半晌都没听着自家四哥的回话儿。茫然地抬了眼望过去,却见胤禛的神色竟是一片凝重,盯着他低声道:“你呢?”
  “总不能次次都让我出风头吧?”反应过来对方只怕是想岔了,胤祺忍不住轻笑摇头,又握了胤禛的腕子缓声道:“四哥,你放心——这回准没什么大事儿,我心里有数。”
  “既然交给我们两个,你就不要跟去了。”
  对这个弟弟这边儿说完心里有数,另一边儿转头就能把命拼出去的斑斑劣迹,胤禛实在早已了解得透彻不已,索性直接由根源上掐断他再出去招惹祸端的可能性:“只说你回来路上辛劳,想在京中歇上两日,皇阿玛不会多管的。”
  “不是——四哥你看,其实也犯不着这么紧张是不是……”
  胤祺哭笑不得地应了一声,只觉着自个儿的信誉早已经在一次次说狼不来结果狼就真来了的过程中毁的干干净净——可那能赖他吗?是狼来拆的台,他也不能真就弃之不顾,假装没看见拍拍屁股就走人啊……
  抗议无效,最终也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答应了守在京里绝不乱跑。兄弟俩又在书房里聊了一阵,直聊到深夜胤祺才起身告辞。胤禛没有留他,只是亲自将他送到了街口,望着这个弟弟的背影渐渐被夜色吞没,又怔忡立了良久,才终于极轻地叹了一声,缓步往府里回去。
  如此——却也不错,他当知足的。
  他知足的。
  ——
  胤祺一路回了自个儿府上,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只觉着心里头依然沉甸甸地堵得慌。他到了儿也没跟自家四哥提过《南山集》的事儿,不是因为怕那人不帮他,只是因为怕帮的太多——就如种土豆的那事儿一样,以雷霆手段压了工部的怨言,又不由分说把大半的能臣干吏拨给他调用,要说朝中没有非议准是假的。这一回的事儿连他自己都尚无把握,就算办成了只怕也是吃力不讨好,他也不愿就这么草率就把自家四哥牵扯进来。
  “主子,可是有什么心事么?”
  贪狼刚从外头接了其余七星卫传回来的信儿,一进屋就见胤祺睁着眼睛在炕上发呆,忍不住轻声询问了一句。胤祺摇摇头,一手撑着身子坐起来,揉着额角轻叹道:“人都说借酒浇愁,我这儿都不知自己究竟在愁什么,可也想喝杯酒了……”
  “主子,您不能喝酒。”贪狼被吓了一跳,不由得担心起自家主子是不是在雍郡王府上喝酒了,忙快步过去扶住了他,仔细地嗅了嗅没见酒香,这才略略放下了心来,“就这一桩禁忌四阿哥一直都不知道,也不能管着您,您自个儿得多上心,千万别拿身子不当事儿……”
  “闻什么闻什么,谭二狗。”
  胤祺把凑到颈间的脑袋推开,坏心眼儿地拿当年的小名挤兑着他,又泄了劲儿懒洋洋靠在他身上:“我要是喝了酒,也就用不着在这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了——你说我这堂堂郡王,活得连只鹰都不如……”
  “主子可是心里头憋闷得慌?”贪狼这些年都被挤兑习惯了,即使听了这个名字也依旧神色淡然反应平静,只是侧身在炕边坐了,又替他在身子后头垫了几个软枕。胤祺却也放松了身子任他折腾,靠在软枕上翻了个身,单手架着脖子轻轻摇头,又转念道:“南山集的事查的怎么样了,可有结果了没有?”
  “有,这事儿其实本起于御史赵申乔与戴名世的私仇——据说是上一回的恩科,会试第一本是戴名世的,可等殿试的结果出来,状元却变成了赵申乔之子赵熊诏,而戴名世则被推为榜眼。人们都传言这里面有不可告人之龌龊,戴名世不发一言,却也被赵申乔当做了默认,从此便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非要除之而后快。”
  贪狼缓声说着,又起身替胤祺倒了杯茶,将窗户略开了一条缝隙:“这《南山集》是戴名世早年所作,早就在民间广为流传。赵申乔参这本书里头有南明史事,又多用南明三五年号,是‘狂妄不谨’、‘语多狂悖’,皇上震怒下令彻查,便滚雪球似的越牵扯越多。如今方苞、方孝标等大儒也被牵连入狱,朝中也有二十余名官员牵扯其中,闹得人人自危,任谁也不敢多发一言。”
  “又是御史……”胤祺无奈地摇头一笑,接过茶抿了一口便放在一边,“那《南山集》里头究竟写了什么,有没有悖逆之实?”
  “……”迎上自家主子理直气壮的询问目光,贪狼认命地轻叹了口气,无奈苦笑道:“我明儿就去看,争取三天看完。”
  “两天吧,三天皇阿玛就要去春猎了,组织相信你。”
  胤祺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地点了点头。贪狼无力地抿了抿嘴,虽然不知道这组织究竟是何许人也,但既然是自家主子老挂在口头上的名字,想来也不该是个寻常人物:“是,我一定努力——不辜负组织的信任……”
  总算逗引着自家侍卫说出了这句经典台词,配上这一身清装辫子,怎么看怎么有种串戏的迷之效果。胤祺忍不住失笑出声,连连点头道:“好好,有志气,果然是我党的好同志……行了行了不闹了,也别太勉强,三天就三天。看不完就找他们帮忙一块儿看,我就想知道个大致意思就行。”
  “是。”完全没在闹的贪狼云里雾里地应了一句,终于还是忍住了追问好同志又是谁的念头,“主子这几日可是有事要做?”
  “有——对了,这事儿跟你们也有关系。你们还得帮我跑一趟,去查索额图……”
  胤祺吩咐到一半儿,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目光微亮,话锋一转道:“不,给我找身夜行衣,咱们一块儿上索额图家里去。”
  “现在?”
  贪狼诧异地应了一句,又忍不住望了望外头漆黑一片的夜色。自家主子半夜睡不着觉的时候是扯着他出去乱跑过几回,甚至有天忽然心血来潮,夜半三更地拉着他潜入了直隶总督府,偷着把于大人的胡子给剃了,害得于大人好几天都没敢出门见人——可那毕竟都是在下头,眼下他们回了京城,还按着这个路子折腾,怎么看都稍微有点儿无法无天了些。
  只可惜——在大部分事儿上,家里还都是胤祺能乾纲独断做得了主的。不过半刻钟后,两条穿着夜行衣的人影就无声无息地自恒郡王府潜行了出来,借着夜色的掩护轻巧地纵跃在屋脊小巷之间,直奔着索大人的家里头就去了。
  “主子,这要是被人给抓着了,只怕又要叫皇上笑话三年了……”
  贪狼稳稳当当地坠在自家主子后边儿,忍不住CAO心地发愁了一句。胤祺却显然十分的不以为然,摆了摆手轻笑道:“要是真能叫我被抓着,用不着皇阿玛笑话我,我先笑话你们三年——堂堂七星卫跟着,要是还能叫主子给人家抓住了,你们在江湖上还混不混了?”
  ——可是别人家的主子一般都不会自己穿个夜行衣去扒人家墙头!贪狼无声地在心中悲愤地呐喊了一句,却也只能认命地点了点头,又不迭扯了一把险些跑错了方向的胤祺:“主子,反了,索大人家在这边儿……”
  两人毕竟都是师从名门身手高绝,虽说嘴上打着趣儿,却也不至就真不济到会叫人家给抓了去。一路顺遂地潜进了索府,又轻松地避开了几拨来往的家丁,便无声无息地在后院儿的假山石边儿上住了步子。
  “为什么上这儿来——不应该去书房吗?”
  胤祺蹲在边儿上,望着正娴熟地转开一块看着极沉重的太湖石的贪狼,压低了声音好奇地询问着。贪狼无奈一笑,将那块太湖石挪开半尺,露出了下头一个黑乎乎的洞口,耐心地给自家江湖经验匮乏的主子普及着常识:“一般大户人家都有密室,若是主子要知道什么机密的东西,书房不一定有,还不如先去密室看看,总能有所斩获……”
  “我知道得有密室——可一般不都是书房里有个花瓶,花瓶一拧转开一扇书架,书架后头出来个密室的套路吗……”
  被古装剧骗得不浅的前影帝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才一抬头就对上了自家侍卫同样茫然的目光:“那得多大的力气才能拧开……墙还没转开呢,花瓶不就得给掰碎了?”
  “……”并没有实践经验的五阿哥一时语塞,索性蛮不讲理地恼羞成怒道:“没听过机关术吗?总归——总归一使劲儿它就能转开!”
  “好好,肯定能转开。”贪狼怕他的动静惊动了外头的家丁,警惕地望了望四周,口中耐心地应和着,“主子,您是不是能看清楚?我就不搀着您下去了,您跟紧了我……”
  忍气吞声地暂时放弃了关于密室设计方面的深刻争论,胤祺起了身跟着贪狼走下去,也不知前头那人是怎么绕怎么拐的,总归反应过来时便已站在了一处修缮精美的密室里头。
  这间密室修得极为宽敞,四面都亮着长明灯,把里头照得亮亮堂堂的,珍宝架上全是琳琅满目的珠宝摆件。胤祺不大懂这些个东西的鉴赏,只是见着金光闪闪的有趣儿,拨拨这个看看那个,又兴致勃勃地研究着墙上的几幅字画。贪狼望着悠闲如入自家后花园的主子,无奈地扶额一笑,尽职尽责地提醒了一句:“主子,您不是说有东西要找吗?”
  “对了,放密信的地方一般都在哪儿?”
  胤祺被他一问却也想起了来意,随口应了一句,又拿起一个锦袋饶有兴致地把玩着。贪狼只得任劳任怨地走到书架的尽头摸索了一番,等寻到地四个架子,才隐约察觉出来了个暗格子,小心拉开,里头装得果然是厚厚的一摞书信:“主子,您——”
  “你看,我就知道准得有这个。”
  胤祺恰好回身,却也像是终于找到了自个儿想要的东西似的,淡淡笑了一句,把那锦袋里头的东西掏了出来,又拿着跟自个儿仔细比了比:“像吗?”
  “什么?”贪狼心中莫名微沉,快步凑过去看了一眼,眼底蓦地划过淡淡杀意,含怒冷声道:“狼子野心……却原来如此狠毒!”
  “这词儿用得可不对啊,再说了,照你这么说——那索大人不就成了你儿子了么?”
  胤祺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将那写着自个儿名讳跟生辰八字,还在天灵盖儿上头扎着根针的木头小人儿放回了锦袋里,随手揣进了自个儿的袖子里头。这魇鸩之事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历史上大阿哥就是这么背的锅,直接叫三阿哥给坑得爬都没再爬起来——他从来都不信这东西能有什么用,可他不信,却不意味着他就不能用这东西做点儿什么文章。
  坑人的心思一展即收,胤祺不紧不慢地踱到贪狼方才发现的暗格边上,耐心地翻检着里头的信件。那些信里头大部分都是索额图跟下头的爪牙犬马联络用的,也有一些是与宫中暗通的证据,一直翻到了最后的那一小叠,才总算是发现了几张墨色较新的,展开细细看过了,果然正是他此来想要找的东西:“又是埋伏人手刺驾,索额图也想不出来点儿有创意的事儿。居然还说我要是跟着就收手,收不收手的跟我跟不跟着有什么关系?什么就叫我是丧门星,一见着我计划就准得失败——明明就是敌人太蠢,还非得怪我方太狡猾……”
  自个儿吐槽了一阵都没听见回音,胤祺微挑了眉寻过去,一眼望见身边人依然冷厉的神色,便忍不住轻笑起来,抬手在他脸上轻轻拍了拍:“愣神儿了?好啦,那东西就是迷信,你是组织的好同志,不能相信这些个封建迷信的东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