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两相思 作者:相思平安

字体:[ ]

 
文案:
前世,你抄我满门,灭我九族,你所欲为何?
今生,你舍命救我,不顾生死,你又为何?
那十年你经历了什么,而我又错过了什么?
如今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定不再负你。 
我从没想过还能回到十年前,再次与你相遇……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重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宇文钰李瑾 ┃ 配角:李括 ┃ 其它:重生文
 
    
    第1章 失忆,两相离
    
    景胜五年,南平国立皇女宇文钰为皇太女,大赦天下。
    七岁的宇文钰与六岁的李瑾自幼一块玩耍,两小无猜,就差穿一条裤衩。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有两个顽童,但凡到哪,哪就遭殃,但又拿她俩没半点办法。谁让这俩顽童一个是当朝皇太女,一个是李丞相的嫡女。
    说起这宇文钰,可了不得,粉雕玉琢,十分可爱,天生聪慧,又是皇太女,身份高贵,就这顽皮的性子让旁人退避三舍,又爱又恨。
    李瑾,尚书嫡女,本也是大家闺秀,聪慧可人,偏偏就跟这宇文钰玩到一起去了,两人搅的京城鸡犬不宁,偏偏管不得,连他爹都得看宇文钰的脸色。
    这日,天朗气清,宇文钰又带着李瑾开始折腾了。
    “瑾儿,听说靖王叔府里前几日从外头弄了朵不一样的花回来,咱们去把它弄来看看?”宇文钰抓着李瑾的手,边甩边问。像是撒娇一样,就差抱着李瑾晃了。
    李瑾一听要去靖王那捣乱,有点怕,虽说自己不太懂,但是平时父亲一直教导尊卑有序,不可以下犯上“小钰,靖王那里,我不敢去。”顺带着为了更好的表达自己的想法,摇了摇头。
    “以下犯上?我是皇太女,除了父皇,还有谁在我上边?瑾儿,别怕,咱们就是去看看花,看完就还回去呐,走啦走啦。”拉着李瑾,便往靖王府走去。
    这靖王是皇上的弟弟,宇文钰的五皇叔,先皇有五位皇子,独这五皇子,不爱皇权,每日种花养草看书。大皇子早逝,而皇上是二皇子,当年忍气吞声,韬光养晦,在先皇驾崩前被立为太子,后灭弑父篡位的三皇子、四皇子与其一众党羽,顺利登基,在位五年,勤勤恳恳,国泰民安。
    两小孩偷偷摸摸的蹲在靖王府花园墙外,正巧这有个狗洞,宇文钰比量着狗洞的大小,转头跟李瑾说“瑾儿,我进去把花拿出来给你看,这狗洞,你就别钻了。你乖乖站着别动哈,我去去就来。”李瑾点点头,小心的看了看周围,有点怕“你快点,这都没人,我害怕。”
    这靖王府正门朝着闹市,偏这花园外边常日无人,也不知道宇文钰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宇文钰点点头就爬进了狗洞,已经狗洞就被靖王妃抓了个正着,“钰儿,你这是在做什么?”宇文钰抬起头,顿时唰唰唰的冒冷汗,磨磨蹭蹭的站起来,低着头小声说道“正巧路过……”
    静王妃宁昭看了看宇文钰衣衫带土,身后有个狗洞,摇了摇头,道“钰儿,你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吗?这狗洞是你能钻的吗?”宇文钰低着头,不说话,小手紧紧的抓着衣衫下摆。“我这就派人去告诉皇上,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
    “别!婶婶!别告诉父皇,我就是想偷偷进来看看皇叔前几天刚找到的那个花”宇文钰一听静王妃要去跟父皇告状,当即上前抱着静王妃的手,撒娇道。
    “想看花?派人来说一声不就好了,用得着偷偷摸摸的吗?平儿,去,把靖王前几日找到的双色海棠花端过来。”静王妃对着下人说道,然后拉着宇文钰想带着她去梳洗一下。宇文钰站在原地不动,摇摇头“婶婶,瑾儿还在外边等我呢,我等会把花带给她看看我再还给你。”不知道瑾儿在外边有没有乖乖的等我,我得快一点才好。
    “瑾儿?李尚书家的孩子?”静王妃带着宇文钰做到了亭子里,“静儿,你去墙外,把瑾儿带进来,小孩子一个人在外边不安全。”转头对宇文钰说“你呀,你说你整天带着人家到处捣乱,带坏了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嫁不出去?那我娶了就好了”宇文钰笑着说,眼中突然有了亮光,整个人一下子就欢悦了起来。“不知羞,你是皇太女,未来的皇帝,怎可娶一女子,何况,人家瑾儿还不一定乐意呢,少想些有的没的。”静王妃戳了戳宇文钰的额头,笑道。
    “瑾儿一定乐意的!”宇文钰认真的说,心里在想,这侍女太慢了还没把瑾儿带进来。“鬼灵精!”王妃摇了摇头。
    “啊!你要做什么!你快放开她!”围墙外突然传来侍女的叫喊声。宇文钰一听,是李瑾的方向,立马冲到墙边喊“瑾儿!瑾儿!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瑾儿!”
    “殿下!李小姐已经昏了!”墙外侍女喊道。“快,叫御医!婶婶!快快,御医!快把瑾儿带进来!快!”宇文钰趴在洞前,喊道“快点快点!”
    宇文钰看着受伤流血不止的李瑾,脸色煞白,“怎么会这样!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瑾儿,瑾儿你不要有事啊!”用手捂着伤口,想让这不停流出的血止住,“婶婶!怎么办!怎么办,瑾儿会不会有事啊?”
    静王妃紧皱眉头,看着宇文钰“御医很快就来了,钰儿,不要太自责了。”
    待御医赶来,给李瑾查看乐伤口,给李瑾进行了处理,摇了摇头道“李小姐被歹人用钝器击打昏迷,损在后脑,恐日后有缺。”
    宇文钰踉跄了几步“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说要来看花,就不会出事。如果我带着她从正门进来,就不会出事。如果我带着她一起钻狗洞,就不会出事了!如果我快一点!快一点,就不会让她一个人,一个人面对恶人,她……她……一定……很害怕……”声音越来越弱,等众人反应过来,宇文钰已经晕倒在地上。
    “钰儿!来人,快,御医,给钰儿看看!”静王妃惊呼。侍女赶紧把宇文钰抱到床上,御医给她把脉。“王妃放心,殿下只是惊忧过度,昏过去了,很快就会好的。不过这李小姐,如果不能熬过这三天,便再也醒不过来,即使醒过来,也如同痴儿。”御医说道。
    静王妃一听宇文钰没事,心下松了一口气,这皇太女在自己这里出事,在皇上那里不好交代,这李瑾的事得跟李尚书交待,“王大人,既然如此,本妃便放心了,本妃派人送你和李小姐去李府,你跟李尚书好好说说瑾儿的情况。”
    “是。”御医答道,侍女抱起李瑾便与御医一同赶去李府。
    静王妃坐在床边,看着宇文钰紧皱的眉头,叹了口气。“派人进宫告诉圣上今天的事,并告知太女殿下平安无事。”
    “是。”一旁的侍卫答道,便进宫去了。
    三个时辰后,宇文钰醒了,静王妃跟她说了李瑾的情况便派人送她回宫了。
    途中,宇文钰脑海一直回想着静王妃说的话“瑾儿如若醒来,最不想见的大概就是钰儿你了,以后钰儿便不要再去找她了,这是为了她好,今天的事一定会查出歹人,你放心吧。”如若瑾儿能好好的醒来,便是一辈子不见又如何。宇文钰低着头,不停的用小手抹眼泪,都怪自己,就不该带着瑾儿到这么危险的地方。瑾儿一定要好好地醒来,一定要好好的。
    三日后,李瑾醒来了,却失去了记忆,连他爹娘是谁都不记得了,御医看过后摇了摇头“李小姐受伤过重,能醒来已是大幸,失忆少则几天,多则几十年,不过除了失忆其他并没什么大问题,只需要好好调养,不出三月便能痊愈。”
    李括对御医拱手到“李某替小女在此谢过王大人。”
    “如若有事,便再来传我,在下告辞了。”御医收拾好东西便离开了。李括看了看醒来的李瑾,说道“瑾儿,以后便好好养病,你玩耍的时候不小心受伤了,以后要好好听爹的话,知道吗?好了,好好休息吧,爹有事要去办,过几日再来看你。”李括说完,又嘱咐了丫鬟几句,便走了。
    宫里的宇文钰听御医说完了李瑾的情况,便放下了心中悬了多日的石头,挥了挥手,让御医退下了。一并让周围的宫女退出了房间。
    “忘了好,忘了好。这样就不会怪我了,也不会问,我为什么不再去找她玩,这样好。我不在,她就不会出事了,她会好好的,慢慢长大,嫁给自己喜欢的男子,平稳的度过这一生,只要我不再去招惹她。”宇文钰低着头喃喃自语。
    皇上得知李尚书女儿出事,皇太女心急昏迷的事情,立马下令彻查此事,最后查出是一个乞丐,看李瑾穿戴富贵,便起了歹心,欲抢劫又怕李瑾喊叫,便用棒子敲昏了她。那乞丐关了大牢,秋后处斩,此事,便了了。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京城的人们,一边庆幸这俩顽童不再出来闹腾了,又一边感到奇怪,这俩家伙怎么突然不见了?不过,这不是他们需要关心的不是吗?
    
    第2章 定亲,两相离
    
    李括为南平国左丞相,相平为右丞相,两人互看不惯,在朝堂上争吵十次有八,让皇帝极为头疼,但两人才学胆识又确实过人。
    立宇文钰为皇太女一事,李括反对,这相平偏就大力支持,大有你往南我必往北的意思。南平国皇帝尚在壮年,有一位公主,两位皇子,既有皇子,何必立公主为储?最后皇帝力排众议,立了皇太女,昭告天下,气得李括三天不肯早朝,还得下圣旨去请他。世人皆知,李括为人端正,敢于谏言,做事仔细,为国之栋梁。相平与李括天生不对眼,但对国家大事,也是一心一意为民为国。这便是皇帝容他俩在朝堂多番争吵的原因,意见不合才需要自己来裁决,不然,这皇帝,不如拱手让权算了。
    景胜八年,李瑾的母亲病重去世,李括告假半月,李夫人自生了李瑾后,身子便一日不如一日,常年卧病在床,当年也是一美貌佳人,听说李括对她是一见钟情,硬是不顾家族反对,明媒正娶,成为一段佳话好姻缘。可惜天妒红颜,终是没熬过去,李括哀痛不已。
    李瑾年近九岁,没受住丧母之痛,昏了过去,惊得李家人赶紧派人去找大夫。
    宇文钰在宫里听说李夫人走了,课也不学了,赶紧赶到了李府,在门外看着里边的人忙碌,却不敢再往里踏进一步。如果看到我,瑾儿又出事了怎么办,可是,李夫人走了,瑾儿肯定很难过,我必须呆在瑾儿身边才好。“哎……”宇文钰来回踱步,还没想好要不要进去便听得李瑾昏过去了。抓着出门要去找大夫的下人,问道“瑾儿昏过去了?怎么回事!”
    下人自是认得皇太女宇文钰,当即下跪磕头,回道“殿下,小姐伤心过度,小的正要去找大夫。”
    “大夫!你!随我进宫,找御医来!快!”抓着李府下人便进宫请御医。
    看着李府下人带着御医走了,宇文钰神色黯然的回了东宫,“都怪我,都是我去了李府,瑾儿才会出事的,我就是扫把星,我一靠近她,她就会有危险。”不知不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宇文钰思来想去,去了御书房找皇帝。
    “父皇,儿臣求见。”宇文钰跪在御书房外等通传。“让她进来。”皇帝看着奏章,挥了挥手,让太监带宇文钰进来。
    宇文钰进来后工工整整的对皇帝行了礼,低着头说“父皇,李丞相一心为国为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今李夫人病逝,又闻李瑾伤心过度,陷入昏迷。儿臣斗胆恳请父皇下旨,派御医常驻李府照看李瑾,并赏赐草药,以示皇家对臣子的关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