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开封府宿舍日常 作者:长生千叶(四)

字体:[ ]

 第191章 狼20
    
    余少爷只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而已,被倪叶心一说闹了个大红脸,赶紧放开手,说:“那我跟着你好了。”
    余少爷果然之前是没来过这种地方的,而且脸皮实在是太薄了,倪叶心往前走一步他就往前走一步,简直差点贴在倪叶心身上做连体婴儿。
    慕容长情瞧见之后自然非常不爽,一把就把倪叶心给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将心惊胆战的余少爷给挤开了。
    彭大人走过去,说:“跟着我就行了,别害怕。”
    “呸,谁说我害怕?”余少爷瞪眼睛,逛个青楼被人说是害怕,这也太丢人了,简直不是男人。
    余少爷觉得,自己就是第一次来,有点紧张。
    余少爷瞧了彭大人好几眼,又说:“跟着你?你来过这种地方吗?”
    彭大人倒也真是没来过,他喜欢男人,怎么会来青楼这种地方,况且他平日里忙的不得了,也没功夫到这里来。
    彭大人还真叫他给问着了,走在前面的倪叶心竖起耳朵,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这一下子倪叶心就没忍住,回头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说余少爷,怎么听你的口气,好像我经常来这种地方似的。”
    余少爷刚才一直跟着倪叶心壮胆,仔细一想,好像真是这个意思。
    余少爷尴尬的说不出话。
    慕容长情倒是笑了,不过意味不明。
    倪叶心听他笑的不怀好意,狐疑的打量了他一眼,说:“你又笑什么?”
    慕容长情低下头,在他耳边小声的说:“我只是忽然想到,这青楼里的女人,恐怕没办法把你伺候舒服罢?”
    倪叶心一听炸毛了,跳着脚说:“你什么意思!”
    慕容长情挑了挑眉,不说话了。
    倪叶心差点被气了个好歹,心想着早晚干翻慕容长情,不能再让慕容长情这么嚣张下去了!
    还没进青楼,结果这螺圈架就打不完了。
    最后还是慕容长情拉着倪叶心先进了青楼的大门。
    因为天气太冷了,所以门口并没什么姑娘迎客,不过踏进大门没两步,例外就好像是两个世界了。
    里面很暖和,简直好像是夏天一样,灯火通明的,姑娘们都穿着薄薄的一层衣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哪里看的出来像是冬天。
    一股脂粉的味道让倪叶心想要打喷嚏,而余少爷更直白,直接捂着口鼻就打了个几个喷嚏,好像停不下来了一样,眼睛都红了。
    彭大人看到他这幅样子,有点想笑。
    余少爷对这个味道似乎有点过敏,差点就流生理泪。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就递过来一张白色的帕子。余少爷低着头捂着口鼻,也没看清楚是谁递过来的,还以为是彭大人,赶紧接着就擦了擦不太舒服的眼睛。
    他这一擦,就听到“嘻嘻”的笑声。余少爷立马惊讶的去瞧,这才发现递给自己帕子的根本不是彭大人,是一个穿着杏色长裙的姑娘,那手帕滑溜溜的,的确不太像是男子用的东西。
    余少爷吓得瞪大眼睛,帕子直接就一松手掉在了地上。
    杏色长裙的姑娘笑着说:“这位公子看着面生,第一次来吗?别紧张,要不要我陪陪公子?”
    “不,不用了。”余少爷赶紧摇手。
    慕容长情和倪叶心听到余少爷说话的声音才回头一看,原来余少爷落单了。
    余少爷只顾着打喷嚏了,根本没发现其他三个人走的太快,自己都落了单。
    彭大人一回头,也才发现余少爷没跟着,反而被一个姑娘给堵住了。
    余少爷看起来太青涩了,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旁边有没事儿的姑娘瞧见,也过来凑热闹,把他围在中间,嘻嘻哈哈的调戏他。
    彭大人立刻就走了过去,脸色不是很好,一把抓住了被围着的余少爷。
    余少爷看到彭大人,顿时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好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这倒是让彭大人的脸色变得好了一些。
    倪叶心招呼了一下,说:“大侠,走,我们也过去。”
    慕容长情无奈,不过还是跟着过去了。
    余少爷本来被几个姑娘围着,姑娘们瞧余少爷长得俊俏,所以就调戏了他一番。没想到很快的,就来了几个长相更是俊俏的公子。
    尤其是慕容长情,那样貌实在是让这些姑娘自惭形愧的不得了,好看的都不敢让他们多瞧。
    慕容长情虽然长得好看,不过气场太冷了,没人敢过去调戏他。
    倪叶心觉得自己顿时就高大了起来,因为自己和余少爷站在一起的时候,自己还是很攻的,气场还是很足的。
    这一点倪叶心非常的满意。
    倪叶心赶紧走过去,向那几个姑娘打听彭二少。
    几个姑娘咯咯的笑,这会儿把倪叶心围了个密不透风的,说:“这位公子,彭二少的确经常来我们这里的。”
    余少爷见姑娘们都走开了,松了口气,可不敢再耍单了,躲到了彭大人的身后去。
    彭大人倒是满意现在余少爷的态度,不过还是偷偷伸出了手,在余少爷的臀部上拍了一下。
    余少爷吓了一跳,还以为谁拍自己的屁股,结果转头一瞧,身边只有彭大人一个。
    余少爷低声说道:“你做什么?”
    彭大人不说话,当做没听到。
    慕容长情抱着臂,瞧倪叶心在那些姑娘里面应付着,脸色越来越不好了。
    他终于忍不住了,干脆走过去,从怀里拿出一锭金子来。
    前一刻那些姑娘还在嘻嘻哈哈的说笑着,结果下一刻看到了慕容长情手里的金子,都睁大了眼睛,谁也顾不上和倪叶心说话了,全都盯着那枚金子。
    倪叶心转眼一瞧,很好,慕容大侠又在败家了!那么大一锭金子!
    慕容长情面无表情的说:“我要问几个问题,谁回答我,这锭金子就给谁。”
    “我我我!”
    几个姑娘都争先恐后的,把慕容长情给围住了,站在旁边的倪叶心都被挤到了一边去。
    看来还是慕容长情的手段高明,一拿出金子来,那些姑娘就对答如流的。
    彭二少的确是这里的常客,还有杜家两个兄弟也是。慕容长情跟她们打听姓杨和姓张的富商子,据说和彭二少关系也特别好的。
    那穿着杏色衣服的姑娘咯咯一笑,说:“这位公子,和彭二少关系好的,的确是有这么两个人。不过那姓张的不是什么富商子,姓杨的那位公子,最近和彭二少的关系也很僵硬了。”
    倪叶心立刻挤过来,说:“怎么说?”
    杏色衣服的姑娘说张公子和杨公子最近都不到他们这边来了,以前的确常来的,所以和常来的彭二少混的挺熟。
    那姓张的公子并不是什么富家子,只是个穷酸书生而已,不过喜欢吹牛,还好色好酒,挣了点钱就到这里来挥霍,没钱了还是赖着不走,被她们这赶出去过好几次了,不过没几天还是会厚着脸皮来,所以大家都认识他。
    那张公子还是个会拍马屁的,彭二少和他关系不错,有人见过他们一起喝酒聊天。
    杏色衣服的姑娘说:“不过最近张公子不怎么来了,嘻嘻,听说是……”
    “是什么?”倪叶心问。
    姑娘说那张公子和一个有钱人家的夫人勾搭上了,整天都陪着那夫人寻欢作乐,一下子就没工夫来了。
    至于那位夫人是谁,他们还真不知道,因为张公子不来了,她们也见不着了。
    至于那位杨公子,这就说来话长了。
    杏黄色衣服的姑娘说:“那位杨公子得罪了彭二少爷,差点被打死呢。”
    彭二少爷、杜家兄弟和杨公子张公子交好的时候,彭二少没少请他们吃饭,有一次还请到了家里去。只是没想到请到家里之后,那杨公子竟然和彭二少的女人看对了眼,趁着彭二少喝多了醉的不省人事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就勾搭在一起了。
    倪叶心一听,着实吃了一惊。他们之前去过彭二少家里,彭二少家里的确有个女人,那女人长得好看,据说也是青楼出来的姑娘,被赎身出来的。
    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戏。
    彭二少刚开始不知道,后来还请了好几次杨公子到家里去,那杨公子去了几次,和彭二少的女人打的火热,一来二去的都熟了胆子也越发的大了。
    结果有一次,彭二少到青楼来寻欢作乐,那杨公子说是有急事就走了,其实是趁着彭二少不在家,跑去和彭二少的女人厮混去了。
    正巧的,那天彭二少身体不太舒服,没在青楼留到天亮,就搂着一个姑娘回到府邸去了。
    这下好了,彭二少正好把杨公子和女人捉女干在床了,闹的是不可开交,据说都打起来了。
    被从青楼带出去的姑娘是亲眼瞧见的,回来之后就跟她们绘声绘色的讲了起来,毕竟她们整天在青楼里也没什么乐子可说,这事情就被传开了,每一个姑娘都知道。
    后来过了好多天,杨公子出现了,但是眼睛好像还有点青,脸上破了一块伤疤没好,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杨公子绝对是被人打了,才会变成这样的。
    结果那天,彭二少也来了,带着杜家两个兄弟,看到杨公子立刻就急了,差点把整个青楼都给拆了。
    杨公子说是来给彭二少赔不是的,但是彭二少气急火燎的,根本不听,招呼杜家两个兄弟就去揍杨公子。
    那天也没人敢劝架,老鸨子也惹不起彭二少,彭二少差点把那杨公子给打死。好在杨公子跑的快,连滚带爬的就跑掉了。
    杏黄色衣服的姑娘说:“后来就没见过杨公子了,再也没来过,估摸着也是不敢来了。他也是的,竟然敢碰彭二少的女人,这不是找死吗?”
    “妹妹你不知道。”旁边一个姑娘说:“你不知道吗?彭二少那女人,就是从咱们这出去的头牌呢。”
    杏黄色衣服的姑娘吃了一惊,说:“我还真不知道呢。”
    那姑娘说:“杨公子可是咱们的常客了,听说他很早以前就喜欢咱们那个头牌了,就是没银子,所以见不着人。我看他是窥伺人家已经很久了,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
    至于杨公子住在哪里,到底叫什么名字,姑娘们就不知道了,只是说:“现在彭二少死了,说不定那杨公子就可以和她明目张胆的好上了呢。”
    他们打听了一通,然后留下来等一会儿,不过一直没有等到杨公子或者张公子出现。
    四个人要了一间房,围着桌子坐下来,他们是不可能要姑娘的,所以姑娘们也乐得清闲,给他们端了一些点心和小吃就出去了,笑嘻嘻的留下他们在屋里。
    姑娘笑的一脸高深莫测,余少爷被她笑的脸上通红,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想一想也是这样,四个大男人在青楼里,却开了一间房,凑在一起,还没有姑娘,怎么都觉得很尴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