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开封府宿舍日常 作者:长生千叶(五)

字体:[ ]

  第240章 眼睛15
    
    有人离开,当然也有人坚持要留下来查清楚沈大侠的死因。
    沈大侠死了,这可不是普通的事情。沈大侠出名虽然时间不久,不过弟子已经很多了,这里又留了个大宅子,留下来的东西可是多的很,不只是钱,还有名声和势力。
    不少和沈大侠交好的侠客都已经云集在这里了,现在沈大侠突然死了,沈大侠留下了一批弟子群龙无首,谷少侠是沈大侠最得意的弟子,然而谷少侠实在太年轻了,难以服众,所以很多资历比较老的大侠就全都蠢蠢欲动起来,如果趁着沈大侠的弟子群龙无首的时候,将这些弟子全都收归麾下,那么绝对是一件好事儿。
    一时间庄子里有些乱,谷蕊是找急忙慌的到处打听她表哥的事情,谷少侠是忙着安抚弟子,又要应付那些找上他的侠客们,其他人留下来的多半是来看热闹的。
    沈大侠的尸体倪叶心他们都看过了,第一时间看到的,只是咽喉部位被刺穿了,并没有其他的伤势。
    不过沈大侠身上也有很多酒味儿,应该是刚才喝了不少的酒,或许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被人干脆利落的给杀了,都没有反应过来。
    沈大侠的尸体被谷少侠给抬走了,暂时还存放在庄子里,不过也在着手人准备给沈大侠下葬,虽然沈大侠死的很突然,但是也不能一直将尸体留下来。
    这么一折腾,很快天色就黑了,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了,倪叶心才想起来,自己都没来得及吃饭,肚子饿的他心发慌。
    倪叶心和慕容长情去吃了晚饭,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看到有好多人来找关庄。
    当然那些人并不是和关庄来攀谈的,而是来询问关庄的。沈大侠死的时候,可是和关庄在一块的,按理来说,关庄知道的肯定特别的多,比别人都全面。而且关庄也很可疑,所以那些人特意过来询问关庄。
    关庄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被那些人团团围着,来回的询问,让平时好脾气的关庄也变得很暴躁了。
    他的确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那沈大侠忽然就死了,死的不明不白的。
    当时他为了博得沈大侠的信任,所以不得不喝了需多酒,这会儿感觉脑袋有些宿醉的疼痛。他本来是从沈大侠哪里打听到当年的事情,可是哪里想到,有人悄悄的就把沈大侠杀了。
    关庄很懊恼,觉得自己不够机警,有人在外面杀了沈大侠,自己竟然不知道。
    那些人无功而返,问了无数遍之后才肯离开。
    那些人离开了,关庄也从屋里走出来了。那个屋里本身住了四个人,不过因为沈大侠出事儿了,已经走了一个,现在加上关庄还有三个人,那两个人总是不停的问关庄一些问题,而且用怪异的眼神瞧着关庄,让他非常不舒服。
    关庄干脆就走出来,坐在院子里。
    院子倒是安静,只是偶尔有人路过,然后来回打量关庄几眼。
    倪叶心和慕容长情回来了,不过瞧关庄的样子,似乎很烦躁,应该是需要冷静一会儿,所以没有打搅他,直接就回了房间去。
    十女就在屋里,他虽然当时不在场,不过下午闹的沸沸扬扬的,他也早就听说是怎么回事儿了,不过还有各种传说,要多不靠谱有多不靠谱,让人听了就不觉得皱眉。
    十女见他们回来,立刻问道:“教主,有什么发现吗?”
    倪叶心摇了摇头,说:“很奇怪,不过没什么发现。”
    那会儿院子没人,沈大侠就和关庄、谷少侠两个人接触过,谷少侠说谷蕊的表哥吴少侠来过,但是吴少侠又失踪了,哪里都找不到他,实在很奇怪。
    那会儿根本没什么人经过院子,所以完全没人瞧见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凶手更是没有瞧见了。
    十女有点失落,说:“我……出去看看。”
    十女出去了,估摸着是去瞧关庄去了,倪叶心则是坐下来歇歇腿,说:“还说再怎么打探一下沈大侠呢,结果沈大侠突然就死了。唉,看来咱们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了。”
    慕容长情也有点头疼,两个人明明是出来游山玩水的,然而现在看起来,一点也不觉得清闲,反而到处都发生奇怪的事情。
    慕容长情说:“早知道就不应该跟着关庄来这里,应该直接跟我走,说不定过几天就能到了。”
    倪叶心笑嘻嘻的说:“大侠,你这么着急回娘家啊?”
    慕容长情瞧了他一眼,说:“总比在这里浪费时间的好。”
    “也不算浪费时间。”倪叶心说:“我对那个眼睛的图案还是很有兴趣的,大侠你那里不是也有一个木盒子吗?我有点想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感觉很好奇。”
    自从上次仓亭派的大师兄跑掉之后,倪叶心显然对那个刻有很多眼睛图案的木盒子很有兴趣。然而很可惜的是,很多人见过那个木盒子,但是根本没有人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慕容长情倒是也很好奇,不过他这个人不爱管闲事儿,尤其是掺合了那些名门正派的闲事儿,慕容长情就更不喜欢了。
    倪叶心说:“是不是已经走了很多人了。”
    慕容长情点头,说:“十个八个罢。”
    倪叶心点了点头,说:“太好了,走了这么多人,是不是有屋子空出来了?这样就可以让十女住到其他屋子里去了!”
    慕容长情还以为他要继续说案子的事情,没想到倪叶心的扩散思维这么广泛,竟然说起了这个来,慕容长情都有点跟不上他的跳跃思维了。
    不过慕容长情的确很不适应和别人睡一个房间,当然倪叶心除外了。
    倪叶心则是已经快要羞耻死了,十女明明睡在不远处,慕容长情还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让倪叶心羞耻感爆表。现在好了,房间变得多了,十女终于可以搬出去住了。
    倪叶心赶紧跑出去告诉十女这个好消息,另外赶紧去占房间,免得别人把空房间给抢走。
    十女就在外面,和关庄坐在一块,倪叶心风风火火的跑出来,高兴的说:“阿十,现在有空房间了,你就睡在空房间罢!”
    十女都没想到这个问题,赶紧答应了,点了点头,说:“好。”
    十女根本没有什么行李,所以什么东西都不用带着,只要去占一个房间就好了。
    不过房间之前都是有人住过的,还都是大男人,弄得脏兮兮的,屋里一股子臭味儿,还丢了不少东西,倒是需要人来收拾。
    不过这会儿可不能指望着有庄子里的弟子给他们收拾东西了,庄子里的弟子现在都已经懵了,完全不知道应该听谁的才好。
    十女找到一个空房间,就在倪叶心和慕容长情房间的对面,倒是很方便。
    关庄瞧见了就说道:“阿十姑娘,我来帮你收拾一下东西罢。”
    别看关庄人高马大,好像很粗手粗脚的样子,不过收拾起屋子来,竟然意外的井井有条。
    十女有点惊讶的看着他,关庄忍不住笑了,说:“嗨,我一个人住习惯了,总是要自己收拾东西的,这也没什么了。”
    屋里很乱,不过十女和关庄两个人,很快就把东西全都收拾好了,这才松了口气。
    大冬天的,十女活动的都有些微微出汗了,鼻尖上冒了些薄汗,忍不住伸手擦了一下。
    那边关庄已经擦干净了桌子和椅子,将抹布洗干净,这才洗了洗手,然后准备把挽起来的袖子放下去。
    十女回过头来,就看到了关着的手腕,他两个手腕上果然都有伤疤,已经不是结痂了,而是鼓起来的伤疤,因为伤疤很狰狞,所以即使不仔细瞧,也是能一眼看到的。
    十女心中一抽,忍不住就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手腕的地方有脉门,关庄又是被挑过手筋的人,被他一碰,整个人都震了一下,不过没有甩开他,硬生生的制止了自己的动作。
    十女伸手轻轻的在他伤疤上摸了一下,别看只是不经意的摸了一下,其实十女是想看看他的伤势恢复的如何。
    关庄的手筋不能恢复如常了,但是竟然恢复的还不错,也不知道是经历了多少努力才做到的。
    关庄被他摸得有些痒,反手抓住了十女的手腕,说:“阿十……阿十姑娘,不知道你现在方不方便给我脸上换一下药。”
    十女听到他的话,就点了点头。
    关庄脸上的伤因为化脓了,所以的确要勤换药才行,不然很可能继续化脓。
    十女让他坐下来,然后站在他面前,低着头给他把脸上的布打开,小心的检查了一下,伤口并没有继续化脓,看起来恢复的还不错,然后这才轻轻撒上一些药粉。
    十女做的很专注,而关庄也很专注,目光灼灼的瞧着十女的脸。他的目光先是放在十女的眼睛上,然后放在十女的嘴唇上,瞧得突然有点热血沸腾。
    关庄忍不住吞咽了一口,他的手不自觉的就轻轻搭在了十女的腰上,但是力度不重。
    十女正在给他换药,所以并没有注意这些细节,手上的动作相当麻利,一点也没有把关庄弄疼。关庄反而觉得,伤口凉丝丝的,而且有点痒,是十女的呼吸洒在了自己的脸上。
    十女给他换好了药,然后想要转身去洗手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关庄搂在了怀里。
    十女吓了一跳,想要推开他,不过关庄反而搂的更紧了,还伸手压住了十女的后背,把十女死死的困在了怀里。
    关庄这只是下意识的举动,他以为十女要跑,所以下意识的把人搂紧。
    十女有点慌了,说:“你这是做什么?”
    关庄一双虎目死死盯着他,说:“阿十……我,我想亲你的嘴。”
    十女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整个人都懵了,他真是没见过想关庄这样“直爽”的人。
    而关庄竟然一点也不害臊,还一本正经的瞧着他,似乎在很认真的等着十女的回答。
    十女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好了,一张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住了,不过嘴唇哆嗦了好几下,竟然没把“不行”两个字说出来。
    关庄看着十女,十女也瞧着他。过了有一段时间,关庄似乎等不及了,终于伸手按住了十女的后颈,然后狠狠的撞上了十女的嘴唇。
    关庄真是个傻大个,亲吻一点也不温柔,急躁的要命,估摸着是没怎么和人接吻过的缘故。
    也的确是这样,关庄年纪可不小了,也不是什么毛头小子,但是完全没有谈过恋爱,更别说和人接吻了。
    关庄年轻的时候声明和样貌都不错,心仪他的姑娘可不少,只是关庄那时候只想着如何行侠仗义,觉得这么早就成家也太早了些。
    后来的突变让关庄更是没心思想这种事情了,他的手一度连一张纸都捡不起来,整个人都处于焦躁和颓废之中,他每天只想着几件事情,练武,活下去,查清楚当年的事情。
    当然还有……
    他还会经常想起来一个人,是那个救了自己的小男孩,一个只有八九岁大的孩子。
    十女被关庄磕的差点眼泪都下来了,牙齿酸疼酸疼的,他想要痛呼,不过一张嘴,关庄的舌头倒是挤进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