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手撕系统重生后+番外 作者:风之克罗地亚(上)

字体:[ ]

 
文案
 
顾夕歌前世门派覆灭众叛亲离,堂堂大乘仙君却被自己的亲生弟弟捏断经脉废去修为,更被自己的死敌囚禁了二百余年,死得憋屈又窝囊
但他在手撕了一个“炮灰逆袭系统”后,竟然重生了
重生之后的他,决心干掉死对头迎娶师尊走上人生巅峰
前世死敌深情表白:我心仪于顾道友,千载亦不变
顾夕歌一脸冷漠:呵呵
师尊欲言又止:徒儿……
顾夕歌坚决点头:师尊不用说,我都懂
主受,师徒年上,冰山高冷攻×心狠手辣受
排雷须知:主角心狠手辣非正派,介意者慎点
 
内容标签:强强 仙侠修真 宫廷侯爵
 
主角:顾夕歌 ┃ 配角:纪钧,陆重光 ┃ 其它:重生,修真
 
 
 
 
 
 
 
  第1章 重生机缘
  
  顾夕歌睁开了眼。
  他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高远星空。那些星辰明亮而璀璨,触手可及又似远在天边,如一斛明珠散落天边。
  他有多久,没有见过这样的星辰了?这一切是梦境还是幻觉?顾夕歌手指微颤,他终究压下了心头奔涌的情绪。
  “亲爱的宿主,恭喜你被选为炮灰逆袭系统第一百八十七任主人。相信在系统的帮助下,你必能成功逆袭走成为人生赢家。愿我们合作愉快,互利互惠。”
  顾夕歌极难形容他那一刹的感受,仿佛有一柄寒刀,悄无声息地刺入了识海之中。那刀刃冰冷锋锐又寒意透骨,几乎让他的思绪也凝结成冰。
  究竟是什么人,亦或是什么存在能有这样大的能耐无声无息地潜入他的识海之中?若是单论神识之强,在九峦界中只有几人可于顾夕歌相比。
  那名为系统的存在既然有这般能为,又何必同他这样一个功体已废的人打交道?是利用抑或有所图?
  顾夕歌思绪瞬息万变,但他只是怅然地叹了一口气道:“想必我已经死了。”
  “的确,宿主已经死了。”名为系统的存在平静答道,“这也是系统选上宿主的原因之一,但现在宿主却有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宿主只要根据系统提示完成一步步任务,就能顺利逆转身为炮灰的命运,名成功就威震三千世界。”
  顾夕歌并不答话,但他纤长睫毛却眨动了一下。
  威震三千世界,真是好大口气。他上辈子那位死对头陆重光不可谓修为不高绝,更兼资质非凡天命所向,一切事情都顺风顺水全无阻碍。可惜在他死去之前陆重光也只是大乘期修士罢了,未能破界飞升离开九峦界。
  系统见顾夕歌不答话,抛出了更诱人的条件:“宿主通过完成任务可以积攒逆袭点数,不管是什么天材地宝,抑或功法秘籍都能在系统中兑换到。长此以往,宿主定能逆转天命成就不凡伟业。”
  “说说看,你所谓的任务大致有何范畴。”
  “鉴于宿主是第一次使用炮灰逆袭系统,所以系统会给出一定说明与讲解。宿主上辈子生活的这个世界,是由一本小说构筑的。而宿主作为主角陆重光一统大千世界征程中的一个反派,所占戏份并不多。为了改变宿主必然的悲惨命运,宿主必须完成一系列与主角陆重光相关的任务,逐步提升好感度,最终逆转天命。”
  这狂妄至极的系统,竟要他向陆重光低三下四博得那人的好感?顾夕歌简直想冷笑了,但是他依旧不急不缓地问道:“若我抗拒任务,又有何下场?”
  “如果宿主拒绝完成支线任务,系统会给予宿主一定惩罚。”系统给出了无情的答案,“如果宿主拒绝完成主线任务,系统会抹杀宿主的灵魂。”
  那冰冷无情的声音似是威胁,又似是警告。
  可顾夕歌听了系统的回答,终于低低笑了一声。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倒也并不算意外。
  “如果是等价交易倒也罢了,我也并非不能接受,但你威胁我,这可不大好。”顾夕歌心平气和道,“你不过是一抹天外幽魂罢了,又有何德何能抹杀我的神魂?”
  话音刚落,一团淡白的光芒已被顾夕歌自神魂中硬生生扯了出来。那光团似是有些惊惧,它瑟缩颤抖了一下,随即就被顾夕歌轻轻托在掌心。
  那团淡白光芒映衬着顾夕歌绮丽眉目,说不出的意气风流。这位刚刚死去的前任炮灰,此时却好似大权在握的仙君般气定神闲。只是那双光芒璀璨的凤眸之中,却只有冰冷的杀意。
  “疯子,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疯子!”那光团似是急了,一贯冰冷无感情的声线也开始抖动起来,“你竟然将自己的一部分神魂和我一起扯了出来,难道想和我同归于尽吗?”
  “自然值得。”顾夕歌轻声道,他一分分合拢了手掌,动作优雅而坚定,“若要我听命于阁下,你给出的代价还不够。”
  更何况他当时宁愿死绝也不屈从于陆重光,又怎会因这天外孤魂三言两语变更心意?
  那团白光在他手心中剧烈颤动,似想挣脱顾夕歌的束缚。须臾之间那五根白皙如玉的手指,毫不留情地合拢了。
  细碎如雪的白色光点飘散在虚空中,等到顾夕歌重新张开手掌时,那团白光已然消失了。
  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顾夕歌每一步都走得无比艰难,他只差一步就能破界而去。若是他当时向陆重光认输,他自己也不至于落得那般下场。
  顾夕歌固然可以委屈求全地活下去,可若是他都遗忘了自己当初的本心与坚持,即便苟延残喘也毫无意义。
  他不甘,他不服!他资质不逊于陆重光,冲霄剑宗亦要比混元派势力更大。若论心机手腕,他也不输给陆重光分毫。成者王败者寇,他只输给天命与人心。
  天命,主角,炮灰。顾夕歌抬头仰望着那灿然星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输了就是输了,他何必给自己寻找借口?只可惜,他不知何时才能见到陆重光身死道消的那一天。执念如此,断不能改。
  顾夕歌轻轻微笑了,他阖上了眼睛。
  这是一双孩童的手掌,稚嫩而幼小。雪白掌心中一点朱砂痣,陌生又熟悉。这分明是顾夕歌自己的手,看年岁不过八九岁,顾夕歌不敢置信般合拢了手指。他想不到自己居然有这般好运,竟能重活一次。
  即便顾夕歌将自己的一大半神魂同那所谓系统一起扯了下来,却也并不意味着他在主动寻死。机缘巧合之下,顾夕歌曾学得一门奇异之极的分魂之法。那时他仔细而谨慎地将那系统占据的神魂分离而去,看似玉石俱焚刚烈至极,心中依旧怀有几分不切实际的幻想。
  顾夕歌暗暗猜测,想必在那本书籍中不曾对自己这个所谓炮灰修习的功法逐一描写,因而那所谓系统才会疏忽大意。
  一大半神魂,换得他此身自由,就算同归于尽又有何不值?那系统给出的条件固然十分诱人,可顾夕歌却明白世上绝没有那般轻易的好事。更何况要让他对陆重光百般谄媚,绝无半分可能!
  看不惯就是看不惯,他一向厌恶陆重光的为人。此等处处留情俗念未断之人,也能有那般修为,简直是上天不开眼!陆重光的确心狠手辣又心思灵活,可若不是他运气好得出奇,他早就死在顾夕歌手上。
  一想到自己的老对手,顾夕歌不禁扬了扬嘴唇,算是微笑了一下。
  恰在此时有人推开了门,一个身着绿衣的侍女轻声道:“大少爷,老爷让你去见他。”
  顾夕歌望了那张清丽容颜一眼,似有几分印象。他试探般询问道:“凝碧?”
  那侍女笑盈盈地说:“大少爷还是快些吧,老爷有些等的不耐烦了。”
  真的,自己真的回到了年幼之时。顾夕歌简直欣喜若狂,他却微微低下了头,不让凝碧望见他眸中的激动与欣喜。
  一个并不受父亲宠爱的八岁孩童,不会无缘无故露出那般喜意。比起自己,他的父亲明显更疼爱他的小弟。
  顾夕歌长睫微垂,有些瑟缩地低声道:“凝碧,你说父亲看见我修为没有增长,会不会生气?”
  可怜的大少爷。他九处仙窍竟全都堵塞,不管如何修炼,都只是徒劳罢了。凝碧微微叹息了一声,柔声道:“大少爷不必害怕,这次有蓬莱楼的长老在,想必老爷不会为难大少爷。”
  蓬莱楼,原来已经到了那个时候,顾夕歌瞬间了然。
  他如何能不记得这一天?上辈子他同父异母的弟弟顾夕辞直接被蓬莱楼化神真人收为亲传弟子,从此春风得意很是风光。
  顾夕辞九处仙窍通了七处,已然资质优秀非同一般。怀阳顾氏一脉也算蓬莱楼中一个不大不小的家族,能出了顾夕辞这么一个天才人物,自然面上生光十分长脸。
  上辈子那金丹长老将顾夕辞视若珍宝疼爱有加,却只轻轻探查了自己片刻,就说出那句让自己铭记了十余年的话语。
  “此子九处仙窍无一开通,即便练气有成也一生无法筑基。我劝顾商兄不要在此子身上浪费灵石丹药,未免太划不来。”
  划不来。这三个轻飘飘的字眼,却武断地决定了顾夕歌此后四年的命运。随后的四年,顾夕歌过得狼狈又辛苦。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让顾夕歌入得冲霄剑宗,他这一辈子就永远堕入泥泞之中,沉沦挣扎却无法自拔。
  只是这一次,他可不能让顾夕辞顺顺当当入了蓬莱楼。
  
  第2章 云泥之别
  
  顾夕歌跟着凝碧穿过一处处花园亭台,走了一刻钟才到齐物堂外。他打量着这处并不熟悉的院落,隐约想起他上辈子到这齐物堂时总没什么好事,因为他的父亲顾商并不喜欢他。
  不,用不喜欢三字形容并不贴切。正确的说法是,顾夕歌的父亲一直在漠视他。除非必要,那个男人甚至懒得瞧他一眼。
  顾夕歌也曾暗自伤心疑惑,他不明白为何父亲不喜欢自己。可他后来遇到的事情太多,也就不再挂怀于心。他连修行的时间都不大够,又哪有闲暇理会父亲和母亲之间的恩怨纠缠?
  顾夕歌母亲去世得早,兼之母亲出身低微并无半分势力,他在这怀阳顾家中可谓是孤苦无依处境凄凉。再加上自己九处仙窍全都不通资质低劣,顾商自然瞧他十分碍眼,这倒也没什么特别的。
  堂上那位威严凛然的中年男子,就是此次蓬莱楼派来的金丹长老。这次顾夕歌一眼看出这人虽是金丹修为,周身却灵光暗淡气势孱弱。想来这位长老是依靠丹药灵石侥幸结丹,已然没有向上修行的可能。难怪当初这人有眼不识珠,竟瞧不出自己是特殊仙体。
  不过也对。顾夕歌出生之时,家中曾特意请到一位元婴真人探查他的资质。那位元婴真人一举断定顾夕歌九处仙窍全部闭塞不通,和凡人并无不同,乃是十成十的废柴资质。既然元婴真人都下了断言,寻常金丹修士谁又能想到顾夕歌九处仙窍全都堵塞,竟会是传说中的无上剑体呢?更何况这位刘长老还收了顾夕辞母亲不少灵石,因而就将探查特殊仙体的步骤省下了。
  顾夕歌上辈子能将这一切查得清楚明白,自然花了一些心思。他为了报复这位刘长老与那女人,更是煞费苦心。虽说最终得偿所愿,可他却也落得一个睚眦必报的名声。这回,顾夕歌自然有更省力的方法。
  顾夕歌缓缓步入屋内,先是给父亲行了个礼,而后又对那位刘长老鞠了一躬,这才默不作声地立在一旁。
  顾商根本没看顾夕歌一眼,他十分客气地对刘长老道:“还请长老费心,瞧瞧我这长子资质如何?”
  刘长老听顾家家主的语气,便知他对这位长子并未抱有任何期望。他在未到顾家之前,就隐隐听闻怀阳顾家出了一个九处仙窍全都闭塞不通的长子,十成十的废柴资质。虽说这孩童有些微的一丝可能,是传说中的特殊仙体,但刘长老却不觉得这孩童有那般好运。更何况他还收了顾夫人的灵石,自然要拿钱办事。
  于是刘长老用神识探了探顾夕歌九处仙窍片刻,有些惋惜道:“此子九处仙窍无一开通,即便练气有成也一生无法筑基。我劝顾商兄不要在此子身上浪费灵石丹药,未免太划不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