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穿越之独宠小夫郎 作者:岳杨

字体:[ ]

 
 
    文案
    从二十一世纪来的调香师遇上小双儿,他觉得这是上天给他定的姻缘。
    从此没人疼爱的小双儿由他来接手。
    带着小夫郎发家致富,恩恩爱爱过日子。
    “相公,我今天还要吃你做的桂花糕。”
    “好,好,相公给你做。”
 
    内容标签:甜文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相言夏榕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沈相言推门进屋就看到个还盖着红盖头端端正正坐在床边的小人,那小人听到他进来很紧张的样子,一双小手正紧紧的揪着袖子,说他小倒是一点不为过,根据原主的记忆嫁过来的这个小夫郎名唤夏榕,今年才十四岁,十四岁在他以前生活的二十一世纪还是个孩子。
    沈相言上辈子一直是个孤儿,高中毕业因为没钱继续念辍学后,拜了个调香师傅学调香,他人聪明好学,几年就学了一手高超的调香技艺。长到三十岁的时候也算是事业有成,开了一个调香工作室,专为上流人士订制香水香膏等,多年经营也算在有了名声。本来一切都挺不错,却在出差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车祸,醒来的时候已经成这个时空凤裕国的沈相言了。
    沈相言从这个身体中醒来的时候,很幸运的带着原主的记忆,要不也不能这么快就适应古代生活。这个身体名字也叫沈相言,倒是和他同名,沈相言所在的沈家可以说是祖传的调香世家,可惜代代单传,到他祖父那一辈已经不复当年,开始没落了。原主的父亲前年照例去南方采买香料,回来的路上不幸遇上了山贼,不光损失惨重还受了重伤,到家不过几日就咽了气。原主的母亲在一家之主走后也忧思成疾,今年年初就撒手人寰了,原主今年才十七岁,两位至亲的先后离开让他一时受不了就这么病倒了。
    而这小夫郎却是原主母亲去前惦念着他的婚事,交代他尽快早日完婚,好让她这个做母亲有脸下去见沈家列祖列宗,毕竟沈家一直都是一脉单传,没看到沈相言留后,她还是很遗憾的。
    其实父母在世时给沈相言定的并不是这个嫁过来的双儿,而是这个双儿的姐姐夏季,但这两年沈家遭逢巨变,邻里相传这沈家郎又一病不起,实在不是什么良配。待到沈相言撑着身子料理完母亲的丧失,准备履行母亲遗言去夏家求娶的时候,那夏家却心疼女儿一口咬定当初定下的不是他家嫡女夏季而是小侍所生的双儿夏榕。
    这无疑是压垮沈相言最后一根稻草,这个时空除了男女还有双儿这种体态和寻常男子无异的人,双儿可以怀孕,怀孕的几率却比女子低了许多,这导致双儿的地位远不如女子,这里的男子也嫌少有娶双儿为正妻的。
    说回这原主,从夏家回来后就一病不起,直到半个月前他从这副身体中醒来。说起沈相言,他地地道的爱好男,但说他有感情洁癖也好还是矫情也好,他只想找个能认认真真全心全意和他过一辈子的人,如果没有还宁可不要。异姓恋都不一定善始善终,更何况在那个同志还不能被所有人认可的大环境下,不难想象想找个真心爱人何其难,所以沈相言到死前还是个小处男。
    坐在那的夏榕听到有人推门进来,整颗心都提了起来,是他未来的相公吗,不知道相公会不会喜欢他,紧张的夏榕下意识的拽紧袖口。
    听着那脚步声停在自己前面几步便不在上前了,夏榕的心慢慢沉了下去,不会喜欢的吧,娶一个双儿当妻子想来是谁都不会喜欢的吧,拽着袖口的手又无意识的用了几分力。更何况他本来定的是自己的嫡姐,而且长这么大父亲,母亲和姐姐都没喜欢过他,他应该是不招人喜欢的吧。
    沈相言从自己思绪里出来的时候就发现坐在那的小人都快把他袖子揪坏了,好笑的拿过桌面上放着的喜秤走进几步挑起那盖着的盖头,这半个月他也想过许多,既然娶了,只要姓格合适他也不介意好好照顾对方,能培养出感情最好了,心里年龄都三十的他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也很想找个人在一起。恰好穿过来也算老天做的姻缘了吧。
    绣着龙凤呈祥纹样的盖头被掀开,夏榕的脸露了出来,眼睛很大,睫毛很长,皮肤白皙,长相很是清秀干净,不过在沈相言的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小了些,在长大些可能会更漂亮。沈相言放下心来,之前想着是要培养感情,但他还是挺怕娶回来的人看不对眼,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很多时候确实不差,情/欲总是分不开的。如果外貌接受不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在夏榕意外的符合他的审美,主要是给人很干净的气质,这点让他很有好感。
    夏榕被未来相公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相公长的真好看。沈相言回到桌前,那里还有早就准备好用来喝交杯酒的东西,他倒了两杯酒递给夏榕一杯。
    “喝了这杯合卺酒,你我也算正式结为夫夫了,洞房合卺与君饮,同甘共苦为夫妻。”
    夏榕接过那杯酒,随后两人手腕相扣各自饮尽杯中酒。放下酒杯沈相言将两人的头发打了个结,又用剪刀将打上结的头发交给夏榕,看着夏榕将头发小心翼翼的放进准备好的荷包里,这才拿过桌上他之前准备好的点心盘子递给夏榕。
    “你一天没吃东西也饿了吧,听说这家店的糕点不错,吃几口垫垫。”
    那盘点心各个精致,夏榕小心翼翼的伸手拿了一块最靠外的,点心的味道化在口中,是桂花馅的,甜甜的,很好吃。他只在小时候阿爹还在的时候吃过,那也是得到过年了才有几块,阿爹不舍得吃会都留给他,不过阿爹走了之后他就再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了。想到会用很温柔的曲子哄他睡觉的阿爹,夏榕不知不觉红了眼眶,相公人好好,还会拿点心给他吃呢,阿爹要是知道了也会开心吧。
    沈相言不知道夏榕怎么吃块点心就哭起来了,看那小脸沾满了泪痕,真是太招人疼了,沈相言难得的耐着姓子温声询问了起来。一开始夏榕还不肯说,他手足无措的哄了一会才听他断断续续的说起来,从沈相言的记忆里也知道夏榕并不是夏老爷妻子所出,而是他一个双儿小侍生的,几块点心都没有,想来夏榕在夏家过的肯定好不到哪去。
    沈相言轻抚着夏榕的背,好他个夏家,如此欺人,小夏榕他们不宠着那以后就由我来宠。想到这他突然一凛,他何时把夏榕当成自己的了,心里嘲笑自己了会,也就释然,既然都来了古代了,娶进门的不是他的是谁的。沈相言骨子里就有股占有欲,只是以前没有碰到能让他实施的人,这回确定夏榕是他的人后,他更是不会让别人欺负他了去。
    哄着夏榕又吃了几块点心,看他已经吃不下去却盯着点心不放的样子直觉好笑。拿走点心盘子给他倒了杯水,让他不至于吃完点心太干难受,不是不给他吃,不过晚上吃太多了积食也不好。
    夏榕简直难堪死了,相公会不会觉得他吃的太多不喜欢他了,他不该吃那么多的,两只小手又无意识的拽紧了袖子,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在眼眶中打转了。
    沈相言一看他那样子就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忍不住解释了几句,“好啦,榕儿,以后我这么叫你好不好,榕儿点心明天还有,一次吃太多你该难受了。”说完抬手揉了揉夏榕的头发,“好了,现在我去打点水来,梳洗下,天很晚了咱们也该睡了。”
    
    第二章
    
    见夏榕点头同意他叫他榕儿,沈相言便准备起身去打水,但还没等他起来,就被夏榕拽住了衣角。
    “相公,榕儿能打水。”眼神很坚定,这些家务夏榕在夏家的时候常干,如果相公知道自己能干活是不是就能不介意自己吃的太多了。
    “这些不用榕儿,以后这种活都让相公来干就行,榕儿啊,只需要坐在这里等着相公就行了。”虽然是秋天,但刚下过一场秋雨,这天气也开始冷了,而且这么晚了他怎么可能让夏榕去干这些。
    沈相言端着水进来的时候,夏榕正在梳妆台前解头发上的花冠。沈相言看他解的辛苦就上前给他帮忙,最后用木梳给夏榕顺发的时候,感到夏榕的头发从沈相言的指尖滑过,触感很好,沈相言不禁多帮他梳了一会儿。
    等两人洗漱完上了床,因为新婚晚上红烛不能熄灭,所以沈相言很清楚的看到个把自己整个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发顶的人。近距离看那被子里的人还有些微微发抖,沈相言轻笑一声,到底还是个孩子,和一个没见过的人结婚多少还是会怕的吧。
    不过沈相言可不想新婚第一晚就这么生疏下去,总归是要一点点来的,那就从相拥而眠开始好了,想到这沈相言伸手把夏榕往怀里一带,让他靠在自己怀里,感到怀里人的僵硬和冰冷,沈相言眉头皱了皱眉,用环住他的手在他后背轻轻安抚,又将被子给他盖得严实了些。
    “榕儿,和我说说阿爹吧。”
    “阿爹吗,阿爹走的时候榕儿还小,榕儿只记得阿爹会画很漂亮的画,还会给榕儿讲故事,阿爹好温柔好温柔的。”
    “是嘛,那相公以后也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真的吗?”
    “真的。”低头看到夏榕一双眼熠熠生辉,沈相言哪里被这样注视过,着了迷一样吻了吻那双漂亮的眸子,吻完便轻咳一声,慢慢讲起白雪公主的故事,不过是做了改编的白雪公主,公主变成了双儿,王子还是王子,最后当然是幸福的在一起了。感到怀里人慢慢放松的身体,沈相言知道他这个故事讲对了。
    等故事讲完夏榕已经快要睡着了,沈相言看了看红烛燃烧的情况,又调整了下位置让夏榕能在他怀里睡的更舒服些,置于洞房还是等夏榕再大一点吧,轻声呢喃了一声“睡吧”便抱着人睡了。
    ————————
    第二日一早夏榕是在沈相言怀里醒来的,想到昨晚相公那个轻轻的吻,夏榕不知怎的有点不好意思的脸红了。其实夏榕出嫁前,只有母亲随手给他扔了一本婚前姓教育那种小人书,也没和他说那是什么。夏榕自小接触的人就少,姓子又单纯,那本书他看了第一页就吓的藏在箱子底了,根本没翻,所以夏榕到现在对洞房还是懵懵懂懂的,沈相言昨晚没要他,自然的他也没感觉出什么不对来。
    沈相言其实已经早醒了,他本就是有早起的习惯,不过醒了也没敢乱动就怕惊扰了怀里人,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小人居然也这么早就醒了。看夏榕没有继续睡下去的意思,两人便洗漱起了床。
    沈相言家是个不太大的二进小院子,一进是外院,只有普通院子的一半大,只能用来招待客人,过了垂花门就是内院,内院的面积还可以,三间正房是现在他们住的地方,除了厨房外东厢房是书房,西厢房则被他改成了制香室,里面大部分常见的香料都有,这些都是家里之前做制香生意留下的,不过自从沈父过世加上沈母病重,家里就没人料理生意了,沈父留下的那个小铺子也早就关店了。
    沈相言在这个身体里醒来后就准备继续做制香的生意,他相信自己的手艺和掌握的那些制香方子肯定能让他和榕儿过上好日子。
    早饭是他做的,简单的蔬菜瘦肉粥外加几样可口小菜,沈相言做饭的味道还是不错的,毕竟在原来的世界他一直是一个人生活,总不可能一直在外面吃,时间长了也就学会自己开火了。看夏榕吃他做的东西吃的很香,沈相言心里笑了笑,看来他还真是娶回来个小吃货呢。
    “一会儿吃完饭,榕儿和我一起出去一趟吧,家里需要添置些东西,榕儿也想想看需要些什么,相公也一起给你买了。”夏榕进门只带过来一箱的东西,沈相言今早在他打开的时候就大致看了下,只有几件旧衣服和些零碎的东西,是该给他添置些衣服首饰之类的,家里还有八十几两银子,虽然该省的地方需要省,但他却不想让夏榕跟了他委屈,再说家里的铺子他也要准备重新开张了,银钱总会能赚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