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快穿之心魔 作者:墨染水中天

字体:[ ]

 
文案:
如果你看腻了一被撩就倒的傻白甜受,可以试试林绿这款没心没肺演技超好的心机boy。
从头鬼畜到结局,保证坏到掉渣,形象多变到接近人格分裂,每个世界都混到变成攻的心魔的地步。
 
1.精分自恋受vs霸道三观不正攻
2.受非常渣,攻也渣
3.本文走悲路线,颇虐,专门虐攻
4.作者眼见着是签不了约上不了架的主,依然保证九个故事完结,反正不要钱不看白不看,点进来觉得还行就收藏一下当鼓励吧……
 
内容标签: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绿 ┃ 配角:蓝缪,萧麟,谢長平 ┃ 其它:快穿
 
    
    第1章 楔子
    
    林绿神情复杂的看着坐在钢化玻璃窗对面的女人,张着嘴,却良久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阿绿终于来看姐姐了,姐姐好高兴!”还是穿着橘黄色囚服的女人先开的口,尽管不再是从前那样精致到脚趾的妆容服饰,面色上也有些憔悴,五官艳丽的女子,微微侧了脸,扬唇眯眼一笑间,依然透着一股妖娆惑人的味道。
    “铃姐……,你还好吧?”看到苏铃熟悉的笑脸,林绿微微松了松绷紧的肩膀,宽了宽领带,选了个自觉最不刺激性的开场。
    然而苏铃好像还是被他刺激了,几乎是他的话还没讲完,苏玲就突然站起来半趴到了玻璃窗上。
    一双手正贴到对着林绿脸的位置,一双眼死死的盯着他,仿佛能用那双眼睛将林绿的血肉全撕下来吞进肚子里面的,那种盯法。
    林绿瞬间觉得毛骨悚然,幸而苏铃的举止很快就被里面的狱警喝止,待苏铃重新坐好,林绿定晴去看时,苏玲又还是那一副即使落魄亦难掩丽质的镇定模样,带着她惯常的妖娆笑容。
    然而林绿觉得这样更惊悚了,脑子一蒙圈,就将一直在脑子里徘徊,很想问又不敢问的话出了口:“你为什么要杀了阿姨?那可是你亲妈啊!!!……呃。”
    好在还算及时回神,将剩下那句比起来不是渣爹更值得杀吗咽了下去。
    “阿绿。”苏玲脸上的笑容一下子绽放开来,将双脚一交叠,身体前倾,贴得隔开她与林绿的玻璃窗近一点,再近一点,吃吃的笑道:“姐姐知道喔!阿绿心里是有姐姐的,只是妈妈,阿绿恨着妈妈,所以才无法接受姐姐,而且妈妈实在是太碍事了,总是破坏我们的相处,一直说一直说阿绿的坏话,还有总是不停的说让姐姐要嫁给那只猪,姐姐真的忍不住了……”
    “阿绿会等姐姐出来的吧?!姐姐已经为阿绿把那个欺负伤害过阿绿的妈妈杀掉了,所以,阿绿一定会在外面乖乖等姐姐出来的吧!!!”
    苏玲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她自己的世界里面,甚至没有察觉到林绿已经落荒而逃了,依然自顾自的吃吃笑语:“姐姐把妈妈她杀掉了,所以,等姐姐出去,阿绿就和姐姐结婚吧,我们会有两个可爱的宝宝,一男一女……”。
    尽管来看守所前,不,是在一知道苏铃这个继姐杀了继母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这件丧心病狂登上地方社会新闻头条的事情,自己大概是脱不了关系的。
    但是真的亲耳被确认了诱使杀人罪名,林绿还是觉得,自己有点胸口发闷欲呕的恶心感觉。
    大概是早上吃的虾仁肠粉+小笼包+两个卤蛋+芝士牛排火腿煎饼+牛杂汤不太合脾胃?
    明明他一开始趁着这个一直很讨厌的继姐,做小三被原配当街剥衣殴打正脆弱的时候,刻意扮演出温柔敦厚又包容的形象去撩的时候,只是想要看看继姐跟继母决裂的十八档戏码而已啊喂!
    难道是撩过头了?可是他一直都有很克制在若即若离的位置上啊!
    明明对别人这样搞都连基本好感度达成的表白都没收到几份啊喂?!
    所以果然还是苏玲本身就有病吧,从小被职业小三的亲妈逼着往小三这条职业道路上前进,饱受挫折什么的……
    这么想一想,林绿觉得自己一下子就治愈了不少,但是,如果要彻底皮平复这种恶心感,他觉得出看守所后必须马上去啃一份麻辣烫。
    这时身上的特殊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林绿掏出手机看着闪着我的天后四个大字的界面,瞬间抛却了去看苏玲时惯常的温柔敦厚的气质,转变为了冷酷干练的气场,迅速点了接听界面。
    “有什么事?”就连嗓音也从带着点柔软转变为了冷冽。
    “绿!你在哪里?”手机里响起的声音低哑甜腻得就像带着把小钩子一样,柔情万千。
    “说事!”林绿完全不为所动,因为萧萱桠就吃这一套<( ̄ˇ ̄)/。
    “明晚的全球演唱会BJ首演你确定会来的吧?一定要来啊!如果你没有来,我就不开场让所有的观众跟着我一起等哦!”
    林绿眉毛一竖,就开始吼:“萧萱桠你几岁了?!这种事情是能拿来开玩笑的吗?我捧着你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是容易的吗?给我收回你刚刚的那些话!”
    “啊!啊!绿!你不要生气啊啊!我错了。”
    林绿竖着眉头还要再教训萧萱桠几句,就听身边有车喇叭在狂响,转头一看,车里坐着的却是学长这个大BOSS,顿时就不好再暴躁。
    捂着手机对着BOSS一点头,嘴里依然是冷冽的往电话里丢下一句会来就挂断了,身上的气场却是再次一变。
    干练冷酷的经纪人一秒完成到无赖可爱小学弟的变身,连来字的尾音都捎出了点萌味。
    “学长怎么会在这里?好神奇!”无赖可爱小学弟脚步欢快的到了车窗前,非常熟练的拉开了自家供职的娱乐公司大总裁的副驾车门,坐好绑上安全带,然后才眼角弯弯的讨好道:“正好我还想着这里不好打车,带我一程呗!”
    “路过!”穆城才是真冷酷干练的代表,全程对林绿的一切表现目不斜视。
    等人坐好,就启动车子冲上跑道,期间对林绿哇哇鬼叫错了错了,不是这条道,我们不是先去公司吗一律采取无听态度,自顾自的往他自己的目的地开。
    车子穿过了市道很快就上了高速出了城,最后直接在穆城位于城郊森林公园深处的别墅前停了下来,穆城方才开口了:“一起吃饭。”
    林绿倒也不急,萧萱桠的演唱会现在已经进入最后一次彩排的阶段,前期已经把该打理的都打理完了,他只要在明晚正式开始前再去确认巡视一番就好,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搞全球巡演了,早就激不起他的紧张心来了。
    林绿流着口水飞快的跟着BOSS进门,现在最重要的是学长别墅里那位掌厨阿姨今天中午会做什么好菜!!!有没有他最爱的那道辣槽鹅掌~粉蒸田鸡?
    林绿流着口水跟进去,却失望的发现别墅里即没有声音也没有烟火气息,也就是说掌厨阿姨今天木有在,这样还有什么好一起吃饭的,难道是吃空气?!!
    没有好吃的不想卖萌了,阿绿绿要变身话唠,烦死学长:“咦!学长你家换了门啊?这个好,牢固,看着跟金库大门一样厚实,哇出入都是指纹锁的啊!咦!学长你家楼梯上什么时候也装了个大门了,这个看上去也……”
    穆城瞪了林绿一眼,立即让他老实闭嘴。再将西装外套一甩,拿条蓝白格子围裙往身上一系,指着沙发道:“坐,我做饭。”
    林绿捂着小心肝不安的坐到了沙发上,话说学长这种大家求抱金大腿的富二代,为什么会突然想不开要往居家男人发展啊啊啊?!!
    所以学长做的饭菜真的不会吃死人吗?
    心下揣揣的林绿眼睛往别墅明显刚改动不少的地方四下里乱瞟,无端端瞄出了几分同监狱里相似的阴森窒息感来。
    穆城很快就端出了四菜一汤,不但有林绿心心念念的辣槽鹅掌、粉蒸田鸡,还有两个青菜,全都摆盘艺术,卖相极佳,跟林绿想象中的黑乎乎完全不同。
    林绿笑嘻嘻的伸筷就夹起来往嘴里一塞,大嚼,然后对穆城竖起了大拇指。
    话说他已经完全做好了强塞一肚子黑暗料理,然后趁学长不注意再偷空去厕所偷偷吐掉的准备,没想到竟然意外的真的不错,这个大拇指他竖的是真心的。
    BOSS果然不管做什么都很棒啊!在他的领导下好有钱途,一定要抱紧了大腿!
    穆城微微扬了扬嘴角,伸手替林绿倒了杯白酒,道:“多吃点,瘦了。”
    林绿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捏起筷子又朝桌上的菜进攻。
    他吃相是那种有点急的,囫囵吞枣,坐姿和动作却文雅,所以也不算难看。
    穆城又倒了一杯推过去,林绿再次一仰头灌掉,穆城再倒,林绿再喝。
    一顿饭,起码喝了大半瓶白酒的林绿却毫无醉意。
    他一开始跟着BOSS,做为个小透明带着一样是小新人的萧萱桠混到现在的金牌经纪人,成为公司里的重量级人物,许多的关系就全靠着酒桌拼出来的,酒量早就练得不要不要的了!
    不过,BOSS今天有点不对劲啊。之前不是才说他胃和肝都喝坏了,让他没事把酒戒了?
    悄悄揉着吃撑了的肚子的林绿,正经脸的看着穆城收拾杯盘(虽然合格的小狗腿这种时候就该上抢着干活了,但老子超级讨厌洗碗……,所以,就这么正经着吧嗯!)。
    穆城的动作很快且有条理,几下就清干净了桌面,然后坐到林绿对面,漠然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萧天后明天晚上要在的演唱会上搞事,你知道的吧?”
    林绿一下子坐直了,终于等到正题,虽然这个正题他也有点懵逼:“萱桠要搞事?她要搞什么事?跟公司和我解约?退出娱乐圈?要在演唱会上跟人求婚?”
    穆城狠瞪了林绿一眼,道:“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所觉,她确实是要在演唱会上跟你求婚,你们两个连我也瞒得住,要不是她拜托了邱导录制视频和让体育馆那边配合,我还被你蒙在了鼓里,你这样是不是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
    “等等”林绿更懵逼了,这话里信息量不对啊,他可是一颗红心跟着BOSS走的小狗腿啊!
    什么叫不把BOSS放眼里?瞒着BOSS违背规章偷偷跟公司里的重要资源谈恋爱?急忙叫屈:“是不是弄错了,我跟萱桠就是经纪人跟明星的关系啊,最多算朋友,根本没有在一起过,她怎么会忽然跟我求婚?!肯定是弄错了。”
    “真的没有在一起过?你没有骗我?”穆城总算目光和缓点了,走到林绿的背后,将手虚放到他肩膀上方道:“那就是萧萱桠一个人在痴心妄想,企图染指绑架不属于她的东西?”
    林绿忙点头,点着点着却觉得不对,头好晕,地板在转,难道他喝醉了?
    只听穆城冷冷的声音贴着他耳朵边在响:“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你没有给过她暗示的话,她怎么会有勇气做出那样的举动?林绿,你到底要害完多少个人,才会收手?”
    “我……我没有,我没有害人!”这话戳到了他软肋,林绿猛地按住椅靠半站起来,大着舌头愤怒的反驳。
    话刚喊完,整个人就倒栽葱的要往地面摔去,被穆城及时架住了胳肢窝抓住,然后整个被从椅子上提了起来,抱到了怀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