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重生)二世祖归来 作者:黑色地板

字体:[ ]

 
文案:
虽然姬少川对自己千依百顺,但封小丰对着个大老爷们实在爱不起来。重生的封小丰决定奋发图强,利用各种资源摆脱姬大魔头的纠缠。姬大魔头表示,你叫啊,你再叫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封小丰是攻。主攻。二世祖熊孩子攻V阴险狠戾受。受宠攻。
 
小攻跑跑跑,小受追追追。小受表示没关系,这是情qu。
短篇。无虐无逻辑傻白甜。
排雷:这攻他很弱!
 
内容标签:甜文 打脸 爽文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封小丰 ┃ 配角:姬少川,鹿子鸣 ┃ 其它:重生
 
 
 
  ☆、回归的二世祖
 
  当得知姬少川将动身去炎芜城参加城主寿宴,自己将有至少半个月见不到他的时候,封小丰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不过他这人很能审时度势,又格外会装,知道姬少川此人阴险狡诈又擅长出尔反尔,自己若表现太过,说不定姬少川就不走了,无奈下只能强压欢喜故做情愁。为防止姬少川把他捎上一起带走,封小丰还费尽心机地装出一副病弱西子的模样。总算挺过这一关,有惊无险地送走姬少川。
  封小丰本是落雁城内一响当当的纨绔二世祖。每天领着一票小弟大摇大摆招摇过市好不威风。他父母虽是封家一个旁支,没有本家弟兄那泼天富贵,却也富甲一方。身为家中独子的封小丰,更是在众星拱月中出落成一个风度翩翩的……熊孩子。他大志向没有,就想混吃等死。
  就在他嘚瑟自己投了个好胎的时候,大魔头姬少川出现了。
  姬大魔头素来眼高于顶,落雁城城主千般谄媚万般讨好也不能入他法眼,没想却对封小丰这混小子一见钟情。便威逼利诱地借了封家族长的手,将封小丰强行讨要了去,绑回平阳城做一对欢喜冤家。
  姬大魔头乃是坐镇一方的恶霸,权势比封家高了不只一个段数,形势比人强,封家父母虽然不愿意,却也无力阻止。虽然也愤怒了一阵,但后来见儿子几次归家,都是越来越水灵白胖,也就消停了,只能默认了姬大魔头的存在。
  没错,本是窈窕美少年的封小丰,在姬大魔头有预谋的投喂下,已经成功长成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小胖子。
  封小丰平心而论,姬少川对自己倒是真好。只要他不提离开一事,姬少川就对他温文软语言听计从,恨不能把天底下所有珍宝都搜刮来捧到他眼前讨他欢心。
  当着外人的面,姬少川潇洒豪迈谈吐风雅,瞧着俨然是一位沉稳大气的上位者。及至回了屋子关上门窗,姬少川把脸一变,直接就变了禽兽,光天化日的就想扒了他的裤子。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只能揪紧裤腰带满屋子上蹿下跳。两人你追我赶鸡飞狗跳的能折腾好一会。而姬少川的变态之处就在于此了——任凭他怎样掌掴脚踹问候他各路祖宗,姬少川都只当他淘气可爱,从不放在心上,甚至还视此为闺房之乐。
  封小丰乐个鬼哟!
  本来姬少川若生的柔美些,封小丰也就两眼一抹黑忍了,偏偏姬少川生的丰神俊朗,英武伟岸,封小丰根本无法欺骗自己身下压的是个女人。他一点不想跟个大老爷们卿卿我我,但姬少川却仿佛很热衷被他睡。大早上的姬少川把他摁在被窝里一径逼问“爱不爱我”,尿急之下封小丰只能含恨说“爱”。然后午休再问一次,入夜就寝时再问一次,翻着花样来跟他谈情说爱,封小丰只想骂娘。
  现在可好,姬大魔头出门,他总算偷得浮生半日闲,爱干嘛就干嘛了。
  姬少川前脚刚走,那句“等你归来”的承诺犹在耳边,封小丰就收拾细软拿好银票偷溜出门了。
  他这走走得太急,临出门时一脚踩空,直接摔了个狗啃泥。再抬头,哪里还有平阳城的殿宇楼阁,居然直接就踩到了一处葱茏山林中。包裹没有了,身上穿的也不是出门时的衣物。
  封小丰一惊,恰巧不远处有处湖泊。他凑近前一瞧,生生骇了一跳!
  他居然变年轻了!变瘦了!
  在山林里呆坐了半天,他才勉强接受自己重回少年时代的事实。现在的时间倒是很好判断。身为家中独子,他能孤身沦落山野,又是这个年纪,也就只有那一次了。
  该死的落雁城年轻一辈第一人,鹿子鸣!
  他与鹿子鸣本是毫无交集,一个纨绔子弟,一个天之骄子,根本井水不犯河水。也不知道这小白脸抽的哪门子风,他带着几个随从在郊外跑马,小白脸忽然横路杀出,一甩马鞭就抽在他座驾的屁股上。
  他这座驾那可是大爷脾气,金贵得很,这一下哪里受得了?尥起蹶子就是一阵狂奔,颠得他一屁股滚下山坡。
  他磕了头,在山下昏迷了一天才被随从找到。找上门去讨说法,鹿子鸣却只是云淡风轻地说认错人了。去他妹的认错人哟!还飞身上马将马鞭递给他说,现在就可以抽回来。
  封小丰自然也不跟他客气!拿出吃奶的力气直抽了那马好几下,抽得那马又蹦又跳差点没回头踩死他。鹿子鸣这王八蛋却愣是稳稳当当地坐在马背上秀了一把马术,赢得吃瓜群众一阵喝彩。封小丰气得要口吐火球。偏偏鹿子鸣乃是落雁城城主的幺儿,封小丰无法以势压人。
  没想到居然又回到这个时候。
  封小丰发誓,要是重生回来了还是让鹿子鸣再次踩自己脑袋上耀武扬威,他就不抽马鞭子了,他把那根马鞭吃下去!
  最后又对着湖水狰狞了一把,封小丰爬起身,沿着山路往上走。
  虽然之前抽是抽回来了,可一点都不解气啊!封小丰琢磨着这次不能再便宜鹿子鸣那小白脸了,一定要给对方点颜色瞧瞧,好叫对方知道马王爷为什么有三只眼!
  其实封小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重生这种事情就是为了改变命运啊!可惜智商这种东西却不会因为愤怒而改变。
  封小丰一路沿着护城河走啊走,走啊走,及至他手脚并用气喘吁吁地爬回山顶,还是一个阴谋诡计都没琢磨出来。
  前方恰巧一队商队要入城,封小丰思忖着去跟对方借匹马回城。就在他刚向前走去几步,身后突然响起一阵喧哗喊杀声!
  “打劫!”
  “土匪来了!快跑啊!!”
  “全给我趴下!敢跑的全杀了!”
  在众人惊叫逃窜,马匹嘶鸣乱窜,山野土匪大喝“趴下”之前,封小丰已经抱着头妥妥儿趴好了。
  他的动作如此熟练迅速,惹得那土匪头子还因此多看了他一眼。周围商队伙计更是侧目不已,暗道这一身狼狈的公子哥肯定是个贪生怕死的典型。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
这个是短篇,灵感它突然就这么来了(⊙﹏⊙)b相师那篇跟之前答应妹纸要填的坑,因为提纲忘在宿舍忘了带回家,没法现在写,只能开学写了。现在先写个小短篇迎接开学哈!欢迎围观!
 
  ☆、这小子是个大忽悠
 
  落雁城毗邻京都,水陆两通,商业格外繁荣,每天都有商队往来。偏偏土匪猖獗,光天化日之下就敢不断侵扰商道,严重牵制了落雁城的经济发展。虽然这帮土匪不杀人,但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偏偏这些人有山林险地做掩护难以抓捕,让落雁城束手无策烦不胜烦。
  落雁城无权拥有自己的独立军队。倒是一山之外的平阳城,因为有姬少川这个准藩王坐镇,所以能拥有自己的独立武装军队。两年前落雁城与平阳城结了兄弟盟约。有平阳城拨动军队相助,落雁城才总算抢得一时安宁。虽然偶尔有土匪侵扰,却也不至于伤筋动骨。
  封小丰没想到这种小概率事件也能被自己撞上,这人的人品真是一言难尽。
  因为这伙土匪动静闹得挺大的,甚至还带起后面城邦外交一系列事件,所以封小丰记得很清楚。
  土匪们不幸遇到大名鼎鼎的荀安青大侠。荀安青这厮最是嫉恶如仇,直接把人给引入陷阱,差点就把人家一锅端了。而土匪中逃脱的这小猫两三只,后来就成了天天跟封小丰摇色子喝花酒的好兄弟……
  趁着土匪忙着控制场面,封小丰从指缝里悄悄打量了这货人。土匪大约有十几个人,都是麻布衣短褂袄……等等,怎么穿麂皮靴?什么时候土匪也这么壕了?麂皮靴都能穿上,你们是为什么还要当土匪啊魂淡!
  封小丰顺着人裤腿继续往上看,他当场就不镇定了。
  那坐在马上凶神恶煞趾高气昂的土匪头子,不就是姬少川的得力走狗,赵侍卫长吗?别以为贴个络腮胡子换个发型他就认不出来!仔细一看还有不少熟人呢,难怪人家能穿上麂皮靴……
  封小丰虽然不聪明,却也不笨,稍微一想就明白落雁城外这些匪患的来历。官也是他,匪也是他,麻蛋,这姬大魔头可真是阴险啊!
  等等!!要是他到城主那揭穿姬魔头的真面目,那城主自然也不会再去仰仗姬魔头的鼻息了吧,他不就不用去“和亲”了?没错,一定要把这个机会好好利用起来……
  封小丰陷入阴谋论与反阴谋论中一时无法自拔……
  “那边那个,给老子过来!”装扮成土匪头子的赵侍卫长气汹汹地吆喝道。
  封小丰抬头一看,哈?
  周围的商队伙计赶紧“蹭蹭”往左右退去,前方空出来,封小丰立刻被孤立在中间。他心怀侥幸地环顾一圈,发现大家都是布衣芒屩黝黑粗犷,只有自己锦衣华服细皮嫩肉,只能死心。
  他只想静静地趴在角落里蒙混过关,为什么要喊他呢?喊他他就只能跟兄弟们互相伤害了!
  封小丰此人是格外的贪生怕死,否则也不能捏着鼻子跟姬少川过日子。换了对方是货真价实的土匪,他早吓尿了。现在他自以为自己已经透过现象看穿这伙土匪的本质,赵侍卫长最怂的样子他都见过,还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在土匪跟商队的惊讶目光中,他就那么潇洒的,光棍的,大义凛然地走到赵侍卫长跟前。就跟刚才趴得最快的人不是他一样。
  趴跪一地的商队伙计中,一个剑眉星目的汉子在人群后抬起头,眼中也是惊异非常。与这些外来商客不同,他可是落雁城本地人。但凡落雁城的人,就没有没听过封家小霸王的纨绔之名的。
  “小子,瞧你细皮嫩肉的,你是落雁城的人?叫什么名字?”这边,赵侍卫长恶声恶气地问道,是要拿封小丰杀鸡儆猴,给落雁城点颜色瞧瞧。
  封小丰道:“你不知道我,我却知道你!”
  赵侍卫长呼吸一窒。眼珠子一阵乱转,他不动声色地狞笑道:“好,那你说说,老子是谁!”
  封小丰知道杨修死于没用又话多,但汉业未成前韩信还是很安全的,便鬼话连篇地说道:“我瞧你鼻窄颧高,乃是幼年离家之相,名字中必有一个走字。又两眼炯炯,一骑绝尘,乃豪气逍遥之辈,名字中须有一个逍字,走逍两字相叠,不正是赵吗!”
  什么!赵侍卫长悚然一惊,这边众人也是面面相觑!
  这小子居然说对了,他们头目可不正是姓赵吗!究竟是故弄玄虚,还是——?
  封小丰还没完。手一指赵侍卫长旁边一个大汉:“你耳轮宽大,眉毛稀疏,因仗义疏财,时常入不敷出,为家中妻儿所怨怼!幸而妻贤子孝,又有贵人相助,倒也相安无事!”
  你怎么知道!心直口快的假土匪吃惊得差点叫出声。
  封小丰手指遥遥再一指:“你额高脸圆,眉似刀斧,本是屠狗之辈,却有将相之志!”
  被点名的虎眼大汉倒抽一气!他这志向因为有些异想天开,还从未敢与人说起,连赵侍卫长都不知道呢!这小子居然……难道,果真是高人不成?!
  一众土匪眼中惊疑不定,方才被点到名字的三人心中更是掀起惊涛骇浪!
  这可不能是瞎蒙,了解到这个程度,这必须是跟他们烧刀子拜把子后才能知晓的啊!连周围百姓商客们也是一副“虽无参与但好像摊上大事”的昏懵表情。
  再看封小丰,虽一身狼藉,但目光坚毅,笑容澹然,刀斧于前也面不改色,竟是视生死如无物的超然洒脱,这,这人绝非一般纨绔子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