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快穿] 作者:徐歇

字体:[ ]

 
文案
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不用整容,不用PS,俊美容颜立马搞定!
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话痨变冰山,一步到位!
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断胳膊断腿如家常便饭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完成剧情可获得四魂之玉一枚~
荒月(睥睨众生):谁拿了我的天生牙?(内心OS:卧槽!要是让我知道谁拿了我的天生牙我一定要揍得他生活不能自理!)
凌夜:徒弟弟,是我拿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内心OS:哼,人都是我的了,就一把破刀还摸不得碰不得了?)
荒月:师父莫哭!这把不够我再去给你拿!
内容标签:综漫 快穿 系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月,凌夜 ┃ 配角:杀生丸系统 ┃ 其它:快穿、穿书、系统、1V1、轻松、原创剧情单元世界
第一章 这磨人的老妖怪*1
 
——“世界任务:完成主角成神的剧情。难度等级:f。世界资料传输完毕!”
俏皮的系统童音响起,他开启了他的‘长生’之旅。
这是他的第一个世界,根据系统所选定的角色,他这次要扮演的是一个无所不能但运气却没有主角好的大反派——荒月!
带着高昂的斗志刚获得新的身体,还没开始自己的宏伟事业,荒月就觉得下腹疼痛,胸口疼痛,大脑疼痛,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
他想起了当鬼的好处,至少在当鬼的时候可以享受身体破碎毫无知觉的福利啊!
早知道就不听那个系统的瞎忽悠!刚开始和系统绑定的时候,他是愿意的——据说还是采用了几万年前的经典动漫的人设:杀生丸!
但现在,他后悔了。还说是万里挑一的大妖,结果呢?
有他这样被揍得那么惨的大妖吗?
这下更好,先给了自己一张空头支票,现在又让自己体会这个新世界的世态炎凉!
还没等他想通,他就已经掉落悬崖。
触目可及的漫天的绿树浮云,掠过身体的是断枝冷雾,吸入肺里的空气更是冷地让金丹期的他觉得避无可避!
说好的无尽生命呢?!难不成他就是传说中掉了悬崖也会得到传承的主角吗?
山崖之上。
几人看过深不可测的悬崖,而后向其中一人道:“承允师兄,那妖怪掉下去了!”
莫承允往前一步,看了一眼山崖下头,云雾缭绕,半点人影不见,好不在乎道:“掉了就掉了,还怕他爬上来不成?”
“可是,万一斥道峰的人来寻仇怎么办?”
“寻仇?斥道峰不过几人,怕他作甚?”莫承允趾高气昂,似乎还觉得不够,又道:“如今斥道峰更是不比以往,尽知道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们不说,我不说,谁知?”
那弟子本还想说小师妹万一知道了,这可不就又闯祸了?要知道小师妹一向喜欢这个妖怪!果然妖怪善于迷惑人!
待几人走后,一人忽然出现在思过崖。
他一身白衣飘然,人影在山雾中若隐若现,一头披散的长发扫在腰间,无风自起。
思过崖是宗内弟子犯了事儿才会被关来的地方,这里阵法玄妙,被关押的弟子无一不被压了修为,而后以凡人之体在这里经受七七四十九天的惩罚。
“斥道峰不比以往?”他反复咀嚼这句话,稍带慵懒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讽刺,就像是将此当做一句笑话一般。
他伸出手,还未碰到思过崖的结界就已经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排斥感。越是修为高的人,就越是排斥。
“不过小小结界,还敢拦我?”他不喜,却又就地坐了下来。骨节分明的双手翻飞,不过一会儿就停下了掐诀的手指。
长了青苔的山石被他用一张纯白的缎子铺上,他不像旁人那般打坐,将逶迤三尺有余的白色外袍掀起,席地而坐,长腿随意踩在缎子上,一双浅淡色彩的眼眸目光飘散,看着山崖下头,算着自己徒弟生死几率。
他的徒弟,应该死不了。
太阳东升西落。此时,斥道峰。
夕阳落下余晖照耀在湖面上,本是倒映着天蓝色彩的湖水被染上一层橙色光辉,一时间波光粼粼。高耸入云的翠色山峰倒映在水中,隐没在云间,抬头只能看到茂林修竹,层林叠翠。
隐没在山谷之中,有两处洞府,一处房屋。
洞府高悬于山腰,错落有致,周遭怪石嶙峋,古树姿态万千,看上去高不可攀。而房屋却是最普通的树木所制,连一丁点的防御能力也没有。
木屋之外,一猪、一驴、一熊。还有个穿着红袍的少年。
熊是非抱着竹子,嘴里吧唧吧唧地啃,边啃边说,“话说小师弟还没醒吗?还是说小师弟的伤连师父都没把握?”
“所以说人类就是太弱了。”朱二顺语气不屑,又摇头摆脑。
“师兄,别忘了咱们还没化形呢!”吕三白呛声。
所以说凡人弱吗?只要他们没了师父照拂,凡人一逮一个准!
吕三白吭哧着看着朱二顺的一身肥肉,因为朱二顺不爱干净,黑色的毛上面还带着地里的泥草,看上去更加地烦杂。
他们师父怪喜欢漂亮的,这顶头的师兄竟是个这么不爱干净还丑的,饶是吕三白也只有暗暗嫉妒排名。
要知道,就算他们开了灵智,但也很少有姬幺花这样好的运气,出生没多久就可以化形,还以人类的小孩儿形态长大。
师兄们很是嫉妒一番,可最嫉妒的还数荒月——啧,这讨厌的人类小孩儿!
“就算化了形,稍微厉害一点的人也可以……”朱二顺还没说完,就被吕三白撞了一把。吕三白仗着自己高,腿还长,撞了‘猪’之后就赶忙跑了。
朱二顺也不是好惹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可惜了就算皮糙肉厚还是觉得地上石子儿膈人,于是立即追着吕三白跑了出去,拿着锋利的牙齿就准备去戳他。
不着调的两个师兄走了,留下四师兄熊是非和姬幺花。
“怎么还不醒!”姬幺花烦闷,抢过熊是非的竹子,心里焦急,听着乱七八糟的声音也很厌烦。
熊是非可怜了一张脸,可是憋不出其他的表情,只是委屈地小声道:“五师弟,你干嘛抢我的竹子!”
“叫你别吃那么多,现在这么胖,都是吃出来的!”
“你!你竟然说我胖?”
“难道不是?你的手臂都赶得上我的大腿了!”
熊是非一屁股蹲坐在地上,一身肥嘟嘟的肉上罩着黑白相间的毛发,摸上去还保持着幼时的柔软,带着黑眼圈的大眼闪烁几分眨巴眨巴,张开嘴,眼见着就要哭了。姬幺花立马把竹子塞他爪子里。
他师兄还没有化形,平日里也是跟个萌宠一般无二。要是这时候小师弟醒了,正巧看见熊是非在哭,那可得多惊悚啊!
他们是瞒了多久才将一个人类小孩儿在妖精窝里养大,怎么可以现在就露陷了呢?
于是,还没到小师弟的屋子,姬幺花赶紧把熊是非往怀里一抱,整个脸都给埋在了毛里,不过他顾不了这么多,直接带着师兄闪人。
凌夜的耳朵好使,扩大的神识自然是将外面发生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他一心二用,一双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游走在面前一具身体的每一处。而后又带着灵力注入这具身体。
他面色微愠,好看的柳叶眉皱了起来,一双凤眼闪闪着微光,似乎在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紧闭的薄唇轻抿着,露出脸颊两个小小的酒窝。
面前的人眼睛阖上,嘴唇苍白,面色全无,俊美的容颜在这样的状态下,无不散发着一种死气。他银白色的长发顺从地披散在身后,身上早已褪掉外衣法袍,蜜色的皮肤一览无余。
凌夜忽而收手,再无暇分心。
其实就在一瞬息之前,这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他曾经一厢情愿的认为,作为他的徒弟,根本不会和死亡有任何的联系。而现在,他才发现,原来徒弟也可以脆弱到这个地步!
只见凌夜目光微沉,一双好看的眼睛看不出什么情绪。他的手无歇地再次从对方的身体上滑过,带着灵力的蕴养,将对方已经断掉的肋骨重接,破碎的内脏滋养。
于是,等到被灵魂替代了的荒月醒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美地让人屏息凝气的人将手放在他的腹部。
对方的手有些凉,凉到荒月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他的脑子里闪过一丝邪念,还没把邪念发散出去,又一阵剧痛让他忍不住想满地打滚。
“忍住。”
听见系统的娃娃音,荒月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这个‘再造之母’送到了另一个世界。
“为什么没有降低痛觉感受的功能!”他痛不欲生,但又不能以其他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疼痛——比如打个滚,他不能!他只能隐忍地面不改色,顺便让上嘴唇死死咬住下嘴唇。
“为了让宿主拥有强大的执行能力,因此每个世界都是百分之百的‘感触’体验哟。”
“……”也就是说,该怎么痛就怎么痛!不带打折的!
细细的汗从他的额头上浸出,而后又顺成一股流水滑落,隐忍着痛苦模样让人看起来既脆弱又魅-惑。
冰凉的手指划过他的额头,荒月得到舒缓,渐渐地吐出一口气。
“阿月,你醒了。”凌夜的声音让人觉得恰到好处,尾音勾起一丝笑意,其间慵懒之音倒是让人觉得舒服地想要睡觉。
荒月咬紧牙关。心想:我再不醒你是不是就要让我清白之身毁于一旦了!但一想到这是自己的师父,孺慕之情再次高涨。
 
第二章 这磨人的老妖怪*2
 
荒月,这是原身的名字。也是面前这个男人给他起的名字。
可惜好了伤疤忘了疼,荒月现在满脑子都是对方那双好看的手,就算偏长的指甲看上去也漂亮非凡。
布偶不再说话,他现在已经对自己错选的宿在感到绝望。
话说刚刚那个被疼得叫嚣着要死不活的王八蛋到底是谁!现在一本正经又给谁看!
系统被荒月起名为布偶,由于布偶原名太长,又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只兔子布偶。
其实布偶刚开始的时候,对新宿主的配合是非常满意的,但是到了后来,他发现,宿主的大脑似乎异于常人!因为宿主时刻的精分让它不由地对任务多了一丝担忧。
荒月丝毫不知道布偶的心态,等荒月进入状态,略带冰冷的眼神多了一丝信任。欲言又止地将话压回去,而后对凌夜轻微颔首。
凌夜露出一抹笑容,手上却没有停下,运行着灵力的手在他身上漫游一遍,直摸得荒月身心舒畅,差点就情不自禁了。
荒月内心舒服地长叹一声:“有师父就是好,还带亲自按摩的。”
“这是个修-真-世-界,他在给你输灵力!”布偶‘科普’道。
“可他在摸我。”荒月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别扭。两人在进行意念的交流,所以一点也不用担心第三人听到他们的对话。
“你可以摸回去呀。”
“真的可以?”只听对方的声音带着些许试探之意。
“……”作孽!布偶咯噔一声,话说传说中的绿叽叽网站是一个能够颠覆三观、掰弯直男的神奇的网站!
再看荒月,那眼中越渐的信任之光。难不成,这个传言是真的?
又或者说,自己的宿主其实不是直男——根本不用掰!
凌夜的脸上虽然看不出什么表情,但荒月却读出了他很担心。
别担心啊师父!我只是在反复地被布偶炼体而已!
荒月没说一句话,又睡了过去。不过他的脑海之中突然多了一个温柔华丽的嗓音在叫他‘阿月’。
**
即便*被摔残了,在灵力的滋养下,荒月再闭关炼体,没几天就好了。
所以有师父就是好,摸一下能起死回生;摸两下就修为大增;摸三下——这感情得即可飞升啊!
荒月内心澎湃,面上冰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