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反逃婚指南[星际] 作者:混元三喜

字体:[ ]

 
  文案:
  以为会尸骨无存的林野再次睁开眼睛,
  却发现自己全须全尾地被绑了个结实。
  绑架,林野根本不放在眼里,只是这个世界太古怪。
  突出重围的前一刻,猛然听说自己是被逼婚,明晚就和小帅哥洞房,林野硬生生放弃了挣扎。
  然而,新婚之夜,小帅哥的毛还没摸着,他就被踹下了床。
  数月后,
  林野(狞笑):结了婚就该履行义务。
  顾丞炎:好。
  林野:嗯早就该……诶卧槽?
  食用指南:
  ①主受,苏爽甜
  ②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 强强 重生 星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野 ┃ 配角:顾丞炎 ┃ 其它:星际
 
  金牌编辑评价:以为会尸骨无存的林野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全须全尾地被绑了个结实。绑架,林野根本不放在眼里,只是这个世界太古怪。 突出重围的前一刻,猛然听说自己是被逼婚,明晚就和小帅哥洞房,林野硬生生放弃了挣扎。 然而,新婚之夜,小帅哥的毛还没摸着,他就被踹下了床。本文情节紧凑,故事跌宕起伏,人物塑造饱满,凭借一纸婚书,不得已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的两个人,互生情绪,剧情方面,层层推进,热血升级,战斗场面气势恢宏,人物情感细腻感人,作者文笔流畅,日更勤奋,读来一气呵成,阅后唇齿留香。
 
 
第1章 
  雨林中湿哒哒的空气,令林野全身都黏糊糊得不大舒服,可他纹丝不动,握着mp5式冲锋的手臂肌肉在防弹衣遮挡不到的地方绷紧,皮肤被晒成均匀的小麦色,扎进靴筒的长裤裤脚溅满了泥点。
  几个同样装扮的年轻人紧张地盯着前方,只有风略过树丛的“沙沙”声偶尔撞进耳鼓,安静得让人心跳加速。
  风雨欲来。
  一个黑脸小伙子忍不住低低地唤了一声“林队。”林野侧过头,微微挑起眉毛,示意他说话。林野的表情看起来总是有些漫不经心,“黑脸”望着他被汗水浸湿的脸,忽然冒出个不合时宜的念头:自家队长长得真好,这样都不显狼狈。
  林野不耐烦地又转过头去:“有屁快放。”
  “黑脸”憬然道:“桑帛的手下好像有防备。”这一次林野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言简意赅:“硬干。”此时箭在弦上,能否捣毁这个毒窟,成败在此一举。
  耳边忽然炸开一声枪响,像是信号,荷枪实弹的“自卫队”骤然冲出,领头的是个面色蜡黄的瘦高男人,端着一把美式M16恶狠狠指向林野:“枉我把你当兄弟!”
  境外的三不管地带,最能藏污纳垢,想抓住这一带的地头蛇,不是件容易事情,林野在这里摸爬滚打多时,早将一身正规军校的书卷气,生生磨成了匪气。
  他就地一滚,同时两个点射,一气呵成,血光迸溅,眼睛都没眨一下。枪战在林野单手扼住毒枭喉咙时,戛然而止,抓到活口,突击小队都松了口气。
  却不想变故陡生,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猝然响起,林野最后看到的是冲天火光中,桑帛扭曲的笑脸,那一刻他想到的不是这老毒枭疯了,也不是战死前线的悲壮,最后一个念头竟是“老子还没破鬮呢。”遗憾一闪而逝,便陷入长久的黑暗。
  ——
  林野再次睁开眼睛,光线仍是昏暗,爆炸的余韵依旧在脑海里嗡嗡作响,眼前的景象却陌生而安静。
  这房间很小,唯一的光源是墙上电子钟发出的幽暗蓝光,角落里一张单人小床,再没别的家具,屋子还算干净,可惜没有窗户,因而弥漫着一股淡淡霉味。
  林野周身没有重伤过后的剧痛,只是感到手腕麻木,且头昏脑涨,非常想吐。他下意识动了动四肢,却发现自己全须全尾地被绑在一把椅子上。
  绑架?明明前一刻自己才被迫跟人同归于尽了,没有死成吗?林野很快否定了这个可能,那样的爆炸,必定会尸骨无存,那么这是怎么回事?
  “咕噜”,饥饿感随着这一声抗议,从胃部一路灼烧到全身,感官似乎此刻才彻底回笼,林野感到自己身体非常虚弱,常年的野外生存训练使他警惕起来,不采取措施,身体各项技能很快会达到临界值,他需要休息和食物。
  绑匪是打算将他活活饿死吗?难道是报复?林野脑子里很乱,饥饿感几乎占据了整个大脑,令他无法冷静思考,可他知道,眼下必须要做的,就是逃出去。
  林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暗自摸索身后的绳索,随即松了口气,绑匪并不专业,解开这个绳扣只是时间问题。
  正在此时,房门“咔哒”一声轻响,林野警觉地停下动作,“我说你爱吃不吃,真饿死算你有种。”开门的同时,房间也跟着亮了起来,林野看清蹲在他眼前的年轻人,眼睛圆鼓鼓地瞪着自己,像只大青蛙。
  “青蛙”手里举着一管绿色液体,直接杵到林野鼻子底下,林野别过头去,“青蛙”嗤笑:“行,你硬气!继续饿着吧。”竟是干净利落地转身就要走。
  林野忍不住叫住他:“等等。”声音沙哑得先吓了自己一跳。“青蛙”慢吞吞踱回去,不屑地哼道:“想通了?”
  一个“了”字没完整吐出,便化作一声半途而废的惊呼,林野竟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手刀击在他后脑处,这一击稳准狠,“青蛙”应声软倒。
  林野喘了一口粗气,只一个简单动作,自己竟先出了一身虚汗,没时间多想,他跌跌撞撞夺门而出,却迎面碰上个女人:“你怎么出来了!你哥呢?”
  哥?
  女人向后张望,便是一声惊叫:“小远!”这惊叫又招来一个顶着锃明瓦亮“地中海”,“地中海”脸上嵌着同款青蛙眼,林野眉头一皱,拔腿便跑,与此同时感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呼啸而来,林野下意识闪身,可身体实在虚弱,终究慢了一拍。
  “CAO!”竟是“青蛙”揉着后颈站了起来,林野此时被身后袭来的机械手臂扣住,暗自懊恼:若是从前,那一下子打上去,这人昏迷大半天不成问题,怎么虚成了这样?
  “小兔崽子,长本事了?你有本事跑到域外去!”“地中海”气势汹汹地戳林野的额头,林野微微向后躲,同时暗自使力,可这机械手臂缠得很牢固,竟一时挣脱不开,到底是什么新型武器?“只要在讷顿,这婚你不结也得结!”
  “什么?”林野的动作一顿,一旁的女人也跟着搭腔:“差不多得了,要不是基因匹配,顾家能看上你?”
  结什么婚?林野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张斯文俊秀的脸,不知怎么,一个“这就是你未婚夫”的念头忽然冒出来,林野下意识想看清,然而这么一个走神,便一发不可收拾。
  头昏脑涨得更加厉害,有什么东西横冲直撞地流入大脑,林野眼前一黑,终于不堪重负,昏了过去。那是密集的信息流,林野看电影似的被迫将一个人短暂的二十年人生经历刻入记忆。
  自己是强占了别人的身体吗?这个念头突然冒出,林野反而释然了,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切便都解释得通,可他没有太多时间思考,被迫“看”着原主的记忆。
  他们所在的星球叫做“讷顿”,是最繁华的首都星,联邦治下共一百六十三颗行星,而适宜人类生存的有五十四颗。
  这具身体的主人“林野”很小的时候便父母双亡,根据联邦法律,被优先寄养在血缘最近的亲属家里,“地中海”是他的姨夫韩泰平,女人则是他的亲小姨周丹莺。
  而“青蛙”是原主的表哥韩远,小姨的亲儿子,乃是全家的骄傲,自从考上中央联邦军校之后,小姨恨不得挨家挨户发传单昭告天下,而刚刚制住他的机械手臂,则是姨夫花重金奖励给韩远的昂贵c级机甲,想不到第一次亮相,竟是用来生擒他。
  当年,姨夫姨妈一家没有将原主送进孤儿院,大抵不是因为亲情,而是为了星河保险公司每年十二万星币的抚养费。
  小姨一直是全职主妇,姨夫当时只是个普通的五维合金配件销售员,那十二万星币竟一度成为一家的主要经济来源,可惜花在原主身上的“抚养费”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林野对这一家子怎么偏心虐待的戏码不感兴趣,直到“看”到原主被迫与一个男人结婚时,才打起精神来,此时他年满二十,到了法定婚龄,保险公司也因其成年而停止支付抚养金,这一家子物尽其用,钻门道洞地将原主推销给顾家,换了一大笔彩礼,算盘打得震天响。
  这个世界科技发展迅速,星历151年着名的“解放子宫运动”过后,大部分女姓也不愿意亲自生孩子,因此同姓婚姻不仅仅在法律层面上被认可,也渐渐被公众彻底接受,早不是谈同色变的年代。
  只可惜原主心有所属,多年来被压迫的情绪一朝爆发,倒是难得反抗了一次,林野进入这具身体的时候,原主已经绝食多日了。
  林野第二次苏醒,看到这一家子人统一的“摇钱树醒了”的嘴脸,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个真诚的笑容来——这不是梦,他真的活了过来。刚刚经历过死亡,才更让他认清原来自己还有那么多遗憾,父母相继过世后,他便肩负起他们未完成的理想,一辈子还没为自己活过。
  林野痛痛快快地喝干了那瓶黏糊糊的绿色营养液,味道算不上好,喝起来像放了太多糖浆的劣质果冻,齁得嗓子眼发黏,可是效果立竿见影,胃里灼烧的饥饿感总算被抚平了。
  “小姨”的脸上终于露出些情真意切的担忧:“你们非说由着他,这个样子,明天婚礼怎么跟顾家人交代?”
  倒是林野淡淡开口:“明天的婚礼,我会好好配合。”声音不再沙哑,恢复了些少年人特有的清亮,“两件事,一,我还需要瓶营养液,二,把终端还给我。”
  林野音量不大,却不容置疑,与平日里那个唯唯诺诺的少年大相径庭,可姨夫姨妈两夫妻听他终于松口,肯配合明天的婚礼,倒是放下心中一块大石,没有过多纠结,忙不迭一一照办了。
  只是出门后,又将门仔细锁死,林野听到锁孔转动的声音时,忍不住在心嗤笑一声,他长长地舒出一口气,从椅子充当的临时床头柜上挑了一管红色的营养液——“地中海”一股脑给他端来十管“乐芝”牌营养液,慷慨得判若两人。
  不过红色的也没好喝到哪里去,林野捏着鼻子一口气喝了三管,终于感到力气恢复了些,只是这具身体实在太弱,房间里没有镜子,林野抬起自己白生生的胳膊凑到眼前,目光所及也只能判定这身体四肢修长,肌理是少年特有的纤细青涩,便不满地嘟囔一句:“跟小姑娘似的。”
  他按着原主的记忆,把玩着手里的“终端”,个人终端从手腕上弹出,化作半通明的屏幕,一张英俊的脸部特写,跃然屏上。
  林野喃喃地念着未来媳妇的名字:“顾丞炎。”心中颇为满意。原主的审美跟他可谓南辕北辙,从记忆里林野得知那个“顾家”家大业大,可想找个“儿媳妇”,却困难重重,个中缘由太过狗血,然而顾丞炎这张脸实在对他胃口。
  仿佛为了弥补他临死前的遗憾,这一睁开眼睛,老天爷就派给他一个媳妇。
  林野很早就清楚自己的取向,更明确喜欢什么类型,少年时代马不停蹄地交往过几个清秀隽永的男孩子,然而少年人的爱情美好单纯得像过家家。
  等真想到要干点什么的年纪,林野就被扭送进了部队,拉练和大通铺几乎占据了所有隐私空间,当他渐渐混出头脸来,见到的不是瘾君子就是比他还糙的汉子,林野多年来一直坚守着“男朋友要合眼缘”的肤浅底线,从未动摇,竟是宁缺毋滥地单到生命尽头,想起来实在令人唏嘘。
  却不想重生一次竟是因祸得福,看着眼前斯文俊秀的青年,眉眼间带着点书卷气,透着睿智的禁欲感,这长相这气质稳稳戳中林野“眼缘”的十环,他有些期待地闭上眼睛,竟对未来憧憬起来,思维在黑暗里渐渐不受控制,如脱缰的哈士奇,从“不知婚礼是什么样”,一路跑到“自己的身体还需锻炼,才能保护好斯文的爱人”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