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快穿之不死病人 作者:阿辞姑娘(上)

字体:[ ]

 
  文案
  苏锦之病了很久,但一直死不掉,他总以为这次自己总该死了,却没想到睁开眼后被绑定了一个热爱生命系统。系统告诉他,因为他上辈子都病成那样了还没有放弃对生命的热爱,所以他这辈子应该继续以一个不肯死的病人形象去拯救世界上所有不热爱生命的人,唤起他们对生活的热情,对生命的热爱,共建社会大和谐!
  苏锦之:我要先享受生命,有爱的滋♂润,才有动力去拯救世界。
  系统:宿主你听我说,你不能爱这个人,你爱上了他就会狗带。
  苏锦之:生亦何欢?死亦何惧?死前来一发,做鬼也风流。
 
  =====在我忘记的时间里,你爱我;
  =====但在我记住的时间里,我爱你。
 
  解释:受会患病,以坚♂强♂不♂屈的不死精神拯救每一个不热爱生命的人(不一定只有攻)。目前确定会有的病:1.心脏病,2.肺痨,3.胃癌,4.吸血鬼症+异食癖,5.轮椅+无痛症,6瞎+哑+睡美人病,7.超忆症+学者症侯群,8.洁癖+脸盲+狂躁症,9.厌食+抑郁症,10.血友病,11.社交恐惧症+持续姓姓兴奋障碍+ED(不举)
 
  痴情霸总攻×各种姓格病美人诱受
  注:攻都是同一个人,脸都不会变!有养父子梗,但是没有血缘!双AI系统。
 
  >阅读指南:
  1.1v1,主受,双洁。
  2.可以当科幻文看的快穿,每个世界暗线颇多,欢迎研究。
  3.苏,狗血(划重点),前两个世界小虐,作者攻受皆控皆苏,这狗血酸爽不敢相信。
  4.依旧哲♂♂学,你们懂的。
  5.有问题可以留言问,不要暴躁,跪求不要人参公鸡,作者看到了会回复哒!
  6.保证不坑。
 
  内容标签: 科幻 快穿 情有独钟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锦之 ┃ 配角:系统外星人 ┃ 其它:快穿
 
  作品简评:
  生活在星历3000年的苏锦之和疾病做了好几年的斗争,终于快死了,却没想到被绑定了一个“热爱生命系统”,系统里两个看似智能AI的硅基生物带他在一个个不可思议的世界里穿梭,感受爱与生命,唤醒他曾经遗忘了的所有记忆,那份独属于他的爱,纯粹如一,直至死亡——“只要你睁开眼睛,我们就会再相遇。”本文不同于大部分快穿文,每个世界环环相扣,暗线穿插其中,让读者忍不住一读再读,追寻线索,作者文笔诙谐有趣,让读者感动与快乐并存,明白迷惘与失败,看似无可救药的人生也一定有着救赎的可能,而真爱恰好就是那一剂良药。
  ==================
 
 
第一卷 向日葵
 
第1章 轮椅上的大佬1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有规律地响着,细长的镂空秒针一圈紧接着一圈转过罗马数字盘。亚特兰号外,几只雪白的海鸥扇动着翅膀不时掠过游轮的侧身,在巨大的落地窗前落下人字形的阴影。
  苏锦之收回视线,转而看向在他们这群排排站好的侍者面前地走来走去副船长。
  他身材高大,穿着一件复古剪裁的黑色长外套略微掩饰他微胖的身躯,脸颊两侧刮得很干净,口袋里垂出半截装饰用的黄铜怀表链,像是中世纪城堡里忠心耿耿的老管家,唯有额角薄薄的细汗显示着他并不平静的内心。
  “怎么还没来……”他眉头下压,呼出一口气后喃喃着,随后转身仰头看了一眼墙壁上高悬的华丽挂钟。眼睛倏然瞪大,深吸一口气后焦躁地摇着头,继续在他们面前来回走动。
  踱步间,他的鞋跟与干净的大理石砖相撞,沉闷急促的步声让在场所有人都跟着他一块紧张了起来。
  苏锦之算是这群人中最淡定的了,他漫不经心地瞥了眼副船长,随后便抬手整理了下他的衣领。
  他这身侍者服是副船长找人为他量身定做的,较之站在他身边的其他侍者身上穿的平价货要更精细和舒适一些——也更勾人。他在这家游轮做了三个月侍者就得了这身衣服,半分工资没拿到,还花光自己几乎所有的积蓄,而他费了这么多精力就是为了今天。
  准确来说,是为了今天包下亚特兰号最高三层楼的那个人——他在这个世界的拯救总目标秦叶舟。
  亚特兰号共有16层,是排水量在100000吨以上的超级游轮,被誉为“富人们的海上城市”,而秦叶舟能包下整整三层楼,光是听一听就知道他多有钱了。
  可有钱人也很难伺候,距游轮出航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不到,但秦叶舟还没登船,如果他超过游轮出航时间才登船的话恐怕副船长又有得忙了,所以也不怪他现在紧张成这样。
  “秦先生来了吗?已经来了?!”副船长拿着刚刚接通的手机,得到确认后满脸狂喜,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做工精致的帕子擦着额上渗的细密汗珠,一边朝苏锦之走来。
  苏锦之见此赶紧放下整理衣领的双手,状似压下眼底的慌乱和胆怯,露出一个干净的笑容来。但即便他已经努力笑得很“干净”了,副船长还是恍惚了一下,他回过神来后马上走到苏锦之边上,招呼厨师将食物推车交给苏锦之,而后拍拍他的肩膀,在他耳畔低声说道:“秦先生来了。”
  “是……”苏锦之低着头轻声应道,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唇角却微微上勾,他忽视着身后其他侍者的唏嘘声,推着食物推车离开。
  因着他的容貌,苏锦之自上了这艘游轮后就没少被人议论,即便他将系统给他在这个世界设定的“纯洁、善良”的小白花形象维持到了极致,绝对没有出现一点崩坏的痕迹,也阻挡不了他同事的猜忌和鄙夷。
  可这有什么办法呢?毕竟他出生于没有丑人的星际时代。
  那个时候的大部分人类都经过了基因改造,他们不仅拥有完美无缺有如上帝精心捏造的容貌,还拥有仿若钢筋铁铸的强健身躯,以及百年千年的漫长生命。
  但哪怕是这样,他还是死了——死于抢救无效。
  一个在星历3500年极度尴尬和无语的死法,毕竟那个时候的可以超过半数机械化替代,医疗高度发达,极少有人死于抢救无效,大部分人们只会在战争或是突发的死亡事件中逝去。
  他明明就在医院,可还是抢救无效死了。
  因为他是个纯人类。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用,反正他现在死不了了。
  但是即使死不了,却还是会感觉到不适和难受。
  走到游轮第15层的时候,苏锦之的身体微微晃了一下,他靠住墙深吸一口气,咬了咬舌尖将涌上喉头的恶心感压下去,这才抬步继续往前走。
  “宿主您不舒服吗?”苏锦之这边脚步才一顿,那个据说和他的灵魂绑定了的系统就开口说话了。有些死板的机械音带着少年特有的稚嫩,苏锦之一下子就认出了这是零号,它说:“只要您赶快去到秦先生的身边,就会很舒服了喔。”
  “知道了。”苏锦之冷淡地应声,“就你屁话多。”
  任谁被人轮番念叨了“快去做任务不然你就会痛苦的死掉”整整三个月后都不会有好心情的,尤其是像苏锦之这样的人——想要活下去,特别怕死的人。
  “嘤嘤嘤……”零号被宿主骂了一句,呜呜两声哭着离开了。
  苏锦之听着零号的哭声沉默了一会,竟生出了一点点的愧疚之心,虽然他知道这不过是AI设定好的固有程序,但还是忍不住心疼一下。
  可当苏锦之看清那位秦先生的模样后,他就不想零号走了,而是想把它揪回来活活打死。
  “你会不会做事?!”
  因为看清秦叶舟模样瞬间的一晃神,苏锦之往茶杯里倒茶的壶口歪了下,撞到另一旁砂紫色的茶杯上。紧接着,站在秦叶舟身旁的一个保镖就把他狠狠地推开了,让他不得不往后连退几步才能稳住身体。
  “抱、抱歉……”苏锦之赶紧低下头认错道歉,双手垂在身侧,和大腿贴得紧紧的。
  青年低垂着脑袋,鸦黑的碎发便顺势软软地搭在了额前,面色苍白如纸,敛下的长长眼睫因为恐惧和惊慌微微颤着,衬着青年犹如沾着晨露的白色山茶花般美好的容颜,看上去十分可怜,倒是让人再也忍不住责骂他半句。
  所以推开他那人张了张嘴也还是没能继续把话骂出口。
  而坐在轮椅上的秦叶舟接过另一个保镖递过来的毛巾,缓缓揩着自己腿上的水迹,从头至尾没有看苏锦之一眼——和那个人一样。
  也许是看到秦叶舟没有生气,推开他的那个保镖皱着眉叹了口气,走到苏锦之身边小声道:“走走走,秦先生这不需要人服侍。”
  如果是之前,苏锦之为了完成任务让零号不再念叨他恐怕还会挣扎一下,可现在看清了秦叶舟长什么模样的他恨不得跑得远远的,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
  于是他鞠了一躬,什么话也没说就离开了。
  苏锦之一边走,一边在心里呼唤系统:“零号,零号!你出来,给我解释一下秦叶舟为什么会长得和那个人一样?”
  “拯救总目标的模样是宿主自己选的,这还需要解释吗?”系统机械化地声音不带一点人气,还挑衅味十足。
  “我什么时候选的?”苏锦之走进厕所,用冷水浇了一把脸后才稍微冷静一点,继续逼问系统,“我问的不是你,零号呢?”
  “宿主是在源世界死亡瞬间选择的。”一号的声音更冷了,“零号去总部为宿主争取最新的福利去了。”
  死亡瞬间?
  是了,他依稀记得他死之前,零号曾经问过他一个问题——请宿主选择拯救总目标模样,鉴于宿主此刻无法说话,宿主只需要在脑海中形成立体图画即可。
  选个几把啊!
  他那个时候马上就死了,意识模糊中好像看到了那个人站在自己面前,所以他满脑子想的才是那个人,难道零号以为这就是他选择的拯救总目标模样?
  苏锦之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镜子中人,沉默了几秒开口问道:“那我现在改还来得及吗?”
  一号回答他:“总部该选项福利名额已被抢光,宿主可在进入下一个世界时参与争取。”
  然而苏锦之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又听一号说道:“但福利‘春宵一刻值千金'仍然有效。”
  苏锦之闻言挑了挑眉梢。
  “春宵一刻值千金”福利正如其名,能对所有活着的生物使用,效果是能让被使用对象获得与使用者共度春宵的幻觉,且无任何事后后遗症,安全放心,是每位宿主靠身体拯救世界,播撒爱的种子,共建社会大和谐的至宝。
  缺点:只能在同一个世界使用。
  苏锦之就是因为这个名为“春宵一刻值千金”的福利,在路上踌躇了许久后才决定上船来靠爱发电拯救秦叶舟的。
  这是他能完成任务的唯一方法了。
  秦叶舟长得帅又有钱,在以前恐怕没有一个女人不想嫁给他,可惜他三年前出了一场车祸,膝盖以下不能动弹,从此就只能一直坐在轮椅上了。他妈妈死得早,他爸又在他腿残了后马上给他取了后妈,还把只比他小两岁的私生子带进了家门,其用意昭然若揭。
  后来秦叶舟就六亲不认,让他爸去地里陪他妈去了。
  当然后者是个谣言,是真是假不得而知,但秦叶舟的爸爸已经死了,后母和弟弟过得不怎么好也是事实,他这人又不在乎亲情,不在乎友谊,对生命不屑一顾。
  苏锦之不是他爸,也不是他基友,要拯救他,除非成为他的爱人,用爱温暖他冰凉的心脏和身体,让他感受到爱,才能使他和他一起共建美好世界。
  有了“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效果,他就算不想真的和秦叶舟在一起也没关系,白天演戏,做做样子就行了。要是那个秦叶舟真长得帅,苏锦之也不介意和他真的谈一场恋爱——毕竟他在那个世界已经不能复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