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快穿之不死病人 作者:阿辞姑娘(中)

字体:[ ]

 
第61章 伯爵的贴身男仆15
  “你一辈子, 都只能做一个供血的奴隶。”
  多丽丝站在玛丽珍的身边, 唇角向一边斜斜地勾起, 眼底满是轻谩和不屑,说完这些话以后,她又转身看向苏锦之:“但我和乔希表哥一样, 身上都流着希利尔家族高贵的血液, 我能和乔希表哥一起每天品尝不同味道的甘露。”
  多丽丝这话就差没明着说我和你是天生一对爱喝人血的恶魔了。
  苏锦之用余光扫了扫蒙德, 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好。也是,身为光明圣殿圣者大人, 要追捕的血族抓不到,现在还要眼睁睁地看着两个人在他面前讨论喝人血的事想必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苏锦之顿时觉得自己那个惩罚世界的附加任务距离完成之日遥遥无期。
  而站在他身边里维斯心情也很烂,毕竟这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太过狗血, 更别说他们争的那个男人还是自己的爱人。
  玛丽珍的身形在多丽丝说完这些话后晃了晃, 她脸色煞白,上齿紧紧地咬住下唇, 看得出她的情绪极为不稳定。
  苏锦之看着她这幅模样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决定把话敞开了说,他抬眸看向多丽丝, 开口道:“抱歉, 多丽丝。我觉得我们并不适合在一起生活。”
  “为什么呢?乔希表哥。”多丽丝怔了一瞬, 但很快就放软了神情,将面对玛丽珍时的高傲全部收起,蹙起淡棕色的细眉,咬了咬唇喃喃, “是因为玛丽珍吗?但是我可以帮助你打理城堡中的事物啊,而玛丽珍,她只是个奴隶!她什么也帮不了你的,乔希表哥。”
  多丽丝说着说着就激动了起来,碧绿的眼睛里满含水花,瞧着可怜无比,衬得苏锦之活像个抛弃她的人渣一样。但苏锦之还是不为所动,他说:“城堡里的一切事物都有里维斯为我打理,我只是不希望城堡里长久居住着一些不属于这里的人而已。”
  原身乔希·希利尔是个很冷漠的人,他做事向来随心所欲,也丝毫不在乎世人对他的评论,苏锦之秉承着绅士礼仪已经很给多丽丝面子了,算是婉言拒绝了她,要换作乔希·希利尔,他恐怕会直接说出“我不想娶你”诸如此类毫不给女士留情面的的话。
  “那玛丽珍呢?!”多丽丝猛地看向玛丽珍,伸出手指着她,“她就能一直留在表哥您的城堡里吗?”
  “正如你所说的,我的表妹。”苏锦之微笑着对多丽丝说,“她是我的奴隶,不留在城堡里,她还能去哪呢?”
  多丽丝听他这么说只能坐回原位,她神色忿忿,显然还憋着一股气,可是苏锦之回答她的话就是她之前用来羞辱玛丽珍时所说的,她根本找不出反驳苏锦之的理由。
  这一场早餐小插曲苏锦之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转眼就抛到脑后去了,他想着他都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了,多丽丝应该很快就会离开黑天鹅堡了,不过他不在意,不代表所有的人都不在意。
  早餐一结束,里维斯就把他带到书房去了。
  苏锦之被里维斯按在红木桌上亲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了上个世界宋明轩在书房给他“补习”的事,顿时忍不住抱着里维斯的脖颈笑了起来。
  “乔希大人很开心?”里维斯停下动作,轻轻地咬了一下苏锦之的耳垂。
  “你不开心吗?”苏锦之仰躺着望着他,主动伸出舌尖舔了舔里维斯的下巴,“她不会再来打扰我们了。”
  “哦,可是乔希大人还有玛丽珍小姐呢。”里维斯丝毫不为所动,低头含住苏锦之要缩回去的舌尖吮了一会。
  苏锦之急促地喘着气,含糊不清地说道:“可是……玛丽珍她喜欢的人是你啊。”
  “乔希大人可真是个技术高明的骗子。”里维斯轻轻勾起唇角,深邃的眼睛凝视着苏锦之,灵活手指往下,穿过背带裤的裤脚往更深处探入,“刚刚在客厅,玛丽珍小姐可是十分想嫁给您呢。”
  苏锦之敏感地颤了一下,闭上眼睛承受里维斯压下来的吻:“你要是愿意穿上女装,我也愿意娶你。”
  “乔希大人可真坏。”听着少年使坏,里维斯唇角勾得更深,然后在红木桌上让苏锦之见识了一下让使坏的后果。
  于是苏锦之的屁股又开始痛了,但他觉得自己像是泡在蜜罐子里一样幸福,恨不得屁股再多疼几天。
  玛丽珍在第二天就开始打包行李准备回皇都了。但她前脚刚走,后脚又又一个人从皇都来了。
  那个人浑身裹得严严实实,一丝暴露在外的皮肤都看不到,下马车时还让仆人为他撑着伞,避免任何阳光有机会照到他。
  黑天鹅堡现在到处都是巡逻的圣殿圣骑士和苏锦之巡视军,突然看到这么一个形迹可疑的人出现在城堡附近,如果不是他乘坐的马车有皇宫的标识,还有皇帝的亲笔文书,大家都以为他是个血族,差点把他抓起来。
  但即使没有被抓起来,那个人还是被圣骑士和巡视军环环围住,送到了苏锦之的面前。
  “诶,你们轻一点!”那人被圣骑士推搡着的时候还小声抱怨着,到了客厅看到被里维斯服侍吃苹果的苏锦之时眼睛顿时一亮,把包裹在身上的白布们全部抖落,露出个笑容朝苏锦之走去,声音很大地喊了一声:“弟弟!”
  苏锦之听着他对自己的称呼,一口苹果丁哽在喉咙里没咽下去差点没被噎死。
  他睁大眼睛仔细打量着这个人,这一看就怔住了——因为这人长得太像死去的老乔希了。他有着明显的希利尔家族的长相——棕色的头发和碧绿的眼珠,面容勉强称得上英俊,如果说他又哪里长得不像希利尔家族的人,那就是他的皮肤太过于光洁。
  希利尔家族的人们可不像乔希·希利尔,他们患有的卟啉症可比乔希·希利尔严重多了,而且他们皮肤的自愈能力非常地差,被阳光晒伤后留下的疤痕终身都不会消失,所以希利尔家族的人其实是不怎么好看的。
  但这个人他的皮肤算不上细腻甚至还有些粗糙,但还是很光滑平整的,一点儿也不像其他希利尔家族的人。
  这又是玩得哪一出?
  苏锦之狐疑地看着他:“你是谁?”
  “我是你的哥哥啊。”那人顿住脚步,对苏锦之眨了眨了眼睛,“我叫艾当·希利尔。”
  乔希·希利尔的记忆里可从来没有这样一位哥哥。
  老乔希虽然花心,但他只敢动城堡里的女仆们,他不是没有弄出过其他私生子和私生女们,但是他们通常活不了多久就会被玛丽夫人弄死,小乔希是唯一活下来的。
  所以当这个名为艾当·希利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锦之几乎就可以断定他是一个骗子了。但是这样一个骗子是怎么坐着拥有皇宫标识的马车来到利兹山脉的?他还有皇帝的亲笔文书。
  难不成皇帝看多丽丝降不了他,所以要换新套路了?
  “一号,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不是希利尔家族的人吧?”苏锦之试着喊了下一号,“皇帝的新招?”
  “嗯。”一号很快就给了他回应,“乔希·希利尔不好掌控,所以皇帝一直在暗地里打听有没有流落在外的希利尔家族的男姓,现在多丽丝又被你赶走了,皇帝总得换另外一个人来接近你。”
  “他还真是不肯死心。”苏锦之啧啧感叹,心想皇帝对他的魔法石矿真是念念不忘。
  一号提醒他:“这两天你小心一点。”
  “我知道。”苏锦之点点头。皇帝既然都让他的这位“哥哥”来黑天鹅堡了,说不定也会派些什么其他杀手过来,黑天鹅堡最近不太安宁,他就算是死了,皇帝也有理由说他是被血族杀死的,然后让他的这位艾当哥哥继承希利尔家族的爵位,从而掌控利兹山脉巨大的魔法石矿。
  想到这里,苏锦之忽然有些好奇这个艾当是怎么骗过皇帝,能让皇帝相信他就是希利尔家族的人,放心地让他成为这场阴谋的重要一环。毕竟他要是真的死了,利兹山脉的魔法石矿就再也打不开了,皇帝要是知道这人是个骗子,他恐怕得气死吧?
  “你是我的哥哥?”扶手座上的少年出人意料的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笑容,微笑着看向艾当。
  艾当也没想到苏锦之会给他好脸色看,毕竟乔希·希利尔原来的凶残名声摆在那里,于是他见苏锦之这么和善,反倒有那么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苏锦之的问题,愣了好几秒才继续说话:“是的。”
  说着,艾当捋起他自己的袖子,露出衣服底下遍布伤痕的手臂:“我和你是一样的,弟弟,我们都不能接触阳光。”
  苏锦之朝他看去,那条手臂上确实满是血痂,和卟啉症患者被阳光中的紫外线晒伤后的样子十分相像,但一号很快就告诉苏锦之,这些伤口都是艾当自己用烧红的铁针戳的。
  皇帝一直在暗地里寻找拥有希利尔家族血脉的其他人,但他并未明说找这些人做什么,艾当为了将谎言圆得天衣无缝,必定要在自己的身上弄出一些可信的伤口出来。
  “他并不是您的哥哥,乔希大人。”苏锦之还没有想好要不要拆穿这个人骗子的身份,站在他身边的里维斯就弯腰凑到他耳边轻声提醒他。
  “你是怎么知道的?”苏锦之问他。
  “能闻出来的,这是血族的天赋。”里维斯的唇在他的耳廓上蹭了蹭,“他身上没有希利尔家族血液的味道。”
  听到里维斯这么说,苏锦之更想把这个艾当留下来了。再说他手上也没有证据证明艾当在撒谎,皇帝既然都让艾当乘坐拥有皇宫标识的马车了,还给予了他亲笔文笔,那就是一定要让艾当留在黑天鹅堡里了。
  “你会保护好我的对吧?”苏锦之侧过头,对里维斯勾了勾唇角,“你知道他为什么过来。”
  里维斯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柔,他也笑了笑:“当然,我会保护好您的。”
  艾当见苏锦之盯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仔细观察,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心底也有些忐忑,但没想到苏锦之什么也没继续说就让他留在城堡里了,给予他最上等的贵族招待,艾当走进那间他曾经一辈子也住不到的豪华房间里时,仍觉得自己像是在一场虚幻的梦中。
  他挥手让服侍他的女仆通通离开,自己在地毯上小心翼翼地蹦跶了几下,确认他脚下踩的厚重织毯是真实存在的。动作间他不小心扯到手臂上的伤口,顿时痛得龇牙咧嘴。
  “这么容易?”他皱着眉,脸上又带着笑,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语,他抚着裂痛的手臂深深吸了几口气才将情绪稳定下来。
  这一刻,艾当忽然觉得假扮一个贵族的私生子,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一件事。
  但等到晚餐时间时,艾当看着被摆放在自己面前的一大碗满满当当的人血,才发现或许假扮一个贵族的私生子的确不是那么困难,但假扮希利尔家族的私生子却是肯定不容易的。
  首要的前提之一就是得先学会喝人血。
  血的味道是很腥的,带有一点点咸涩的铁锈味,生生地喝下一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哥哥,你不饿吗?”苏锦之微笑地看着表情僵硬的艾当,他当初没有调味料福利时喝一杯血都会喝吐,艾当不是希利尔家族的人,以前一定没有直接喝过人血,他就不信喝不吐他。苏锦之还特地加重了语气,提醒艾当:“这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
  “那……还真是谢谢弟弟了。”艾当深吸一口气,抬起碗屏息喝了一口那粘稠的血。
  但仅喝了一口,艾当就咽不下去第二口了。
  “好喝吗?哥哥。”苏锦之看着他的表情差点没有笑出声,但他还是很快摆出了一副悲伤的表情,“唉,可惜我收藏的血酒们最近失窃了,不然我能请哥哥品尝到更多口味的血液。”
  见苏锦之说话,艾当赶紧借机放下血碗安慰他:“这可真是令人难过,但弟弟你也别太伤心了,我听说你的城堡里还有一位收藏品,她的血液也很美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