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重生先生屠狗辈 作者:南玄

字体:[ ]

 
 
  文案
  前世,沈肃在直闯皇宫,被守卫拿下的时候,终于明白,他不该科考,不该来京城,他根本护不住任何人。
  也就那个笨蛋,嬉皮笑脸、死缠烂打守着自己,最后累得满身铜臭,没的半句好,死都不安生。
  圣贤说的对,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皆是读书人。
 
  PS:前世主角是太子先生中的一个,后来太子登基,主角被封为太师!所以想看主角智商爆表,权谋天下,大杀四方的,求放过~我不会改的~
 
  重点来了:
  1、这是努力正经的重生+种田文。
  2、作者专业瞎编乱造,不要较真,反正都不会改。
 
  内容标签: 种田文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肃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1
  “先生,怎可轻言放弃!先生明明有济世之才,也曾放言,君子敢为天下先,如今不过区区3年孝期,先生就要做逃兵?”方回唾沫横飞,恨不能大逆不道指着沈肃的鼻子,骂醒了他才好!这可是自己最崇敬的先生,怎么能被乡野村妇拖累,平白埋没在乡野之地。
  沈肃看着方回,有些怔愣。
  自己该是死了的。
  那会儿,因着闯宫,自己被禁宫守卫拿下,关在天牢。然后便等来了深宫之中的传话太监传了句“金口玉言”过来。
  “沈大人是圣上太师,身份尊贵,可也不得辱没了朝廷律法。沈大人放心,圣上有心保下沈大人,只是也不能不管悠悠之口。圣上有言,沈大人就在牢中多想想家中老母亲,不要一时魔障了。”
  再后来,传话太监就给捎来了那个笨蛋的死讯。
  可笑那个笨蛋临死前,还写什么破烂供词,将他沈肃撇得干干净净。要知道,那个笨蛋虽是铜臭一生,却是将全部银钱都花在了沈肃身上。沈肃深以为,要论罪,明明自己才是罪孽深重。得了那个笨蛋死讯的当口,沈肃膝下一软,就跪在天牢茅草堆里,脑子里轰隆隆的,只反复想起村口说书先生一方惊堂木拍下的那句“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皆是读书人”。
  想他沈肃盛名一声,也不过是个负心人!
  那会儿,皇帝到底是担心沈肃闹腾,让传话太监好生留意沈肃情绪。传话太监传了话,认真瞧了,觉得沈肃好得很,失魂落魄嘛,可以理解,应是无事,也就按照皇帝说的,吩咐牢头多关沈肃几日就放出去,自个儿回去复命了。只是没曾想前脚出了天牢,后脚沈肃就撞死在了牢里。
  读书人虽总负心,但傲骨铮铮起来,也是能豁命的。
  这会儿,沈肃坐在当年去皇城前的这间小茅草亭里,瞧着嫩得能掐出水的方回,红了眼眶。他也看过几本志怪话本,也没有君子不怪力乱神的情CAO,瞧一眼方回,再思量他的话,已了然当是重回到了“先皇”治下。
  方回见沈肃红了眼,还以为他也难受,越发沉痛:“先生……”
  沈肃眨眼,敛下万丈心绪,一派平和,望着方回一字一句说得清楚:“方回,圣人言,修身齐家治国,我沈肃蹉跎半生,身不正,家不宁,担不起这家国天下。及至今时今日,终是明了,我沈肃也就是个扫扫门前雪的货色。这于我是一件幸事!我教的学生里,你性子最是刚直,板正,这很好,但泱泱朝堂,言官污吏,前者一张嘴你说不过,后者一肚弯弯肠子你斗不过,不如下放,去那蛮夷之地磨磨性子……”
  方回是嘴笨的,被沈肃这一番话下来,急的也不知道该先反驳沈肃说他是扫扫门前雪的货色好,还是先反驳自己斗不过官场黑暗好。
  沈肃站起身,温软的手掌落在了急红眼的方回头上,目光慈和,唤了他的字:“御召,我已决意此生誓不入朝堂!你性子板正,不会拐弯,日后在朝中多听听你几位师兄的意见,想来平顺一生,也是不难的。”
  说完也不再看方回如何,拂袖而去,脚下匆匆,直往去县里的方向跑。
  沈肃记得就是方回中榜眼的这年,自己因才入赘不久的后爹过世,不能参加这年的春闱,还要守孝三年。这尚且是好的。更难的是,家中本就不多的银钱,被丧事一花用,已再无所剩,算是家徒四壁了。而那个笨蛋,陪着置办丧事也就罢了,还将自己上京的银子全给了沈肃,断了自己前程,弃文从商,就为了他沈肃日后不论是科考还是入仕,有银子,能一路顺遂。
  明明那个笨蛋书念得更好,脑子更活络,他就是仗着家中上头无人压着,便随心所欲,胡作非为。沈肃恨不得回到重生前的这个时候打死那会儿的自己,怎么能!自己怎么能漠视那个笨蛋的付出,心无旁骛拿人家银子去念劳什子书,当那不知所谓的官,拖累了他一生,害得他死无全尸,最后连替他收尸之人都没有。
  沈肃一路疾步到村口,老远就听见王三婶的骂声,抬眼一瞧,自家母亲也在,调头就走,宁可换一条路走,要是被瞧见,再捎带上这场骂战,莫说是这会儿,估摸着明天都不定能到县里。
  “我呸,你个不要脸的老货!我们白家是不是上辈子挖了你们沈家祖坟,让你们沈家可劲儿地造我们白家银子。”
  王三婶这一嗓子直接让沈肃一路后退,阴沉着脸快步过去。那边,王三婶还没骂完,继续道,“个不要脸的老婆子,克夫的蔫货,白大力那么壮的身子骨都叫你克死了啊……你们大家伙来评评理,个老货败光了自个儿家也就算了,还把我们家落梅进京考试的银子都拿走啦,个不要脸的……”
  沈老爷子是白村当年特意请来的先生,后来在白村落了户,娶了落难到白村的李春花,也就是沈肃他娘。这李春花自诩是先生发妻,一向喜欢在村民面前摆夫人的架子,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也不忘她夫人的架子,双手交叠着,捏一个手巾,脊背笔直,嘴角噙着半分笑说:“王三婶,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这银子是白落梅不忍我家肃儿无钱上京考试,特意给的。我本是不要的,可白落梅求着我要,他也知道我家肃儿是当官的料,想着来卖个好……”
  “我呸!”王三婶一口唾沫星子就差吐到李春花脸上了,张口就要骂,余光瞧见沈肃面色阴沉站在他娘身后,愣是将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脸红脖子粗的,差点被噎死。
  只是扫向沈肃的目光也没什么好生气就是了,骂沈肃,她可不敢,村里就沈肃这么一个先生,孩子们好指望他教,何况他手底下还出来了几个当大官的学生!但对沈肃,王三婶其实也是看不上的,就冲他好好一个先生,束脩没少收,却一直拔拉着白落梅那些银钱,能是什么好的。
  沈肃没管王三婶是怎么看自己,只盯着李春花问说:“娘,是不是拿黑豆腐银子了?”
  黑豆腐就是白落梅。
  王三婶急着插话:“可不是么!落梅那点银子全叫个老……你娘拿走了,那可是落梅上京考试的钱,这是要断落梅前程,让白家祖先地下难安的事啊……”
  李春花还端着笑说:“王三婶,话可不是这么说的。银子是白落梅应要给的,他忧心肃儿无钱上京,特意寻了我这个做母亲的,要拿银子给肃儿上京……”
  还有一点是李春花特别介意的,她一向在外头自称沈肃母亲,似乎这一声母亲,就能把她跟村里人分出个高下来。
  不贵这会儿沈肃听着母亲如何如何的,心里不舒服得很,直接打断说:“娘,儿子决议不上京了,以后也不会入仕,你把银子给我,我还给黑豆腐。”
  啪!一巴掌,就是李春花对沈肃不上京,还银子的回应。即便是教训儿子,李春花也是端着夫人架子的,面上瞧不出怒来,只身体抖着,双眼瞪得溜圆,字句分明说:“逆子!去你爹灵位前跪着!”
 
 
第2章 2
  重生前,沈肃也想过,黑豆腐从商,赚银钱供自己仕途平顺、平步青云是不是不好,但是临到了该拿钱、该用人的时候,却半点不曾犹豫过。如今看来,当初自己与李春花又何不同。
  实在,可笑至极!
  李春花见沈肃挨了自己一巴掌,竟然还敢笑,顿时怒得不行,骂说:“逆子,你还有脸笑……”
  沈肃正色,摊手在她面前,肃容说:“娘,把银子给我!”
  “你个逆子!”这会儿眼见已有村民陆陆续续聚过来,李春花简直要被气疯,抬手就要再给沈肃一巴掌,打醒这个没脑子的忤逆子。
  沈肃头一歪,避了开去。抬眼瞧了瞧天色,焦心黑豆腐已经搭上了县里跑商的路子,干脆也不跟李春花啰嗦,使了点力道动手抢了李春花死捏在手里的银袋子,看着气得哆嗦的李春花,到底是自己母亲,软了话叹气说:“娘,这些年我教书的束脩也不少,我们娘俩过日子,不会短了银钱,何苦再要黑豆腐的。黑豆腐书念得比我好,没道理,要他不考试来让我。何况力叔才故去,此后守孝三年,即便要考也待三年之后。届时如何,难能预料……”
  “说的什么昏话。”李春花骂道,“你是沈家长子,白大力没了,与你什么关碍。还有,他白落梅自己要给银子,是我硬要的不成!他不愿去考试,是我逼的不成!”
  王三婶不乐意了,啐道:“大力入赘你沈家,怎么跟沈先生没关系了,村长和族老们可都是做了见证的!大力还在那会儿,你可不是这般说的。还有落梅,要不是你日日在落梅面前哭穷,落梅会生出不上京考试,把银钱给沈先生的想法?我呸!”
  李春花斜眼过去,就要恁人。
  沈肃一句话拦了,意有所指说:“王三婶,黑豆腐的钱,我娘不用惦记,其他人也是。若是怕我贪了,自去问黑豆腐便是。”
  王三婶嘟囔:“给白落梅那臭小子,还不是便宜了你沈家。”
  到底孩子还在沈肃手底下念书,这话也就含在嘴里嘟囔几句,真说开,她是不敢的,叫家里那个知道,还不嘚骂死她。
  沈肃说得明确,有村民帮腔说:“沈先生大义,落梅那孩子也是不容易,要是落梅和沈先生一道上京,都中了,那我们白村在这十里八乡的,那是独一份!”
  “是啊,是啊……”
  李春花黑着脸:“好,好一个沈先生!我一个乡下婆子是管不了你了,沈先生要送银子就送银子去吧。我老婆子没脸,还是回去不要出门的好。”
  “就是,沈先生,你娘也是想帮你存些银子,即便是你暂时不上京考试了,那日后总是要的。”
  “哎呀,看这闹得。”
  白大嫂眼睛一转,积极从村民后头走出来,笑说,“沈先生,你娘也是着急啊。说是今年不能考试了,那守完孝不还要去考的?你娘也是担心你,才想着帮你存些银子,再说了,就算不考试,沈先生还要娶妻的勒,是不是!这落梅也是心好,别再一闹,倒显得跟做错了似得。母子两个哪里有什么不能说的啊……”
  “是啊,是啊。你娘也是为你好啊……”
  “先生快跟你娘赔个不是,这也就过去啦。”
  有人见白大嫂出头,顿时反应过来,立马跟着帮腔。要是在沈肃面前卖了好,日后再多关照些自家孩子,指不定自己家里也能出个官,不能出个官,有秀才、举人也是很好的。
  这下子沈肃是彻底被堵着走不了了。
  不过这回沈肃决意不管村民如何劝,都不去哄李春花。不能拿黑豆腐一分银钱的态度,自己必须摆出来,否则李春花绝对还会有下一次。不做一次大的,叫李春花丢脸,日后李春花该回回伙同村民打着劝和的名头,指摘自己了,前世此等事不要太多。
  村民见沈肃杵着不动,一时也有些尴尬。这沈家不是白村人,当年沈老先生被请到村里当先生,后来沈老先生去了,就沈肃做了先生。所以村民里即便有年长的,辈分大的,也拉不下脸以辈分压人。万一沈肃不高兴,祸祸的还是自家孩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