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重生之不当虫族雄子+番外 作者:委鬼乌衣

字体:[ ]

 
  正经文案(大概是):
  陈砾曾经是一名地球军人,一个在战场最前线抗击虫族入侵的联邦军大校,直到他死的那一刻他都将虫族当做毕生的敌人。
  重生后的陈砾是懵逼的,先是虫族的皇太子对他说:“我要你做我的雄子!”
  千辛万苦找到的爹对他说:“对不起儿砸,你不是人。”
  好不容易回到联邦,却成了外族出访,跟基友见个面声势浩大得仿佛两国领导会晤。
  陈砾表示心好累,更累的是被一颗牛皮糖缠上……
  本文主攻,1V1强强,受追攻,攻爹属性万人迷(爹都万人迷了儿子会差吗?)
  属性无法概括人虫混血攻X对外冷漠对攻痴汉虫族受
  攻受武力值逆天,前期受追攻,后期夫夫合伙秀恩爱
  
内容标签: 科幻 重生 机甲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砾 ┃ 配角:墨休、斐然 ┃ 其它:主攻,强强,虫族,受宠攻
=====
第1章 楔子
  2199年火星改造完成,大批人类移居,人类终于不再给地球造成人口压力。
  2880年矮行星冥王星改造完成,成为太阳系第六个宜居星球。
  3000年地球人宣布征服太阳系,改公元历为太阳历。
  如今是太阳历341年,地球人类在浩瀚的宇宙从未停止过探索,他们不相信无垠的宇宙只有人类一种高等生物。事实证明他们是对的,然而那与他们外表相似自称虫族的外星族,却并不如想象中友好。
  战争来得毫无预兆,几乎是在地球联邦发现了虫族的第一时间,对方就发动了突袭,一场战争打了十年,地球损失了无数战士,木星、金星、火星都已陷落,月球基地是地球的最后一道防线。
  “头儿!斐少将……牺牲了。”
  耳中传来副官英楠难掩悲伤的通报,陈砾闭上了眼。
  “头儿,我们是被放弃了吗?”
  “多说无益,准备战斗吧!记住如若失败,女性可以投降,但是男人们不可以。”透过光屏看着月球的那端密密麻麻的虫族机甲,陈砾冷漠的下达了指令,斐然死了他就是这场战争的最高指挥官。
  陈砾的那道命令不是性别歧视,从战争一开始虫族就在有目的的抓捕人类男性,让地球人类震惊的是,他们抓捕人类男性竟然是用以繁衍后代。
  虫族分雌子和雄子,他们都是地球男性的外表,只能从虫纹来区分他们的性别,雌子的虫纹在额头或者脖子,雄子则可以任意更改虫纹的位置;雌子大都非常高大健壮,雄子则相对较弱,这是相较于体力来说以及觉醒虫纹失败的雄子;据说觉醒了虫纹力量的成年雄子是雌子的几倍,他们就像是人类当中精神力到达一定等级后的异能者,可以具象化自己的精神力,将精神力用于战斗。
  但他们的身体却非常的脆弱,过强的虫纹力量压垮了他们的身体,加上越来越低下的生育能力,虫族成年的纯血雄子越来越少。纯血雄子是指觉醒了虫纹力量的雄子,大多数雄子觉醒失败,他们跟雌子□□只能产下雌子,雄子的出生率越来越低,虫族的繁衍危机日益严重,所以虫族不得不开始在宇宙中流浪,寻找能让他们继续繁衍下去的希望。
  地球……大概正是那个倒霉的希望。
  地球的男性与虫族的雄子一样,可以使虫族的雌子怀上虫族后代,并有一定几率可以生下雄子,而且这些雄子很可能可以在成年时觉醒虫纹力量。消息传回联邦,地球人终于知道了这场来得莫名其妙战争的原因,地球人再也没有了退路,可以说这是一场源于dna的战争。
  陈砾是联邦军大校,这个军衔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他18岁参军,到如今28岁,他的身边失去了太多的同学、战友、上司,然而他无怨无悔。
  激光击中了敌人,那是对方指挥官的机甲,代价是己方数名同僚的机甲一同被致命的光束化为灰烬。眼前的战场好像一出没有色彩的默片,陈砾在敌军中冲杀,强悍的白色机甲横冲直撞,手中的激光剑切割对方的机甲,破碎的能量罩如同玻璃般四处溅射。
  【反物质能量反应堆即将启动,倒计时十秒开始】
  军用频道内突然传来冰冷的机械音,陈砾茶金色的眼眸骤然紧缩。
  “天哪!反物质兵器?!这东西怎么会在这儿?启动的话半个月球都会被炸毁吧?”
  【十】
  “怎么可以这样?我们还在这里啊?!”
  【九】
  “头儿!他们这是把我们当诱饵了!”
  【八】
  冰冷声音机械的读秒,在嘈杂一片的频道内清晰得如同在灵魂深处响起。
  随着反物质能量反应堆的加热,月球基地放射出了不祥红光,不管是联邦军还是虫族都停止了战斗,充满恐惧的望向那能够毁灭星球的武器。
  【七】
  陈砾驾驶着白色的机甲,几乎毫不停留的蹿了出去,频道里留下他最后一句话:“那些虫族要逃!拦住他们!”
  “是!”随着陈砾的命令,联邦军舍生忘死的冲将过去,纠缠住想要脱离战场的虫族。
  【五】
  陈砾眼中的一切好像变成了慢动作,他能清晰的在光屏上看到那个被他一拳击碎了能量罩的虫族跌落驾驶室的身体,与人类一般无二的样貌,眉心刻印着蓝色的虫纹,陈砾指挥着机甲抬起了腿,漠然地往那虫族落地的地方踩了过去。
  【四】
  【三】
  【二】
  陈砾拉住了一个虫族机甲,CAO纵着机甲手中的战术刀狠狠地刺穿了对方的驾驶室,鲜血灌满了驾驶室,看着那跟人类一模一样的红色血液,陈砾深深地吸了口气,虫族……跟人类到底有什么区别?如果虫族能隐藏虫纹,是不是根本无法区分出人类跟虫族?
  宇宙如此广阔,为什么他们会互相厮杀?
  火光再次在月球灰色的空间炸亮,此时的联邦军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让自己的命白白送掉,如果无法逃脱——那就同归于尽吧!
  【一】
  冷漠的机械音在耳边响起,毫无停顿,看着被他抱住的虫族机甲徒劳的挣扎,陈砾在这最后一刻开始回顾自己的一生。
  童年时的孤儿院生涯平淡且孤独,少年时的军校生活则多姿多彩,就是从那时陈砾的人生才有了色彩,他记得威严的帅大叔喻教官,火辣强悍的雯学姐,意大利籍的情话王子约翰学长,只不过他们都已经不在了。
  他还记得战争爆发后他的至交好友联邦前总统的儿子斐然少将对他说。
  “只要我在一天,你陈砾就不会死。”斐然兑现了他的承诺。
  …………
  宇宙中是没有声音的,一道光从月球上迸裂开来,它无声无息,但却带走了许多生命,那一刻地球上所有的人类都抬头看向那颗在他们头顶挂了亿万年的卫星。关于月球,地球上有着许多的美丽传说,随着科技的发展,这些神话传说早已被打破,但月球依然在人们心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而那一刻——那颗星球碎裂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流下了眼泪,既为了这颗伴随人类多年的卫星,也为那保卫联邦而牺牲的机甲战士们。
  “地球联邦将永远铭记他们的名字,因为他们的牺牲,才有我们今天的胜利!”政府发言人为英雄表示沉痛的哀伤,作为被牺牲的英雄陈砾对于这些狗屁话嗤之以鼻,不过还没等他“走”上台去踹那个虚伪的家伙一脚,现场就一片哗然。
  “天哪!那是什么!?”所有人都抬头看着天空,流星雨一样的炮弹向着地面袭击而来。在那无数夺命的弹药后陈砾看到了一排排的奇怪机甲,他们俯冲而来,大气层在他们周围燃烧。
  这可怖的一幕使得人们四处逃散,那位发言人瘫坐在地上吓得尿了裤子。防卫警,察们跳上小型治安机甲,端着激光枪就飞上天空拦截,陈砾想要去帮忙,想要问联邦的战士都去了哪里?
  可是没有人能看见他,也没有人能听见他说话。灵魂深处突然传来一阵钝痛,他晕眩着,无法控制自己,背后似乎有一只手在推着他。
  他离开了地面,越过了那些仅仅只被阻拦了几秒的敌人,他穿过大气层,来到了他死去的地方。只见密密麻麻的战舰机甲分布在轨道上,它们有些陌生。
  陈砾只觉得心头发寒,难道虫族还有别的他们不知道的战力?
  那场可怖的爆炸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湮灭了三分之二的月球,大量的星球碎屑游离在太空中,陈砾的眼神不由自主的从那些战舰上转移过来,紧紧地盯着它们的运行轨迹。不知过了多久,陈砾只感觉眼前一道金色的光亮起,那光刺眼无比,陈砾不得不眯起眼睛。
  在那满目的金光中陈砾感觉自己被拉扯旋转,仿佛经过了虫洞,正晕头转向时就看到了一艘形状奇特的飞船,那上面带着熟悉的特征。
  周围没了那些庞大的战舰,那艘飞船孤零零地在太空中飞行。
  他的灵魂穿透了飞船的外壳,来到了飞船内部,飞船舰桥上挂着虫族的图腾——横着的金色眼眸,这是一艘虫族的飞船!
  一个穿着华丽的绣着虫族图腾的暗色长袍的男子正背对他站着,对方正低头转动着手上的戒指,露出的后颈皮肤比小麦色还要黑,那里一个绿色的虫纹正在发着亮光,颜色鲜艳夺目,以陈砾对虫族的了解,对方的虫纹和服饰都代表了他的身份非常高,比他以往杀过的任何一个虫族都要高。
  似乎感应到了陈砾的视线,对方抬头转过身来,对方危险的眼神激起了陈砾的杀意,如果自己有身体的话,一定是浑身肌肉紧绷,汗毛都要竖起的那种。
  陈砾还来不及看清这个有着锐利眼神的男人长相,灵魂就突然从飞船内部被推了出来,此时一道光束穿透了宇宙,击中了飞船,与此同时,那道金光倏然收拢,向着陈砾和飞船直射而来,被击中的飞船被这莫名的冲击偏离了轨道,恰好躲过了第二次袭击。
  那突兀撞击过来的金光和燃烧着尾部的飞船在陈砾脑海里来回翻滚,最后定格在一个灰扑扑的星球上。
  熟悉的环形山,坑坑洼洼的地表,那是……月球?还没发生大爆炸之前的月球?
 
 
第2章 重生
  不知过了多久,一瞬亦或者漫长,陈砾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光能悬浮列车上,歪着头睡觉让他的脖子又酸又麻,他坐起身揉了揉脖子。
  随即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已经是灵体的他怎么可能感受到身体的酸痛?
  陈砾抬头四顾,清晨的列车上,三三两两的坐着几个乘客,年轻人出色的外表以及茫然的神情引起了身边人的注意。陈砾视线与他们交汇,最终霍然看向窗外,在太阳的映照下,湛蓝色的天空上挂着一个几乎同色的天体,不仔细看是看不清楚的。
  “怎么会?那是月球?”陈砾瞪大了眼睛,他能看见天空上那淡淡的要仔细观察才能看清的天体确实是月球,可是——月球不是被毁了吗?
  “小伙子天体学没学好吧?今天是上弦月,月亮每天中午升起,下午阳光没那么强烈的时候,是可以在东南方向看到月亮的。”旁边的注意了他很久的老人家笑眯眯地说,陈砾霍然转头看向他,倒是把老人家吓了一跳。
  “你能看到我?”自从在月球大爆炸中死亡后,陈砾就变成了灵体,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他一个鬼,一同牺牲的其他人又去哪里了。没有人能看得见他,他也不能触碰到任何东西。
  “小伙子说什么胡话呢?睡迷糊了?”老人家定了定神,露出了和善的微笑,“看你的样子也就16、7岁吧,马上就是开学季了,来首都上学的?”
  “16、7……岁?”
  当手腕上的智能手环提醒陈砾到站时,他还是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站台上镜面反射出陈砾的样子,黑发又长又乱遮住了半个眼睛,淡淡的黑眼圈和白皙瘦弱的胳膊让他看起就像是个死宅,除了那双茶金色的眼瞳,这副样子哪里看得出是28岁屡立战功的联邦军大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