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今夜有刺客 作者:风弄

字体:[ ]

 
"宣--九王爷!立即进宫,不得耽搁!"清早就接到皇命,九王爷皱着眉,扔下兴致勃勃闹着要出门逛街的玉朗出门。
 
一路马不停蹄,飞砂走石。
 
这么紧急的召见,一定有要紧的事情。
 
宫里出了什么大事?还是苗疆那边,又起了事端?"皇上,九王爷到了。"
 
"快叫他进来。"
 
一进御书房,显然早就在等待他的皇帝立即叫退左右。
 
房门关上,只剩他们兄弟两人,严肃沉重的气氛立即就出来了。
 
"皇上,有什么大事。"
 
九王爷压低了声音问。
 
"嗯,有一件要紧事,只有你能帮朕办。"
 
皇上也压低了声音回答。
 
果然,有大事!九王爷沉声道,"皇上尽管吩咐。"
 
"这事责任重大......"九王爷拍着胸脯,"天大的事情,皇上只管交给臣弟。"
 
"而且绝对不能泄漏出去。"
 
九王爷一脸慷慨,"皇上放心,臣弟的为人你海信不过吗?皇上请吩咐吧,要臣弟做什么?"
 
"那好,朕就说了。真要你今晚穿着夜行衣,带着利刃,从皇宫的后墙过来,抵达朕歇息的蟠龙殿,然后对着朕的被窝扎上两刀。你的轻功向来不错,这样做应该不难吧?"呆滞......
 
"二哥......"
 
"嗯?"
 
"你在说笑吧?"
 
"我的样子像在说笑吗。"
 
皇帝反问。
 
没错,皇帝脸上可疑点笑容也没有,英俊精明的脸上,非常,非常认真的神色,让九王爷后颈泛起一阵森冷的不妙感觉。
 
"那......不就是刺客吗?"九王爷鼓起的胸膛已经瘪了下去,狐疑的看着皇帝。
 
"差不多吧。"
 
"什么差不多,这根本就是刺客!"九王爷憋了很久的冷汗终于一次冒了出来,"皇上,这件事万万不可,我我......臣弟我......"
 
"九弟,"皇上威严的目光扫过来,"你要抗旨吗?"薄唇微微扬起,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有了这份笑意,御书房的气氛更诡异了十分。
 
"皇上......二哥......这事是不是再商量一下......"
 
"我这里有两份圣旨。"
 
皇上冷笑着,拿起桌上早准备好的两份圣旨,徐徐道,"左边这份,是要我的九弟夜访皇宫;右边这份,是要把一个叫贺玉郎的发配三千里,押送到前营去做苦役,你打算接哪一份啊?"九王爷差点呻吟起来,怨恨的看着皇帝手上的两份可怕圣旨。
 
这分明就是威胁嘛......
 
"不错,就是威胁。"
 
皇帝轻笑,"难道朕没本事威胁你?"
 
"不是......"
 
"接旨吧。左边的还是右边的?"还有的选吗?"......"
 
"左边的还是右边的?"
 
"......"九王爷狠狠吞了一口唾沫,"......左边的......"领了圣旨,九王爷几乎是逃出王宫的。
 
一路上不来的时候更马不停蹄,飞砂走石。
 
"笙儿你回来啦!是不是赶回来陪我去逛街?"玉郎从房间里扑出来。
 
九王爷一把接了他,露出正容,"玉朗我问你,如果我干了意见天大的坏事,被杀了头,你会这么办?"玉狼狈他问的莫不着头脑,愣了一会,总算反应过来,也露出正容,思索到,"天下间最大的坏事,莫过于偷人。哦!"他露出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凶狠的哼到,"那我当然是买一条鞭子,先把你鞭尸三百,然后再找个和你模样差不多的家伙,我也偷偷人,把你气得在棺材里直打滚!喂喂,你可不许真的偷人噢!"用手捏住九王爷的耳朵往下扯。
 
"我怎么会偷人?"九王爷践踏缠绕不清,苦笑着把自己的耳朵玉郎的魔爪中解救出来,把他抓进房,关上门,将今天进宫见皇上的事情说了一便。
 
玉郎听了,拍桌大叫,"好啊!"
 
"好?"
 
"当然好啊!这坏蛋上次打我屁股,我正琢磨着报仇呢。笙儿你就进宫,在他屁股上扎两刀,为我出气!"
 
"这是行刺啊!而且是行次九五之尊!要抄家灭门的!"
 
"你是皇帝他弟弟,他抄你的家就是抄他自己的家,有什么好怕的?"
 
"咦,这个倒是真的......"一时激动,居然把这一点给忘了。
 
"可是也没有用啊!就算不抄家,我这个刺客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你真罗嗦啊!"玉郎大叫,"你就不去好了。"
 
"不行。"
 
九王爷哀叹,"抗旨一样是会被杀头的。"
 
"说到这,我还是不大明白,皇帝为什么要你当刺客啊?"玉郎终于提出一个重要问题。
 
"他觉得我轻功比较好吧......南说,自从大病痊愈之后,二哥的性情变得越来越古怪,有时候春风满面,有时候有莫名其妙的暴躁不安,唉......"
 
"不要叹气啦,那你到底晚上去不去皇宫?"
 
"不去行吗?或许皇上知识和我闹着玩的,但是或许......"笙儿深深凝视着玉郎,"我走了,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
 
玉郎听话的点头,殷切嘱咐了一句,"记得带宵夜回来哦。"
 
夜幕降临,年轻的天子在蟠龙殿中静静等待着。
 
静静的,心潮起伏。
 
说起来真有点对不起九弟,再一次因为苍诺当了替罪羔羊。
 
但是只有这样,才能让苍诺那个可恶的蛮族现身。
 
自从上次吵架之后,苍诺已经消失十天了。
 
整整十天。
 
罪魁祸首当然是苍诺,那个脸皮比牛皮还厚的野蛮人,怎么可以一边抱着他,一边说那些让人恨不得照跳地缝钻进去的话?还逼他回答那些羞死人的问题,当然不能怪他反抗啊。
 
当然,可能他也有一点点不对,不应该在苍诺就快满足的时候,一脚踢在他的命根子上。
 
希望这一脚不会让苍诺从此成为废人......
 
"唉......"寂静的蟠龙殿让皇帝分外觉得难受。
 
恨死了苍诺的绝世武功,每次飞来飞去,一生气起来就簌地飞出高墙,每次遇到这种状况就让皇帝沮丧。
 
哼,还发誓说什么永远都不离开,骗子!不过,好像皇帝自己也发过什么"我再也不踢你命根子"之类的誓......有吗?皇帝怀疑的看看空无一人的龙床。
 
他已经忍了十天,现在是一刻也忍不下去了。
 
没有苍诺的床空荡荡,冰冷的令人害怕,他绝对,绝对不要再回忆曾经的寒冷和孤独。
 
苍诺就在外面。
 
皇帝霍然站起来,在窗边站定,远眺。
 
御花园中的灯光是明是暗,水雾氤氲的平静的湖面,远方起伏的山峦只剩下几道模糊的线条。
 
但他肯定,苍诺一定就在什么地方。
 
苍诺在偷偷的瞧着他,皇帝知道,苍诺每个晚上都会在附近,偷窥着他,打量他,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也许他在喝茶的时候,苍诺的目光正抚摸着他上下蠕动的喉结。
 
这种想法让年轻的天子浑身发热。
 
可是该死的!不管离的多近,苍诺就是不肯出来,一点声息都不露。
 
该死,该死!他要把他逼疯吗?要他开口求他出来吗?"可恶......"皇帝冷哼一声,棱角分明的脸上有露出一丝骄傲的微笑。
 
他不会开口央求苍诺现身,有的是办法逼苍诺现身。
 
只要九弟这个刺客一出现,只要九弟的尖刀一亮相,他保证苍诺会像挨了一鞭子的驴子一样飞快的行动起来。
 
苍诺会扑进蟠龙殿,惊恐的叫着铮儿!铮儿......
 
"铮儿。"
 
皇帝的背影震动了一下。
 
"铮儿。"
 
不会吧,九弟还没有出现,怎么要抓的猎物就主动现身了?不错,是苍诺那把低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
 
里面还夹着苍诺特有的太好的笑声,每次苍诺跑来表示求和,就会发出那种憨憨的笑声。
 
他的憨憨都是骗人的!皇帝每次在事后都会有相同的觉悟。
 
"你来干什么?"皇帝转过身,俊脸挂着清冷的表情。
 
"我想你。"
 
"我以为王子殿下回契丹了呢,我们天朝可留不住你这样的武林高手。"
 
该死的,你胆敢消失十天,足足十天!"十天。
 
我忍了十天,忍的我心都疼了。"
 
苍诺轻灵的脚步和他高大的身体毫不相称,在皇帝避开之前,他已经溜到皇帝面前,并且毫无商量余地的,把皇帝禁锢在怀里,把皇帝的头硬按在自己的胸膛上,"铮儿你摸摸,我的心都快裂开了。再不回来,我就活不成了。"
 
皇帝翻白眼。
 
他一举一动向来都符合礼仪,极有教养,但所有的一切却在认识苍诺后被破坏殆尽。
 
当一个高高大大,本质强势凶悍的男人装成小娃娃一样的撒娇时,你只有两种反应。
 
第一、挥拳把他打扁,打的他诚心悔改,以后不敢再这样。
 
第二、翻白眼。
 
皇帝深知自己没有把苍诺打扁的能力,更不用说让苍诺从不知悔改的家伙会悔改,所以他只好翻白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