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掠夺+特典 作者:风弄

字体:[ ]

 
    楔子
 
    初春三月,恰逢夫子祭拜宗祠的日子,学塾里放半日假,虽然夫子有令要不许乱走,要众人留在学塾中等着他下午回来问功课,但已把一群小弟子们欢喜得翻了天。
 
    叶骁郎正是这群年约六七岁的官宦子弟的小头目,一得到消息,领着众小兵呼啸而出,趁机钻到后花园里抓蝈蝈抓蝴蝶。
 
    正玩得不亦乐乎,长的圆头圆脑的小伙伴忽然紧张的来报告,「骁郎!不好啦!那边来了一个妹妹!」
 
    妹妹?
 
    学塾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妹妹!
 
    所有人顿时一惊,接着炸开了锅。
 
    「在哪?」对于妹妹这种陌生物,骁郎瞪圆了眼睛,好像骁郎第一次发现侵略者进入自己地盘。
 
    「就在那里,看!就是那个,站在月牙门边上的。」
 
    十几颗小脑袋从柱子后面偷偷探着,观察这年纪和他们差不多大的不速之客。
 
    果然,在月牙门边上站着一个小小的陌生身影,半垂着头,带她来的大人大概进去禀报了。
 
    好……漂亮!
 
    定睛一看,虽然只能窥见半边侧脸,也引发几颗小心肝怦怦乱跳,一群小男生都无端紧张起来。
 
    「好像不是妹妹吧……」身边突然有人语出惊人。
 
    「啊?」
 
    「穿的明明是弟弟的衣裳,和我们身上穿的是一样的。」同伴中,年纪较长,而且比较成的李文彬指出。
 
    对好朋友的话,叶骁郎一向是信服的,这次却不知为何,猛然就恼怒起来,差点跳起来和李文彬杠上,「才不是!分明是妹妹!」
 
    「是弟弟。」
 
    「妹妹!弟弟不是这样的!」
 
    「弟弟……」
 
    「妹妹!就是妹妹!」
 
    「不要吵!」其中一个小伙伴出了一个好主意,摇头晃脑的说,「夫子说坐而言不如起而行,不如查探一下?」
 
    「怎么查探?」
 
    「简单啦!爹说的,有鸡鸡就是弟弟,没有鸡鸡就是妹妹!」
 
    「对对!查探,一定要查探!」
 
    「谁去?」
 
    「骁郎去!骁郎最厉害!」绝对的异口同声。
 
    叶骁郎热血沸腾,义不容辞地从柱子后面出来,用最昂头挺胸的姿态走向了他查探的对象。
 
    到了跟前,先装出个大人样,上上下下打量对方一番,然后中气十足地开口,「我叫叶骁郎,你叫什么名字?」
 
    忽然瞧见同龄人,漂亮到令人惊讶的脸不再那么冷漠,露出一丝兴趣,张口回答,「我叫古博英。」
 
    「你是妹妹对不对?一定是妹妹!」叶骁郎单刀直入的问。
 
    古博英一愕,精致的五官立即冷下来了,「你说什么?」
 
    叶骁郎也不禁一楞,那么漂亮的脸,一阴沉下来居然让人觉得脊梁毛毛的,叶骁郎脖子不由自主微微一缩,想起柱子后面盯着自己看的一群「小兵」,大觉丢了面子,立即把胸膛重新挺起,「我说你是妹妹,没有鸡鸡!」
 
    二话不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手实地查探。
 
    古博英毫无防备下,竟然被他一抓成功。
 
    叶骁郎洋洋得意,「哈哈,我就说了嘛,你一定是妹……」脸色蓦然大变,一下子哑了。
 
    隔着裤裆的布料,那么实实在在的一团,怎么抓也觉得……和自己一样?
 
    叶骁郎惊得连手都忘了缩回来,一边保持着伸手的姿势,一边瞪着青蛙似的大眼睛瞧着对方越来越黑,即将崩溃的铁青脸蛋。
 
    几乎窒息的沉默……
 
    「啊啊啊!怪妹妹!」终于,叶骁郎总算爆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尖叫,转身就跑,还不忘有义气的招呼一干同伴,「快跑啊!怪妹妹来啦!长鸡鸡的怪妹妹!」
 
    「怪妹妹?」小伙伴们大惊失色,从柱子后面争先恐后地跟在叶骁郎背后逃走,「救命啊!怪妹妹!骁郎等等我!」
 
    「长鸡鸡的怪妹妹!」
 
    追随着他们背影的,是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睛,开始是黑森森的瞳子,慢慢的,变成一双血色的,像蛇一样令人恐惧的散发着幽光。
 
    这双眼睛越来越大,越来越红,仿佛要掩盖了世上所有光芒一样,要一辈子
 
    如影随形跟着他……
 
    不!
 
    不要!
 
    哗!
 
    泼在身上的冷水,把叶骁郎从噩梦中带回到现实。
 
    十一月的海水冷得刺骨,立即让他清醒过来,低声呻吟着缓缓睁开眼睛。
 
    「嘿,这小子还没死绝啊?」耳边钻进一个刺耳嚣张的声音。
 
    叶骁郎努力睁开眼,模糊的视野里只浮现一个看守似的大汉提着空水桶离开的背影。
 
    哐!好像是地牢上锁的声音。
 
    地……牢?
 
    叶骁郎英挺的剑眉微微皱起,努力回忆着。
 
    对,现在可不是什么初春时节,更不是在繁华舒适的京城。
 
    这里是什么地方?真不妙,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多半是北布罗海域里一个不知名的小岛。
 
    真是世事无常。
 
    两个月前,他还是驻守南疆的骁勇将军,负责镇守一方疆土,保护百姓不受异邦侵扰,朝廷忽然一纸公文把他调回京城,居然给他一个意想不到的任务……
 
    带领一支船队到北布罗海域,秘密搜寻传说中的飞天宝藏——因为国库快用尽了。
 
    天大的笑话!
 
    派一个不谙水战、上船就晕的陆上将军去茫茫大海!找宝藏!
 
    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要臣找宝藏,臣也不得不找。
 
    结果凭着少得可怜的线索,连吐带晕的在海上找了一个多月,一点进展也没有,更倒楣的是不知哪一股海盗把他们当成可口的肥羊,半夜发动偷袭,大量敌人抢上船不由分说就动了手。
 
    不熟悉海战的士兵们,完全不是如狼似虎的海盗的对手。
 
    顽强抵抗下,终究还是失手被俘了……
 
    「骁郎?」
 
    熟悉的声音让叶骁郎精神一振,他勉强从地上爬起来,循着声音的来处移动目光,猛然一喜,「文彬?」
 
    隔了一道铁栅栏后的是李文彬,两人从小时候开始就是好朋友,李文彬同时也是叶骁郎这次寻宝任务的副将。
 
    叶骁郎靠过去,两人隔着铁栅栏低声交谈。
 
    「太好了,你平安无事。其他人呢?」
 
    李文彬叹了一口气,「我们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俘,你和敌人打斗时受了重伤,昏睡了好几天,我真担心你挺不过来。」
 
    叶骁郎眼中射出怒火,「这群该死的海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迟早有一天我要带兵把他们通通剿灭!」
 
    「算了吧,骁郎。我们都是陆上将领,与海无缘,在海面上别说打仗寻宝,光吐都吐晕了。我总觉得,这次我们被朝廷派到海上寻宝,看来是中了人家的毒手了。」
 
    叶骁郎一怔,「什么毒手?」
 
    李文彬无可奈何地横他一眼,摇头道,「我早劝过你,光热血勇猛没用,做将军要多用用脑子。你自己想想,这次被挑选出来寻找毫无头绪的宝藏,还不是因为你弹劾了魏丞相的侄儿霸占民女,逼死百姓的事?」
 
    忽然,一阵喧哗吆喝声传来,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似乎外面正举行着气氛异常热烈的某种聚会。
 
    叶骁郎甩甩头,笑着说,「朝廷的事等我们回去再算帐,现在先想办法逃出去。你被他们关了几天,总该知道敌人是哪一伙的吧?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曾经偷听过看守们喝酒闲聊,大概估计,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叫巨灵的小岛,那一晚偷袭我们的是他们的头领阿亚。」
 
    「阿亚?那这一伙就是恶名昭彰的人奴帮了?」叶骁郎英俊的脸露出不屑之色。
 
    根据他们事先的调查,这一片海域海盗势力众多,其中最著名的有三股——逍遥堂、恶煞帮、人奴帮。
 
    听说逍遥堂和恶煞帮都善于打海战,高手林立,拥有大型战船队,甚至连朝廷战船都怕碰上他们。
 
    人奴帮头领阿亚- jiān -险贪婪,不择手段聚敛钱财,大肆招揽恶徒入伙,是近年崛起较快的一股海盗。
 
    又一阵兴奋鼓噪的喧哗声传来,叶骁郎他们不由自主抬头往头项上千冷嶙峋的石板看了看。
 
    能让这些穷凶极恶的海盗那么高兴,想必不是什么好事。
 
    「一定是正在举办卖奴会。」
 
    叶骁郎楞了一会,才明白过来,「人奴帮就是靠这个发财的,不但抢劫人家的船,连人也卖。无耻!」
 
    「很快就轮到我们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