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偷龙记1 作者:琰汜

字体:[ ]

        
 
偷龙记 作者:琰汜
春色盜來系列文
 
偷龙记1
  夜风轻拂,芳馨弥远,书案上的纸张被吹得「沙沙」作响,其中几张散飞开来。
  案後坐著的老者长臂一捞,那几张飞走的纸被夹在手指间。老者缓缓整理好那些被风吹乱的纸张,起身正要关窗,谁知呼得一下,那一叠纸被彻底吹散,飘了一地。
  老者脸上挂著笑,手指著窗外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像是在斥责那阵风的调皮。关上窗,转身,望见一地的纸,叹了口气。
  「修文,修文啊!」
  不一刻便有人来敲门,
  「师父,你找我。」
  「进来吧。」
  门被轻声推开,进来的人眉目英挺,
  俊秀不凡。看见一地的纸,不待老者开口便乖乖低河蟹词语
  去捡。
  老者依然坐在书案後,捋的长须,目光赞许地看著在那捡纸的人。对方将地上的纸都捡起来,码成一摞,恭恭敬敬地递给老者。
  老者伸手接下那叠纸,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早先年,你师叔送给为师一块冰花芙蓉玉做
  的镇纸,只可惜辗转了几次,那玉也不见了踪影……」
  龚修文抬手作礼,「徒儿这就给师父找块上好的玉回来给师父做镇纸。」
  老者听闻,先是笑,
  而後摆了摆手,「听闻前朝的东亲王原本收了块世间罕有的翡翠,那翡
  翠,玉质细腻,色翠欲滴,
  只可惜……」
  「可惜怎麽了?」
  「可惜後来被得到的人雕成了一块玉章子,白白暴殄了天物……」老者不无惋惜地摇著头。
  龚修文嘴角抽动了两下却仍是乖顺温和地笑,「师父既然喜欢,徒儿这就给师父去弄来。」
  这一说,老者才捋著长须展笑开颜。
  龚修文暗地朝天上翻了个白眼,听老者嘱咐了几句之後才行礼告退,转身出门。
  门甫一关上,龚修文脸上立刻换了另一幅表情,咬牙切齿,「臭老头,谁不知道前朝东亲王
  的翡翠就是本朝的传国玉玺,
  竟让我去偷玉玺给你当镇纸?你岂不是给我出难题?」
  「修文啊,早去早回──」老者的声音从房内传了出来。
  龚修文连忙又换作那副乖顺听话的表情,欠著身子礼貌恭敬地回道,「师父,徒儿这就去。」话音落下,还不忘吐了下舌头。
  * * *
  皇宫禁地,高墙黄瓦,一道人影轻盈,躲过来回巡逻的御林军,
  身姿一闪,飘上了房顶。
  宫人提著宫灯穿过长长的走廊,形色匆匆,龚修文则坐在屋顶上百无聊赖。
  真的要偷?
  已经在师父面前答应下来了,偷不回去怕是要挨板子的吧。
  但是真的去偷的话,万一一个不小心……那可是要哢嚓的!
  唉──龚修文长叹了一声。
  师父年纪大了,却还是不忘捉弄他们这些小辈。以前是让去天竺的什麽什麽寺偷那一长串名儿的真经,
  结果偷回来之後他老人家用来垫桌脚,上一回让去苏州某间绣坊偷冰蚕丝,千辛
  万苦弄回来之後,他老人家拿那价值万金的玩意儿做了件睡袍子……结果这次变本加厉居然要拿玉玺当镇纸……
  难怪师弟们都窝在外面不肯回来。
  切!龚修文冷嗤了一声,心想什麽时候把师兄弟里最听话的孟雪初抓回来顶替自己照顾师父,自己也在外面逍遥个几年再说。
  在屋顶上发了一会儿愣,夜色更浓,来回的宫人也少了许多,只剩下一队队巡逻的侍卫。
  龚修文对自己偷盗的本事甚有信心,只是对偷完之後的开溜没什麽底气……怪只怪自己以前偷懒,想当个贼有轻功和那空空妙手就好,故而其他人练枪练剑的时候他就在一旁晒太阳睡
  觉,这不现在有麻烦了,如果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走那是谢天谢地的了,但要是逃不掉的话,
  皇宫里那麽多侍卫,
  一人一刀下来,
  自己岂不是成了兰花豆腐干?
  想到这里,龚修文心里一阵发寒,但又想想师父老人家生气时皮笑肉不笑的样子……龚修文还是决定冒这一次险。
  大不了变成块豆腐干,十八年後又是一个飞贼龚修文!
  
偷龙记 2
  龚修文在红墙黄瓦间转了一圈,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自己从未来过皇宫……这御书房在哪里?
  四周楼亭水榭雕梁画栋,龚修文摸了摸脑袋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走。
  远处有两个人朝这边走了过来,龚修文连忙躲到柱子後面。
  「皇上,您总算回来了。要是让太後知道您穿著便服连个护卫也不带的就出宫,奴才……奴才可是要……」说到这里,老太监折起袖子擦了擦额上被急出来的汗。
  啪!
  身旁的青年一折扇磕在他脑门上,「带那麽多人做什麽?朕不过闷得慌到外面转一圈而已。」
  青年长相俊秀,举行雍雅,
  著了一身墨青的长衫,腰间束一根镶著精美玉饰的銮带,走动
  间,环佩玉绶叮当作响。青年两鬓的头发束在脑後用一支纹饰简单的碧玉簪子绾成一个髻,其余发丝散在肩头,随著他悠缓的步子漾著流水一样的光泽。
  「皇上,您还是在为西凉的事情烦恼?」
  青年停了脚步,负手身後抬头望天,「西凉的问题本就不是一日两日就能解决的,
  朕担心
  的……是上卿大夫那日的酒後醉言……」
  「上卿大夫那个时候醉得糊涂,
  十之八九是在瞎说的吧?」
  「不,酒後吐真言,况如果不是知道些什麽,他也不会说出谭华太子之子尚在人间这种话。」
  老太监低头想了想,然後自言自语,「谭华太子的孩子尚在人间的话,这样算来应该和皇上
  差不多大……」
  青年斜著眼睨他,周身萦绕著冰寒的气息,握著玉骨折扇的手颤了颤,接著便听「啪嚓」一
  声,扇骨被生生捏断。老太监一下醒神过来,立刻跪在地上左右抽了自己两耳光,啪啪两声清脆响亮,「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当年延心殿一场大火,太子、太子妃还有小王爷都葬身
  火场,传言小王爷尚在人世间的人一定是心怀不轨!一定!一定的!」
  青年脸上的表情这才缓和了些,握著那已经断了的折扇继续往前走,而老太监依然跪在地上
  一动不敢动。
  龚修文躲在柱子後面大气也不敢出,远远的只看见那两个人在说什麽。然後其中一个跪在地
  上动也不动石头雕的一般,
  另一个则独自往他这边走来。
  龚修文绕著柱子变换角度不让那个青年发现,谁知一队侍卫从另一个方向过来。龚修文在心里哀叫了一声,转过身,看见那个青年正走进某间门里,於是连忙跟了上去。
  「什麽人…?」
  对方感觉敏锐,龚修文才刚踏进那门,已经被对方发现。龚修文先他一步上前用手摁住了那人的嘴不让他出声。
  那人见状翻手一掌打上来,龚修文身子向後一缩,随即空出来的那只手一把钳住对方扫来的
  手掌。对方换了只手接著扫过来,龚修文只好换作捂住他嘴的那只手来接。
  那人一得空就要张口喊人,「来……」
  龚修文眼疾手快马上换作单手钳住他双手,再次腾出一只手再去捂他的嘴。对方还想用脚,被龚修文一脚插进他两腿间,膝弯一勾将他整个人勾倒在地上,随即欺身而上将对方压在身下不让他动弹。
  自己虽然三角猫功夫,但是要对付这种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你放心,我不是贼,我只是一不小心在这里走迷路了。」
  龚修文说这话的时候也不想想,就算不是贼,
  三更半夜在皇宫里乱晃也够可疑了!
  见对方稍许安静下来,龚修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你不要出声,我马上就走,你答应不叫人来我就马上放了你。」
  对方点点头,於是龚修文缓缓挪开手,谁知还没拿开多少那人又要张嘴叫人,龚修文手忙脚
  乱得再次摁住他手脚又马上去捂他的嘴,不想捂他嘴的手被他狠狠咬了一口。
  龚修文疼的差点跳起来,那人的反抗更加厉害。
  「来……人!有刺客!」
  龚修文顾得了他的手脚却是顾不了他的嘴。那人再这麽叫下去,别说人了,鬼都能引来几只!龚修文头痛得已经不知道要怎麽办才好,只想让这人闭嘴安静下来。於是心里一急,便是凑上去张嘴堵住了对方的唇舌……
  
偷龙记 3
  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下来,只剩了烛火轻轻跳跃。
  那个人似乎给这情况完全震住,原先还反抗得厉害的手脚这会儿像被冰冻住一样,僵硬僵硬的。
  龚修文的嘴唇贴著另一温软的物什,大脑空白片刻,才突然明白自己做了什麽蠢事,只是……
  这个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淡淡的,一丝丝的清馨直往他鼻子里钻,沁人心脾,
  恬然悠远。
  龚修文轻动了下嘴唇,那个人依然没有反应,於是龚修文伸出舌头在他温软的唇上来回舔拭,似乎意犹未尽,便用齿尖勾住他的唇,
  使上三分力咬了下去。
  青年被咬得一疼,回过神来,惊讶之下齿关一松,
  不想对方的舌头趁势滑了进来。
  濡湿温暖而又柔韧的东西,在嘴里横荡,
  灵活地像蛇一样。他想要一口咬下去,但是那个混
  蛋居然捏住他的颚骨,嘴无法合拢,涎液顺著嘴角滑了下来。
  龚修文极尽所能得在他嘴里汲取甘甜,那人似乎想要咬他,还好他反应快,用身子压住他,
  然後捏住他的下颚,那人被迫张著嘴,身体微微颤抖,是害羞?抑或是愤怒?龚修文觉得现
  在想这些都没有用。
  身子贴著身子,辗转深吻间互相磨蹭,男人的那一部分从来不避讳自己的欲望和需求。待到
  龚修文结束这个亲吻时,彼此的河蟹词语都起了可耻的反应。
  「放开我!」青年的双唇红肿,嘴角拖著银亮的丝线,脸颊微红,胸膛略有些急得上下起
  伏,虽然还被捏著下颚,
  但依然用不清的言语命令道。
  龚修文骑在他身上,半直起身,这才借烛光看清这人的长相。
  眉目英挺,五官镌朗,虽然不及他的小师弟人中龙凤之貌,但是龚修文看著这个人,却觉得自己的心口怦怦地跳。好像十六岁那年爬上城里青楼花魁的床榻,初尝人世云雨时那样的紧
  张。
  「哎,你是什麽人?」龚修文问道。
  那个人不禁睁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地看向龚修文,片刻後又有些了然的,脸上也不那麽
  惊讶。
  只因他此刻穿的是便服,对方才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见他不答,龚修文就自己猜想。
  太监?
  不对!那身下抵著自己的玩意儿是什麽?
  侍卫?
  怎麽可能?就这身手……
  皇帝?
  哈、哈、哈……皇帝现在估计正在哪个妃子的床榻上帐摆流苏,被翻红浪吧!
  那究竟是什麽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