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春色盗来 作者:蛾非/琰汜

字体:[ ]

        
 
这篇文章写的很好,有位网友用这句话形容这篇文章,真的很合适。“一个纨绔子弟“从良”,一个侠义盗贼“从嫁”,从最初的迷茫到而后的真情,到最后的衷情相守,一段前仇的结束,用一份姻缘来完整”  
 
  春色盗来BY蛾非/琰汜
 
  1
  夜色深沉,凉风浸骨,一道人影飙上屋顶,后面火把点点人声喧嚷。
  躲在屋顶的人伸手摸上自己的右臂,立时满手温热的液体。
  他脸上蒙着面巾,夜色里一双清眸熠熠,四下扫了一圈,发现不远处某户窗子内还亮着灯火。回头看了眼那些越来越近的火把,然后回身,身形纵跃,几下便消失在夜色朦胧寒气氤氲里。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另一幢宅邸里,宅邸主人祝天尧被几名曼妙的女子团团围住,觥筹交错,杯盘狼藉。
  “招、招、招财!招财!”祝天尧面色微醺,大着舌头叫着,不一刻一名小厮模样的人慌慌张张跑了过来。
  “爷,有什么吩咐?”
  “吵、外头吵什么?没见爷、爷我……喝、喝得正畅快?”
  “回爷,是官兵正在抓飞贼,据说就是那个常常劫富济贫的大盗孟雪初。官府设了个套,没想到真把人给套住了,结果……结果又让人给溜了,现正满城挨家挨户搜呢。”
  “搜?全城这么多户人家偏偏搜到老子这里来?他、他们是活腻了还是吃饱了撑的?不知道老子的干爹是当朝的吏部尚书?”祝天尧挥了挥手,“去,去把他们都赶走,别……打扰了爷的兴致……”说着转过头去抓着身边的女子就狠狠亲了下去。
  “爷,明天您就要成亲了,今晚还是早先休息吧?”招财低着头劝说道。
  “休息?爷今晚就是要尽兴才对……”祝天尧掂起桌上的酒盏递给怀里的女子,“来,再陪爷喝上一杯,过了今晚要再见到爷可就要钻狗洞翻墙头咯~”
  “祝爷真讨厌!”女子娇嗔了一声,接过那杯酒一饮而尽,“祝爷有了新欢就不要我们了。”
  “哈哈哈!”祝天尧笑了起来,手指点上那女子的酥胸,绕着圈地画,“人家可是大户千金,哪是你们可以比的?爷我早就想尝一回那养在深闺里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娘们的滋味了,等爷腻味了自会再去找你们的,可要记得想爷。”
  “哎~”酒色荼糜,那群女子笑得娇媚。
  李家是城里有名望的书香门第,李员外老来得女,自然把女儿视为掌上明珠。那李家小姐虽是生得女儿身,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大年初一李家上下去庙里上香祈福,据无意中见到那李家小姐的人说,那李家小姐的容貌堪称国色天香,就连天上的星辰水月见了都要黯淡三分。
  祝天尧今年双十出头,仗着自己认了个朝廷重臣的干爹,嫖娼狎妓,开烟馆赌坊,恶霸乡邻,早已是臭名昭彰。听闻李家小姐的才貌双全之后自是动了妄念。选了个日子带着聘礼上门,扬言,你李家小姐,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婚期就定在这月十五。
  怎么说那李家也是有声有势的人家,他祝天尧虽不放在眼里,但怎么说也要给自己挣挣面子。新婚伊始势必要收敛些,这不祝天尧趁着最后一夜大肆挥纵,和那叫来的三五个青楼女子喝得酩酊大醉,直睡到日上三杠差点误了吉时才醒转过来。
  爆竹声响,花轿起轿。
  别人家嫁女儿是欢天喜地的大事,李家嫁女儿,李老夫人先哭昏在自家门口。眼见着女儿坐在花轿上被祝家的人抬走,李老爷一头撞上门柱,头上碰了血窟窿。
  祝天尧管不了这些事,牵着新娘子拜完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时祝天尧疑惑了一下,这新娘子的个子还不小啊,竟然和自己差不多高……
  但是高矮不是问题,听闻李家自北方迁来,北方女子长得高大的他也不是没见过,况他祝天尧也算堂堂一表人材,只要对方是个美人就万事大吉了。
  喜婆把新娘送进新房,祝天尧则在外面招呼酒肉朋友。
  天色渐暗,大红的灯笼被盏盏点亮,夜风里轻曳,有几分魅人。
  祝天尧在狐朋狗友的簇拥下向新房走去。
  “祝爷今晚可要大展雄风了,明儿个记得和小弟说说感受,传授传授经验,哈哈!”
  “哪里哪里,你们个个三妻四妾的,我哪里比得过你们。”
  “祝爷这话可就说笑了,有了一就有二,有了三就有四,过几日小弟再挑几个好的给祝爷做小,到时候双凤戏龙……”
  “哈哈哈!”祝天尧大笑着手把上门扉,然后转身手指放在嘴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那群人点点头识趣地散开,祝天尧拉平被扯得乱七八糟的衣襟,轻手轻脚地打开门,进了门后背手关上。
  房里点着龙凤双烛,新娘子安安静静地挨着床沿而坐,祝天尧双手对捏了两下靠了过去。
  “进了我祝家的门就是我祝家的人,你只要乖乖听话,相公我自不会亏待你。”
  见对方不答话,以为是害怕或者害羞,祝天尧又靠过去了一些,低下腰想要看看红盖头低下的情形,但却看不清楚。他直起身看见桌上的秤,想起喜婆说的要用秤杆挑起红盖头意为称心如意。
  祝天尧取过那杆秤,放在手里瞧了瞧,又歪着头打量了下新娘子,然后才缓缓用秤杆挑起对方的红盖头。
  “娘子,且抬头让为夫的瞧瞧你那花容月貌,天姿国……”
  喀郎当!
  秤从祝天尧手里滑落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而祝天尧整个人当场石化。
  坐在床上的人依着他的话缓缓抬起头来……
  剑眉明眸,容貌端方,却是个……却是个英挺俊秀的男子!!!
  2
  “你、你、你……”祝天尧手指着对方惊得说不出话来,酒也醒了一大半。
  怎么李家小姐是个大男人?!
  祝天尧狠狠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下,激灵灵地一疼确定自己不是发梦。
  “来……来人……”祝天尧从惊讶里醒过身来,转身向门口跑去,边跑边要叫人。手刚攀上门扉,就听“叮!”的一声,一把长剑擦着他的脸飞过牢牢钉在门板上,明晃晃的剑身上映着他惨白如纸见鬼了似的表情。
  “不准叫人!”身后传来冷冽的声音。
  祝天尧贴着门板回身,就见那男子已站在自己面前,虽然身上穿着新嫁娘的喜服但是配上他清秀的容貌,倒没觉出多少怪异。
  对方伸手从门板上拔下剑,冰冷的剑身搭在祝天尧脖子上,问道,“你就是祝天尧?”
  祝天尧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点点头,生怕动作大一点那剑就割破了他的喉咙,颤颤地问,“你又是谁?”然后视线落在对方平坦的胸部上,“你为什么……是男的?”
  对方绕开他的问题,“你就是祝天尧……素闻你- jiān -- yín -掳掠、敲诈勒索无所不为、无恶不作,我早就想见识见识你什么样,这倒好,今日就了结了你这个恶霸也算除暴安良!”
  祝天尧一听“了结”二字登时背脊发冷,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拱手讨饶,“李公子,李少爷,李大侠,我也是一时色迷心窍才抢娶你进门,既然你是男子,明日我就八抬大轿再让人把您给送回去,那些聘礼我也不要了就当孝敬二老的,我们俩权当误会一场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您可千万别动气,动气伤身……”
  “闭嘴!”
  被对方一喝,祝天尧乖乖闭嘴不再出声,自下往上偷偷瞄对方。
  “把我送回去,好把真的李小姐再抢过来?”
  祝天尧一愣,接着咻地一下从地上窜起来,“真的李家小姐?那你就不是李家小姐咯?你把真的李家小姐藏哪里了?”眼睛瞅瞅对方手里的剑,然后挺起胸膛为了气势上不输对方,“别以为你手里有剑就了不起,你今天要是敢动老子一根寒毛,我义父一定不会饶过你,你知道我义父是谁么?哼哼,他可是……”
  对方手一抖,那手上的剑发出铮的一声震得人耳鸣,同时寒芒刺目,祝天尧再次很识相地闭嘴。
  龙凤双烛燃了一半,灯花轻炸,烛泪垂落……本该是温柔缱绻小登科,结果现在被人拿着剑逼在门板上。
  “你到底想怎么样?”祝天尧忍了半天终还是弱声问道。
  对方敛着眉头想了想,然后道,“只要你不再纠缠李家小姐,我自然不会寻你麻烦,你若是再犯,就……休怪我不客气。”
  说罢胳膊一扬,作势要将剑刺下去,祝天尧“啊”的一声抱住头窜到一边角落蹲在地上瑟瑟发抖,“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大侠饶命,不要杀我……”
  孟雪初看向那个缩在角落里的男然,低声嗤了一句,“还道是什么作威作福的人,却原来是只纸老虎……”抬眸望了四下,房里值钱的东西还真不少,视线落在屋角的琉璃花瓶上,想那个应该能卖不少银钱,再回头看那个抱着头面朝里面屁股对外的恶霸,也不想在这多耽搁,毕竟官府正在通缉他。
  前一晚作案时不想落进官府下的套里,受了重伤逃到一处民居,正巧看见有一女子意欲悬梁自缢被他救了下来。一问之下才知,城里的恶霸逼婚,小姐迫于无奈才想寻死。便和那家商量了个主意,自己披上嫁衣坐上花轿代替李家小姐掩人耳目,而李家的仆人则护送小姐到远方亲戚那里避上一阵,李老夫人和李老爷子则留下上演一场骨肉生离。
  孟雪初本想在喜婆送他进房间之后就走的,但一想要是这恶霸或是下人发现人突然不见了,指不准就再退回到李家吵闹,于是便留了下来,拖一刻是一刻,反正他孟雪初一身武艺一套开锁的本事,这世上还没有能锁得住他的地方。
  于是又出言威胁了几句,准备带着那琉璃花瓶跳窗而走,谁想这时外面一阵喧闹。
  “官爷留步,快留步,今晚是我们家爷洞房花烛,你们可不能去打扰啊,哎──”
  门板被重重地拍了两下,不一刻,门从里面打开半人宽的缝隙,祝天尧黑着一张脸。
  “什么事?”
  来人拱手一揖,“得知祝爷今日娶亲,在下特来恭喜一声。”
  孟雪初躲在一旁,用剑鞘在祝天尧身后捅了两下,悄声威吓道,“让他们快走!”
  祝天尧不情不愿地磨了两下牙,“到底什么事?”
  领头的那个官差道,“是这样子,我和兄弟们正在抓一飞贼,该飞贼昨日被我们重伤料想走不远,故而我们来提醒一声,若是看见如此可疑之人请尽快报告官府。”
  听闻,祝天尧脸色更难看,心想,这些官差眼睛都长屁股上,没见老子被人用剑抵着?再可疑也可疑不过这个人了吧?但是又怕后面这人刀剑无眼真的在自己身上捅几个窟窿,只好忍着气,“知道了!知道了!没见着爷我今晚洞房花烛,这气氛都给你们搅和了!”
  来人拱手作了一揖,然后让招财给带了出去。
  祝天尧关上门同时,抵在他身后的剑也撤了去,他回头瞪向那张清秀面孔,“算老子倒霉,到手的娘们给飞了。老子以后再也不去招惹李家小姐了,你可以走了吧?”
  孟雪初没有答他,走到桌边将剑放到桌上,然后坐下倒了杯茶给自己,浅浅嘬了一口,挪开杯子,嘴角一勾,“我是你八抬大轿给娶进门的……怎么?就想赶我走?”
  3
  “你说什么?”祝天尧抠了抠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气势汹汹地走到孟雪初坐着的桌边,一拍桌子,“我还以为你是什么顶天立地的大侠,结果你也是有目的的!是不是想讹我一笔?呸!做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