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空下的白木兰 作者:姬泱

字体:[ ]

 
星空下的白木兰+番外(出书版) by 姬泱
 
 
  费尼克斯最讨厌曲就是战争,可是他却成为了帝国历史上最优秀的伪装者,并且......爱上了帝国舰队的最高指挥官......路易。当他再次回到帝都的时候,他已经成为银河帝国唯一的王位继承人,而野心勃勃的路易则是他最大的敌人。「陛下,您在纵容我的弟弟!」不是,他不是纵容他,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爱他。如果整个银河帝国是他最大的心愿,他愿意--双手奉到他面前。
  
   
【第一章】
  
  路易在那人面前放下手中的托盘,里面有一个苹果,五片面包,一品脱的牛奶还有一块奶酪和两片烤牛肉,这是法律规定给战俘每日的餐饮。
  那人是叛军一名很年轻的将军,军衔是少将,看样子绝对不超过二十岁,或者更加年轻一些。
  路易在天狼星战争的废墟上发现他的,当时他的手臂已经被炸掉,而他的右手紧紧抱着一个人很艰难的向安全一些的地方移动,他手中的人被高速炮弹打穿了胸膛,已经死去了。
  少将一看见路易就投降了,他只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把他的同伴火化并装入骨灰盒中,他说要带着他同伴到他们喜欢的地方去安葬。路易同意了,并且不顾其它人的反对,没有把少将放到战俘营,而是囚禁在自己的战舰上带回帝都。
  路易在那人面前蹲下,用蓝色的眼睛看着少将苍白的脸说,「我们将要在帝都着陆,你会被送到陆军统战部。」
  那人的神色很疲惫,不过看到路易还是笑了,「您好,中将阁下。」
  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路易的确是中将的军衔。
  可是现在不是了,果然那人一看路易肩上的军衔马上改口,「您好,上将阁下,很高兴再次看到您。」
  叛军少将长得很消瘦,面容也不出众,可是路易却很喜欢他,因为路易喜欢严谨的人。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中,作为俘虏的他依然军容整齐。军帽端正戴在头上,脸很干净,他的发型甚至可以用考究来形容,那不是一般军人那种短到头皮上的长度,而是长过耳朵,削得很有层次,右脸上甚至还有浏海,遮挡住了他的眼睛。可是他的眼睛中却布满了血丝。
  路易蹲下身子,在他面前继续说,「这次战争不是邻国之间的纷争,而是帝国的平叛,你会被军事法庭直接以叛国罪起诉,最后,很有可能就是死刑。」shenmishui
  「嗯,早有预料。」少将语气很轻,「多谢您将军,多谢您为我和我的朋友做的一切。」
  路易一想起他的那个朋友死去的样子还有眼前这个人当时的表情就有些异样的感觉,不过他也说不清楚。
  路易只是点了点头,「需要我为您的朋友安葬吗?」
  少将听出了路易的好意,也知道路易为了避免他的难堪而故意回避的话题。
  其实路易的意思是,需要我为你们两个安葬吗?
  叛国罪处决的人,是不可能被允许进入墓园的,路易这样说,已经是难得的好意了。
  少将淡淡笑了。
  路易发现他的眼神很柔和,那不像一个经历过战争的人的眼神,而像乡下荒原中长大的淳朴少年。
  「多谢您将军,如果可能,我真希望可以报答您,可是......」说完他也感觉很尴尬,「您看我已经快要死了,不能再麻烦您了。」
  路易知道此次谈话已经结束,可是他还是多问了一个问题,「他,是您最好的朋友吗?」
  「嗯,对,他是我最后的同伴。」
  少将的眼睛直接对上路易的,黑色的瞳孑L中带有一丝光亮,路易以为那是眼泪。
  军舰准备着陆,路易走了,临走的时候留下了一瓶药水和一个装隐形眼镜的小盒子,他什么都没有说,大门在路易的背后关上。
  少将拿起那瓶药水微微笑了,用药水卸下自己眼中的隐形眼镜,露出一双金枫色的瞳孔。药水舒缓了眼睛的干涩和疼痛,那个人居然心细到这个地步,可以在这么短暂的接触中看到他戴着改变瞳孔颜色的隐形眼镜。
  少将没有吃东西,重新戴上眼镜之后,他站了起来,整理衣服之后,抱起那个骨灰盒,低低的声音说了一句,「杰克,我们回家了。」
  战舰在帝都着陆,陆军统战部的军车带走了俘虏。
  那是路易最后一次看到少将。
  可是......
  他是谁,他的样子是什么呢?
  三年来,路易有的时候会想一想那个少将,可是他发现,自己越仔细想,越记不清他的样子了。好像,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影子,只有记忆的片段还能显示着他曾经见过他。
  高地的冬天非常冷,入夜之后,从里斯海湾吹过来的风把荒原上的枯草压得很低。悬崖上有一个城堡,粗糙的石块砌成的墙面外刷了一层白色的石灰,微弱的月光下,能很鲜明的让人看到城堡的轮廓,在黑夜中显露出来。
  电话响了,管家老彼得穿着拖鞋披着睡衣拿起听筒,几句简单的回答之后,彼得放下听筒,表情凝重,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座钟,指标指向凌晨三点。
  老彼得上楼,到一个深褐色木门前面停下,用一种缓慢而持续的频率敲门,知道十分钟后,屋子中一阵低低的诅咒,有穿衣服的窸窣声音,随着房门的打开,一个苍白的面孔出现在走廊的灯光下面。
  「早上好,费尼克斯殿下。」
  老彼得看着那个苍白的面孔上睡眼惺忪,自己则怡然自得恭敬的鞠躬行礼,「很抱歉就这样吵醒您。可是有一件事情的确非常紧急。帝都刚才打过电话来,内阁大臣塞隆道尔伯爵,陆军上将科德阁下还有内政部迪米斯阁下,他们将在天亮的时候到这里来拜访您。」
  费尼克斯努力睁眼睛,无奈他太困了,只能眯缝着眼睛说,「那三个老家伙被弹劾了吗?所以只能跑到我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避免外加休假?」
  「很遗憾陛下,三位大人并不打算打扰您太久。因为帝国发生了很重要的意外。您的王兄,原来的帝国王太子索尔殿下遇刺,于今日凌晨两点在皇家伊丽莎白医院去世。国会紧急召开会议,依照法律,您,原帝国第二王子费尼克斯王子殿下将要成为王位第一继承人。三位阁下是来接您回帝都的。」
  费尼克斯的眼睛忽然完全睁开,金枫色的眼镜在灯光下好像琥珀一般神秘。
  两秒钟后,费尼克斯终于诡异的笑了一下,随手关上身后的栗木刻的大门,裹紧自己法尼亚丝绸睡袍,只说了一句「Goddamned」转身走向另一个房间,那里有盥洗室和他全部在公开场合穿的衣服。
  「阁下,已经看到帝都的大气层了,三十分钟后准备降落。」
  海林斯副官过来报告,路易点头表示听见了。
  帝国第七舰队的旗舰控制台上坐着路易,狮鬃一般的金发,大理石颜色的皮肤上镶嵌着一双冰蓝色的眼睛。黑和银相间的帝国军服穿在他身上端正笔挺。
  今年二十四岁的路易.冯.苏普林博格上将是帝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帝国一级上将。他并不是出身帝国最高门第的门阀贵族,但是他的姐姐瓦卢蒂诺公爵夫人则是帝国皇帝陛下最宠爱的妃子。
  路易从十五岁初战到现在整整九年,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侥幸,即使他现在得到的东西也许是别的军人一生的梦想,可是,有一段时间他总是在战争完结之后有一些隐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如此幸运呢?
  在他十八岁到二十一岁,这三年中,一共有四次,都是在路易已经拟定了作战计划并且将要下达命令的时候,帝国军队的谍报人员收到修改的情报密码.修正了他们之前得到的某些资讯的错误,路易重新决策。
  无一例外的是,路易赢得了最后的全面胜利。
  那些资讯代码的最后都缀有一个字母「M」。
  这是一个人的代号,而这个人则是帝国历史上最优秀的伪装者。
  对于伪装者,路易了解的不是很详细。只知道他们隶属军情六处,真正知道他们底细的只有皇帝陛下一人。每个伪装者都是万里挑一的天才,经过极其严酷的训练,他们可以在任何不可能的情况下得到最真实的情报。他们善于把自己隐藏起来,在人群中,在战场上,即使隐藏的唯一方法是死亡。
  在路易看来,这是一群有着人类形体的机器,令人反感。
  路易的情报网也很有效率,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甚至还了解一些关于这个「M」的事情。
  他是一个年轻男子,这些年由于战绩似乎被授衔,可是军衔未知。他以白木兰的拉丁名字「Magnolia」为他的代号,而M就是缩写。
  一个有着难以超越战绩的人,路易在三年中每一次的胜利几乎都有他的影子,而路易感觉到的却是某种压迫感。
  那是强者在察觉到和他拥有相匹敌甚至更强能力的拥有者的时候,本能感觉到的危机感。
  不知道怎么了,路易又想起三年前俘虏的那个少将。
  穷途末路的人,却没有惊慌和绝望,路易在他身上依然能感觉到某种坚强。
  忽然,控制室的自动门开启,又一名副官走进来,先行了军礼然后对路易说,「上将阁下,索尔王太子在帝都逝世,原第二王子费尼克斯殿下已经回到帝部,成为新的王太子。」
  「这样呀。」
  即使这样惊天的消息,路易听完还是淡淡的。
  「上将阁下,已经接动贵族院的通知,您将成为帝国军队唯一的统帅。」
  「这是一个好消息.」路易还是淡淡的说话,他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对那人说,「准备降落。」
  「是。」
  帝都。
  一个充满了阴谋,混乱和不确定的帝都哦......
  突如其来的葬礼打破了帝都十年来的平静。
  原来的王太子索尔因为不可抗力因素而不得不放弃他的职责,权力和生命,同时也让很多一直支持他的门阀贵族陷入了茫然甚至恐慌当中。
  这种茫然与其说是对已经成为王太子的费尼克斯殿下的敬畏和对自己遗忘在索尔殿下身上投入太多的懊悔,不如说仅仅是对未来的一种忐忑而已.
  费尼克斯被很多人忽略太久了。
  这不仅因为他没有王位继承权,也不是因为他的母亲是皇帝陛下的情妇而不是皇后,最重要的是,费尼克斯本身不具备成为王太子的能力。
  即使费尼克斯名正言顺站在索尔殿下面前,他本身也不能造成任何威胁。
  如果将帝国的未来托付给这样的一个人,不知道那个躺在床上只能瞪眼喘气的佛兰克林老皇帝是否放心,又或者他被刺激到可以直接而快速制造出帝国第三王子,不过这个看起来机会渺茫。
  其实费尼克斯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暴徒,按说他的所作所为放在一般贵族子弟中间还不算最荒唐的那个。
  原第二王子最出名的荒唐就是喜欢酗酒和使用迷幻剂,还有就是听说他勾引女人也是一把好手。
  他游戏的对象都是那些有爵位的幽怨的非寡妇的贵妇。这些夫人不大可能把自己偷情的事情到处宣扬,而他们的丈夫也似乎更倾向于保密自己妻子出轨这样的事实,所以现任王太子殿下这方面的特长并没有得到过证实。
  除了这些之外,这位王子殿下的其它爱好就不那么让人称赞了。听说他喜欢考古,不过他甚至连帝国的历史都弄不清楚;他喜欢语言学,可是他带着古高卢口音的帝国语时常让人嘲笑,听说他还喜欢艺术,不过连一个简单的儿童简笔划都画不好,他甚至有一次把价值连城的古画《夜巡》用三公斤的废纸价格卖给旁人,这个事情让国家安全部门调查了三个月才将原画追回。
  后来佛兰克林老皇帝对他忍无可忍,就放逐他到自己母亲的领地上,也就是在高地的城堡中,从那之后,费尼克斯似乎更喜欢和一些村姑风流快活。
  索尔殿下的葬礼--
  在皇家墓园外面,费尼克斯一脸木然看着眼前这些来来往往的人群。
  虽然老彼得曾经对他说过要来的人非常多,可是这几天都没有睡觉的他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不是没有见过比刺杀更加惨烈的死亡,但是此时的他就是感觉到心里不舒服。按理说,他几乎没有接触过这个兄长,也不会对他产生什么亲情之类的东西,可是当看到索尔躺人装饰着皇室徽章的棺材的时候,他的眼睛还是有些酸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