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匕首的故事九宣篇 作者:卫风

字体:[ ]

 
匕首的故事-九宣篇 BY 卫风  
 文案 
嗯嗯……没写过耽美,走到哪儿算哪儿吧……大家要是不怕掉坑里出不来,就跟我一块走…… 
 
漂亮不羁的九宣 
 
深沉难测的烈阳 
 
温柔残忍的卓风 
 
相逢是劫是缘? 
 
 
 
 
 
 卷一 陌上谁家少年 足风流  
 
第一卷 风  
 
 九宣十三,卓风十六。一起在书院念书,夫子也是同一个,睡一间房,在一张桌上读书习字。  
 九宣活泼,卓风喜静,两人虽然同住,却不同行,也很少言语。  
 九宣常被夫子打手板,罚抄书,跪集贤堂,卓风从没有过。  
 九宣人缘好,跟谁都说得来,卓风总是一个人,和谁也没深交。  
  
 九宣砰然一声撞开门的时候,卓风正躺在床榻上辗转反侧,浑身上下高热烫人,似醒非醒,嘴里喃喃的不知道说着些什么。  
 “喂,”九宣拍拍他:“你发热呢,怎么没去看郎中?”  
 卓风神智不清,翻了个身,并不答话。  
 九宣闻到浓浓的酒味,恍然:“你吃了酒——咦?在哪里吃的?胆子不小,不待酒醒就敢回来,要让学监抓到啊,你可要好看了。”  
 卓风迷糊听到问在哪处吃酒,挣扎着答:“在碧桃轩,只吃了两盅……”  
 九宣一惊,急问:“和谁去的?”  
 卓风含糊不清地说了个人名儿,九宣登时红上脸来,拍腿骂道:“你真晕了头了!一直本本份份,怎么今天倒失脚!他一心地想算计你,你只当不知道?碧桃轩的酒岂是你能喝的!”  
 骂完了又急起来,舀水进来,没头没脑给他往下灌,拧了湿巾给他擦身,卓风人事不知,任他摆布,脸上身上都泛起绯粉之色。胸前那两点嫣红也突了起来。  
 九宣看他胯下已经挺立,心知道那酒里药量下的重,普通的药剂哪有这样霸道?又不知道他究竟喝下去多久,灌水擦身都没用处。得亏卓风立身谨正,从不涉那些风月事情,要不早已经是受不了。  
 心一横:“帮人帮到底,少爷今天伺候你一回得了。”  
 
 九宣虽然年纪不算大,可是朱门里头秽事不少,早开了窍,平日里走东串西,斗鸡调狗样样来的,比卓风老成了不知多少。当下爬上床去,把卓风的裤带解了,连小衣一并褪下,先是用手上下调弄,后来轻轻含进口里,竭尽所能,终是让卓风泄了一回出来,拿草纸替他抹净了,又擦一遍汗,才把他衣服重系上,拉过被子,从头到脚将他盖了个结实。自己出得房来,净手漱口,理理衣帽,天已经黑了下来。  
 这晚九宣又外宿,自然学监也是逮他不到。  
 吃了一杯酒,相好的伴当凑趣儿,问说九少爷要不要找个小娘儿来打发,九宣啐了一口,道:“这处的勾栏除了一个碧桃轩里丑女少些,其他各地方竟都比母夜叉不差什么,少爷我也不是那样不挑口儿的人。”  
 伴当陪笑,又给他敬酒。  
 九宣吃得几口,却想起卓风醉倒榻上,衣散发乱,肌肤白细的模样来,不觉得心里一动,手里半杯酒便没吃完,一推桌子:“我要歇了。”伴当收拾了桌子,九宣倒头大睡。  
 
 第二天晨读,九宣险险赶上,不算误时。不一时曹夫子进来,看看各人的功课。忽然刘化站起身来说:“夫子,学里有人眠花宿柳,该如何处置?”  
 夫子竖起眉来说:“胫棍四十,赶出书院,这规矩哪个不晓?”  
 刘化便说:“昨天便有人去碧桃居喝花酒嫖花娘去了,夫子可管不管?”  
 夫子问:“何人?”  
 刘化指着卓风:“便是卓生!”  
 卓风吃一惊立起身来,大睁双眼,不知如何应对。  
 夫子说:“胡闹,卓风立身正派,何曾去过那样所在。”  
 刘化拉起身边同桌:“张生昨天和我一同看到的,他进了碧桃居,半夜也没有出来。”一边张生连连点头。  
 九宣伸了个懒腰,说道:“许是看错了吧,都穿一样的衣帽,看错也不奇怪。昨天我倒见卓风在东市挑蜜柑,还买了一套紫砂的茶壶茶杯来着。”  
 刘化没想半途插进九宣来,这小霸王行事全不按常理,今天来乱出头。深吸口气说:“张生也见着,一人看错,两人总不致都看错。”  
 九宣道:“真怪了,你们看到同窗去犯禁,不拦他不说,反而在妓馆的门口站足一宿等看他几时出来?那你们这同窗当的也怪没有味儿了。我说呢,昨天我回来的晚,卓风是早回来了,正弄他的蜜柑香茶呢,我还想讨一口茶吃,他小气不给,说是一夜才沏得出来,不知你们两个人一起看走眼,还是我见了鬼?”  
 九宣泼赖素有个名声,张生仍是大着胆子说:“你们同宿一房,交情好,你自然替他掩饰。昨天……我们原也想喊住卓风,他走的快,叫不住,我们又不敢进去找,只好在门口等他出来。”  
 
  
  
 九宣笑吟吟地说:“便算我和他交情好,那昨天买蜜柑时也不止我一个看到。”身后果然又有几个说:“不错,我们昨天原都看到了,确是卓风在买东西的。”  
 夫子只气得胡子也翻了起来,说道:“统统胡闹!吵吵嚷嚷成何体统!”转向刘化:“口说无凭,你们可有什么凭藉说卓生进了勾栏?”  
 刘化登时傻愣,张生眼见夫子偏袒,冲口说:“可以喊碧桃居的六姐儿来对质,看卓风去是没去!”  
 旁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时,九宣便拍起手来:“好好,原来二位都有相熟的粉头儿了,连卓风几时进去几时出来何人陪酒都说的清楚,要说这交情不好,哪个来信?夫子,我们昨天确实见了卓风在买东西,绝无虚话的。”  
 夫子连连摆手,气得直哆嗦讲不了话。  
 卓风一直愣愣着,这当儿看一眼九宣。九宣正懒洋洋的趴在桌上,一手提笔,在纸上乱画着,抬头向他微微一笑,眼神既柔且亮,似一只睡足吃饱的猫咪。  
  
 每人胫棍十下,照九宣说,还是轻的。卓风平时的灵秀全惊没了影儿,一直象回不过神般,连下学敲了钟,还是九宣拍他才会动。  
 三三两两的人出来,卓风收拾的慢,九宣压根儿便没想起身,在地席上一歪,卓风轻声说:“多谢你。”  
 九宣摇摇头,小声说:“谢你自己才是。本来我看你平常,想不到你能跑回来,抗着那药力……话说回来,六姐儿的相貌是不错的,没事时不妨去转转,但要记得下次别和刘化那人一起去便是。”  
 卓风让他的话闹个红脸,愣站在那儿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咳了一声,抬脚走了。九宣在地席上翻个身儿,割伤的手指却碰到了矮几,痛得他直吸气……奶奶的,十年行盗,难得做一次好人了,还把手割成这样儿。  
 卓风顶头碰上曹夫子,夫子倒无愠色,还道:“茶香得紧。”  
 卓风摸不着头脑,夫子又说:“难为你想着我爱喝这茶……”下面的话咽了没说,转身去了。卓风低头肃立,待夫子走远了,才渐想通是怎么一回事来,再回头找九宣时,屋里空无一人,早不知跑哪里去了。  
 这一日直到午后,也不见九宣踪影。下午卓风坐在后山石子上温书,总有些心神不宁。那书便打开在那页上,半天没翻一翻。树上的花被风吹落,粉簌簌地落了一身,卓风伸手去头上拂拭,忽然一物落下,正打在他的书上。  
 卓风仔细看,原来是个纱结,里面包着些花瓣儿,香喷喷嫩生生的一个香包儿模样。头顶上有人吃吃笑,卓风一抬头,便看到绿叶粉花丛里一张雪白的脸探出来,一双眼亮似星辰,红唇弯弯如菱,一条腿伸了下来,在风中微微摇着,正是九宣。  
 “里面有蜜柑,剥出来吃。”九宣清脆的声音说,一面剥了一瓣放进嘴里。卓风愣愣的打开那包,花瓣儿中间果然有半个剥开的蜜柑,慢慢的拿起来放嘴里吃了,只觉得那蜜似的滋味一直甜到骨子里。  
  
 风吹紧,花落紧,卓风心中倒静了,不理会头上那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自管看起书来。九宣昨晚忙碌半晚,着实累了,不一会儿,竟然便在树上睡了过去。  
 
 春渐到了尾声,黄梅雨终日淅淅沥沥,下的人都提不起精神,九宣这样一日不上房揭瓦便浑身不自在的人,竟然也在屋子里闷着不愿出去。卓风和他虽然没甚话说,却相处一如前时平安。落雨天黑早,卓风点了灯,难得九宣一向是擦黑就睡,今天也点了灯,在床头不知看什么。卓风唤他用饭时,一错眼,脸登时涨得通红。  
 九宣笑眯眯的把春宫画册一丢,说:“饭我不去吃了。”自从枕头边摸出点心填嘴里,转身向床里,似是要睡。卓风这下也不管他,自去用了饭,回来在灯下用功,九宣呼吸平稳,竟然睡了。  
 窗外风紧起来,带着一篷雨洒进屋内,卓风站起身来关窗,捡起两张被风吹落的纸,床上九宣呢喃了两声,被子踢到了一边。卓风为他把薄被盖得严实,看着昏黄的光影里,九宣沉酣的睡态,发起怔来。手不自觉便摸到他的鬓边。乌油油的好一头青丝,流光水润,好似女子。卓风一时闪神,待回过神时,九宣已经睁开了眼,星辰般闪亮的眼睛就在近前,香软馥郁中,卓风才明白自己竟然亲吻了九宣。  
 
  
  
 九宣眼睛眯起来,仍然似猫,伸臂将卓风一揽,两人一起滚在榻上。  
 
 卓风似梦似痴,傻傻着不会动弹,九宣把他的外衫一点点脱了,灵活的手隔着小衣抚摸揉弄卓风的身子,卓风呼吸渐促,身子发烫,九宣这才把他内衫也解了,红唇微张,将他胸前小小的樱桃含进口中。卓风浑身一震,轻轻推了一把九宣。九宣仰头看他,眼睛半张半闭,一片娇痴,似是不知他因何推他。卓风和他同房两年有余,何曾见过这等风情,心头一点清明荡然无存,抱着他便向那唇上吻了下去。  
 清淡的,甜香的味道,仿佛那一天花树下面的蜜柑,卓风沉溺在那芳唇香舌的甜腻中,销魂滋味,少年初尝。  
 一边手也不觉地去脱九宣的衣裳。九宣本来一直在榻上厮缠,未着外衣,小衣也松脱大半,虽然同房已久,卓风却从未看过九宣的身子。光影里,他肌肤光洁如剥壳荔枝样晶莹生光,摸上去柔滑腻手,让人暗为骨软。卓风只晓得亲吻摸索怀中的人儿,九宣轻声一笑,微挣开卓风的抱拥,滑下身子,头埋下去,将卓风的欲望含入口中,轻吮调弄,卓风身子震动,胯下之物更加硬挣起来。  
 九宣松开了口,嘴角边拉出一条银丝般的唾液,模样- yín -糜媚人,修长紧致的双腿环了卓风的身子,手臂绕上卓风的颈项。卓风的手摸到了怀中人的私密之处,只觉那*口热而紧窒,九宣轻轻喘了一声,似是受惊般更依偎向他。  
 卓风全身灼烫,硬处便抵着九宣的后庭。九宣身子轻轻扭动着,一面吻上了卓风的唇。卓风身子本能的向前,那硬物便直直的顶进了九宣的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