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青灯凤影 作者:漫写诗书

字体:[ ]

 
文案
【CP:心机复仇和尚攻VS单纯萌萌杀手受】
【如不出意外,每日10:00更新。欢迎投喂,存稿箱君心情好起来,将掉落意外章节~】
【请尽快审我:-O!放我出去和读者见面啊喂!】
 
【逗比版】
凤影是无名山的杀手之一,师兄师姐无比出息,是众人所艳羡的“你看看别人家的杀手”。作为一个刚刚毕业的小杀手,凤影并不觉得自己很弱。虽然时而会迷路,时而会晕血,但他还是认为自己棒棒哒。
师傅问他是否能单独完成任务。
凤影眨了眨眼睛,“放心吧,我有特别的杀人技巧,我的眼睛是杀人不见血的刀。”
师父满意的点了点头,放凤影下了山。但却忘了嘱咐他一句,“山下的和尚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深情版】
凤影右眼眼角的凤尾刺青缠绵至发际,一双大手悄无声息的盖住了它,妄图勾勒它的形状。
白衣僧人笑容温润,声音清朗,“多想看一眼你的样子。”
凤影轻轻戳了戳僧人的眼角,强装一抹笑意,“今后,我就是你的眼。”
僧人笑了。
他有自毁双目的狠心,就怕等到那个时候,凤影会觉得疼。
【文艺版】
青灯古佛相思久
凤影梧桐入梦怀
谁料江湖多少恨
半生戎马妒英才
 
青灯,自此之后,你成了我胸口上的疤,眼角的痂,心头上的那一粒朱砂。
而我呢?怕只是你不经意间救下的过路人,你却嫌我弄脏了你袈裟。
 
内容标签: 恩怨情仇 报仇雪恨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青灯,凤影 ┃ 配角:众杀手,众炮灰 ┃ 其它:
==================
 
  ☆、初次下山
 
  作为一个杀手,凤影有着良好的职业素养。
  “请问,您是真鉴和尚么?”凤影身穿职业杀手装,在青安寺的僧人房中对着床上打坐的白衣僧人幽幽问道。
  僧人神态自若,张开眸子望了凤影一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如果是的话,你就等于死人了。”凤影挑起嘴角礼貌微笑。
  “哦,那我不是。”白衣僧人幽幽闭目养神,“这里是城西浮云寺,青安寺在城东。”
  “呃,多谢。”凤影面色一黑,后退,语气严肃且认真,“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来过。”说罢,犹如蝴蝶般轻盈的身影掠了出去,在床上打坐的僧人睁开眼睛,嘴角浮现出恬淡的微笑。
  那一瞬间,月华光芒流泻在他的僧袍之上,墨瞳无比明亮。
  ---------------以上,是天雷勾动地火的第一次相遇---------------
  ----------------------------完毕----------------------------
  无名山,作为杀手培训基地,在江湖中名号自然响亮。凤影,作为无名山的小师弟,备受师兄师姐宠爱。这一次,他独自下山执行任务,为的是刺杀江湖中臭名昭著- jiān --- yín -掳掠无恶不作的真鉴和尚,孰料出师不利,第一次下山就搞错了方向。
  所幸凤影轻功尚佳,趁着夜未央时赶到青安寺,询问好真鉴和尚究竟住在哪里,凤影下手了,一剑刺向那油头满面的和尚,随后收回了自己的剑。
  “不冤,不冤啊。”和尚双手合十,呢喃着南无阿弥陀佛,倒了下去。捡了真鉴和尚的佛珠,凤影欢脱的跑回山上复命。
  师父门外,凤影敲了敲门冲了进去,兴致勃勃的拿着佛珠向师父炫耀。
  天命之年的师父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很好,真鉴和尚是个- yín -僧,人人得而诛之。你的收山之作完成的不错,值得赞扬。”
  “是啊……”凤影笑着接受所有褒奖,却突然意识到了不对,“等等,什么叫收山之作?”
  “接下来我不会再派你出任务了,山下太危险。”师父愁眉苦脸。凤影摇头如拨浪鼓,“不不不不不不不要。”
  “你虽根骨奇佳,修为极高,内力深厚,却始终……”师父无心伤害徒弟,却仍旧说了出来,“不懂人情世故,更经常迷路。”
  “没关系!我会杀人就好了!”凤影暗暗握拳。
  “杀人方法那么多种,你不学左道旁门,只去硬拼,终究会受伤。”师父决意反对。
  “没关系!我有特别的杀人技巧!”凤影眨了眨眼睛,右眼眼角的凤尾刺青嫣红,缠绵至发际。“我的眼睛是杀人不见血的刀。”
  “如果你执意如此,我也没办法。”师父耸了耸肩,转过头认真的盯着凤影的眼睛看,“真的不愿意陪在师父身边么?”
  凤影经历了人生最大的纠结时刻,半晌后,认真摇了摇头,“师父,算徒儿不孝吧,徒儿想下山去看看,领略这大好河山。”
  “那好,接下来你去天水镇找你大师兄,有什么任务,他会吩咐你的。”师父叹了口气,转身,凤影认认真真的磕了头,说了句保重,转身离去。
  屋外的凤影看着紧闭的门,虽然不舍,心里却还有些小激动。
  屋内,师父轻轻喊了声小雅,“那小犊子已经让我赶下山了,今后这可就是我和你的二人世界了!”一旁的屋子里掠出一中年妇女,风韵犹存,扑到师父怀里,“你真坏!还装舍不得。”
  “不这样说,难保他会坚持下山,只要我流露出一点儿要让他留在山上的念头,他就巴不得往外跑。孩子啊,青春期太叛逆,没得办法。”师父笑眯眯的蹭了蹭眼角用洋葱逼出的泪,美人在怀,哪里能管得了凤影是不是仍旧会迷路。
  凤影下山,一路打听过去天水镇在哪儿,因为长相过于俊俏,被不少人看上。有老太婆想找姑爷的,拉着凤影不撒手。有姑娘遇见了他,整个人都要贴他身上。有中年大汉面目狰狞,见了凤影露出满面微笑问他要去哪儿要不要顺便到他家里坐坐,凤影一一回绝,同时疑惑到底是自己长得太好看了还是好看的人都死光了。
  到了天水镇,凤影在夜间放出信号弹等着大师兄龙潜月来联系自己,片刻后一道黑影出现在凤影面前,来人对凤影又搂又抱,捏了捏他的脸。
  “小师弟,你怎么下山了?”
  对大师兄说明来意,大师兄面色一沉,严肃的拍着凤影的肩,“是这样的,我这儿呢,最近也没什么生意,非常可怜,兄弟们都出去要饭了,你跟着我肯定会吃苦的。你二师姐呢离这不远,就在旁边的旗云镇,你去她那里看看吧。”
  “嗯,也好。”凤影点了点头,轻功掠走,大师兄心有余悸擦了擦汗,如果这宝贝师弟在自己这儿出了事儿可怎么向其他人交代?还是自己聪明,没中师父的- jiān -计,哼哼。龙潜月轻哼两声,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去。
  马不停蹄去往旗云镇,却走错了方向,夜色太暗,方向感瞬间也跟着丢失。
  在荒郊野岭,凤影越走越饿,突然眼前一亮,看见了两串灯笼,夜色掩映庞大气派的建筑物。凤影向前走,停到大门前,抬头看见牌匾上书四个大字,沉玉山庄,心想这主人肯定是热情好客的庄主,自己要进去蹭顿饭吃才肯罢休。
  敲门,门应声而开。两个黑衣守卫上前,其中一人开口,“庄主在等你了,快进去吧。”
  “嗯?庄主知道我要来?”凤影疑惑,却还是跟了进去。
  跟着一个守卫左转右转到了一个房间里,守卫道庄主一会儿就来,要他稍安勿躁。凤影眨了眨眼,“我的饭菜呢?给我上点儿饭菜再说。”
  “嗬,要求还挺多,等着!”守卫看凤影姿色上佳,也没说别的,不久后果然上了满桌饭菜,看着山下的饭食,凤影这才意识到自己前二十年来吃的简直不如猪。
  吃饱喝足,凤影和衣倒在了床上睡下,却在一股极大的撞击力下醒了过来。一睁眼,一个满脸肥肉的男人正压在他身上,闻着扑鼻而来的酒气,凤影十分想吐。
  “呦,今个儿这姿色还不错,爷喜欢。”沉玉山庄庄主刘沉玉是个老色鬼,凭借着自己这一身高超武功,糟蹋了不少肤白体娇的少年。今个儿和南风楼老板打好了招呼,要他送来个鲜嫩可口的,不成想晚上就给送来了,刘沉玉表示心情大好。
  南风楼老板也很愁闷,今个儿南风楼被查封,他现在还蹲在衙门里哭呢。
  话说回来,此时的凤影伸手摸着身旁的剑,表示很想杀人。
  眼看着一张喷着酒气的嘴就要贴在自己脸上,凤影一个起身,将刘沉玉推到床下,提着剑一脚踩到刘沉玉身上,刘沉玉怒骂,怎么如此不识抬举。这时,门被踹开,守卫大惊失色进来禀报有人闯庄,刘沉玉急忙爬了起来,一队守卫冲了进来将凤影团团围住。
  凤影轻哼一声,对此不屑一顾,提剑上前,却突然发觉自己内力紊乱,一股气在身体里乱窜。守卫本想看着凤影,却不得不去帮自己庄主大人,便押着凤影过去了。凤影回头盯着桌上的饭菜,面色一沉,扭头问着方才给自己送饭的守卫,“你在饭菜里下了毒?”
  “不是。”守卫信誓旦旦,凤影不信,却也放下了心来。
  “就是一些增加情趣的药而已。”守卫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盯着凤影,“也有很多你这样儿性子烈又反抗的,看在你长得好看的份上我告诉你实话,反抗的越厉害,死的越惨,乖一点儿,庄主还会赏你的。”
  “放屁!你们这是什么地方?”凤影怒骂。
  “沉玉山庄你都没有听过?你一定不是中原人。”守卫摇了摇头,叹息。
  凤影越走腿越软,对着一左一右驾着他的两个守卫认真恳求道,“大哥,我觉得自己中毒了,能不能送我去医馆?”
  “呵呵。”守卫冷着脸干笑,心想这回送来个脑子不好的,可真让人心烦。
  不一会儿,凤影被驾着到了大厅前,只见灯火通明之下如同白夜,一白衣僧人站在地上,无人敢上前,他的面前躺着刘沉玉,风吹起了僧人的僧袍,那僧人相如秋满月,眼若青莲华,手持禅杖,看着刘沉玉,流露出悲悯目光。
  “为何非要来送死呢?”僧人轻轻的说着这句话,在刘沉玉的嘶吼声中落下禅杖。刘沉玉……死了。
  “好了好了大家散了回家该干嘛干嘛去吧。”守卫门见刘沉玉死了,终于不再屈服他的- yín -威之下了,欢欣雀跃,有认得白衣僧人的,上前鞠了一躬,“青灯大师果然宅心仁厚,救我等于水火之中。”
  “人,还是要自救。”青灯的眸子淡淡的,如同一汪宁静的湖。
  “大师……救我……”人群中,响起了一声微弱的呼救声,凤影自狂乱的守卫堆里冲出来,捂着自己的胸口。等等,为什么要捂胸口?
  踩着虚浮的脚步凤影朝着青灯奔去,不幸倒在了青灯脚下。青灯自地上将凤影捞了起来,扛在了自己的肩上,施展轻功几个起落,来到了屋顶之上。
  “你,中毒了。”青灯看着躺倒在自己怀里的凤影,幽幽道。
  凤影朦胧之间睁开眼,恍然大悟,“啊,大师,我们见过。”
  城西浮云寺,一面之缘,青灯记住了这个眼角有凤尾刺青的迷糊杀手。
  如今,看他中了毒,上天有好生之德,怎能弃之不顾?
  大师幽幽道,“中的毒太深,可能一会儿会比较辛苦。”
  “那就麻烦大师了。”凤影心想可算是遇到了活菩萨,不然今天可就要挂了。
  摸上凤影眼角的凤尾刺青,感受到一丝有弧度的凸起,青灯认出那是一道疤,为了不失雅观,这才用刺青覆盖,于是放下心来,脱了袈裟铺在屋顶之上,凤影心想,真辛苦啊真辛苦,还要脱衣服干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