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鲜花偏要插牛粪 作者:秋至水

字体:[ ]

 
 
  那是一个相当高大的男人,一走进客栈就给人相当强烈的压迫感,差不多而立之年,身高八尺有余(相当於一米九= =|||),一张国字脸方方正正,五官算不得俊帅却十分的硬挺,眼睛不大略微内凹,鼻子很挺略带鹰勾,颇有些西域人的味道,
 
肤色偏黑犹如刚冷却的铜块,左半边脸上有三道狰狞的疤痕像是野兽所致可怕得让人有些不敢直视,浑身上下被黑色披风遮了个严实,只是看他的肩宽便知伟岸,整个人虽然高大但是走路沈稳而不见笨重一看便知道是个了得的练家子,这样的男人想必是铁铮铮的汉子!
 
 
  不过现在虽然已经入秋,天气却还炎热不至於披著那麽厚实的披风,还是这位大汉异於常人?店小二心里疑问著,见他坐下赶紧上前招呼:“客官要来点什麽?我们这的烧酒可是连京城的达官贵人也要称赞的,要不要来上几碗?”
 
  那汉子当下便应了声“好”,随即像是想到了什麽,披风里的手摸上肚子,改口说:“不要了,给我来碗阳春面再加三斤牛肉。”店小二心中的疑问更大了,不过有钱的是大爷,你爱怎麽著就怎麽著,你吩咐我照办呗。
  “客官,您的一碗阳春面三斤牛肉来了……”没一会儿,店小二便端著那汉子要的东西快步走来,才要放下,却一下子惊愣住了,就连把阳春面的汤洒到了大汉身上也不自觉。不止是店小二,客栈里所有的人都为这位刚刚进来的人吸引了眼球而再也难以从“他”身上移开。
  如汉白玉般无暇的面容,虽是剑眉却很细长配上那夺魂的凤眼就已是妖冶得令人无法呼吸更不用说再配上整张完美得不可挑剔的脸蛋,就是妲己再世也不过如此,连那一身简朴的白衣穿在“他”身上都如浓妆豔抹了一番。尽管“他”是一身男儿装扮,眉宇间也带著一丝英气,但是更多的人愿意相信“他”是女扮男装。只是“他”手中抱著个小人儿,活脱脱地和“他”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除了是“他”的孩子就无别的可能性了,真不知道是哪位幸运儿能得美人青睐,不过身边有这边一位美人恐怕要天天担心自己的帽子衣服是不是统统换了一身绿吧。
  看“他”朝自己走来,店小二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嘴角上的口水不自觉地滴落,待到“他”接近,小二才发现“他”十分的高挑,比自己还要高,只比那大汉矮了一点。没想到美人看著自己皱起了眉头,口气不佳地开口说:“这家店的服务质量那麽差,赵大牛你就不会换一家吗?你瞧瞧,都把汤水倒了你一身了!”真是人美,声音也美,偏中性的磁性声音唱起歌来想必不输於那出谷的夜莺,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一把推开的店小二这麽美美地想著。半晌才意识到那美人似乎和那大汉很熟的样子,此刻还在为那大汉擦拭身上的汤水,那大汉却是一幅不领情的样子,把他重重地推开:“你我之间没什麽好说的了!”
  那美人险些摔倒在地,看似委屈地咬住朱唇,看得人心里直发疼,众人齐齐责难於大汉,什麽吗?一朵鲜花插在你这麽一坨牛粪上,你还不怜香惜玉!当下就有人打抱不平地站出来,道出大家的心声:“你这人怎麽这麽不识抬举!我说美人儿不如跟了我吧,就算你带著这个小拖油瓶,我也会视为己出的。”才说了两句,那人便露出了色迷迷的眼光。
  美人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一弹指,那人便“砰”地一下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大汉似乎一下子变得更为气愤,猛地站了起来,将手伸向美人,大声呵斥著:“你又对人乱下药了,拿来!解药!”
  美人只是不屑地冷哼了一下,“我没毒死他已经是客气的了,没有解药……”
  “你──”大汉气得说不出话来,看也不看美人一眼,绕过他,看上去很吃力地要弯下腰,那美人看不过去一把拉住他,恨恨地踹了地上那人一脚,那人当下便醒了过来。他再不敢多言半句,虽然很美却是蛇蝎美人,这位牛粪老兄还请你自个保重吧,他还是逃命要紧!
  “好了,跟我回去。”美人说的虽然生冷,但是眉宇间那勾魂的妖媚,就算是再硬的铁汉都要化作绕指柔了吧……可是偏偏人家老兄不为所动,坚决地把头扭了过去。
  一边的小人儿猛翻白眼就爹那水平估计等到他弟弟成群了还没搞定,还是要他出马呀!小人儿一下子变得泪眼汪汪,粉嫩的手拉了拉大汉的披风,奶声奶气地叫道:“娘……”
  众人一起大汗,小妹妹你叫错对象了吧……
  那大汉也不反驳,高挺的身躯重重地晃了一下,有些吃力地坐下来把小孩儿抱起,轻叹了一声气,因为抱著小孩的缘故,离他最近的店小二隐约看到了披风下被勾勒出来的大肚子,像是有五、六个月的身孕,和他的高拔还真不相称,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花了,但是这次看得更清楚,确实肚子很大的说……
  美人咬咬牙,颇不是滋味地看著大汉抱起那小人儿,口气却比前面软了许多:“不管怎麽样,你总要顾及两个小的吧……”
  大汉庞大的身体略微抖动了一下,又是一声叹息,才开口说:“我跟你走便是……”
  直到这对诡异的组合走出客栈许久才有一个人惊叫道:“啊,我想起来了,那美人便是传说中的邪魅圣医云魅,那大汉是江湖排名第四的侠义神刀赵大牛!”“不是吧?不是说云魅虽然美豔却冷得要死,有谁敢碰到他的衣服都要被毒得半死不活,怎麽和赵大牛……”“难不成那赵大牛是个衣冠禽兽,用了强的?”“不可能吧……赵大牛武功再好也没云魅下毒快……”“可就赵大牛那麽个粗人怎麽可能讨得佳人欢心……”“不过那云魅还真的是女扮男装吗?”“你看他们孩子都生了……”
  众人讨论了半天,各说各的,但是最终他们达成了共识,只是重重地惋惜著: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
  
  发文17次…………泪…… 
 
2
  赵大牛默默地看著死命攥住自己生怕他再次带球跑的云魅,他既然答应他了,自然不会逃走,他又担心什麽……横竖没有他们一族特制的堕胎药,他也不能把肚子里的孩子怎麽样……手伸向已经有五个多月大的肚子,再看向云魅手中的长子,眼光又忍不住瞟向那张无论看了多少次都会惊豔的脸,即使在一起三年了,仍然无法明白这麽漂亮的人为什麽要选择这麽平凡的自己,或许就如云魅所说的是自己长得够壮容易生孩子,又摸了下肚子,真看不出来云魅那麽喜欢孩子,苦笑著,他和自己在一起始终是为了孩子……
  三年前
  赵大牛手握雷云刀,疾步从树丛里越过,穿过这片树林便到池锦镇了,他和刘江夫妇约好了在池锦镇的悦心园见面。
  “美人儿,你就从了大爷我吧,包管你吃香的喝辣的……”一个猥琐的声音止住了赵大牛的脚步,他改变方向朝声源走去,便见四个大男人围住了一个人,他再仔细一看,便被那人的相貌给惊呆了,活到二十七岁才知道什麽叫做真正的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这些个形容美貌的词似乎天生就是为了形容这人而存在的,定定地看著他好一会,险些忘记了自己改变方向的目的了。
  云魅冷冷地看著眼前这四个男人,真是无聊,每次来都是这几句就不能换几句新鲜点的吗?看这几个男人,不是鼻子太大就是眼睛太小,不是嘴巴太厚就是个子太矮,身上的味道还那麽难闻,真是受不了。
  他的本名叫阿二,是族中大长老不负责任根据他在兄弟中的排行起的,下了山以後发现原来人家管店里的跑腿叫小二,这一发现足足让他吐血了三天三夜,痛定思痛,他当然是要大刀阔斧地改名字了!他便在自己的原名二字下多加了两笔再取了自己的族名,合起来便是他现在的名字云魅。十七岁下黑山,目的就是为了找一个男人为自己生孩子,如今已经四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一点进展──这不能怨他,实在是这些男人身上的味道太难闻了,从小到大他除了能接受自家亲人以外,其他种族的一靠近他便觉得肮脏无比──说穿了,这个除了一张脸还能看的男人有著严重的洁癖,别人碰他一下他都觉得像会感染花柳病一样,用毒药将碰他的人里里外外消毒一遍,如果这样子都能轻易找到个男人给他生孩子,那秋至水都可以改行写清水文去了!
  到底是鹤顶红好还是七星海棠好呢?正想著到底用什麽毒药来消毒眼前这四个人的云魅,猛然抬头望不远处的树丛,好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一张脸虽然不帅也不美还有三道平行的疤痕,但是很有男子气概而且让他看上去感觉很舒服,微微一愣,这还是下山来第一次碰到看的那麽顺眼的人。
  “我说美人你倒是给句话呀……”四人中为首的那个见云魅理都不理自己,不耐烦地说著,伸手便朝云魅的脸蛋摸去……
  “住手!”不论是要非礼的人还是要下毒的云魅听到赵大牛中气十足的吆喝都停了下来,不明所以地望向赵大牛,是叫他住手吗……
  等到那人再口非礼,赵大牛才从对云魅美貌的震撼中醒来,想起自己救人的目的,一下子跳了出来,真是世风曰下,光天化曰之下,居然调戏良家妇女,这样想著。赵大牛高大的身体立刻挡在了云魅的身前。
  一边的喽罗不等老大发话,很抢台词地说:“他妈的,给老子滚远点,坏了我们老大的好事,小心让你吃不了兜著走。”
  云魅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这些个人也太不思进取了,说来说去就那麽点台词,他们说得不累他听得都累了,完全没有一点创新精神,难怪混到现在也只是个无名的跑龙套。
  赵大牛将刀横於四人眼前,希望让他们认出自己的刀而不必他出手,不过他显然高估了这四个人,为首的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说:“不用废话了,直接做了他。”就当是给美人一个下马威,从此不敢忤逆他,得意地想著,三脚猫功夫就拿出来使唤了。
  云魅只是挑挑眉,看著现在正在上演的所谓英雄救美的恶俗手段,对於这麽没有创意的事件他已无话可说,也司空见惯,不过有两件事引起了他的注意:第一,赵大牛的武功很好,如果存心对付这四个白痴的话,估计和他出手下毒的速度差不多;第二,这个人相当的妇人之仁,既要英雄救美又不愿意伤人,把本来就很容易解决的事情足足拖上了一炷香的时间,也算他厉害!
  最後,那四人由於体力不支虚脱地扶著一边的大树大口大口地喘著气,终於说了最後一句台词“今天大爷有事先走了,往後让大爷我遇上,要你好看。”然後顺利完成客串使命,急速奔走,赶别的场子去了。
  虽然和那四个人周旋了很长时间,但是赵大牛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神情自若,可见他的体力之强,意识到这点地云魅满意地点点头。赵大牛回头关心地问云魅:“姑娘,你没事吧……”
  “咳……”云魅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虽然自己长得妖豔是没错,但是好歹他离自己这麽近,没看到自己一身男儿打扮,胸更是平的一塌糊涂,还叫他姑娘?信不信他让他做娘!为什麽不是毒死他?突然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云魅猛地打量起赵大牛,让赵大牛只觉得心里毛毛的。
  仔细打量著赵大牛,云髟绘觉得他是越看越顺眼,身高体大,膀圆腰粗,臀圆胯宽,一看就是安产型的,最重要的是他一点都不讨厌他身上的味道,没想到赵大牛那麽个粗人身上居然是一股淡淡的青草味(牛吃草?= =|||),闻起来很舒服,让他不自觉地靠近……很好!终於让他碰到他儿子的娘的合适人选了!
  
  ──────────────
  嘿嘿,让筒子们失望了,俺开始写三年前的事了
  这啥……现在都流行酱紫……
  嘿嘿,某水蹲坑望天等票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