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深宅虐恋+番外 作者:梅小苏

字体:[ ]

 
文案:
     妹妹即将新婚的日子,哥哥梅映雪意外将妹妹推下河中,妹妹的死惹怒了她的未婚夫赫连海,随后赫连海对凶手梅映雪实行了各种报复……一直都暗恋赫连海的梅映雪将怎么样招架心爱男人的凶恶手段?怀上了那男人的孩子后,会不会打动那男人的心?
 
    唐代古风生子文作品,凤凰族人继续倾情出演o(∩_∩)o
==================
 
  ☆、序[意外和谋杀其实很难判定]
 
想要长相厮守却人去楼空
红颜也添了愁
是否说情说爱终究会心事重重
注定怨到白头
奈何风又来戏弄已愈合的痛
免不了频频回首
奈何爱还在眉头欲走还留
我的梦向谁送
离不开思念回不到从前
我被你遗落在人间
心埋在过去
情葬在泪里
笑我恋你恋成颠
离不开思念回不到从前
我被你遗落在人间
心埋在过去
情葬在泪里
笑我恋你恋成颠
       ──《恋你》万芳
   序[意外和谋杀其实很难判定]
  「梅映雪,你这不知羞耻的妖人,你根本非爹娘亲生的,凭什麽跟我抢夺阿海?」年轻貌美的小妹梅贞璇站在船头大声呵斥著从小就疼爱自己的哥哥梅映雪。
  「阿璇,你这话从何说起啊?我什麽时候跟你抢过赫连海?他不是一直都爱著你,你们不也是马上就要成亲了吗?」
  一脸无辜的梅映雪不知道妹妹为什麽突然就是对自己一阵的埋怨,刚才在船舱内还好好的,她只是说叫自己出来有事情说,但没成想一上来就发怒了。
  「哼!你少装无辜,就算我不常出门也知晓街市上人们是如何议论你的;说什麽梅家真是好心没好报,从外边捡回来个弃婴养大,这麽多年功名没考取一个就算了,还整日卖弄风骚的勾引男人做龌龊之事!」
  面对哥哥的无辜表情,梅贞璇可一点都没有要停口指责的意思;而梅映雪却越来越听不下去了。
  「你不要听外边的人瞎说,我从来没做过羞耻的事啊!」
  「没做过?你骗鬼啊,我亲耳听你过去学堂中的同学说起的,怎麽难听我就不想学了,你过去在外边的风流史我也没有兴趣知道,但你要是敢狐媚我家阿海,我就一定与你没完!」说著,梅贞璇走进了梅映雪几步,抬起手就扇了他一计耳光,「刚才在宴席上我可是两只眼镜瞧得真真的,你是如何试图用眼神勾引阿海的,就算旁人看不出,我可是看得清楚!」
  捂著被打疼的脸颊,梅映雪心中虽有委屈,但也是默认了她的猜测;没有错,梅映雪心里也是爱著赫连海的,就算他即将成为自己的妹夫,自己也会在心里默默的守候著他。
  但他没想到从小没宠坏的妹妹却不容他心中还存有一丝对赫连海的爱恋,还同外边的人一样诋毁他的清白。
  「赫连海不是马上就要娶你过门了嘛……以後咱们也不在一起生活了,我对赫连海怎麽样的想法不是也没妨碍你什麽……你为何还要苦苦相逼?」
  梅映雪试图服软来大事化小,毕竟今天在赫连家的游船上举办的是赫连和梅家两家双方亲属的和亲宴席,船舱内都是各自的亲属,也都是有身份的大人物,要是因为这些事情让赫连家以为自己有破坏他们家儿子亲事的人就不好了,这对爹娘的名誉也有损害。
  哥哥的善意却没有换来妹妹的一丝理解,梅贞璇仍旧是揪著不放。
  「我可不能放心你日後在外边的表现,万一你将来在外边勾引阿海做了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又不知道怎麽行?」
  「那你想怎麽样?」
  梅贞璇见哥哥真的怂了,就将事先准备好的匕首从袖口中掏了出来,明晃晃的刀子摇晃在梅映雪面前,「你就给我用刀子一点点画花自己的脸位置,虽说你这张脸生得不是很漂亮,但狐媚男人也是足够了,只要你答应这个条件我就放过了!」
  说罢,梅贞璇将匕首丢到了梅映雪的脚下。
  没了法子的梅映雪也没有多想就准备去捡起刀子了,反正在他心里想的是,既然今生得不到赫连海的爱,就算毁容没没什麽关系,而且也许自己真的毁容了,大街上的人就不会再传自己的恶言了。
  就当他的手指刚要触碰到刀柄的时候,梅贞璇接下来的话就立刻让他改变了主意。
  「哎呦!还当真要为了赫连海毁容啊!看不出来那男人还真的在你心里生了根;看来我嫁给赫连海还真的是嫁对了,唯有抢夺你心里的最爱才能真正的重伤你──」
  梅映雪要捡起刀子的手突然攥拳,并且站直了以不理解的眼神望著妹妹,「你这话什麽意思?」
  「什麽意思?梅映雪,你还敢来质问我?」梅贞璇的调门又拔高了,「你这个不知从什麽地方来的野种,长相气质都不如我,却让整个学堂里的男人都围著你转,就连年长的教书先生都整日色迷迷的盯著你瞧!我奉母亲的吩咐给你去送吃的,那些男人却看都不看我一眼,你说我的面子哪里搁?」
  梅映雪更加不解,「但这些与你跟赫连海的婚事有什麽关系?」
  「跟赫连海当然没什麽关系,但是跟赵状元的关系可大了,之前跟你同在一个学堂的赵墨玄赵状元,可是皇亲国戚,哥哥是朝廷的吏部天官,姐姐还是贵妃娘娘,我当时要是能嫁给他岂不是更去京城做个三品夫人什麽的!怎会跟现在一样只是嫁给一个赫连海这麽委屈?赵状元对你怎麽样我可都知道,他上京赴任的前一天说是来家看望你这个老同学,其实还不是要跟你做羞耻的勾当,当日要不是我送茶点过去坏了你们的好事,兴许现在赵状元就被勾引,带你去京城了呢!」
  一想起那天的事,梅映雪就心里难受,「阿璇,你……你怎麽这麽糊涂啊!那姓赵的根本就是个衣冠禽兽,就算他身份显赫又怎麽样?那样的男人是嫁不得的!」
  「你休要说这些,反正我得不到的也不叫你得到,你不是爱赫连海吗?我就是要嫁给赫连海,叫你这辈子都得不到幸福,我就是要用嫁给赫连海的办法报复你,将来我还要败坏赫连海一家的名声,再把罪名通通算在你的头上──」
  「阿璇你疯了是不是?就算你恨我,也不要伤害赫连海一家人啊,他们又没有得罪过你!」看著妹妹的歇斯底里,梅映雪上前抓住妹妹的双肩,「阿璇,求你别这麽做,好好嫁给赫连海日後过幸福的日子吧!好不好!」
  「不好!凡是跟你有关系的人都是我的敌人!我十六岁的大好年华毁在你手上,去不成京城做人前显贵的赵夫人也是拜你所赐,我就是你叫你好过!」
  「梅贞璇!你不要逼我,你要是敢做出对赫连家不利的事情,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难道不怕我把刚才说的话告诉你未来的公婆和丈夫家吗?」一向软弱的梅映雪一会眉毛也立起来了。
  「就逼你了怎麽样?你打算怎麽不放过我啊?你不觉得赫连家信我的话,也不会信你的话吗?不用不去说,我就先把这些事都算在你头上,我要让赫连海亲自跟你算账,让你最爱的男人惩罚你的罪行……啊……」
  没等梅贞璇将话说完,忍无可忍的梅映雪就上前跟她扭打了起来,试图捂住她的最不准她再说难听的话,但谁成想两人在撕扯的当口一个不小心,梅映雪就亲手将妹妹推下了河……
  「阿璇──」
  妹妹掉下了河,梅映雪很害怕,起初看著不断向自己呼救的妹妹,他是动了恻隐之心……可他顿时就有了一股邪恶的想法,假如妹妹真的淹死了,就不会再有人跟自己抢赫连海了……但这些也只是他的一念想法,善良的他不会让自己变成一个十足的杀人犯的。
  「哥哥……哥哥救我……救救我……」
  「阿璇抓住我的手啊!」梅映雪俯下身死死抓著船头的木栏杆,想伸手去拉起妹妹,但河水太湍急,再加上船行驶的又快,他试过几次都抓不到妹妹的手。
  这会梅映雪才觉得事情闹大了,「我这就找人来救你,阿璇你挺住啊!」
  当梅映雪刚一回身就与突然出现的赫连海四目相对,而他的心也立刻是跌进了谷底……
作家的话:
   还是之前投稿失败的作品,所以就不想再雪藏,决定给大家献丑了,不再说那些不愉快的了,总之,这次会加大H部分,和香豔的部分。
  还是以虐为主的生子文,炒鸡稀饭。
  和之前的文是否有联系?也许会有,嗯嗯,看心情。
 
 
  ☆、1[【凶手】的意图是什麽?]
 
  1[【凶手】的意图是什麽?]
  唐 开元三年──
  幽州范阳郡。
  下周就是梅映雪的妹妹梅贞璇和范阳郡首富家的大公子赫连海成婚的日子;两家人是三媒六聘说合了好久才终於定下了他们的婚事,虽说梅家没有赫连家那样有钱有势,不过在这十里八乡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祖上也是中过举人的。
  两家虽说不算交往过密,但每逢初一十五的也经常来回走动拜访;赫连海与梅映雪和梅贞璇两兄妹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起初三人的关系非常融洽,赫连海和梅映雪还在一个学堂读书,梅映雪对赫连海怀著怎样的想法,赫连海从小就清楚,但他说自己不会喜欢男人,同时又因为学堂和外边的风言风语而加重了赫连海对梅映雪的厌恶,於是在很早开始,赫连海就不再同梅映雪有什麽来往了。
  但对梅贞璇赫连海是从小就喜欢的,这个生的可爱又貌美的小女孩一直都深深印在了赫连海的心里,早年因为因为自己大了梅贞璇五岁,自己到了成婚年龄的时候梅贞璇还小,家里无法上门提亲,於是赫连海也说服了家中著急给他办喜事的老人,说自己要一心读书考取功名,等到事业小有成就在考虑婚姻大事。
  於是在赫连海二十一岁这年,一连考取了文探花武状元两项功名,又接任了范阳郡守将之职後,才说服了家人找了媒婆上梅家去提亲;梅家人听到是赫连将军要来跟自家小女提亲,自然是高兴得一口答应下来。
  家里人又在征得了梅贞璇本人同意後,两家人就准备筹办喜事了。
  原本赫连家的爷爷赫连敏德想要让两家的关系更加和睦,才在自家的豪华大船上宴请将来的亲家梅家的所有亲戚,在大船行驶在本郡中最长最深的蓝水河之中时,起初两家人在宴席中谈天说地的好不热闹。
  即将成婚的两人也是一直在一起说著甜言蜜语,赫连海本人自然心里是说不出的喜悦。
  就在有亲属叫赫连海去饮酒的间隙,梅贞璇就把哥哥梅映雪叫出去了,赫连海自然是看到了,但他也没在意,心想就算那梅映雪名声再怎麽不好也是梅贞璇的哥哥,两人出去说些什麽也没什麽大不了的;只是当他们出去许久都不见回来,自己才担忧起来,为此才亲自去瞧瞧究竟。
  但这一来不得了,梅映雪将妹妹推下河的经过他是看了个满眼。
  「璇妹!」一心要救未婚妻的赫连海不由分说的,过来一把推倒梅映雪就跳下河去了。
  而梅映雪也赶快喊过其它人来帮忙,但蓝水河水流湍急不说,河水又深不见底,赫连海和众人在河中都自身难保了,就不要说救人了。
  当大家忙了好久後,依旧没有捞起梅贞璇的尸体;赫连家的老人又心疼儿子,就赶快叫他上来不要再找了。
  「阿海啊!你快上来吧,之後就叫别人去找吧!你要是有个什麽三长两短的,爷爷奶奶,爹和娘可怎麽活啊!」赫连海的娘一心疼儿子,生怕他出危险。
  而感觉要失去亲生女儿的梅家自然是哭天喊地大闹起来。
  在随後的两个时辰里,大家依旧没有找到梅贞璇後,梅家的娘依旧哭得昏了过去。
  就这样,原本好好的一场宴席却以准新娘梅贞璇的意外落水身亡而告终。
  「你这个凶手──」
  梅贞璇的死,这其中最难过的除了梅家人外自然就是准新郎赫连海了,他还是目睹了这一切的当事人,於是在事後就将梅映雪五花大绑拉到赫连家的堂屋想要梅家人给个说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