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悍匪系列前传之尚书夫人》 作者:梨花烟雨

字体:[ ]

 
 
悍匪系列前传之尚书夫人---1-2
建档时间: 1/21 2009  更新时间: 01/21 2009
 
--------------------------------------------------------------------------------
1
 
立春刚过,天气还是有好些寒意的,沿河边的柳树刚刚泛上青来,却是没有半点绿意,大地上还是一片萧索景象。
 
黎仅下了朝,顺著宁化街向北走,虽然天气不怎麽样,可这丝毫无法影响京城的繁华,这还是一大清早,街上便人来人往,吆喝叫卖声不绝於耳了。他看著这一番天朝富贵气象,忍不住会心微笑了起来。
 
黎仅今年二十有六,是朝中最年轻的一品大员,为礼部尚书,深得皇上宠爱。他并非什麽贵族子弟,而是凭著自己的真才实学,少小中举人,少年中状元,然後一步一步,靠著在百姓中的政绩声望卓越,逐渐坐到这个位子上的。
 
就像鸡窝里偶尔也能飞出金凤凰一样,黎仅的家绝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鸡窝,不,不能说是鸡窝,依他家中成员的性格为人,只能说,他是老鼠窝里飞出的一只金凤凰。
 
黎仅的父亲好色,母亲好赌,哥哥好喝酒,姐姐好放泼,总之,就像是邻居们说的,他家除了黎仅之外,没有一个好东西。
 
本来,朝廷三品以上的官员,都会有自己的府邸,但是分给黎仅的那一幢,他却始终没敢搬进去住,父母兄姐在贫民区里已经够丢人了,自己决不能再让他们到高官贵族区里继续丢人。
 
也曾经有那嫉妒眼红的官员,打听得黎仅家庭成员的劣迹上报皇帝,不过年轻皇帝只是轻笑著翻了一遍,说:“一根藤上结出的瓜有大有小,这很正常,用人当看他的品德脾性,与家人无干。”
 
於是大家便都知道,皇上十分的欣赏宠幸黎仅,仅靠他家人的劣迹是搬不倒对方的,从此後也就没有人再在皇上面前提起这个来扫兴,也因此,黎仅终於得以平安的当了三年京官。
 
远远的,便看到自己家那两间小茅屋,黎仅只是意外,意外今天家门处竟然没有人围著,通常他发薪俸的日子,那些新老债主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疑惑的踏进家门,意料之外的,父母兄姐都老老实实在家里低头干活,见他回来,热情的给他倒了水,便又缩到一边去努力扎著绢花了。
 
绢花很精致,那四个人都十分用心,看得出应该是报酬较高,专门给那些豪门贵族用的那种。但黎仅没有为家人如此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而高兴,他只觉得整个身子正从脚底嗖嗖嗖的向上冒著凉气。
 
“你们……又干了些什麽好事?”黎仅冷著一张俊美的面孔,他是一个非常俊俏的人,甚至有一些豔,小时候为了替家人还债,经常去庙会中扮观音,或者戏班中客串童子,之所以没有做上名伶,用他的话说,是因为家里这些人还有一丝头脑,知道让他从仕途上走会比做名伶赚的钱要多。
 
板起脸来的黎仅,虽然是素面朝天,不过眉梢眼角聚集的一点怒气,双颊因为愤怒染上的一丝晕红,却更为他增添了几分豔丽不可方物,万种皆是风情的味道。
 
那四个败家的祸害一起抖了几下,然後黎丰硬著头皮抬起头,冲弟弟嘿嘿笑道:“我们……我们还能干什麽好事儿啊?小仅你不是说过吗?我们是坏事做绝,好事绝对不做的……”不等说完,就被弟弟的杀人目光给瞪得低下了头。
 
二十六岁的老姑娘黎豔向母亲身边坐了坐,带著谄媚的语气大声道:“娘,你实话说,小仅真是你生出来的吗?为什麽我们这麽丑他那麽漂亮,就连瞪人都能瞪出这样高雅的味道。”
 
黎仅根本不把这种奇怪的夸奖放在耳内,一步冲到他老爹面前,单腿踏上他跟前的椅子,一手狠狠拍上桌子,震得桌上绢花都跳了起来,他竖著眉毛,手指指向四十多岁的畏缩男人:“你敢说你昨晚在家里过夜?没去找姑娘?”
 
手指移动了一下,目标是那个四十多岁的半老徐娘:“你敢说你昨晚没去打牌?”继续移动:“你敢说你昨晚没去喝酒?”再移动一下,最後一个目标:“说,你又把哪家的花花公子给打伤了?”
 
四人一起瑟缩,过了半晌,在黎仅冷冷的目光注视下,黎父率先投降,陪著笑道:“我……我昨晚只是在秋红楼听双语姑娘弹琴,没有做坏事了。”接著其他三人也纷纷招供。
 
“我……我昨晚没有打牌九,城南新开了一家元宝赌坊,从波斯引进来的一种玩法,很好玩的哦。”
 
“我……我只是在荣华街上新开的那家酒楼尝了一坛女儿红而已,其实……其实是那家- jiān -商耍诈,明明说可以免费品尝的,但是我喝完了就跟我要钱……”
 
黎丰不等说完,黎仅就气得怒喝一声:“闭嘴,免费品尝,最多一杯而已,你喝了人家一坛,如果不跟你要钱,难道和你要命吗?”他继续转头,看著自家那盛名在外以至於至今嫁不出去的姐姐,从牙缝里一个一个字的蹦:“还有你呢?”
 
2
 
“哦,荣王爷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当街调戏良家妇女,所以我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我……我可是打抱不平,小仅你不可以怪我。”
 
黎仅的心里终於透了一丝亮,恩,不管如何,姐姐这一回做的事情还算有可以原谅的理由,不过他随後就听见黎豔接下来的话:“恩,只不过……只不过麻烦的是,我後来才知道,那是一个妓女为了顺小王爷的意,特地打扮成良家妇女让他调戏的,就是说……就是说……”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黎仅的拳头握得泛白了关节,他真的很明白,就是自己的薪俸不但保不住了,甚至很可能欠下一堆更加可怕的债务:“秋红楼,元宝赌坊,女儿红,荣王府的小王爷,哼哼,很好……真的很好……”
 
四个家夥一起扑了上来:“小仅,没关系,真的没关系,你千万别吐血啊……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很圆满的解决了。”
 
“我不会吐血,吐血还要花钱看大夫。”黎仅冷冷说完,忽然听到父母兄姐的最後一句话,他的嘴角立刻抽搐了几下,抬起头:“你们什麽意思?什麽叫做事情都很圆满的解决了?就凭你们?”他很不屑的看著那四个惹祸精。
 
“当然不可能是我们了。”众人都嘻嘻的笑:“小仅,你还记得山少爷吗?那个春风国的小王爷,小时候住在我们隔壁庄园里的那小孩,很有气势的。”黎父努力描述著万仞山的特点,生怕儿子想不起来。
 
“记得,怎麽了?”黎仅眯了下眼睛,那个该死的恶霸小子,他怎麽会忘记,就喜欢欺负自己的,呸,什麽小王爷,什麽有气势,根本就是一只恶狗。他正在心里腹诽著,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不由得後退了好几步,大声道:“你们……你们这四个家夥,别告诉我这些祸事就是那混蛋帮你们解决的。”
 
“答对了。”,身後忽然想起一个清朗悠闲的声音:“小仅,没想到十几年不见,你果然变得聪明了一些,难怪能做上礼部尚书这个位子,我还以为你们的皇上脑子进水了呢,不过现下看来,还不错,呵呵……”
 
黎仅一下子转回身去,死死瞪著那个似乎是凭空出现在他们这小茅屋里的英俊男子。
 
剑眉星目,挺鼻薄唇,身材挺拔高大。轻裘缓带,贵气逼人,气质飘逸高雅。完全不是记忆中一副恶霸嘴脸抓著自己的肩膀发号施令的纨!子弟形象。
 
黎仅倒吸了口冷气,不知为何,他的脑海里忽然就想起小时候两人之间最常见的相处方式。自己被他死死搂在怀里,听他在自己的耳边大放厥词:“我就要小仅做我的妻子,我说他是他就是,你们谁敢反对。”
 
“我不要,我要娶小花,我也是男的,凭什麽要我做你的妻子。我和小花,你和小朵,我们在一起不是正好吗?”现在想来,那时的万仞山应该已经有了很不错的功夫,因为无论自己怎麽挣扎,都挣扎不开。
 
“你做我的妻子,让她们做咱们的丫鬟。”小小的万仞山一语定乾坤,於是一场怪异的过家家就这样开始了。
 
没错,就是这样的,记忆中本该幸福的童年因为自己的无法反抗而变得格外悲惨,而凶手就是这个混蛋。黎仅一瞬间觉得热血上涌,真想一拳揍上那张虽然变得更加英俊但笑得和小时一样可恨的面孔。
 
“哇,这就是小仅吗?呵呵,真是男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啊,谁能想到当初那个又黑又瘦的小鬼,会出落成如今这麽标致的样子。”万仞山的两只眼睛就如同狼眼一样熠熠放光,盯在黎仅的脸上就挪不开了。
 
“没错没错,当初流著鼻涕的小鬼头,今天已经做官了,呵呵,这还要感谢山少爷,带著他读了几本书,不然哪能有今天的成就。”黎父见自家儿子只是恶狠狠瞪著面前的大金山,嘴唇紧抿著也不肯说话,不由得连忙上前打圆场。
 
“不,小仅从来就不留鼻涕,不然我也不会让他做我老婆,让那些女孩子当我们的丫鬟了。”万仞山的眼光开始变得邪恶,在黎仅浑身上下打量,如果视线能剥下人的衣服,那黎仅此时早已一丝不挂了。
 
“久别重逢,叫小仅果然还是太生分了。不如还是用回之前的称呼吧。夫人近来可安好吗?”万仞山微笑上前,大手一把握住黎仅白皙柔滑的修长玉手,“咕嘟”一声吞下一口口水。
 
 
悍匪系列前传之尚书夫人---3
建档时间: 1/22 2009  更新时间: 01/22 2009
 
--------------------------------------------------------------------------------
十五年了,他的事业和武功终於达到巅峰,有资格来见这个被自己从小就认定的夫人了,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出落的如此秀丽。万仞山在心里狂笑:哈哈哈,上天还真是很厚待自己啊,不枉他心心念念的想了小仅十五年。只不过好奇怪:“夫人的手为何这麽冰凉?可是在外面受了寒气吗?”
 
“夫人你个脑袋。”黎仅忽然暴起,拳头在万仞山的头上雨点般落下:“万仞山你这个混蛋,你为什麽不去死,奶奶的我好不容易才逼著爹娘搬了家,搬到京城来,我带著四个惹祸精在这大白菜都是两文钱一斤的地方讨生活容易吗?我为了什麽?妈的你为什麽还要追到这里来?为什麽还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们家仆人不是说你被什麽雪山神剑带走去学艺了吗?奶奶的你为什麽不冻死在雪山上得了。”
 
万仞山当然不会将黎仅的花拳绣腿看在眼里,还动情的拥抱住对方,硬是颠倒黑白道:“夫人,我知道你这麽激动,是因为太想念我了,所谓爱之深责之切,你一定是因为这麽多年没有我的下落,日日夜夜都为我悬心,所以此时看见我,所有的爱意和担忧都化为愤怒,没关系,你尽管打吧,稍後我们再好好叙叙离情。”
 
黎仅几乎要气昏了,这个混蛋还真是深谙指鹿为马之道,真不知他的脸皮到底有多厚,竟然能说出这麽恬不知耻的借口来。他气到了极点,偏偏又挣脱不开万仞山的怀抱,於是干脆抬起腿,用膝盖狠狠向万仞山的某个部位顶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