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多情红杏惜春雨 作者:欧阳语陌

字体:[ ]

 
 
《多情红杏惜春雨》作者:欧阳语陌【完结】
 
【内容概要】 
 
如果问红杏阁是什么地方,江湖中没有不知晓的,一律回答——最舒适的销金窟,最奢艳的温柔乡,还是个妖孽横行的地方。 
如果问红杏阁的秦大老板是什么样的人,那回答可就五花八门了。 
常歌说:“主子严而有威,威而施恩,恩而有义,是我最敬佩的人。” 
齐舞说:“主上貌若神祇,天人之姿,慧雅绝伦,无人可及,是我愿跟随一生的人。” 
高升说:“老板一文钱能掰成两文钱花,花一两就要赚回一百两,跟着他绝不吃亏。” 
安平平说:“老板就是只成了精的狐狸,可怜的是我们这些做下属的也跟着被人叫狐狸精。” 
蒋季盎说:“表哥就是只美色无边的钱袋子。” 
秋少棠说:“秦老板爱钱是爱钱,对朋友倒还是极好的。” 
梅寒影说:“- jiān -商!” 
洛紫霖说:“他是天底下最喜欢和我作对的人。” 
南宫清净说:“他……他……妖孽!” 
唐路遥说:“他是个没心的人……” 
南宫量诳诘:“ 披着妖精皮的小人,满脑子打算盘的笨蛋,嘴硬心软的别扭孩子,是我南宫家的媳妇儿!” 
 
 
 
 
第一章
 
  若问起红杏阁是什么地方,江湖中人可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最舒适的销金窟,最奢艳的温柔乡,美男美女多不可数的消遣之所,也是个妖孽横行的地方。最重要的是,九洲八郡都有红杏阁,而每座红杏阁皆是一般的奢华舒适。
  入夜,正是红杏阁生意最好的时候,花厅中丝竹之声不绝于耳,大厅正中央,一个青纱敷面的舞姬正在回旋起舞。被屏风隔得或方或园的半开放空间中,一些漂亮精致的少男少女,正在陪着客人喝酒、说话,时不时地传出一些听不真切的暧昧笑声……
  红杏阁前庭是花团锦簇热闹非凡,后阁却是另一幅景象。虽不说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却也是绝对的防卫紧密。没有前庭那种喧闹,后阁安静的令人不安……
  这是江州的红杏阁,后阁一处小楼中,一个容貌柔和中带着三分媚气的少年正跪在地上,双腿因为长时间的跪着已经发麻了,身体也在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可以就能从他眼睛中看见那种倔强。
  一旁的床榻上躺着一个身着红衣的绝色男子,修长的身躯在华丽衣饰的包裹下显得更加诱人。红衣男子闭着眼,懒散地靠在榻上的柔软枕垫中,嘴角微抿,带了些凉薄的味道。
  床边还立着一个人,紧身衣衫勾勒出健壮的身形,不发一语,气势浅淡的好似不存在。
  “常歌,他跪了多久了?”床上的红衣美人突然开口,不过眼睛依然没有睁开。
  “两个时辰了。”站在床边的男子终于冷淡开口。
  “你还是没有改变主意?”床上的美人再次开口,这回是对着跪在地上的男孩说话。
  “求老板成全。”那男孩猛地开始对着地板磕头,“咚咚”的响声一点不带作假。
  “行了,起来吧,跪了那么久,身子都受不了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秦星雨错待了你们这些替我赚银子的人呢。”红衣男子终于睁开了眼,坐起了身,挥了挥手,让那个男孩子起身。可随即又摆出一个斜靠的姿势来,看着都觉得安逸舒坦。
  常歌眼见那孩子腿已经麻木了,自己起不了身,便上前扶了他一把,让他在一张凳子上坐了,然后重新站会秦星雨身边,继续沉默。
  “多谢老板。”男孩儿垂眼,一副恭顺的样子,他明白,秦星雨这是准了他的请求了。
  “子鸾,可是我红杏阁亏待了你,你这么打定了主意要走?”秦星雨用手指卷起自己的发丝,似笑非笑,语气温柔。
  “不是,红杏阁自是极好的,主子待我更是恩重如山,只是……只是……子鸾对不起主子,主子只管罚我吧。”名叫子鸾的少年再次跪倒在地,膝盖触地的瞬间,疼得“啊”的一声痛叫。
  “行了行了,起来吧,再跪腿都废了,我看那个姓王的还要你不要。”秦星雨哼了一声,亲自上去扶住了人,拉到自己榻上,替他推拿着腿。
  “主子……”子鸾流出泪来,看着亲手替自己揉腿的秦星雨,心中说不出是什么心情。
  站在一边的常歌则是不动声色地看了秦星雨一眼,然后转过头,心中却在腹诽着:明明是你让人跪了那么久才弄成这样吧,这会儿又来装好心……
  秦星雨自是不知道常歌心里想些什么,依旧温柔地揉捏着子鸾的腿,嘴角微微上挑,一双桃花眼中似是盛了水般波光潋滟。
  子鸾看着自己一向不敢仰望的老板,突然的,就那么红了脸……
  “妖孽,连自己阁里的还都不放过……”常歌继续腹诽。
  “脸怎么这么红?真伤了身子不成?”秦星雨用手背贴上子鸾的额头,依旧似笑非笑地问着。
  “主子……”子鸾把头贴到秦星雨胸口,声音有些哽咽:“子鸾对不起主子。”
  “算了……”秦星雨似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入了红杏阁的都是可怜人,当初收下你是看不得你死在路边,却不是想你一直可怜下去。既然有人愿意好好待你,我也是高兴的。只是盼你不要得了富贵,便忘了阁里就好。”
  “主子的恩德,子鸾永世不忘。”子鸾又爬下床去,跪倒在秦星雨脚边,又郑重地磕了三个头。
  “怎么又跪?”秦星雨装作恼了的扯起子鸾:“你先回去休息吧,收拾一下东西,等明日我见过了王公子,再说别的。”
  “子鸾谢主子成全。”子鸾高兴的拜了又拜,这才退出去了。
  “常歌,去送个帖子,我明天要见那位王公子。”秦星雨又躺回了床上,对着一边的侍卫发了话。
  “是……属下这就去。”常歌躬身应是,出门办事去了。
  “对了,快去快回,我还等着你回来给我暖被窝呢。”秦星雨斜倚床头,懒散说着。
  听见他话的常歌顿时黑了脸色,他的清白啊啊啊啊啊~~~~~~~~ 
  秦星雨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起了身,舒展了一下筋骨,抱着琴出了门,自去园子里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准备对月抚琴。偶尔他也想要附庸风雅一下,反正常歌还要过些时候才回来,他今晚是不能那么早睡了。
  等到了院子里,秦星雨便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布下的各处暗哨,心中不喜,拍了三下手掌,让他们都退下了,于是,原本守卫严密的红杏阁后阁,刹那间变得更加冷清起来。
  此刻,红杏阁前庭也正迎来了几个特殊的客人。唐家的二、三、六少爷拖着唐家小七,伙同南宫家的大公子和三公子,一起来红杏阁玩乐!
  “二哥、三哥,咱们还是回去吧……”唐家小七唐路遥,看着红杏阁的大厅之吞口水,一向在家乖巧的他哪里见过这个阵势。
  “来都来了,哪有回去的道理?我说小七啊,你还真是个长不大的奶娃娃呢。”唐家老六唐洛林嗤笑地看着比他小不了多少的唐路遥。
  “你才比我大了一个月,少一副你懂很多的样子。”唐路遥有些恼了,他最讨厌别人总把他当孩子,这才被几个兄弟拐到了山下。哪成想他们还想拐着自己进青楼……
  “我说路遥啊,你也不小了,这些地方迟早都会来的,还不如今天就摆脱这处男的身份。等你成了真正的男人,我看他们也不敢笑话你了。”南宫家三少爷南宫清净搭着唐路遥的肩膀说的再轻松不过,却吓白了唐路遥的一张脸。
  “好了,你们都别逗小七了,这红杏阁也并不是个简单的风尘之地,里面倒是有些风雅的所在,如果小七害羞,不叫人陪他也就是了。”唐家二少唐凌剑终于开口替弟弟解围。
  唐三少爷唐子旗也附和道:“是啊,是啊,大不了招个男子作陪,省的小七碰上女人就话都不会说了……”
  “你们……少瞧不起人了!”唐路遥终究是恼了,一挺身,当先踏进了红杏阁的大门。
  其他几个男人这才嬉笑着也进了红杏阁。而走在最后的,是刚才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南宫家大少爷——南宫良。
  南宫良先是抬眼看了看红杏阁的布置,又估量了一下红杏阁的占地,再扫了一眼花厅中的客人,这才不紧不慢地迈步进去。
  几个衣着光鲜、模样俊俏、气度不凡的男人才进了门。立刻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不过江州的红杏阁和一般意义上的青楼不一样,这里既没有在门外拉客的男女,也没有在里面招呼客人的“老鸨”。有的只是一个闷声在台台柜后面算账的管事——高升。
  没看见有满身脂粉气的女人直接扑上来,让唐路遥不由松了口气。同时也觉得奇怪,这红杏阁明明是个卖笑的场所,可为什么偏偏连半个主动招呼客人的人都没有。其实他不知道,在别处的红杏阁,也是有人招呼客人的,只是这江州的主事不喜欢这迎来送往的一套,故而皆随客人自便。
  还不等唐路遥发出疑问,南宫清净已经熟门熟路地走到了台柜前,笑眯眯地对着坐在后面算账的人笑道:“高管事,今天又赚了多少啊?”
  高升抬眼看了南宫清净一眼,不紧不慢地说着:“还行,没赔。几位啊?”
  “六个,给我们开一个清静点的雅座。”南宫清净依旧笑着。
  “三楼管砚斋吧,要几个人服侍?”高升依旧没什么表情。
  “不用了,我们兄弟自己去寻美人。不过要是高管事您愿意来陪我们喝几杯,清净实在喜不自胜。”南宫清净一边说着,一边摸下巴。要说这位高管事也算是个美人,而且是越看越顺眼的那种类型,可惜他整日里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不过越是这样,才越让人想……不知想到了什么,南宫清净突然笑得意味深长……
  高升瞥了南宫清净一眼,轻轻哼了一声。南宫清净便急忙收敛了笑意,转身带着几个兄弟往楼上去了。
  “好你个南宫小三,这江州明明是我唐家的地头,你倒是比我们还熟悉这些个明门暗道的。”唐子旗大力地拍了一下南宫清净的肩膀,笑得无比爽快。
  “红杏阁可是美人汇集、妖孽横行的地方,我南宫清净怎么能错过这样的好去处。”南宫清净笑得志得意满。
  “你还真当这是值得得意的地方?”本来不怎么多话的南宫良突然说了话,语气间冷冷的,气势压人。
  本来还在仰天长笑的南宫清净立刻消了声,对南宫良的畏惧显而易见。
  唐凌剑看了看和同行的几个人颇为气场不和的南宫良,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就不明白了。既然这位大少对红杏阁里的美人并不感兴趣,为什么还要答应过来呢?
  不多时,几个人随着南宫清净到了三楼的管砚斋,发现这里果然是个安静的所在。
  只不过唐洛林当下就郁闷了。“南宫小三!你为什么不找人来陪咱们兄弟啊?”来红杏阁却要“吃素”,这小子脑袋被门挤了?
  “别急嘛,既然来了,那些美人又跑不了,咱们玩点有意思的事情。”清净眨了眨眼睛:“咱们自己出去找人,看谁能带回最漂亮的。就当是打个赌,谁带回的人最漂亮,谁就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