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梅花影落雪成空 作者:欧阳语陌

字体:[ ]

 
第一卷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一章 夺灵草魔医戏蛟龙
 
  晌午,大街上人声鼎沸,小贩纷纷叫卖,行人往来穿梭,好一派热闹繁华的景象。忽的,街角转出一顶华丽无匹的软轿,平平稳稳地在街上缓缓移动。轿子旁边守着八个劲装护卫,表情凝重地不时扫视四周。
  如此招摇的排场自然引起了街上所有人的注意,不多时已经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是什么人啊,搞出这么大阵仗?”
  “这你都不认识,看那轿子就知道是红杏阁的秦大老板了。”
  “秦星雨?他来这干什么?”
  “不知道,不过看样子是往龙门镖局去的,说不定是为了托镖。”
  “秦星雨可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富豪,他要是托镖 ,八成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谁说不是呢……”
  秦星雨懒懒地靠在轿子里,听着外面的议论声,嘴角淡淡挑起一抹微笑。不多时,轿子果然来到了龙门镖局,护卫常歌挑起轿帘,请秦星雨下轿。秦星雨迈着优雅的步子下了轿,抬头看了看龙门镖局的牌匾,抬脚走了进去。立刻有龙门镖局的小厮迎了出来,对着秦星雨抱了抱拳道:“秦老板可是要托镖?”
  秦星雨一点都不意外这小厮认得出自己,淡声道:“正是,劳烦小哥通报一声。”说完还附送一个温柔妩媚的笑脸。
  “我,我去请少镖头出来。”那小厮,立刻涨红了一张脸,应话都应得有些结巴,逃也似的往里面通报去了。
  秦星雨摸了摸自己的脸,再次绽出一丝微笑,带着身后招摇的护卫们,缓步进了前厅。
  护卫甲立刻拿出柔软的丝巾擦拭了一张椅子。护卫乙从怀中的锦盒里拿出一只精致的白瓷杯放在桌上,护卫丙便摸了自带的茶叶捡了两三片嫩叶放在茶杯里,护卫丁更夸张,直接不知从哪里端了热水出来沏茶!
  (汗一个,不要问我怎么可能随身携带热水,这是小说,这是小说!而且对于有钱到人神共愤的秦大老板来说没有什么不可能……)
  秦星雨很自然地坐了下去,端起杯子,喝茶。秦星雨这边自顾自地喝茶的时候,那边龙在天已经听了禀报,走到前厅来了。
  秦星雨仔细打量着龙在天这个龙门镖局的少镖头虽只有二十出头,却为人稳重,颇有侠风,可惜脸上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遮去了半张脸。不过尽管如此却并不显得奇诡,反而有种洒脱的味道。暗道江湖传言果然是真的,龙在天常年带着面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
  龙在天也在暗暗打量着秦星雨,一看见秦星雨的排场,立刻就有点抽。不过这么多年在镖局,也算什么都见识过了,更何况眼前的人是秦星雨,那他摆出什么样的排场都不应该太奇怪。
  “秦老板是来托镖的?”龙在天对着秦星雨抱了抱拳道。
  秦星雨点了点头,笑着道:“正是,想要劳烦龙门镖局替我走趟镖。”说完挥了挥手,立刻有两名属下捧上两只盒子。秦星雨先打开了左边的盒子道:“这是我打算托的东西——天心草。”
  龙在天听见“天心草”三个字,大吃一惊。要知道,这天心草可算十分难得的宝贝,若是服用了,寻常人可延年益寿,练武之人则会功力大增。武林中不知有多少人想要得到,如今,秦星雨要托镖,自然是趟棘手的差事。
  秦星雨看龙在天脸色变了数变,便又打开了右边的一只盒子道:“这是托镖的费用——白银十万两。”
  看见这么大笔的费用,龙在天更加肯定了这趟镖走的不易。
  “如何?龙大侠可愿接这趟镖?”秦星雨斜瞟着龙在天,桃花眼中满是笑意。
  “龙门镖局向来没有把客人推出门外的先例,既然秦老板看得起我龙门镖局,在下自当替秦老板走这一趟。”龙在天挥了挥手,说的非常豪迈。
  “如此,星雨先谢过了。”秦星雨冲着龙在天抱了抱拳:“那就请龙大侠把这天心草送到江州知雅楼的徐老板手里吧。”
  龙在天也抱了抱拳道:“一定替秦老板把东西送到。”
  “那就一切拜托了,秦某告辞。”秦星雨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龙在天亲自送到门口,和秦星雨再次道了别,才转回内里,查看镖物,顺便点派人手,准备上路的一切事宜。
  这边秦星雨掀了轿帘,却见里面不知何时多出一个人来,正缩在轿子里打盹。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进去,敲了那人的脑袋一下,冷着声音道:“你怎么钻到这里来了?”
  那人揉了揉眼睛,待看清秦星雨就在眼前,便扑上前,一把抱住了他,头还在秦星雨身上蹭啊蹭的,嘴里咕哝着:“表哥,季盎我今天早上出门忘了带钱,到望香楼吃东西没法付账,正烦恼呢,就看见你的轿子经过,这个……”说完一阵谄媚地笑。
  秦星雨一阵恶寒,掰开蒋季盎抱着他的爪子,对着轿子外的常歌吩咐道:“去望香楼替季盎把饭钱付了。”
  常歌愣了一下,出声问道:“表小姐?”
  “常歌美人,麻烦你了。”蒋季盎掀开轿帘,对着常歌露出灿烂的微笑。
  常歌抖了抖,这才知道这位表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钻了进来,急忙往望香楼的方向去了。
  蒋季盎再次扑在了秦星雨的身上,讨好的道:“表哥你真好。”
  秦星雨冷下脸,咬着牙道:“蒋季盎,你给我放手。”
  蒋季盎偏偏不肯,还一副很神气的样子地说道:“我立志占尽天下美人的便宜,表哥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就在身边,我怎么能放过。”
  秦星雨忍无可忍地一掌挥出,蒋季盎一声惨呼,跌出轿外。早就见怪不怪的众护卫,也不理会,只当什么都没看见。
  秦星雨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暗叹一声,要说季盎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女孩子,怎么就偏偏喜欢混在自己的红杏阁里,天天调戏阁里那一群美人还不算,如今连自己都不放过了……虽说是姑父姑母早逝,可她好歹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这也真是太没个样子了!
  蒋季盎揉了揉自己跌痛的屁股,对着秦星雨的轿子做了个鬼脸,哼了一声,真是的,表哥的脾气越来越火爆了,真是没风度!(是你太恐怖了吧……)
  龙门镖局里此刻也是热闹非凡,一般走一趟镖,是视所托物品的多少和价值分配人手的,如今这样东西,虽只有一只盒子,可也算价值连城,龙在天考虑再三,硬是点了四十个镖师和他一起走这趟镖。
  此刻,龙门镖局的总镖头龙威也听到了消息,遂来到了前院,看看情况。
  “爹,您怎么出来了?”龙在天见龙威出来急忙上前扶住他。
  龙威当年在江湖上是极风光的,可惜几年前走一趟镖的时候遭人暗算,丢了镖不说,差点连性命一起丢了,后来虽然捡回了一条性命,却落了病根,受不得劳累,如今镖局里的事情基本上都交给了龙在天管。好在龙在天武功好,人也稳重,龙门镖局交在他手里也算稳妥。龙在天十四岁开始跟镖,到如今也二十一了,闯荡了江湖几年,因为为人仗义,倒是颇有侠名,江湖里提起了,也都称他一声龙大侠。
  “听说你接了趟不得了的镖,我当然要来看看。”龙威咳了两声,用手按住了胸口。
  龙在天更是急了,忙扶了龙威往后院去,嘴里更是急着道:“您快回屋歇着去吧,我一会拿了天心草去您房里慢慢说。”
  龙威果真是身体不适,也没办法强撑,就让龙在天搀着回房去了。龙在天再转出房门,过不多久拿了那个放着天心草的锦盒重新进了龙威的房间。
  龙威打开锦盒,仔细看了看,叹了口气道:“果然是天心草,看来这回的生意真是麻烦了。”
  “爹……”龙在天见龙威一副深感担忧的样子,不由皱着眉头喊了声。
  “罢了罢了,既然接下了这趟镖,就尽力而为吧。”龙威想起自己当年无所畏惧地接下了那趟镖,到头来才落得这样,可若是重来一次,他定然也会再次选择接镖,只希望这次在天可以平安回来才好。
  “孩儿一定尽力。”龙在天也知道这次不同往日,只怕妄图夺镖的人不在少数,恐怕会有几场恶战要打。
  龙威又交代了几句,便让龙在天去好好准备了。第二日,龙在天就带着四十个镖师上了路,为免别人知道他们押送的是天心草,还特意装了五六只大箱子的石头混淆视听。
  刚开始几天,表面上看来还算风平浪静,龙在天也是谨慎小心,一直没有夺镖的人出现。到了第五日里,就开始不断有人前来骚扰,还遇到了几伙山贼下手截货。这几日,想要抢镖的更是越来越多,有的时候一天就能碰上三四伙,有些穷凶极恶地真是一副拼命的架势。不过龙门镖局的人也都不是白给的,几番激战后,天心草安全无虞,不过有半数的镖师都受了伤。
  连续几天赶路加激战,也让人疲惫不堪,于是在到了一个名叫介远的小县城的时候,龙在天便决定在此好好休整一下,补充点给养,顺便打听打听前面的消息。
  寻了一家客栈,龙在天并几个有经验的镖师前后仔细查看了一番,确认客栈没有问题,便把它包了下来,把车辆都拖进院里,马匹拉去喂养刷洗,又安排了人轮番守卫,分派人手去买干粮和其他一些用品,再请了大夫,替受伤的镖师查看伤势,所有琐碎的事情都安排妥当,龙在天才去店主人处询问前路的状况。
  攀谈了一番,得知前面的地界甚是太平,并没有别的什么门派土匪之类的,龙在天心里盘算了一下,还是准备再回去布置布置。
  就在这个时候,客栈前面突然有嘈杂的吵闹声,店主人忙出去看是怎么回事,龙在天便也跟了出去。
  到了前面看的时候,就见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坐在店中闲适喝茶,一个僮仆模样的少年正和店小二吵闹,旁边还有几个龙门镖局的人,似乎在解释什么。
  “这位客官,有话好说,何必动怒呢?”店主人毕竟是讲究和气生财的,早赶过去劝解了。
  “掌柜的,这位客人想要住店,我告诉他咱们这被镖局的大爷们包下了,请他另找住处。可他怎么都不肯,非要住咱们这不可,您看这事儿。”店小二苦着一张脸和掌柜的解释。
  “我家公子肯住在你们这,是你们天大的面子,居然还想把我们往出赶?瞎了你们的狗眼。”那少年年纪不大,气势不小,张口骂人倒是顺嘴的很。
  “这位小哥,看您说笑了。我们大开门做生意的哪有把客人往外赶的道理,只不过这些个大爷是真的把小店包下了,既然已经包给了人家,自然是不能再让别的客人住下了。这是事情不赶巧,您就多多包涵,下次您再来的,小店给您打个八折如何?再说街口转角那还有一家客栈,也是极好的,您就去那边住也使得啊。”店主人又是陪笑又是作揖的,倒是一团和气的模样。
  就这个时候,坐在一边的白衣公子发话了:“三七,你也别吵闹了,省省你的口水吧。”说完起了身朝着龙在天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就是你们包下了这家客栈?”
  龙在天也打量了一下眼前人,只见他白衣胜雪,风姿绰绰,一双丹凤眼又邪又媚,此刻盯着他的眼神有几分讥诮,不由心中有点不舒服起来,便有些冷淡地道:“正是我们包下的,阁下还是请移驾别处住宿吧。”
  那白衣人一声冷笑,接着问道:“龙门镖局,龙在天?”
  “正是在下,不知阁下还有何指教?”龙在天一点也不意外他认出自己,自己这张面具,只要是江湖中人多少都有所耳闻,看这人身上也是有些功夫的,能认出自己也不奇怪。
  那白衣人接着笑了笑道:“我姓梅。”
  “梅”?龙在天仍旧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梅寒影。”白衣人指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着。
  听他报出名字,所有人都傻住了,魔医——梅寒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