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与君半缘 作者:秋至水

字体:[ ]

 
 
 
(男男生子)(上) 
  
   
  与君半缘(男男生子) BY: 秋至水 
   
  楔子 
   
  天地间再无别的颜色,只有苍茫一片,单调得死寂。 
   
  霜寒似融入了血中,将本来温度亦不高的血慢慢凝结成块,便是他自己都已觉得自己不过是一具没了生命的死尸…… 
   
  离死应该不远了吧…… 
   
  纵然面对死,也只是漠然,不过是死,做他们这一行的见得最多的便是死了,今天你死了明日便是我亡,注定好的流程,除了淡漠以对,还值得什么反应? 
   
  自有记忆起他就是一个用来杀人的工具──无姓无名无父无母无亲无友无爱无恨,只有刀起回落、瞬间血溅,只有在隐门杀手中的排名,如今隐门也化为了虚无,他这个隐三也无了存在的意义。对死,早已麻木,死自己和死别人又有什么区别…… 
   
  “你还活着吗?” 
   
  是谁? 
   
  用手在摸他的脸,温暖得竟让他有了一丝眷恋,当那小手抚上他的刹那,血中的寒冰都化为了水溶入血液之中,忽暖忽寒,只求这双小手再温暖下去…… 
   
  勉勉强强地卷起眼帘,模模糊糊中像是见到了一潭清水,清得一望见底,却如深渊将他整个人都给吸了进去,从此以后再不愿出来! 
   
  一念瞬间,他心中生了本不该有的杂念──他不愿意就此死去──想要永远拥着这令人不舍的温暖──想要永远护着那潭清水不受这人世污浊的浸染…… 
   
  1 
   
  时在中春,阳和方起,此时的白都应是玉垒浮云,竹外桃花,蜂蝶纷纷,百般红紫斗芳菲,只是那艳装少年则瞬间便让这娇美春景黯然失色。想到那少年,沈雷稳固的淡笑也添了些许灿烂。 
   
  “白将军,一切已经准备稳妥了。”属下毕恭毕敬地向他报告,立刻便让沈雷恢复了固有的淡笑,收敛起那份只有面对那少年时才有的灿烂,他本无姓无名,是那少年愿与他共享姓氏并为他起名,名字是少年给的,命是少年救的,他此生除了能在那少年身边又能在何处?这世上若无白霁昀就无白沈雷…… 
   
  说起来马上便要到那少年二十岁的生日行弱冠之礼时了,白霁昀一再要求自己必须参加他的成人之礼,而错过白霁昀这么重要的生命里程碑,他也不愿意。还须快点解决了这边的事,尽快赶回去才是! 
   
  “走吧。”沈雷将铁制的头盔戴于头上,遮掩住了那张文雅中不失英挺的俊脸,顺手拿起自己的惊风剑,步伐沈稳而轻盈,一步跨上枣红色的战马,飞驰而出。 
   
  此次主公派他来拿下荆城,前前后后他已将战事拖了半月,一来是荆城地势险要难以攻克,二来他心中多少还有些顾忌……只是不能再拖下去了,错过了白霁昀的成人之礼,白霁昀恐怕要一个月不理自己了,这样子还不如让他去死! 
   
  手握惊风,沈雷的迅猛之势也是惊风,高超的武艺冷静的头脑大度的智慧──他是当之无愧的主帅,跟随他者不计其数。主将勇猛底下的战士当然大受鼓舞,一鼓作气,势如破竹,没有多久便破了荆城。 
   
  荆城之主见大势已去,面对着沈雷仍有一丝挣扎,他劝说着沈雷道:“我今日败于你手上实在无话可说,自当归降于你,但那白竑何德何能让你臣服,他素多疑,你这般所向披靡,他迟早会杀了你,倒不如现在以荆城为据点自立山头……” 
   
  不等他话说完,沈雷只是冷然一笑,手中惊风一挥,剑落头无,失了头颅的身躯当即血喷如泉,重重一声砸到了地上。 
   
  站在一边的副手左莽听着荆城城主死前的一番话,心中不免有所动,他本来是胸怀大志,但是投奔白竑多年一直只是个烧火的炊事兵,后来是沈雷关注到了自己,不顾那些迂腐者的反对一步便将自己提携为副将。所以他只忠心于沈雷,与白竑无关更与那行事荒诞的白霁昀无关!“将军,这家伙所言……” 
   
  沈雷当然明白他的话中之意,举起手阻止他再说下去,聪明如他,又怎么会不知道白竑对自己的猜忌,这次荆城之战其实输了对他更有好处,赢了反倒将自己推到了薄冰之上,如今再回白都,白竑对自己的忌惮恐怕会越发得重了,一个不小心便会将自己置之死地…… 
   
  明白其中道理是一回事,而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了,谁叫那少年期盼着对自己说“沈雷哥,我等你奏凯而归参加我的成人礼!”,只因少年的一句话,他便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硬是啃下这块难啃的骨头,也不管回去之后将要面对怎么的算计。 
   
  这世间本就没什么是他在乎的,他自己的生死他早已漠然,唯有白霁昀──他喜他亦喜,他悲他亦悲,他要他生他便生,他要他死便死…… 
   
  2 
   
  “少主公,请快些穿上礼服吧,错过了吉时可就不好了……”胆小的仆人都不敢进来,远远地躲开,唯有他这伺候了主公三代的老者才敢接下这最艰巨的任务,来劝说阴晴不定的少主公,主公虽然也是喜怒无常的人,行事却决不会像少主公这般飘浮不定、任性妄为。这成人礼对于少主公是何等的重要,眼见便要到了行礼的吉时,少主公还在这里与这些下等舞姬打情骂俏,实在是辱没家门,白成在心里颇为鄙视白霁昀。 
   
  白霁昀不在意了看了一眼白成这个在白家颇有分量的仆人,名为仆,实则已然是半个主子,就连他爹也会给他三分薄面,可是他是白霁昀,这白都里出了名的怪胎,就这么乖乖听了他的话又怎么可能? 
   
  “老头,急什么?”白霁昀美得不似男子的脸加上一抹轻浮的笑,更加抱紧怀中的舞姬,在她的脸上轻啄了几下。 
   
  “少主公,你还是快些换上礼服……”舞姬感觉到白成投来杀人的目光,整个身体僵直了起来,忍不住劝着,突然她发现白霁昀那散漫的丹凤眼一下子凌厉了起来,意识到自己多言了,她的心中一慌,她真的是忘记分寸了! 
   
  慌忙跳出白霁昀的怀抱,疯了似的磕头求饶着:“少主公饶命!少主公饶命!” 
   
  “哈哈哈──”白霁昀突地大笑,那绽开的笑容便是这白都内最艳丽的女子也只能自叹不如,“饶什么命?既然你要求饶,我便成全了你,白成你不是至今未娶妻吗?我便将她许配给你了!” 
   
  “少主公玩笑了,白成一介阉奴,一心伺候的便是主公和少主公,何况这舞姬是舞工房的,赏赐于人还须按规矩办事。”白成说得毕恭毕敬,言语中却带着一丝不屑。 
   
  白霁昀冷笑了一声,立刻又换上了轻佻的嘴脸说道:“伺候我?好啊,那你脱了衣服来伺候,我虽然对男子兴趣不大,对于老男人更无兴趣……不过念在你一心为白家服务,又暗恋我父亲多年未果,少主公我便好心一次,当下父亲的替代品慰藉慰藉你。” 
   
  语毕,白成的脸顿时一阵青一阵白,他本是武将,与现在白家四大武将比起来丝毫不逊色,便是因为竟恋上了最不该恋上的人,自愿放弃了大好前程,自宫做了白家的管家,白竑欣赏他的能力更欣赏他的忠心,所以让他成为在白竑身边最久的人。 
   
  只是他喜欢主公这事他一直谨慎地掩饰着,便是主公也不知晓,却被这行事荒谬的少主公漫不经心地道破,一瞬间,他生了杀念,但这少主公毕竟是主公唯一的子嗣,生生地压住了心中的不快,僵笑着道:“少主公的玩笑未免开的太大了,白成对主公只有忠心无他心……少主公更不该有断袖的念头,若是主公知道了……” 
   
  白霁昀眼睛一眯,白成真是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他以为父亲视他为心腹,自己便动不了他吗? 
   
  “呵呵……”白霁昀又笑了开来,语气一转,像是在撒娇地说,“成伯伯,你可千万别在父亲那里嚼舌根,那可是不男不女的变态才会干的事,我这就去换礼服,保证不让你因为这件事而受罚,不过就算父亲怪罪下来,我一定会向父亲求情,让他给成伯伯上宫刑,横竖成伯伯你也没什么好宫了,也不用怕什么,是吧?我去换衣服了,哈哈哈──” 
   
  瞧着白霁昀总算肯去换衣服的身影,白成的脸色更为难看,他一心一意服侍的是主公,可不是这个不知分寸的黄毛小子! 
   
  3 
   
  白竑等自己的儿子等的火气都已上来,象话吗?正宾都来了,他这个要行礼的人居然还没有来!若非独子,他连杀白霁昀的心都有了,这个儿子未免太不知分寸了! 
   
  不仅是白竑,一旁站立的人都是等的焦急,虽还未到夏天,但是四月天气已经渐热,今日温度颇高太阳又烈,一身正式的华服厚重得更是让人汗流浃背,而下面的武将大多还穿着盔甲,守在庙宇大门之外,顶着烈日,那滋味更为难受。 
   
  担任正宾的是族中德高望重的老者白竑的叔公,已经是年近七旬,不比下面武将能够承受这番炎热,等了没多久便是大汗淋漓、脸色渐白,没有等到白霁昀出现已经受不住晕了过去。顿时周围的人都慌乱了起来,顾不得先前排好的位置,冲去前去关心这位老者,端茶送水解衣透气,要是这正宾出了事,这冠礼还行什么?一时之间,白家家庙的正厅内乱得搅成了一锅粥。 
   
  “呦,还真是热闹呢。”这边焦急的人却听得一个风凉的声音,朝门口望去,就见白霁昀一身玫红色的童子服十分惹眼地现于门口。 
   
  众人见他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恨得咬牙切齿,要不是冠礼是人生大礼,白竑恨不得此刻就把白霁昀吊起来毒打一顿,他平时荒诞散漫也就算了,现在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是这个样子,他将来要是接了他的位子如何服众? 
   
  “……昀儿来了就好……快点行礼吧……”白叔公缓过气醒了过来,脸色依旧难看,强撑着身子,理好衣裳,对白竑说。这白霁昀是他们白家的独苗,在家族之中只得由着他的性子。 
   
  白竑大口叹了一声气,他又何尝不明白其中道理,这个儿子平时受长辈们的宠,变得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是啊,父亲,快点行礼吧,再不行礼,曾叔公都要进棺材了。”白霁昀更是不知死活地补了一句,白竑的脸青白交加,双手紧握拳头,怕自己一个忍受不住就冲上前去狠狠教训儿子一顿。 
   
  白霁昀假装没有看到白竑难看的脸色,将整个大厅扫视了一番,轻浮的笑容里多了几分失落,没想到他拖了这么久那人还是没有出现……真是的,居然答应他的事情没有兑现!哼!食言而肥!看他回来以后自己怎么整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