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宫中记 作者:Erus(下)

字体:[ ]

 
 
  韩式希理所当然地说,过水愣了好半天,才沮丧地认命了:“哦。”过水觉得自己好倒霉,为什麽韩式希变得这麽霸道了,以前韩式希都没有这麽霸道……
  过水不知,以前的那个他身无长物,又是被保护的身份,韩式希对他无所图,自然温柔宽和,如今的过水身怀绝技,又换了个无所谓谁保护谁的身份,韩式希对他的态度自然与以前大不相同。而且都八年过去了,总是会有变化的。
  安静了一会儿,韩式希又开口了:“你为什麽叫‘何过水’?”
  过水答道:“是师傅给的名字……”
  “你师傅为什麽给你这名字?你之前有其他名字吗?还是说你从懂事起跟在你师父身边了?”
  韩式希问的十分细致,过水心里有些发慌,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之前叫……叫……”过水眼珠子转了半天,总算找出了一个普通的名字:“我之前叫二狗!”
  憋出了一个名字後过水总算松出一口气,但未等他心落回原位,韩式希又问了:“你师傅为什麽给你‘何过水’这名字?”
  “因为……”
  过水明显不想答,眼珠子又开始转,想转个缘故出来遮掩过去。其实他随便说“没有缘故”“随便起的”就好了,他师父都过世了,韩式希也无法找人求证。但这过水明显是不擅长撒谎的,他这眼珠子转来转去,傻子都知道他没说实话。
  韩式希好笑地看著过水,倒也不催,就看何过水能给他一个什麽答案。
  不过没等何过水编出了缘由,就有人打断他们了。
  韩子青和张春在请示後推门而入,对方内的情况他们也见怪不怪了。
  韩子青将韩式希需要换的衣服放好,便站到一边静後。他其实是韩式希的贴身小厮,八年前他还是个稚嫩的少年,只是韩式希有意培养他,长大之後便成为韩式希的侍卫之一,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了。
  张春则是韩式希帐下的得力干将,自韩式希二十三年前出现在人们视线内後不久,他就跟在韩式希身边了。旁人只知道张春是韩式希救下的一个人,但具体情况如何除了当事人谁也说不清楚。
  张春对韩式希施礼,已有所指地看了一眼过水,没说话。
  过水立刻明白了张春的意思,收了手,说:“将军,在下先出去了。”
  韩式希点点头,没有阻止。
  过水退了出去,韩式希从浴桶中起身,韩子青立刻拿著浴巾上前为其擦身。
  “什麽事?”韩式希问。
  张春忙道:“大人,前线探子来报,康国的水军动了。”
  “哦?嗯,也差不多是时候了。”韩式希淡然道。
  双方大战三年,彼此都有些疲惫,今年双方又都遭了天灾。那边康国的老皇帝吓得屁滚尿流,以为是上天谴责其为政不仁,慌慌张张地下了罪己诏又上山祈福,还命令天宝将军夏灏停战。而康国这边也是如此。其实夏灏和韩式希对“天谴”都是不以为然的态度,不过天灾下民生疲敝,有一个修养的时期也好,於是双方就很有默契地停战了。康苏战争就进入了缓和期,也给了韩式希离营找人的机会。
  如今苏国境内天灾已过,民生趋向缓解,想来康国也是如此,这战争,又要开始了。
  当下苏康两国依然以漓江为界,但和八年前苏国强势主动不同,如今苏康两国并没有很明显强弱之分。
  九年前韩式希以秘密武器攻破康国防线,但那严格说来只是出其不意,韩式希得了便宜就立刻收手,给康国以“我军尚未尽全力”之假象,事实上那秘密武器制作不易,数量不多,操作也有一定难度,再加上笨重难移,用於攻城是很勉强的。当时康国人被一下子打蒙了才没发现其中猫腻,否则如果那秘密武器如此厉害,韩式希为何不直接攻下建兴?
  後来夏灏说服老皇帝发动战争,几次交手之後就发现了这武器的弱点,就不再那样惧怕了。
  康国水师强盛,加上南人大多谙熟水性,夏灏以漓江为依托,胜则进而攻,败则退而守,虽然在韩式希手上讨不到太多便宜,但韩式希拿他也没有办法。并不是说夏灏这小屁孩就比韩式希强,但夏灏年纪虽小却知人善用,手下网罗了无数勇猛果敢的新将和经验丰富的老将,攻有尖矛,守有强盾,除非韩式希能出其不意,否则也绝难攻下。只是毕竟双方对峙十几年了,能出的奇招都出过了,小小花枪都不管用了。
  打了三年了,韩式希对战争也有些烦了,以他的性子,大胜和大败都好过现在这样不咸不淡的态势,若不是当初答应了先皇要扶小皇帝坐稳皇位,韩式希早就离开了。
  此刻听说康军又有了动静,韩式希也不过是想了想,十分随意地下命:“那我们也动吧。”
  於是,第二天,大军开拔了。
 
 
 
 
(0.46鲜币)宫中记 64 蛇羹
 
  “何先生,您来啦!”
  过水路过营地时,周围的士兵都冲他热情地招呼,嗓子不方便的过水便微笑著颔首以示回应。
  这几日寒流南下,天气突然转冷,军中有不少人都得了风寒。韩式希吩咐随军的军医给将士们熬煮驱寒的汤药,这等事原本轮不到何过水动手,但是过水不想每日都坐在韩式希的帐篷里面对那个可怕的男人,便索性出来给各位军医帮把手,有时看到士兵身体有什麽不便利的,他便主动上前为其医治。
  虽说给士兵看病本是军医的本分,但一营数万将士不过配了几个军医,这些军医多半要为军官服务,哪有空给这些下等士兵看病,甚至是战场上下来的受了重伤的士兵有时候也会因为人手不够而得不到治疗,更别说平时这些小伤小痛了。
  偏偏何过水顶著韩式希专属医师的名头无人敢使唤,韩式希又没什麽事,白白让何过水落了空闲,心地善良的他便给这些下等士兵们看起了病。这麽多日下来,何过水自然深受士兵爱戴。
  何过水笑著走过,眼角瞄到一个身影,便上前叫住了那人:“大壮!”
  那高大的士兵转过身来,见是这小军医,立刻呵呵笑开了。
  “何大夫!”
  过水微笑地应了,看一眼大壮的大腿,问道:“前两日的咬伤好了吗?”
  “好了好了,何大夫的药真灵!”大壮忙不迭地应著,目光往两边瞄上几眼,又弯下腰来压低了声音说,“何大夫,等会儿去俺那儿,俺给你个好东西!”
  过水好奇道:“什麽好东西?”
  大壮得意道:“蛇哩!俺知道蛇可以入药,给先生最好。”
  过水苦笑,摆手推辞。
  原来这大壮前两日趁著轮休时跑旁边的山里去抓野味,想开开荤,没想到被毒蛇给咬了。要是在以前,这大壮中毒不得医治死了不说,还会因为触犯军规而让家里得不到任何抚恤,那真是死了也白死。但他在被同伴背回来的路上恰好碰到了正在河边散步的过水,过水为他处理了伤口,又答应他不会将这件事说出来,这才让大壮即保了性命又保住了军功,大壮自然万分感激。
  大壮是实诚人,报恩的方式也特别实在,搁下一句:“再过一个时辰来俺那儿,俺把东西给您!”说完就跑了。
  过水苦笑,看著大壮离开,也唯有收下这份回报了。
  蛇拿在手上却不知道该怎麽办好。到了下午,韩式希就看到过水在他面前徘徊了两圈,时不时偷偷放一个眼神过来,似乎是有什麽事情要说。
  韩式希又想起了小兔子,以前小兔子有什麽事情想说又不敢说的时候就喜欢这样。
  韩式希一晃神,微微一笑,开口问了:“过水,你有什麽事吗?”
  过水立刻转头来问:“将军,你吃蛇吗?”
  
  半个时辰後,过水端了两碗蛇羹上来,一碗给韩式希,一碗自己吃。
  北方人多半不吃蛇肉,那大壮也是个北方人,他把蛇抓回来也只是为了“报仇”。大壮是不知道过水吃不吃蛇,他送蛇的本意是让过水拿蛇下药,要知道蛇浑身都是宝,对大夫来说确实是个好东西。
  不过那些蛇宝贝弄掉了还有一身蛇肉呢。过水倒是吃蛇,这几年他跟著师傅住在山里没少吃蛇,还觉得挺好吃的。只是过水不好意思占用军营的“厨房”就为了给自己煮蛇肉,眼珠子转转,便想了个“好主意”出来:如果韩式希吃的话,自那不就可以扯虎皮拉大旗了?
  蛇羹看起来十分美味,香气扑鼻,韩式希拿起碗时问了一句:“你去哪儿抓的蛇?”
  “在……在那个小河边看到的。”过水撒了个谎。
  “怎麽突然想到吃蛇了?”
  过水继续撒谎:“只是……只是刚好看到,差点被咬了,所以就抓回来了……”
  “有被咬伤吗?”韩式希倒是挺关心过水的,不过看过水行动正常,似乎没什麽问题。果然,过水摇头道:“没有,没有。”他看韩式希搅了几下都没吃,又说,“将军,蛇肉能活血祛瘀,消肿解毒,对你的伤有好处。”
  “这样吗?呵呵,那我要吃一点。”
  韩式希笑著应了,但还是没有马上开吃,他身处高位又在战争期间,行事自然万分谨慎,虽然一般的毒物无法对他造成什麽影响,但陌生的食物他还是不怎麽吃的。过水这人虽然是韩式希自己带回来的,又是顾秦的徒弟,但究竟是什麽样的人谁也说不准。
  韩式希犹豫著是否要相信过水,抬眼看见过水已经坐在那儿一边看书一边吃得欢快,也难为过水如此“贪吃”,实在是军营没啥合胃口的东西,他虽然跟在韩式希身边,但韩式希要和将士们同甘共苦啊,弄得过水一日三餐不是硬馍馍就是干馍馍,偶尔一点肉干也是十分难吃,吃著这麽多日,这一点点蛇羹实在是再美味不过了!
  看到过水毫无防备的模样,韩式希没由来地心下一软,看了一眼那洁白的蛇肉,舀起一勺,送入口中──
  味道不错。
  吃了两口,韩式希想起一事,问道:“过水,你是南方人?”
  “呃?呃……是……”过水没敢在这个问题上撒谎,南人和北人差距很大,很容易就看出来了。
  韩式希哦了一声,又问:“怎麽不留在康国反而到苏国来了?”
  过水哀怨地看了一眼韩式希,小声道:“……被你抓来的……”
  韩式希哑然失笑,顿了顿,突然跳开话题:“军中的食物不好吃是不是?”
  过水一愣,反应出是自己贪吃的模样被韩式希看到眼里了,耳根立马烧起来,不好意思道:“嗯……有点,有点吃不惯……”
  岂止是吃不惯啊,简直是他近二十年来吃的最难吃最难以下咽的食物,哪怕是他之前日子最艰难的时候,好歹也能吃上白米饭,要麽也是细面做的窝窝头,怎麽说也是香甜可口的。哪像这些随军干粮,为了能降低耗费同时也是为了多存放一些时日,一个个都弄得跟石头似的,过水咬得都牙疼,每次都要放水里泡一会儿才能吃,但馍馍泡一下就糊了,那口感叫一个恶心……至於肉干更不用说了,过水宁愿吃糊掉的馍馍!
  韩式希问:“那你为什麽不说?”
  “呃……这个……将军不也吃那些吗……”过水啜啜道。
  其实军中食物也是有分别的,战士们吃的自然是最差的,将领们吃的略好,而吃的最好不是韩式希这个大将军,而是军中的文员,比如文人谋士、军医,因为这些人一般不通武艺,身体较弱,所以必须吃好一点。
  按说过水属於军医,应该也要享受优待,只是他是半途插入的,又不是正儿八经的军医身份,韩式希没有特别交代,旁人就以为他是韩式希的仆役,自然没有给好东西吃。而过水也没好意思自己去提,就一直吃著那些粗劣食物到了现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