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角龙+番外 作者:thaty(下)

字体:[ ]

 
 
无角龙 第五部:明月秋高窥对影,碧波春暖照双栖 第七十七章 迁都(1)
章节字数:3156 更新时间:08-12-08 19:05
    御蛟的脸色很难看,刚起床朦胧的眼睛也立刻清明起来。他已经记起来自己昨晚上是怎么借酒撒欢的——没进去时还好,等到占谷地,他可就记得狠抽蛮干!好像到后边不但把哥哥弄得痛哭流涕,甚至还朝自己求饶不止……
 
    “咕嘟!”御蛟咽口唾沫,但随即便“啪!啪!”给自己两个大嘴巴,他手上可是丝毫没减力,嘴角都渗出血来。
 
    打完之后,御蛟立刻去看哥哥情况。先是摸摸额头,还好并没发烧,而且看御骜睡容也无痛苦疲惫之色,倒是嘴角还挂着丝微笑。
 
    不由得让御蛟略微放下心。
 
    轻轻掀开被子,御蛟立刻想再给自己两个巴掌!
 
    只见哥哥上身满是齿痕牙印,左边的乳晕之外,更是有个完整的带血牙印,不用问,那是他的!
 
    再往下看,哥哥腰上左右各有个青紫的掌印,明显是捏出来的,不用问,那还是他的。
 
    继续朝下,大腿上的青紫已经不是御蛟最担心的,慢慢分开御骜双腿,立刻御蛟给自己两个嘴巴,便随便抓快破布裹住下身起床叫人去,当然,临走前没忘再给哥哥盖上。
 
    御骜的大腿内侧满是已经干涸的白渍,小小的花蕊已经闭合如初,但是能够清楚的看到两道细小的裂痕,而且御骜股间绿云以及晨勃的***上竟然都能看到不轻的抓痕,只玉袋之上,御蛟甚至能看到被咬出的血痕。
 
    御蛟衣衫不整,胸口急速起伏,脸颊红肿着,嘴角破裂,嘴唇被他紧紧咬着,眼珠子发红,能看到泪珠在他眼圈里边转悠——本来想着能够好好歇歇的齐太医被人叫来看到的就是瑜镶侯样的模样。
 
    只把老大人吓得要命,还以为皇帝出什么事。
 
    仔细看才知道,不过是“小伤”而已!(位老太医已经被锻炼出异常强健的心脏)
 
    御骜也在齐太医诊断的时候醒过来,看他睁眼,御蛟立刻跪在床前脚踏上,号啕大哭。
 
    谁也无法想象,在战场上看着血肉横飞,甚至当自己命在旦夕时也面不改色的他,次是吓坏。
 
    随后,老太医和乔喜都被赶出去,御蛟自己开始服侍他哥哥。沐浴、清洁、换药、穿衣、早饭,等等等等,御蛟力包办。
 
    要,做错事情,因此尽力补救的人是御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弟弟阴沉的脸,自从他不哭之后没听他句话的皇帝,倒是觉得自己做错什么事……
 
    “娇儿……为什么不话?”最后,受不御蛟阴面孔的御骜开口问。
 
    御蛟递给哥哥杯热茶,脸色却更黑:“哥哥自己知道。”
 
    “?”知道?要知道就不问。
 
    “昨晚上。”御蛟是知道,原来他哥也是属木头的,“为什么开始不要,后来又不反抗?明知道愿意的,而且记得,当时也有那个感觉,为什么最后关头不要?还有,哥哥明知道当时没理智,看什么还认着胡来?给个巴掌就清醒!”越越气愤,到后来御蛟竟然又出鼻音,竟然又要落眼泪。
 
    “娇儿……”从小就是,他的弟弟只有在他面前才像是个孩子,小时候是小孩子,长大是大孩子!
 
    “确实也向要,可是,哥哥也是有私心的。”御骜随便将茶杯往床上方,拉过弟弟的手,“总想给最好的,无论是什么。可是,们的身份和地位不能允许无限度的宠着,否则那就是害。所以,至少在情事上想宠着,不想受伤,不想哭泣,只想感受到快乐……”
 
    “那哥哥是对有感觉?”御蛟笑,随着问话的压低脑袋,与哥哥凑得越来越近!
 
    “当然是。”而哥哥也看着他笑,不过,随着他的问话,他的脸色越来越红,声音也越来越小。
 
    “那哥哥其实也喜欢的人?”
 
    “当然是。”
 
    “喜欢和……欢爱?”
 
    “……当然是。”
 
    “那哥哥伤好后要继续和玩?”
 
    “当然……”小色狼!
 
    “哥……”御蛟把脑袋枕在哥哥胸口,人却已经坐在脚踏上。
 
    “嗯?”揉着弟弟的头发,御骜有些昏昏欲睡。
 
    “不要走在前边,否则会自己去找的。”
 
    “傻话!”御骜轻轻弹弟弟脑门下,“娇儿,的军功可封彻侯,想要个什么名号?”
 
    “不知道,哥哥知道向来对些不清楚的,让给自己起名号,不如让去打仗!”
 
    “……”
 
    “哥哥怎么?”
 
    “唉!真不想再把放出去!每次都把自己弄得身伤!”
 
    “哥哥,次不就是没添伤疤吗?哎哟!”
 
    “虎口上的伤疤哪里来的,外伤少少内伤堆难道不是伤?”脑袋在御骜手里,御骜想怎么折腾他就怎么折腾,如今听御蛟“胡话”,当即就拽缕头发下来。
 
    “哥……虽然弟弟不怎么在意容貌,但还是狠不想当秃子的……”
 
    “不许贫嘴!不许叉开话题!受伤以为什么都不知道吗?是谁答应不朝危险地方去的?谁?小狗吗?”
 
    “是小狗,哥哥是啥?哎哟!好不拽头发的!”
 
    “,没答应。也是向学的,的话,总是给当耳边风!下次再样就让齐太医给配脱发的药!看晃荡着个鸭蛋脑袋还敢给出去招摇过市?!”
 
    “哥!不用么狠吧?”
 
    “呵呵!”
 
    “干吗?”怎么哥哥笑得让他寒毛直竖啊?
 
    “原来最担心的是的头发啊……真是无意中发现的弱,听着!以后还敢放出去就野的没边!就真让秃头辈子!反正个秃子弟弟,总归是比死人弟弟要好!”
 
    “……定乖乖听话……”
 
    “正合朕意!”御骜满意的长叹口气,睁开眼却看见弟弟含笑的脸,兄弟俩于是都憋不住,个滚在床上,个滚在地上,笑得眼泪直流!
 
    半晌之后,还是乔喜听见屋里动静不对跑进来,才让两兄弟止住笑容,不过……太监首领乔公公有心脏病发之嫌疑。
 
    午间用膳,看着哥哥因为伤势只能喝粥,更是让御蛟悔恨不已。最终结果就是即将升职的瑜镶侯搬来奏折在边批阅,毕竟虽然现在全国放假,但也不过是笼统来讲而已,很多人,很多事情是不能放假的。
 
    御蛟原本幼时习字的很多字帖就是御骜写的,他的字倒是和皇帝的有五分像,御蛟本人又聪明,如果刻意模仿出兄弟俩本人,可以对于其他人来讲都是以假乱真的。
 
    至于御骜也并没闲着,他在边也是拿着纸笔不停的写写画画,但却是在起御蛟的新爵位,半晌之后,御骜开始举着纸问弟弟。
 
    “武侯如何?”
 
    “威彊敌德曰武。与有德者敌。克定祸乱曰武。以兵征,故能定。武字太大,受不起。”御蛟放下本奏折摇摇头。
 
    “穆侯?”
 
    “布德执义曰穆。故穆穆。中情见貌曰穆。性公露。和性情不太样吧?”御蛟还是摇头。
 
    “贞侯?”
 
    “清白守节……哥,看身上找得出个贞字不?”
 
    “那就昭侯吧!”
 
    “昭?容仪恭美曰昭。有仪可象,行恭可美。昭德有劳曰昭。能劳谦。圣闻周达曰昭。圣圣通合。哪个?”御蛟皱眉问。
 
    “……”
 
    “明白!”头痛啊,定是第个!看来他张脸注定要流传史册。
 
    “别难受,想的是第二个。不过其他人想到的是哪个就不知道!”看着弟弟有些苦恼的样子,御骜感觉到自己非常~高兴啊,“好!明就下旨,瑜镶侯自明日起便是昭侯,对,圣旨要不要自己写。”
 
    “免吧,批奏折好还,拟旨就是要的命!”御蛟呲牙咧嘴,痛苦非常。
 
    “还有,娇儿,要迁都。”
 
    “啊?”
 
    “娇儿,、要、迁、都!”
 
    历朝历代都有迁都之事,或是为政治原因,或是由于经济原因,而今,夏国疆土已然深入中原腹地,偏于西北的夏都恒阳,显然已经不是个能够掌控全国的所在。
 
    “去哪?”御蛟下意识的问着。
 
    “大梁。”御骜微笑的回答。
 
    “啪嗒!”朱笔掉落在地上,御蛟张大嘴巴看着自己的哥哥,他刚才没听错吧?或者,他现在不是在梦里吧?
 
    迁都?大梁?
 
    借用某人竟然的句话“不是不明白,世界变化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