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诱惑帝王+番外 作者:弃屋(下)

字体:[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树妖王不好惹
愤愤的坐起身子,雀嘉伸手展了展他已经有些起了褶皱的衣服,鄙视的瞧了一眼也是一脸鄙视看着他的响岚,愤恨道。
“要说恶趣味谁有你响岚厉害?老子只不过是躺在这里装装病,而你呢?当年可是害的老子颜面尽失,害的现在老子提起来那段时光,都恨不得生刮活吞了你这个祸害。”
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看起来响岚似乎是早已经听习惯了诸如此类的话,所以也是一点也不在乎。狐狸眼倒是朝着树洞里面看了看,嫌弃的说道。
“雀嘉,你这个老家伙家里竟然也没有一两把椅子,我们可算的上是你的大恩人,可是你这般慢待,也不怕我把这事情捅出去,让你不止以前,以后你的颜面也会尽失的。”
脸色变了变,雀嘉自是知道他们魔兽种族是万般不能够慢待了自己的恩人的,于是赶紧招呼着站在一旁已经开始主动给响岚他们搬凳子的雀洺道。
“老二,快别搬凳子了,直接上草堆!”
好家伙,原本刚准备坐到木椅子上的米加仑一听雀嘉这么说,刚要下坐的屁股就立刻抬了起来,原因当然是因为手脚麻利的雀洺已经把木椅给搬走了,随之换过来的,就是一堆嫩嫩的草……看的米加仑好一番望天流泪。
他可不知道谁家招待贵宾恩人,竟然不让坐凳子,让坐在草堆上面的……一旁的濮阳曦月和濮阳南轩倒是不嫌弃,直接双双入了“座位”,响岚当然也不会在乎这草堆,而且他是知道的,这种嫩嫩的草堆,对于雀鸟族的贵客来说,是最好的待遇。
看着他们都坐了下去,米加仑再自己站着也不好意思,于是也只好嘴角有些轻微抽搐的挨着响岚坐了下去,后果当然是他被响岚给拉到了身边,然后牵着他的手,恩爱十分的秀给坐在对面草堆上面的雀嘉看。
早就熟知响岚的性子,雀嘉怎会不知这是响岚这只臭狐狸在跟自己大秀恩爱,只不过他灵敏的嗅觉也是闻的出响岚身边的这个人类似乎是刚刚成了响岚的伴侣不久,于是脸上立刻堆起了幸福满足的笑容,喃喃道。
“这位公子是刚刚与你结伴的吧?呵呵,他身上你的味道可不重呢。仔细想想,我家伴侣身上可全部都是我的味道,就连她随身带着的羽毛簪子都是我的羽毛制成的。”
说罢,雀嘉眼睛还仔细的盯着米加仑的全身上下非常细致的打量了一番,看那架势,似乎是在对着响岚说,瞧瞧你伴侣身上,哪里有的你的半点痕迹?就算是脖子那处的红痕,可是它没几天就会消失了,怎么会有我和我伴侣的亲密。
看的出雀嘉眼中的戏谑和挑衅,响岚倒是不怒,呵呵的讪笑了两声,用他自己手牢牢地握住了米加仑的手,像是宣誓承诺一般的对着雀嘉道。
“他活不了上千年,而我仅仅就需要好好的陪他走过他的一生罢了,不需要太亲密,也不需要太缠绵,只要他不抛弃我,而我也不离开他,这就够了。”
突如其来类似于表白的告白让米加仑的脑子有些呆滞,随即在他明白过来了之后,就狠狠的赏了响岚一个暴粒,还不等雀嘉先开口,他就已经咬牙切齿的说。
“既然你说不需要太亲密,那你昨晚,前天晚上,还有………都对我做了什么?!恩?!不需要太亲密,那你那番行为算是保持距离?你所谓的距离到底有多近啊。”
揉了揉被米加仑打得有些痛的脑袋,响岚的两只狐狸耳朵也变了出来,来回摇晃了两下,看样子似乎是准备跟米加仑卖可爱,炯炯闪着泪光的狐狸眼再加上本来就有些少年摸样的稚嫩脸蛋,看的米加仑都有些不好意思。然后质问的强烈气息就这么被莫名其妙的给退了下来。
看的坐在他们身后的濮阳曦月和濮阳南轩都是好生的无奈,感叹米加仑大概这一辈子就这么栽倒了响岚的这个祸害上面了。不过没关系,反正怎么栽,不是还有响岚接着他吗,这,真的没什么……
又闹腾了一阵儿,似乎响岚他们也闹腾累了,雀嘉也是正好恢复了他的精神,于是他们几人便开始往他们真正的正题上靠拢了。
雀嘉叫雀洺站在门边,监视着树洞外的动静,而他则是坐在树洞里面同响岚,濮阳曦月他们商量下一步他们即将要去做的事情。
“你们这几个人类不知道树妖王的事情,这我不怪你们,可是响岚,你身为一个千年九尾狐的应该最清楚树妖王到底是个怎样的性子,想要他的精血,这简直比登天还难。”
雀嘉的这番话让濮阳曦月和濮阳南轩不觉暗下一惊,心中道,难道说树妖王哪里还能出什么问题吗?可是他们现在没有什么时间了,既然他们之前已经和千代御做了盟友,那么他们也就要时刻提防着束柏国那边,不知道束柏国什么时候会知道他们在这边,然后过来给他们捣乱。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雀嘉似乎是有着很多的无奈,语气沉重了一些,才缓缓的给濮阳曦月他们几人缓缓道来。
“数百年前,树妖王曾经有一次得病,结果那次也是我们雀鸟族不察,害的树妖王活生生忍受了一百年的病痛,再之后治好了他的病,他却怨起来了我们雀鸟族,连同住在这附近的千年九尾狐一族也受了我们的牵连,被树妖王可谓说是每每拒之门外。
大概有五六百年了吧,雀鸟族和千年九尾狐一族都已经没有耐心再去低头恳求树妖王的原谅了,毕竟那也不能说是我们的过错,本来,我们之间就算是朋友互帮互助,他又有什么可埋怨我们的?又怎么能够迁怒与千年九尾狐一族呢?!”
雀嘉这么一番话,倒是叫濮阳曦月和濮阳南轩都放下了心来,因为这让他们知道了,树妖王这是小心眼,纯纯粹粹的小心眼,小心眼到不行了已经,竟然一下子就记恨了雀鸟族这么多年,还真可以了。
浅浅一笑,濮阳曦月径自道。
“没关系,即便是树妖王与你们不和,但是对于我们人类来说应该还是比较友好的吧?”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为子谋
“毕竟在这个魔兽山脉里面,人类是并不多的,就算是他再如何愚笨,肯定也会知道我们能够只身几人来到这魔兽深山之中,定然也都是有着非同常人的过人之处,因此他是不会贸然伤害我们的。”
努了努嘴,雀嘉不置可否,他当然是不会承认濮阳曦月说的的确也是有几分道理,毕竟在他的心里来说,他还是比较愿意看到这几个人类再树妖王面前吃瘪的,因为他也不是太大度的人,所以他还是打心底并不希望树妖王能够对濮阳曦月他们这几个人太好。
沙沙沙沙,就在雀嘉与濮阳曦月,濮阳南轩,响岚他们相谈甚欢的时候,树洞外却突然传来了这样的响声。当下,雀嘉便是知道是谁来造访他这个不算是精美的树洞了。
“我们需不需要先回避下?”濮阳曦月倒是比较有礼貌的对雀嘉这样询问,刚才雀洺也向雀嘉通报过了,那个发出沙沙沙沙声音的正是由雀嘉的大儿子发出来的,他的大儿子刚刚收到消息,所以便从他高高在上的树洞中飞了出来,来这里看望他几乎算得上是死而复生的父亲了。
看着树洞外的景象,雀嘉的嘴角不禁嘲笑的一扬,随即便摆了摆手,对濮阳曦月他们说。
“你们就在这里看着吧,什么家丑不可外扬,纯属扯淡,我雀嘉恨不得着整个世间的人都知道知道雀霆这个不肖子的恶行。”
既然连雀嘉这个一族之长以及一家之主都这么说了,濮阳曦月他们几人自是没有理由再不看这已经送到了他们面前的好戏,于是都悠闲十分的开始等待即将要在他们面前上演的父子争位戏份。
片刻过后,从树洞洞口的地方就听到了落脚以及收起翅膀的声音,紧接着就是雀洺在和他大哥寒暄着问好的声音,不过从他们兄弟两人的话里话外,濮阳曦月他们都不难猜出,这兄弟两人都是暗下里锋芒相对的,只不过是在他们外人面前都做了掩饰罢了。
“怎么了?老大你还没跟你兄弟唠叨完?是不是也该进来看看我这个老父亲了?我这个老父亲可是念你念的紧啊。”
应该是等不及了,雀嘉一语插进了树洞那边雀洺和雀霆两人之间的对话中,令两人都一下子停下了他们的言语,随之雀洺做了个请的姿势,邀着他的大哥走进了树洞内。
进入了树洞之后,濮阳曦月他们方才看清雀霆的真容,由于之前树洞外面是迎着光的,而雀霆是背着光的,所以他们看雀霆的时候,大概都是黑蒙蒙的一片倒是看出个轮廓就是看不清楚面貌,而这雀霆一进了树洞,他们看得却是一下子清清楚楚了。
不同于雀嘉有些略显老迈的狠色面貌,也不同于雀洺的文雅亲和的气质,雀霆的则是一脸霸气,身体健壮,也可以用面露凶色来形容可能才会比较贴切。这让濮阳曦月一下子就了解到了为什么雀嘉不喜欢雀霆,而雀洺也对雀霆很有意见了。
言而总之一句话就是,都是外貌惹的祸啊……
{这人看着面恶,但不一定心不善。}这是濮阳南轩对雀霆的评价,自然濮阳曦月也是比较同意这种说法的,因为濮阳南轩说的比较中肯,几步全盘否定了雀霆,也不会完全的肯定了雀霆。他们始终都是外人,不会因为雀嘉他的主观想法而轻易决定他们自己对一些事物的想法,自然,雀霆也是这些事物中的一个。
{但是如果以后雀鸟族会交给这个雀霆,我还真的很担心他的生命安全问题,雀洺这个人怎么看这么狡猾,雀霆徒有一个凶恶的外表,可是心里的算计却是远远比不上雀洺,他注定要吃亏的。}
濮阳曦月神识中对着濮阳南轩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濮阳南轩回之笑了笑,悄悄的将他的身子靠近了濮阳曦月的身子,原本放在膝盖上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穿过了他身旁高高的蓬松草堆,牵到濮阳曦月的小手上,轻轻的一边摩挲着濮阳曦月小手上的滑嫩皮肤,一边神识中说。
{雀嘉估计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吧,所以他才会将雀霆弄做一个不肖子,这样子他以后就有理由把雀霆赶出种族了。}
{可是这样,不是让雀霆蒙受了不白之冤,而且失去了种族这个庇佑吗?}濮阳曦月脑筋一时没有转过来弯,便说出来了让濮阳南轩差点嗤笑出声的摸样。
{曦月这样傻乎乎的还当真是让父皇爱的紧,曦月你想,丢掉了性命和蒙受了不白之冤却还有命活着,这两个哪个重要?为人父母的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安然无恙的活着,但是如果他孩子的生命受到了威胁,那么他的父母自然宁愿他的孩子蒙受了不白之冤,也必须要叫他继续活下去。
因为,只有活着,才有希望,不是吗。}
濮阳南轩的话倒是没有给濮阳曦月太大的触动,谁叫濮阳曦月从来都没有为人父母过呢?他不像是濮阳南轩那样子,做过父亲,当然也不会感觉到濮阳南轩那父母的想法,只不过唯一能够让他想到的是……
{恩,为人父的人,吃干抹净了自己的儿子,倒是让儿子承受了不同凡响的另类指责,这个是不是也是为了其子的安危着想呢?}
知道这是濮阳曦月在吃味他自己已经有了很多孩子,濮阳南轩要是再不知道哄濮阳曦月的话,那他还真不配再当濮阳曦月的父亲,以及……爱人了。
手指不断的在濮阳曦月的小手手心的地方慢慢画圈,濮阳南轩神识中半笑着徐徐道。
{指责的话,父皇全会承担下来,至于安危……父皇认为曦月只有呆在父皇身边才算得上是最安全的,不是吗?我的宝贝?这世上难道还有比我更加疼爱你的人吗?}
薄唇唇角微微上扬,濮阳曦月姗姗扭头看向脸色依旧冰冷的濮阳南轩,神识中声音软软的回答说。
{这世上可是没有人再能比得过父皇对曦月的疼爱了,只不过父皇的疼爱有时候也太狠了些,让曦月的身子差点承受不过来呢。}
随之,神识中就传来了濮阳南轩放肆的邪笑,阵阵入骨,乱人心神而不自拔……
第二百八十五章 忍痛逐爱
这边,雀霆也已经迈着豪迈的大步子走到了雀嘉的身前,先是低头躬身,紧接着就是弯身跪下,又朝着雀嘉行了大礼,结结实实的磕了两个头,随后由着雀嘉让他起身,雀霆才慢慢的站起身子,径自扯了一把椅子,坐到了雀嘉的身旁。
"父亲,我收到了你的消息就赶紧赶过来了,之前因为一直在处理族内族人争抢树洞的事情,所以来的有些迟了,还请父亲恕罪,"
粗眉一挑,雀嘉自然是知道雀霆没有说谎话,但是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将雀霆披上一层不肖子的外衣,所以他的戏份自然要演足了。佯作着一怒,众人之间雀嘉的大手一拍,击到了他身旁的桌子上,一声怒喝随即而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