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的那些情敌们 作者:川白

字体:[ ]

 
第一页
 
  事情办的比预想中的顺利,给吴当接生完那个双胞胎便立刻回了皇宫。本想给他个惊喜,却意外的发现他躲在被子里奋笔疾书。抢了过来看,原来是本有了一定年头的册子。
 
  粗粗翻看了两页,顿时嫉妒的连眼睛都放出蓝光来,把那个自知不妙正往外逃的家伙拎回了床,扒了龙袍,剥光了他的衣服,将他的屁股放在了我的腿上。
 
  他明明就是只长得比较结实而已的小白兔而已,却总是做出大灰狼的表情。
 
  果然他还是只不那么聪明的小白兔,不知道他这样气鼓鼓、强装愤怒的表情只会让我更想把他吃进肚子里而已。
 
  我早就知道他对他那宝贝弟弟没安好心,原先也没少为这事吵闹。亏我还一心为他开脱,哪知他自打他那宝贝弟弟生下来就没安好心!
 
  想到这,怒气就腾地一下涌了上来。
 
  手掌对着他那隆臀,“啪、啪、啪”的打了下去,反正打他龙臀的第一人也不是我。
 
  一不小心,手劲又重了些。
 
  他在哇哇乱叫,嘴里却还在狡辩着。
 
  什么兄弟之爱,我才不会笨到去相信!
 
  眼前的屁股被打得变红,看的我口干舌燥。扒拉扒拉他的股沟,那隐藏在下面的小*紧紧闭合着,还有些发红,似乎昨夜的疼肿还没有完全消下去。
 
  用手指戳了戳,他立刻就紧紧绷住了身体,那副紧张的样子真是让我饥渴难耐。
 
  他大呼着提醒我昨夜已经做过,可是我对他强调我已经不记得隔一天做一夜的承诺。
 
  他又恼羞成怒的说要废了我这个皇后,我说我不介意娶他做我的糟糠之妻。
 
  我顺便把手指插了进去,好提醒他在这床上谁才是主导。
 
  *口很紧,没有润滑的东西,关节只是进去一节便被卡住。他也似乎有些疼痛,我停了下来。其实,我哪里舍得他遭受半点疼痛。
 
  那册子又往后翻了一页。
 
  我几乎要跳了起来想要掐住他的脖子,这不知死活的小白兔居然已经将他的兄弟之爱放大到要去偷弟弟的尿布么?!
 
  想想他枕着弟弟尿布睡觉的情景,顿时想把他做到再也起不了床。
 
  合上册子,我已经暗下决心,明日定将这天大的秘密告之明林。我倒要看看,面对他宝贝弟弟的白眼,他的兄弟之爱以后还能怎么抛洒!
 
  迅速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扑了上去。将他牢牢压在身下,倒上些秘制的精油,管他叫喊求饶,吃干净再说。
 
  皇上,今夜就让臣妾好好“服侍”您吧!
 
  第二页
 
  今天的中午,刚刚转醒的他,趴在我的身上,向我控诉──
 
  你不守妇道!
 
  你居然敢踩在朕的头上!
 
  我将手放在了他光溜溜的龙臀上,并且用非常和蔼的声音纠正他说──
 
  臣妾并不敢踩在亲爱的你的头上。
 
  臣妾只是喜欢把自己身体的某一个部分插进亲爱的你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里。
 
  他总是喜欢看我穿那厚重繁复的皇后礼服,似乎那样他就可以有了种几近满足他男人的自豪感。
 
  可是,我更喜欢穿着皇后礼服把他的龙袍扒干净,然后不脱衣袍把他做个痛苦流涕、不住求饶。
 
  是他,总能激起我的欲望。
 
  也只有他,让我变得有些不像自己。
 
  他总是去招惹些花花草草,他更喜欢去向他的宝贝弟弟大献殷勤。
 
  昨天把他从秦王府拎了回来,一直做到今天天快放亮。
 
  看来,那些老臣又要上书谏言。
 
  谁让我自打【嫁】进了皇宫,从此他们的君王便不再早朝。虽没有六宫粉黛,却有皇后独霸后宫。虽已有太子降生,却无法开枝散叶,多子多福。
 
  想到这,我摸了摸他的腹,他像只被踩着尾巴的猫一下把我的手打开,怒目而视。
 
  再生一个吧?
 
  不要!
 
  再生一个吧?
 
  不要……好痛……
 
  再生一个吧?
 
  要生你自己生!
 
  我生不出来啊,亲爱的。
 
  我吻了吻他的眼角,不知道我的眼里是不是充满了爱意的怜惜,我只知道他羞红了脸,很快的将脸埋在了我的胸口。
 
  再生一个吧?
 
  他点了点头,然后连耳根子都红了起来,透明的发亮。
 
  第三页
 
  他不怎么爱动,总喜欢坐在椅子上,武功更是三脚猫,真是白长了那么副高大的骨架子。
 
  其实他就是懒。
 
  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
 
  那一副懒劲儿,看着我就想抽他的屁股。
 
  不过有一个问题我始终没弄明白。
 
  天天坐着的他,为什么生了个那么结实挺翘惹人犯罪的屁股?
 
  仰躺在床上,把他抱在了我的身上,他也挺喜欢趴在我胸口的姿势,好像一点也不担心他会把我压坏。
 
  他的那些招蜂引蝶的毛病,总是逼我把他操劳过度。
 
  昨夜,我这个皇后又没让他睡上个好觉。
 
  泪眼婆娑的望着我,声音一抽一抽的让我停下。
 
  我的老天!
 
  做出这副样子诱惑我,还要让我停下?!
 
  他以为他的皇后是尊摆在那里当摆设的石雕么!?
 
  朝堂上高高而坐,脸上严肃威厉,百官臣服。可是这样的他,却总是在床上哭得惊天动地,虽然好像似乎的确每次我都把他做的连腰都直不起来。
 
  谁让我的持久力实在太好,谁让他总是让我怎么也吃不够。
 
  吃了饿,饿了吃,吃了更饿,饿了更要吃。
 
  什么皇后- yín -乱后宫……
 
  真的和我没有关系。
 
  看着在我胸口熟睡的他,忍不住的摸了摸他的耳朵,他便像受了惊的小白兔,肩膀一缩,嘴巴嘟囔了句,又甜甜的睡了过去。
 
  手,轻轻的放在了他的光裸的背上。
 
  流畅的背部线条一直延伸到尾椎,顺滑又有质感,让我根本移不开手。
 
  再往下,就是他那个让我垂涎三尺的屁股。
 
  窄翘挺立,结实而有弹性。
 
  手掌覆了上去,不禁立刻发出类似快感一般的叹息。那种电流一样的触感直击心口,顿时下腹那几个小时前刚刚才开始休息的部位又有点胀热。
 
  揉了揉,又捏了捏。
 
  手指顺着臀缝在那道深深的沟里来回抚动,然后在那熟悉的*口处不停的按压着。
 
  懒惰的小白兔终于转醒,迷茫的睁开眼睛,第一个动作就是去擦嘴边的口水,然后抱歉的对我说道──
 
  啊,不好意思,我又把口水流到你身上了……
 
  不等他抱歉的话说完,我翻身将他压在了下面,我决定用实际行动来回应他的道歉。
 
  第四页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
 
  那吃了很多堑却一智也没长反而倒退的人,是什么?
 
  他翻身不能,却到处讨要什么大内秘药、灵丹仙方。
 
  也不想想我是干什么的。
 
  除了腰上这软剑蝉翼,我最得意的莫过于自己的回春妙手,真是班门弄斧、自讨苦吃。
 
  他正正经经的坐在椅子上,但请你把脸绷住。
 
  那时不时的窃喜偷笑,也太早了点吧?
 
  皇后,为夫为你斟上酒!
 
  ──这是鸡给黄鼠狼拜年,不安好心。
 
  那臣妾就谢谢皇上了!
 
  ──这是黄鼠狼吃鸡跑不了,到嘴的鸭子飞不了。
 
  酒倒出,还没端起就已经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这究竟是哪里拿来的劣质*药?
 
  不紧不慢的喝下,桌下指尖低垂,无须片刻就已排个干净。
 
  他开心的将我抱到了床上,把我也把自己剥了个赤诚相对。
 
  我对上他的嘴,把药丸送入他的嘴里。
 
  他那副受了惊吓,想吐又吐不出来的表情真让我喜欢。
 
  我翻身压上,笑弯了眼睛,并且好心的告诉他──
 
  游戏时间,结束。
 
  他本能的捂住屁股,身体却开始泛红扭动。
 
  我也不去碰他,看他在床上赤裸裸的辗转反侧。
 
  他又用泪眼来诱惑我,惨兮兮的问我,喂他吃的是什么。
 
  我依旧笑着对他说,跟他刚刚给我下的药,是一个作用。
 
  那样的呻吟让我抓心挠肝。
 
  那样的腰扭摆着让我鼻血横流。
 
  那样的屁股晃来晃去让我化兽扑上。
 
  不好意思,我要开动了。
 
  他的双手被我用他的亵裤紧紧绑住,压在头顶。
 
  他的双腿被我压折在他的胸前,然后狠狠顶入。
 
  他那比任何时候都要火热的甬道死死的吸住了我,还一副可怜的样子说他“不要”?
 
  退了出来,看着他,问他──
 
  要么?
 
  不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