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只是为你 作者:十世

字体:[ ]

 
 
 
 
 
《只是为你》作者:十世【完结+番外】
 
 
与《愚君如山》相关联
幼时的相遇,让生性冷漠凉薄的云夜,心中驻扎了此生的唯一,云国太子云珂。
在云珂成人礼上,意外突生,大云国明敬帝驾崩。
一场混乱中,云珂登基,云夜却离去不知所踪,待他归来,云珂身边竟有了另一人……
云夜大怒!为了名正言顺待在云珂左右,他前往浩瀚神殿,不畏艰难求取到诞子丹……
然而,孕子生子再痛,都远不及那人离开自己身边的痛……
云珂负伤前往万花谷,企图寻回被劫走的云夜,
却由万花谷主沁寒风口中得知,因为逆天孕子,
孩子顺利产下的机率只有三成,必要时须敲碎云夜的髋骨,以利生产。
那个始终傲然挺立的身姿,让云珂不能想像云夜日後终身卧床的样子。
排除万难立云夜为后,这是他仅有的保证,一心只求他们父子平安……
 
 
 
 
 
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不可能! 
我的脑海一片混乱。看着跪在眼前的枫极,我只希望刚才听到的话不是真的。 
“你刚才说什么?抬起头来再说一遍!”我沉声命令他。 
他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眼神冰冷中带着恨意,但语气却恭敬无比。 
“回禀皇上,主人为给皇上求得一子,两个月前服用了浩瀚神殿的诞子丹,所以刚才太医才会诊明主人已怀有两个月的身孕。” 
“他怎么会有浩瀚神殿的诞子丹?”我想到该问的问题。 
“是三个月前,主人去浩瀚神殿向大神官云璃大人求来的。” 
该死! 
我终于忍不住跳起来大声喝道, 
“他要他就?你是怎么做属下的,你就这么任你的主子胡来?还有云璃,他的大神官是怎么当的,难道他不知道琼华诞子丹是禁药,不能随意给人吗?” 面对我的怒火,枫极毫不畏惧,仍是冷冷地答: 
“枫极只是个下属,主人说什么做什么,没有置喙的余地。至于浩瀚神殿的云璃大人,他是皇族之人,是皇上御赐的大神官,他要做什么,枫极更是管不了。” 
好!好! 
我眯起眼,盯着眼前这个人。不愧是云夜最忠心的属下,除了云夜,即使我这个皇帝也不被他放在眼里。 
但是托他冷冷话语的福,我快要失去的理智已经通通回笼了。 
诶! 
叹了口气,不由得暗暗攥紧了拳头。 
云夜啊!云夜!你到底要做到什么地步?从你回来后,千方百计拆散我和怜惜,又步步逼我,不许我纳妃立后。在我几乎要恨你的现在,你却又为我逆天受孕。诶!你这样让我情何以堪啊! 
“皇上” 
枫极看着我,“主人快要醒了,枫极要回去照顾主人。” 
我愣愣地看着他,一时不知该怎么做。 
“皇上” 
他又唤了我一声,声音里隐隐地有一丝焦急。 
我回过神儿来。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他站起来要转身离开。 
“等一等,”我唤住他。 
他的眼神有些不耐,但态度却极为恭敬。 
垂首立在下面。 
“皇上还有什么吩咐?” 
我站起身来。 
“朕和你一起去。” 
※※※※z※※y※※b※※g※※※※ 
来到永夜宫,踏进熟悉的大殿。突然发觉自从与云夜闹翻之后自己已经许久没来过这里了。 
不由得苦笑。 
从小到大,自己对云夜可说是予取予求,宠溺无比。无论他多么任性的要求,自己从来没有拒绝过。但是只有怜惜这件事,自己没有让步。想来这更让他怒极,才作出那些事来。 
如果自己像以前那样让步了呢?会不会今天就不一样了? 
不!不会! 
以云夜的性格,终有一天还是会做到这种地步的。 
来到内殿,层层幕纱轻垂,我最喜爱的秋檀香味飘散在空气中。 
云夜好像刚刚醒来。 
枫极快步冲到床榻前,轻轻问道, 
“主子,您好点了吗?” 
“嗯。” 
隔着薄纱,听到云夜有气无力的应声,我慢慢拨开幕纱走上前。 
※※※※z※※y※※b※※g※※※※ 
云夜身着单衣,无力地靠在被枕上,头垂向里侧。脸色苍白,两眼无神,一头黑发凌乱地披散着,与白衣映衬,黑白分明。 
看到他的样子,心中一紧。 
感觉我的靠近,他回过头来。 
原本黯然无神的双眸突然迸发出异彩,璀璨若星。但很快,星芒又黯淡了下去。 
“你怎么来了?”他淡淡地问。 
“我来看看你。”在他面前,我从来没有自称过“朕”。因为他是云夜,我最亲密的朋友,我最信任的亲人。。。也是我最疼爱的侄子。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我自认为冷静地问道。 
“你都知道了。”他看着我,用那双像他名字一样漆黑如夜的眼睛看着我,静静地道, 
“我以为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 
不!我不知道!我不想知道!我也不要你这么做! 
我在心里大叫。 
但现在我只觉满心苦涩,什么都说不口。 
“你知不知这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明月王朝已有多少年没有男人逆天受孕了?你知不知道你能平安产下胎儿的机会有几成?你知不知道你可能会。。。” 
可能会死! 
我突然住口。 
从刚才就一直揪着我的心口,让我几乎发怒发狂的那个可能性差点蹦了出来,被我硬生生的截断了。 
但是云夜知道我要说什么。 
他淡淡地笑了。 
我从没见过他那样地笑容。就是他背着我把怜惜送到炎国后回来面对我的决绝时,也没有露出这样凄美、轻淡的笑容。 
“我知道,明月王朝已近百年没有朱血男子逆天受孕了。过程危险无比不说,平安产子的几率只有三成。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只想让你知道一件事,”他认真地看着我,缓缓地说:“我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你。” 
意料之中的答案。 
我无法言语。 
“我知道,明月王朝已近百年没有朱血男子逆天受孕了。过程危险无比不说,平安产子的几率只有三成。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只想让你知道一件事,”他认真地看着我,缓缓地说:“我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你。” 
意料之中的答案。 
我无法言语。 
永夜宫里残香浮动,轻纱垂幕。 
我与云夜静静对视。 
是呀!他最喜欢这样静静地凝视我的双眸,好像永远看不够似的。 
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是这样。 
只是为你!只是为你!只是为你!…… 
云珂,只是为了你。 
原来是我看轻了那个小小人儿的话,看轻了他的决心,看轻了他的信念…… 
※※※※z※※y※※b※※g※※※※ 
昭阳侯,云国明月王朝第一武将,先皇义子,御赐国姓,名谓云皓。 
其妻沁寒夜,原武林第一美人,才色双绝,秀外慧中,封一品诰命夫人。 
婚后十年得子,欣喜无限,先皇也感大慰,太子亲自赐名:谓,云夜。 
“你是谁?” 
冷冷的语气,声音却意外的稚嫩。 
回过头来,满山满园的白色茶花丛中,一个小小的人影儿就立在那儿。 
我微微一笑, 
“我是云珂。” 
小人儿一头黑发凌乱的披着,原本系着的发带早已不知去向。白色华丽的衣服也皱得颇不成样子。嫩白嫩白的小脸上几块乌泽,却掩不住其风华。 
那双漆黑漆黑,如夜一般美丽的丹凤眼,在映出我的笑容时,霎时睁得大大的。 
“你的眼睛好漂亮。” 
单纯的语气,直率的态度,说出了我原本要说的话。 
“你的眼睛也好漂亮!” 
我笑道。走近才发现,原来小人在枝繁叶茂的花丛中这么显眼,是因为他站在一块光滑的圆石上。难怪几乎可以和我对视。六岁与十二岁,身高是差的颇多呢! 
“不对,你的眼睛才漂亮,好像猫儿一样。舅舅说猫儿的眼睛是从水神的神宫里偷来的琉璃眼。琉璃眼是最漂亮的,你就有一双琉璃眼。”他看着我,认真地说。 
小大人似的口气虽让我忍俊不已,但却比不上他对我容貌的赞美更让我震动。 
还在襁裹中即被封为太子的我,从小到大自是听过无数的赞美,但无非都是些天纵奇才、聪慧绝伦、性情良善等夸耀智慧和秉性之词。 
但有人称赞我的容貌还是第一次。我虽不是女子,不在意美丑,但这样出自一单纯孩童之口的赞美,仍是让我倍感新奇。 
我拉住他的小手,打量了下他全身。抬手为他掸去衣上的尘土,抚平了皱褶,把衣襟重新掖回去。再把他拉下大石,看着他头发散乱的小脑袋,顺手用手指整理整齐。想了想,掏出怀里南海国的上等丝绢秀帕,笨拙地给他系上。 
细看他粉嫩粉嫩的小脸,还有许多污泥。手帕已做了发带,只好用衣袖轻轻帮他擦拭干净,露出精致的脸庞。 
他就那样一直静静地看着我。好乖好乖的样子。让我不由得升起怜惜之情。。。。 
※※※※z※※y※※b※※g※※※※ 
“主子,药来了。” 
枫极的声音打断了我们的凝视,也打断了我短暂的回忆。 
不知刚才何时退下的枫极,又回到床边。身后站着一个宫女,双手端着放药的托盘。 
“什么药?”云夜皱眉问道。 
“是。。。”枫极看了我一眼,“是太医院刚才为您开的安胎药。” 
我知道云夜是极不喜欢喝药的,可是此刻他却毫不迟疑的右手一伸。 
“拿来。” 
枫极小心翼翼地递上汤药。 
云夜看也未看,一仰头,饮得干净。 
“下去。” 
“是。” 
枫极拿回空碗,带着那名宫女退下了。 
从头到尾,好似没有我这个皇帝存在。再次在心里苦笑。 
在这永夜宫里,主人永远只有一个,就是云夜。 
这是我给他的权利! 
我看着他好像有些疲惫似地躺回靠枕上,不再看我。 
因为刚才饮得太快,一滴药痕溢出他的唇角,流到下颌。 
我虽然知道不妥,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拉起衣袖,轻轻为他擦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