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秋风缠+番外 作者:十世

字体:[ ]

 
 
 
 
《秋风缠》作者:十世 
 
文案:
耽美,穿越时空,生子,年下,轮椅受,算是强攻强受?反正不算弱受吧~~~
 
这是一个很奇妙的世界,除了男人和女人,还有一种人名为双人,又叫双儿,同时具有男人与女人的特征。
这里的双儿是真真正正将两性结合了起来,犹如上帝最初创造的完美天使,保留了完善的男性和女性体质,彻底打破了只有男女的固有世界,形成男、女、双的三足鼎立之构。
由于双儿的外表偏向男性,所以这里也都用公子、少爷之类的男性称呼,只是他们一般外表比较清秀,皮肤较好,骨骼也比男人娇小,所以从外表大多还是可以分辨出来。
这个世界自盘古开天之初便是男人、女人和双儿同时存在的,比例大约是3:2:2,不过由于男人的天生条件比较占优越,所以说到地位还是男子最高,其下是双儿和女人。不过双儿因为既可与女人通婚,又可以和男人通婚,所以地位反较女子高一些。
经过长期繁衍,双儿又渐渐演化为明双和暗双。明双就是具有明显双性特征,从外表也可判断出来的真正双儿。而暗双外表却与普通男子无异,身上也只有男性特征,却具有隐藏的女*器官。这种人少之又少,几乎不到万分之一,而且一般很难发现自己的双儿特征,大部分都如正常男子一般生活。
白清瞳是个普通的被当朝摄政王收养的遗孤少年,摄政王迦罗遥嘛……则是具有暗双体质的男人,不过他自己不知道。
 
十某不大会写文案,他们二人的故事大家慢慢看吧。
PS:初步预定生三个宝宝,不过后面十某会不会改主意就不到了,呵呵^^
---------------------------------------------------------------------///
 
   01 
 
    秋风起,情丝缠,一寸一寸,尽入相思骨。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站在院子树下,仰头望著高大的梧桐树枝,神情有些茫然和迷离,似是在发呆。 他手里提著剑,刚才舞了一圈,可是实在没有什麽感觉,便停了下来。然后也不知怎麽的,不知不觉就跑到树下发起呆来。
 
    子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少年这个样子,不由叹了口气,上前道:“公子,王爷唤您去用膳。” 
“用膳?”那少年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哦,是该吃饭了。” 
 
    他侧头,望见拱门外隐隐有一坐在轮椅上的身影。 
 
    他搔搔头,将手里的剑递给子墨,向院外走去。
 
    “王爷,您怎麽亲自过来了?” 
 
    “你不高兴?”轮椅上的人大概二十五六岁年纪,容貌非常俊秀,只是面色有些不正常地苍白,身形也十分削瘦。 
 
    他不安地紧握著木制轮椅的扶手,有些忐忑地道:“你若是不高兴,下次我不过来了。”最后几个字,声音渐低。 
 
 
    少年不明白,他为何每次和自己说话都好似十分紧张?难道自己十分可怕麽? 
 
    可是不该啊……论年纪论身份,甚至论辈分,他白清瞳怎能和堂堂的大齐国靖王相提并论?他真的是外面被称为铁面王爷的当朝摄政王——迦罗遥吗? 
 
    白清瞳想了这几日也想不明白,索性不再去想。他见靖王衣衫单薄,行动不便,还特意到这偏院来叫自己去用膳,心下感动,不由微笑道:“我没有不高兴啊。只是这里离主院那麽远,你自己跑过来干什麽,叫子墨来叫我就好了。”说著很自然地转到他身后,要推起他的轮椅。
 
    靖王迦罗遥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晕,忙道:“不用你来。让子墨推我就好。” 
 
    “我来吧。子墨还捧著剑呢。” 
 
    靖王想要阻止的手与白清瞳正要扶上轮椅的手无意中碰到一起,即刻像触了电一般缩了回去,脸上的红晕更深。
 
    白清瞳已经转到了他的身后,并未看见,只是笑嘻嘻地推起他的轮椅,道:“放心,不会摔到你。” 
 
    靖王低下头,竟连脖子都微微泛红。 
 
    子墨捧著剑默默跟在身后,看著这两人的互动,不由心中叹息。
 
    也不知这白少爷失了往昔的记忆,对王爷来说是福还是祸…… 
 
 
 
    “清瞳,你、你多吃点菜。” 
 
    迦罗遥鼓起勇气,给白清瞳夹了一筷青嫩的素菜。 
 
    “我不爱吃菜。我爱吃肉。”白清瞳埋头‘奋斗’,觉得这王府厨子的菜很合他口味啊,最近实在吃得香。
 
    “那……那再吃点肉。”迦罗遥见他没有推开自己夹的菜,反而扒进了嘴里,不由心下欣喜,又连忙给他夹了几块炖肉。白清瞳都照吃不误。 
 
    “唔唔……好吃!” 
 
    白清瞳吃得十分高兴。 
 
    老实说,他半个月前从昏迷中醒来,头痛欲裂,脑子里总是闪过轰鸣的爆炸声和破碎的画面,心底有一种撕裂的恐惧和痛楚。 
 
    他什麽都不记得了。自己的名字,家世,过往……一切一切,都不记得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那不断重复的巨响和画面折磨著他。 
 
    当时他睁开迷蒙的双眸看见的第一眼,就是靖王迦罗遥苍白而惊喜的脸。他一直不停地唤著自己:“瞳!你醒来了……瞳!瞳……” 
 
    瞳? 
 
    童…… 
 
    好熟悉的名字啊…… 
 
    那是自己的名字吗?好像是吧……不然怎麽会有被唤了一辈子的感觉? 
 
    白清瞳迷迷糊糊地想。  
 
 
02 
 
    他很快接受了这个名字,接受了现在的自己。只是当他发现自己什麽都不记得了的时候,感觉极度恐慌和不安。 
 
    迦罗遥给他请来了太医院最高明的御医,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他沮丧之极,可是奇怪的是迦罗遥在听说他忘记了往昔的一切,暂时很难恢复时,脸上却闪过一丝欣喜之色。
 
    白清瞳当时并没有注意到。他只是在思考自己是在哪里?自己是什麽人? 
 
    迦罗遥并不方便对他解释这些,只是关切地让他好好休息,什麽都不要想,养好身体重要。
 
    “你是我哥哥吗?”白清瞳当时瞪著他问。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有哥哥的。他一定是有哥哥的。因为他有这种感觉。 
 
    迦罗遥似乎有些尴尬,道:“我不是你哥哥。” 
 
    “那你是我什麽人?我有父母吗?” 
 
    他没有问“我的父母在哪里”,而是说“我有父母吗”?似乎他潜意识里就觉得自己好像没有父母。 果然,迦罗遥轻声回答他:“你父母都已经过世了。你从十岁起就一直住在我的王府里。” 
 
    “王府?”
 
    那是什麽地方?
 
    白清瞳觉得怪怪的,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之后迦罗遥一直避左右而言他,巧妙地转移了他的话题,安抚他好好休息。
 
    迦罗遥离开的时候,白清瞳躺在床上,才看清他下肢瘫痪,一直坐在轮椅上。 
 
    子墨是派来服侍他的人。据说已经服侍他好几年了,可是他没有丝毫印象。 
    
    后来他从子墨嘴里才断断续续地了解到,他父亲白英原是大齐国的大将军,但是五年前不知何故犯了大罪,全家满门抄斩。
 
    当时靖王迦罗遥远在边陲督军,听到他全家获罪的消息千里迢迢赶了回来,但还是晚了一步,白家已经伏法。只有白清瞳因为年纪小,被留下一命准备发配边疆。於是迦罗遥将才只十岁的他救了下来,接回府里,一直生活到今日。
 
    白清瞳当时听得晕晕乎乎的,总觉得不甚明白,有些地方……说不出来的古怪。
 
    明明子墨说的每句话他都听得懂,可是惯连在一起,他就是很难理解。
 
    比如什麽王爷,什麽大将军,什麽满门抄斩……好陌生的词语啊。
 
    不过白清瞳想到可能是因为自己全忘光了的缘故,并不以为意。之后慢慢了解,终於大概搞明白了事情经过。
 
    总之,迦罗遥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虽然白清瞳觉得自己应该有哥哥,但实际上他是白英的独生子,所以救了他就等於救了白家最后一条血脉。 
 
    白清瞳在王府的这几年,迦罗遥一直对他很好,给他请最好的西席,最好的武师,什麽好东西都统统有他一份。有些下人甚至背地里管他叫“小王爷”,觉得王爷就算对自己的儿子也不过如此。 
 
    不过靖王没有儿子,白清瞳也不是他的儿子,所以他觉得有些奇怪。 
 
    这世上真的有人能无缘无故地对别人好吗? 
 
白清瞳向子墨问起自己怎麽受伤的,为何失忆? 
子墨道:“那日您出去骑马散心,不知怎麽马受了惊,竟将您摔了下来,伤了脑部,晕迷了这许多日才醒。” 
“原来如此。”难怪他觉得自己怎麽这麽虚,原来昏迷了这麽久。 
子墨看了看他,又道:“您不知道,您昏迷的时候御医都说您不行了,王爷急得几天几夜没合眼,一直陪在您身边照顾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