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雨中的悲怨 作者:枯木死水

字体:[ ]

 
 
文案
 
前世的因,今生的果!对于前世的一切,今生没有丝毫的记忆!今生未做一件伤天害理之事,却要承受那般的苦果。是诅咒,亦或是伤心的悲吼。。。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情有独钟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于 ┃ 配角:大师兄、施文觉、魄、宾灵 ┃ 其它:悲怨、情有独钟、背叛
==================
 
  ☆、初见
 
  风的轻姿,雨的绵柔。在那- yín -雨纷飞的季节,一切似乎是命运的注定,和他在绵雨中的绿树下相遇,彼此都是为了躲避那如牛毛般绵细的雨线!
  “你好!”
  “你好!”李于腼腆的回道
  “你也不喜欢雨吗?”
  “恩!”声音小的很,对方从李于点头的动作得到了答案
  “呵呵!你还是有点腼腆。。。。。”
  “什么?!”于没听清楚,确切的说没听懂,“还是?”
  “呵呵!没什么,别放在心上!”
  他笑的很好看,李于是这样想的。而魄长的确实俊气。这就是两人第一次的对话。李于知道了他的名字,叫魄,没有姓氏。在两人欢快的交谈下雨渐渐的停了,彼此相互一笑作揖离去。
  “于!师傅叫你带上《莲雨图》去见他!”
  “知道了师兄。我这就去!”听后李于从画罐里取出了一个画卷向外走去。
  “师傅!”
  “进来”
  “是,师傅!”
  “画带来了吗?”
  “带来了,师傅。”李于递上画卷。李元界欣喜的接过了画,摊开后仔细的观赏起来!只见李师傅,捋着蓝黑色的胡须不住的点头,脸上露出欣慰的神色。
  “不错,很好,很好!很好啊!”
  “谢谢师傅夸奖!”李于作揖道。脸上露出愉快的笑容。
  “于!后天,有个聚会。那都是些文人彼此交流的聚会。到时候会有几个名师参加,所以我想带你去。正好带上这幅画,让他门看看。”
  “是!师傅。”
  “呵呵呵呵!好!好!”
  李于告别了师傅后,便像往常一样去了河边。
  垂柳柔弱的轻扬着嫩绿的枝条,清潺的河水柔缓的流淌着。站在河堤的草地上,看着清澈的河水,感受着风的轻柔。
  “好舒服啊!”李于陶醉的嘀喃着
  “于!”
  “恩?原来是你!”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
  “哦!我经常一个人坐在这的。”
  “是吗?”
  “恩!”
  “对了!这个给你!”魄递上一块血红色的玉石
  “噫!给我的?”李于好奇的接过玉石仔细的打量一番,“这是块上等的好玉我不能要。这太贵重了!”说完便又递了回去,可是魄已经不在了!李于找了好久都没找着,便拿着那块血玉回去了,想着下次再见的时候再还给他。
  “准备好了吗?”
  “是的。师傅!”
  “那好。我们走吧。”
  在李元界的带领下,李于来到了兰雅阁。兰,君子也!雅,儒文之意。顾名思义兰雅阁是一些文人儒士相聚的地方。可是能够进到兰雅阁的都是有大学问的雅士墨客。
  李于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一进门便被阁里的景色所吸引。四周摆有许多极品盆栽及绝妙的字画,看的李于惊呼不已。在李师傅的引见下,李于一一见过了屋中的文人雅士,李于把手中的画交给师傅后就去欣赏墙上的那些字画。能挂在兰雅阁墙上的字画绝无败笔。
  “于!怎么你也在这!”
  “魄!”
  “怎么样!我带你到楼上去看看!”
  “好啊!对了,魄!这个还你!我不能要!”李于从怀里掏出了那块血玉。
  “怎么了?是不是不喜欢?”
  “不是的!它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这块玉很适合你啊!”
  “适合?”
  “对啊!好了不说这个了。来!我带你四周看看!”
  “可是。。。。。。。。”还没说完就被魄拖到一幅画前。
  李于痴迷的看着这幅《蝶舞花飞》图,不知过了多久魄突然问道:“于!你有听过宾灵的故事吗?”
  “什么?”
  “宾灵!”
  “宾灵?他是谁?”
  “你没听过吗?”魄有些失望的叹道
  李于疑惑的摇了摇头,期待的看着魄
  “那算了,我们继续欣赏这些字画吧!”
  “恩!”李于有些小小的失望点头道。
  魄眼神有些古怪的看着李于,目光从未从他的身上离开过。这样,不知过了多久。
  “于!”李师傅高兴的走了过来道:“于啊!你的《莲雨图》要挂在兰雅阁了!”
  “噫?!”李于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师傅“师傅你没开玩笑吧?”
  “你小子!为师像在开玩笑吗!”
  “真的!我的画能挂在兰雅阁了!太好了!哈哈。。。魄!你听到了吗?我的画要挂在这了!太好了!”
  “是啊!我能看看你的画吗?”魄看着李元界面色闪过一丝阴郁,只是一瞬便很好的掩饰了过去,转而看着李于说道。
  “恩!师傅我的画在哪?”
  “在一楼,呆会有人会把他挂起来的。”李师傅捋着胡须欣喜的看着这个自己最得意的门生
  “恩”李于拉着魄便向一楼跑去
  “这,这是。。。。。”
  “你怎么了魄?”于看到魄有些奇怪的表情担心的问道
  “这是你画的?”
  “对,对啊。”看到魄有点狰狞的抓着自己的手,有点害怕的点了点头
  “你还想着他!他那样对你!你还想着他!”魄不可抑制的吼了出来,引来了周围的一些人。
  “魄!你,你怎么了?这,这画有什么不对吗?”李于小心的问道。
  看着李于害怕的样子,魄松开了手“你还忘不了他吗?即使把你害成这样!”
  “魄!你没事吧?”听到魄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李于担心的问道。
  “没什么!抱歉刚才对你吼。。。。”
  “这没什么。只要你没事就好!”李于打断道
  “谢谢!”
  “魄!我的画哪里不对吗?”
  “不!你画的很好!”
  “可是。。。。。”
  “没事的!”魄笑着打断道,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只留下李于独自的看着自己的画“到底哪不对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还忘不了他?为--什--么?”在一座华丽的庄园中,魄恼怒的拍碎了一张红木桌子大声的吼道。脸上尽是无奈,心痛的表情,“不行,我不能在让灵儿受到任何的伤害,决不!”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传文,不知道都要注意些什么?也不知道是否有错别字,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请看文的客观多多担待!
 
  ☆、噩梦
 
  一袭青衫,额前几缕黑丝在风中轻扬着,高挑的身影在月下显的如仙人般的飘逸。还有一个人影比其略矮些,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衫,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只见他欢快的向那人跑去,可能是黑夜的原故看不清他们的脸。只是觉的气氛很是温馨,充满了喜悦,但,却有着那么一丝不和谐的感觉。当白衫人欣喜的跑到那青衫人的面前,一下子便抱住了他,欣喜,依恋之情充斥着周围。
  两人相拥在那轮圆月前,突然一道白光划破夜色。白衣少年,身子一僵,不信的抬起头看着那青衫人。一身白衫不一会儿便转变成深色。脚下的土地在月光下颜色变的渐渐黑沉。白衣人像在询问着什么,慢慢的顺着青衫者滑落在地上,向青衫者伸着右手,似乎想要对方能够给自己一个答案。可青衫者一直没动,静静的站在那,手中握着一柄古剑,仰颈看着天边那轮似乎触手可及的圆月!依旧是那么潇洒,飘逸!似乎地上的人不是他杀的一般!夜在皓月下显的是那么的美,那么的静!
  “于!你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恩?恩!大师兄我没事的!”李于笑着道
  “真的没事?可你的脸色很难看!”
  “没事的!昨晚作恶梦没睡好而已!”
  “噩梦?呵呵!于。。。。”大师兄疼爱的摸着李于的头大笑道
  “大师兄!!”李于不高兴的撇着嘴叫道
  “好了好了!我不笑就是了!呵呵,于,如果怕的话今晚大师兄陪你睡怎么样!”
  “你还说!”
  “好了好了!这回真的不说了!”
  “我去学堂了”
  “等等我也去!”
  刚出门便看到魄立在门外。
  “魄!你怎么会来这?!”
  “小师弟,你认识他?”
  “恩,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叫魄!魄,这是我大师兄!”
  “好!”
  “你好”
  “于!你有空吗?”
  “我?!我要去学堂!”
  “是吗?那我和你一起去!”
  “你?!你没事要做的吗?”
  “今天没事!走吧”说完不管李于是否愿意拉着他便走。
  “喂!魄放手啦!”
  “放开他!”这时大师兄突然出声吼道,伸手把李于拉到自己的身后怒视着魄。
  魄有些恼火的看着对方。李于见气氛很尴尬,便小声的说道:“大师兄,我没事的。魄,恩,你。。。。”
  “好了我知道了!不拉你的手就是了!”魄见李于的窘样,便笑着道
  “恩”李于听后见他没生气高兴的点头“走吧大师兄”说完便率先走在前面
  “于!你有听过宾灵的故事吗?”
  “宾灵?啊!你在兰雅阁也问过我的!我没有听过。那是怎样的一个故事啊?师兄你知道吗?”
  “恩!有听过。不过知道的人很少很少!”
  “你知道?!”魄有点惊讶道
  “当然,我也是听师傅和天逸道长闲谈时听到一些。。。。。。”
  “天逸你是说青云峰的天逸!”
  “恩。恩?!”见到魄吃惊的表情,大师兄被吓的楞了一下。
  “他现在在哪?”
  “他老人家,这几年云游在外,就连师傅他也找不到天逸道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