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琼觞(第二部)+番外 作者:天籁纸鸢

字体:[ ]

 
            琼觞·第二部+番外————天籁纸鸢
 
 
            文案
            虽然一直计算着要狠狠虐一场,但故事里的爱情依旧很纯粹,就像每个人的初恋,有过尴尬,有过青涩,有过羞赧。他们对自己的爱情都是持着相同的信念,即使海移山变,石枯松老。就算是江湖上人人称赞不绝的圣人,翩翩公子桓雅文;甚至是人人闻之畏惧的武林至尊邪教魔头,美人弄玉。
            事隔多年,令我恍然大悟的却是白公子说的那句话:“付出是我的事,愿不愿意要我是你的事。这分明是两件事,你竟不懂如何分辨。”
            恩怨江湖,刀光剑影,肝胆相照,生死情仇。绕了那么大一圈,我们回头再看着彼此,恍如隔世。
            而琼觞的故事,也不过是如此简单的两个字而已。
            主角:弄玉,温采,桓雅文,白琼隐 ┃ 配角:天涯,闵楼,薰
 
            第一章 风云变换
 
            屋内的一切都已笼罩在一片桃红之中。弄玉的脸也映上了一些淡淡的红色,他用邪魅上挑的凤眼看着我,眼中泛着一丝令人感到惶遽的涟漪。我用劲全身力气去拉门,可弄玉一只手压在上面,那门依旧是纹丝不动。他的嘴角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我忍不住大叫:“雅文,雅文,救我。”
            弄玉伸手揽过我的腰,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我一时心如擂鼓,还未来得及反应,他就伸手挑起我的下巴,埋下头来吻住了我。我像失控了一般往后退,却怎么也躲不过他粗暴的唇舌。他在我的口中大肆挞伐,我的背部渐渐变得酥软,意识开始模糊。在自己沉沦的前一刻,我铁下心用力咬了他。
            弄玉闷哼了一声,抱着我的手松了下来。趁这个机会,我挣脱他,转身将门拉开,立刻朝外面冲去。可脚还没踏出去半步,手就被拉住,整个人被扯了回去,我踉跄跌了一步,才站定了身子。弄玉的嘴角流下了一丝血迹,他伸出如女子般纤细的手指,轻轻擦拭了一下,冷冷说道:“你竟敢咬我。”说完,便扬起手,又狠狠掴了我两耳光。
            这两下打得比方才还要用力,霎时重心不稳,我重重摔在了地上。又一次觉得神昏意乱,我的脸颊变得滚烫。我低着头,嘴里腥甜,大理石地板上,殷红色的液体滴落,凝固成一颗又一颗的血珠。
            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肚子上便是一阵剧痛。温热的液体似乎在我的胸膛中滚滚翻涌。银白靴子的黑色梅花似乎是干涸已久的血滴,在我的眼前闪烁着阴森森的光。在我昏昏沉沉的时候,肚子上又被他踢了了一脚。我抬头看着他,想要反抗,可我混身都没有力气了。我抬头,睁着半迷蒙的眼,对他说:“你放我走吧,我想出去找人。”
            弄玉抓住我的头发,将我拽了起来。我被迫看着他的眼睛,那双韶美邪气的眼平静得让人心寒:“你还能找谁。”我自嘲一笑,虚弱地说:“是啊。在这世上,还有谁能够像他那般容得住我。”他冷笑了一下,将我轻轻一推,我便又一次摔了出去。我撞到了身后的桌子上,上面摆着的碧玉雕塑和陶瓷器皿稀里哗啦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裂碎声。
            红木门被轰地关上,整个房间只剩一片冷清的寂寥。我摸了摸自己的唇角,破裂的伤口依旧在汩汩流血。夜幕降临时,我的眼前变成了一片黑暗。我躺冰凉的地板上,指尖在袍袖中几乎已刺破了掌心,全身上下流窜过绝望的冰栗。
            我是被一群人给踢醒的。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群穿着暗红色衣服的男子围在我身边,目光凛冽地看着我。见我醒了,为首的那个人朝其他的几个人点点头,他们便开始脱我的衣服,然后换上了一套和他们相似的衣裳。但是却有很多地方不同。胸前的开衩要大得多,袖子也要短一些,微喇的裤腿,腰部裹得很紧。
            这是冥神教徒的衣裳,只不过,是女式的罢了。大家深知这是什么意思,只是没有人指明。我没有反抗,他们押着我走,我从头至尾都很顺从。
            我随着这几个冥神弟子走了很长一截路,穿过了几个回廊,过道曲曲折折,路旁枫红如火,枝叶扶疏,飘落遍地,为那原本色泽清淡的桃花石铺了一层薄薄的地毯。不一会儿,就走到了一个内院门口。门前站着几名守卫,皆是穿着一身暗红色的衣裳,我抬眼,就看到了上面写的三个大字,梅薰园。
            带头的男子站在门口,足以引起里面人的注意。一个丫鬟端了水果盘走过来,对那男子低声说了几句话。那男子只是转过头来看我一眼,指着那水果盘道:“将它端进去。”那水果盘里装满了晶莹如玉珠的葡萄,紫黑欲滴的杨梅,细致雕成花型的嫩黄鸭梨。
            我接过盘子,双手捧起它,刚走到门前,就停了脚步。里面穿来了一阵阵甜美娇媚的笑声,细细的,带着些磁性,诱人之极,正如那春天的花,花中的蜜。一时也分辨不出是男是女。直到身边的守卫又冷冷命令了一声:“快进去。”我才颤颤巍巍地走了进去。园子四周的灵壁石崎岖嶙峋,依旧是满园的红叶,萧瑟的秋风。
            一个身材清瘦,穿着月白衣衫的少年正在园里翩翩起舞,身段如蝴蝶一般轻盈,面庞如宝石一般璀璨。坐在他不远处的绝色男子穿着一身淡紫衣裳,可谓天上神仙,人间绝色,以玉为骨,以月为魂,以花为情,以凝脂柔雪为精神。双眉修长如柳,斜飞入鬓,凤眼流风回转,媚气中带着一丝佞邪。两人身边站了十来个丫鬟,皆是穿着相同的衣裳,乍看竟像是生着相同的眉目。
            见我来了,少年停下了自己舞动的脚步,款款走到绝色男子身旁,坐到了他的腿上,双手缠着他白玉般的颈项,极其娇媚地说道:“教主,人家累了……”弄玉柔柔一笑,对身旁的丫鬟说了一句话,那丫鬟就走到我面前,说道:“教主叫你把水果端到他们面前。”顿了顿,又低声说:“态度放端正点。”
            我咬了咬唇,走到了他们面前。将水果盘往前挪了挪。那少年根本没看我一眼,从盘中拿了一颗葡萄含在嘴中,接着便一个劲在弄玉身上蹭来蹭去。弄玉揽着少年的腰,抬起那张绝美的脸,微笑着晃了晃自己修长的食指。他叫我跪下。我垂下头,一语不发。
            弄玉也没有再说话。那少年察觉情况不对,转过头目光冰冷地看着我,眼中的可爱柔软全都消失不在:“教主叫你跪下,你没听到么。”这副模样倒挺像天涯。我依然不说话。可是膝盖却像失力一般软了下来跪在了地上,手中的盘子立刻就摔碎在地上。有什么东西落在了我的腿旁,我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粒小小的葡萄籽。
            少年的眼中立刻露出凶狠的光芒,他咬牙切齿道:“好啊,叫你跪,你居然把盘子给我摔了。”说罢,就从弄玉身上站起来,一耳光甩到了我的脸上。我的手往旁边一撑,结果按在了玻璃碎片上,顿时手上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立刻顺着手心流了下来。那少年又黏在弄玉身上,嗲声嗲气地撒娇道:“教主,水果没有了,小薰想吃水果。”
            我仍然软软地跪在地上,顿时发现,自己现在被别人甩耳光,似乎已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弄玉宠腻地看着他,柔声说道:“摔了再要一份不就得了,何必为这点小事动怒。”说完便朝身旁的婢女做了一个手势。小薰把头靠在弄玉的肩上,与他耳鬓厮磨着,娇滴滴的声音让人听着连骨头都变酥了:“小薰生气又不是因为水果摔了。这下人太不知规矩,见了教主也不懂下跪的,人家看了不开心。”
            听到“下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愤然作色地看着地上摔碎的盘子和滚落的水果,只觉得怒气几乎已经燃烧到了胸腔。天涯带我回来,难道就是看这两个恶心的人你侬我侬的?我原先本来对他还心存愧疚,不过我看也没那个必要了。他就是想让我出丑。既然如此,我丢了脸,失了自尊,和他就扯平了。
            这时,一个婢女又重新递了一个水果盘给我。我犹疑了许久,才接过盘子,只是兀自端着,也没抬到他们面前。小薰任性撒娇道:“人家够不着。”我深深吐了一口气,将那盘子抬了起来。小薰从上面拿过一片鸭梨,塞到了自己的嘴中,细细咀嚼了半晌,才说道:“不好吃。”弄玉问:“不好吃?我尝尝。”然后拿了一颗杨梅放入口中,道:“这个好吃。”小薰的脸立刻笑得像朵盛开的小雏菊:“我也要。”于是伸了粉嫩小舌到弄玉口中去索取食物。
            众目睽睽之下,弄玉竟忘情地抱着小薰接吻。小薰的嘴角流下了紫黑色的杨梅汁,落在了他淡紫色的衣服上,洇成了一个小小的斑点。小薰的四肢缠在弄玉身上,弄玉的手却是轻松地搭在椅子的扶手上,无名指上的黑色梅花仿佛带了毒一般,隐隐发出深紫色的光。秋季黯淡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团,直洒在每一个丫鬟的脸上。每一张不同的脸,每一颗怀着不同感触的心。没有人敢大声出气。我错愕地看着那个人,心里一阵难以言喻的感觉翻涌而来。手指冰凉,全身就像冻僵了一般。
            我低着头,就这么默默地跪在他们面前,唇与唇相接翻搅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想捂着耳朵,可是手脚却无法动弹。我的心中酸涩得难过。一时间想起了很多事。那些琐碎的小事,恐怕弄玉早就忘了吧。既然他这么厌恶我,我何必出现在他面前。我站起身,擦了擦因为盘子打翻而溅落到脸上的水,朝门外走去。
            身后弄玉慵懒的声音轻轻响起:“你打算去哪。”我看着这个名为“梅薰园”的庭院口,淡淡说道:“我原本以为你生病了,所以想来看看你。既然你没有事,我也该走了。”弄玉轻笑出声:“我还没尽地主之谊,你就要走了。”我半转过头,低声说:“不必了。”然后就继续朝门外走去。
            果然,那些守卫立刻拦住了我。我叹了一口气,与他们打了起来。眼见守卫一个个倒了下去,身后的弄玉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当我一拳将最后一个守卫打倒的时候,后颈上一酸,整个人都像被抽了骨头一般倒在了地上。
            弄玉似乎没有下座位,声音依旧懒懒的:“我说了,你没有可能再出去。”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看着灰蓝色的苍穹,几只大雁扑翅飞过,穿过了层层白云,就像是要隐没到天边一样。孤寂的大雁,或许带着一个人的思念,却怎么也找不到终点。
            我被点了穴,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几个冥神弟子走过来,将我抬了下去。弄玉和小薰的脸变得模模糊糊,我很快就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空旷的房间里。我站起身,只觉得头重脚轻,晃了晃脑袋,才勉强能够走路。推开门走去,只见一个丫鬟正与一个守卫在讲话。我站在柱旁,打算伺机离开这里,但是却突然听到他们正在说弄玉的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